中国人不吃的究竟是哪一套?

500

中国人,不吃这一套

一个月前,中美高层战略对话如期举行。期间面对美方自恃霸权地位优势而做出的居高临下的攻讦,杨洁篪给出了极为坚定的反击:

中国人,不吃这一套。

经过特朗普四年任期,中美双方互信已经降至冰点。

回想特朗普任期四年的所作所为,除了2017年11月来华国事访问时两位领导人在故宫前合影,以及特朗普向中国人民展示了自己外孙女熟练背诵唐诗的逸事以外,基本上就没有比那段时间和平的时候了。

自上任起,特朗普似乎就把美国的注意力放到了中国身上。从特朗普2016年参选时大打特打中美经贸逆差牌,到上任后履行竞选诺言,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名单,以及随后变本加厉全面爆发贸易战,对中国产品加征高关税,一切的一切都象征着特朗普的来者不善。

加之特朗普出尔反尔的个性,华盛顿的政策也随着大统领的意志朝令夕改。或许是中国一直以来怀揣着参与国际秩序建设的友好愿望,也或者是中国在国际斗争经验上因为特朗普的出现而出现了空白,中国一直以来更多的是以“强烈谴责”的方式,回应美国的步步紧逼。

直到特朗普在2018年3月签署备忘录,宣布依照贸易法第301条,对涉及总价值6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揭下了贸易战前最后一张伪装时,中国终于转变态度,准备反击。

500

如果说在一开始,因为中国对于形势的判断出现偏差,以及对于特朗普施政风格缺乏详尽的认识,使得中国在美方挑起贸易战时,更多时候展现出来的是措手不及的被动姿态;那么在同特朗普4年以来的斗争,则为中国积累了足够的经验和对美国人更为丰富的认识:没有“谈判的艺术”,只有美国纸老虎。

杨洁篪的一句话说出了中国的选择,就是向美国人主导的世界规则说不。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就要在美国主导的规则下“你打我我打你”一样无休止地回击,我们也可以走出一条属于中国自己的道路。

意思是这么个意思,但理解起来往往会出现偏差。中国这句“不吃这一套”,既可以是一个面向全人类的世界主义宣言,又在同时激发民族主义热情的有力手段,就比如因受特朗普PUA之苦已久的广大年轻人们,已经开始在网上热情投身于键政党人事业了。

根据对全国58所高校11231名大学生的舆情调查显示,2020年美国大选期间,超过九成的大学生会主动浏览或参与讨论大选相关信息,其中关注大选信息平均每天2次以上的群体比例达到了22.71%;同样活跃的,还有在青年群体中素来以二次元亚文化著称的B站,凡是涉及中美关系的相关内容,“一边倒”的评论与弹幕不在少数。中国青年群体民族主义热情可见一斑。

面对着美国的步步紧逼,一面是跳出美国撑开的圈子走出我们自己的道路,另一面则是由于回击霸权主义而逐渐拾回的民族主义自信心。在前进的岔路口上,中国又会走向哪一条道路?

在认定究竟哪一条道路是我们的选择之前,不妨先来看看这些年来美国的葫芦里,装的到底是什么药。

华盛顿的王八拳

纵观特朗普坐在总统位子上的四年,带给我们印象最深刻的,可能还是由于放任疫情蔓延导致的单日超过10万人的感染病例统计,以及即使是外面疫情水深火热,但仍然在跳水后能够日日刷新新高的特朗普心头之爱——美股。

搞钱不是难事,但是能在现实中做到每天有超过10万人感染新冠的同时,又把美股搞得很漂亮,不得不说是特朗普的一大绝活。毕竟经济发展是特朗普的第一要务,也是他能够顺利被选民认为是能够为美国经济带来希望的原因。

从2016年竞选总统开始,渲染中美经贸上的逆差就已经被特朗普拿来作为政治宣传的主要手段;正式上任后,配合着企业减税、引导美国企业回流等“美国优先”内政政策的施行,特朗普也在经贸领域加大了对于中国的利益攫取。

在特朗普的一通骚操作下,针对美国国内经济的刺激效果还是显著的。一方面,疫情出现前,从2017年到2019年,美国经济年均增长率为2.3%。同时特朗普在执政期间新增了国内近640万个工作岗位,使得美国失业率在2020年2月降至美国50年来最低水平的3.5%。

另一方面,对内政策的成效使得特朗普在针对中国的贸易战中更加咄咄逼人。从2018年3月对总值5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25%关税开始,美国就开始了无休止对中美贸易中各路商品的关税的加征行径。从有针对性的打击与“中国制造2025”产业政策相关商品,到关税加征范围扩大到剩余3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贸易战的规模随着美方征税商品范围的扩大而逐步升级。

500

从2018年正式打响中美贸易战开始,中美贸易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根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8年全年,中国向美国出口商品总值4784.2亿美元,进口美国商品总值1551.0亿美元,贸易顺差为3233.3亿美元。

然而及至2019年,受到不断升级的关税政策影响,中国对美出口总额降至4522.4亿美元;自美进口1227.1亿美元,同比下降12.5%;贸易顺差2959.6亿美元,同比下降了8.5%。

从贸易总额的增减上来看,我们可能并不觉得少了500多亿的贸易额对于中国会有多大的影响。但回过头去看一下那两年从事对外贸易的企业的境遇,我们或多或少的也能感受到那种备受压力、前途未卜的无力感。

一方面,从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上来看,2020年消费支出占GDP比重达到了54.3%,依靠消费需求促进经济增长的经济结构初见雏形,但不能忽视的是,现阶段进出口贸易对GDP的贡献率仍然在30%以上。依然是促进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手段。外向型经济的中国目前还没办法完全断绝和外界的联系。

另一方面,在对外贸易中,中国仍然脱离不开与美国的贸易关系。长久以来,中国对外进出口贸易对美国高度依赖,2018年以前美国始终是中国最大贸易伙伴,直至中美贸易战兴起,2019年美国的排名才下落至第三位。尽管排名下降,但仍然具有可观的贸易总量。

正所谓乱拳打死老师傅,即使是我们做好了破釜沉舟的觉悟,也难免会被华盛顿的王八拳弄得挂了彩。

只有大棒,没有胡萝卜

特朗普一顿操作猛如虎,美国又是指责中国是汇率操纵国,又是对500亿、3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狂加关税,生怕贸易壁垒不够高,溜进来什么“修正主义国家”商品。注意,这里的“修正主义国家”是指“破坏国际秩序的国家”,而不是某种国际共运词汇。

特朗普的操作看似令人窒息,实际上分析其不惜用国家信用、撕破脸皮也要发起和中国的贸易战,其最终目的并不在于经济利益的攫取,而是另有更深一层的政治目标:对于现行美国霸权地位的维持,以及对后起国家的压制。

500

而在这一套国际秩序的维持和更替的逻辑关系中,贸易战就是美国针对中国采取的威慑手段。

威慑的本义,是指凭借力量或势力使对方感到恐惧。当威慑思想应用于国际关系,特别是大国间关系的调节时,无论是作为手段的威慑,还是作为目的的威慑,威慑本身都与威慑和被威慑主体的战略选择,以及当下通行的世界秩序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一直以来在国际关系中,只要有一国确立起了霸权地位,势必会针对后期国家的挑战以及对自身当前地位的潜在威胁做出回应,或是采取各种手段扼杀于萌芽,或是定位他国为“敌人”存在,不考虑合作而是选择消灭和征服。这也就是一直以来存在于西方政治思想中经久不衰的“霍布斯文化”。

但是炮舰外交的时代已经过去。一个国家优势地位的因素不再由舰炮炮管的粗细所决定,文化与舆论、信息时代的网络媒介、以及作为最终手段的核武器,都分别在各自的领域中发挥着对其他国家的震慑作用。

对于当今世界秩序的确立者美国而言,后发崛起的中国就是一个对现行秩序产生威胁的挑战者的存在。然而常规与传统的威慑对于中国并不行之有效,彻底消灭中国这个竞争对手成本又过于高昂,通过战略遏制中国继续挑战自身霸权地位就成为了一个折中的选项。

特朗普就选择在经济层面碾压中国,通过贸易手段对中国进行压制。

由此,我们可以看见,特朗普一边对中国实施高达25%甚至30%的“惩罚性”关税,以图通过极限施压来展现美国的威慑力;另一边不断扩大征税范围,从500亿进口商品一路扩张到3000亿美元商品级别,逐步加大威慑筹码,企图通过逐步增强威慑力度,使中国屈服于美方提出的要求,进而实现美方攫取中国在国际上相对优势,以维持美国现有的霸权地位。

同时,在美国对中国采取的威慑手段中,我们也能够读出特朗普与美国政府攫取经济利益以外的目的,即是通过有针对性的狙击中国电子、机械、半导体、航空航天等先端科技领域产品发展,以图实现遏制中国发展的政治目标。

中兴与华为两大公司在美国的折戟,可能每个人现在仍然记忆犹新。特朗普亲自下场阻挠中国高新技术发展,被列入实体名单的中国公司即失去了购买和使用美国芯片的权利。尽管我们可以通过与其他国家的贸易,弥补由于中美贸易战导致的贸易总额缺口,然而先进技术领域上美国的大幅领先和中国科技领域对于美国高科技技术的高度依赖,使得中国被迫承受让美国卡住脖子的无奈现实。

人类命运共同体

特朗普的贸易威慑手段仿佛天网一样,力图把中国置于其霸权阴影之下,难道中国就真的没有选择了吗?

有,当然有。

随着苏联的解体,世界秩序走向了“美利坚和平” (Pax Americana)的后冷战秩序。在美国的国家实力以及美国规范通行于全世界的现状下,“美国优先”与“美国例外论”会不可避免的渗透到由美国主导的后冷战时代世界秩序当中。

由此带来的,就是美国对于现状秩序的维序,以及对后起国家的警惕。在当下,无论是西方语境还是中国语境,总是会或多或少的陷入由于中国崛起带来的“修昔底德陷阱”论,以及中国崛起是否象征着“美国治世”的终结,等等诸如此类的“中国与美国必然陷入缠斗”的思辨中。

事实上,换一个角度思考,发展中的中国之所以屡屡以“修正主义国家”身份出现在西方语境当中,也莫不是因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径自把中国放进“美国治世”的世界秩序,将中国视为“秩序挑战者”,而使得中国威胁论更加具有合法性。

如果是作为“修正主义”的中国,那么中国的出现就意味着单极美国的衰落。在同霸主地位的美国的对抗中,中国人民的团结将被不断凝聚,最终的结果必然会是东风压倒西风,“中国治世”(Pax Sinica)取代“美利坚治世”。

以上的论述是比较文雅的说法,在一些网络论坛上可以看到某些网民对这一说法较为粗鄙的表述。

但对于世界而言,难道就一定是非黑即白,非中美两者中二选其一不可吗?

世界的秩序并不是只有中国和美国的秩序,其他国家同样有着自己的诉求。在多边主义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道路下,无论是“美国治世”还是“中国治世”,都会被解构于全球治理的语境之中。

只是眼下,世界秩序仍然是“美国治下的和平”,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执政,中国都有可能被视为挑战现有秩序的“修正主义国家”;在特朗普作出了无人敢于尝试的政治实践后,美国还会为保持霸权地位而进一步遏制中国的发展。

500

比如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最近提出了《2021年战略竞争法》,建议在2022至2026财年期间,向印太地区提供总计6.55亿美元的海外军事资金,同期为印太地区海上安全倡议和相关项目提供总计4.5亿美元的资金。该法案还呼吁加强美国与台湾的“伙伴关系”,宣称台湾是“美国印太战略至关重要的部分”,并认为“美台官员互动不应有所限制”。

显然拜登政府的套路和特朗普时期完全不同,可能是看到特朗普时期的贸易手段事倍功半,想采取另一种霸权手段,比如军事威慑上的升级。

面对美国的霸权嘴脸,中国人是不吃这一套的,但中国还要更进一步,摸索出全球治理的新路径,不让世界再处于某个霸权国家的淫威之下,让“人类命运共同体”更加鲜活。

上下滑动查看参考资料:

夏立平, 祝宇雷. 战略竞争背景下美国对华贸易威慑分析[J]. 美国研究, 2020, 34(1): 9-26.

许克松,等. 一场国际思政大课:青年大学生关注美国大选的现象透视与思考[J]. 中国青年研究, 2021, (3): 45-52.

朱锋. 国际秩序与中美战略竞争[J]. 亚太安全与海洋研究,2020(02):1-22+133.

杨枝煌,杨南龙. 1949—2019年中美经贸关系基本图景及未来展望[J]. 河北经贸大学学报,2020,41(02):45-53.

吴心伯. 竞争导向的美国对华政策与中美关系转型[J]. 国际问题研究,2019(03):7-20+138.

美国大选前,六张图帮你看懂特朗普任期内的国民经济 - BBC News 中文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business-54282875(2021-4-10阅览)

特朗普总统任期内美国经济真相究竟如何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business-49878577(2021-4-10阅览)

投资、消费、进出口对经济增长拉动作用如何?国家统计局解读_国家统计局_经济增长_宁吉喆_新浪科技_新浪网http://finance.sina.com.cn/tech/2021-01-18/doc-ikftpnnx8783223.shtml(2021-4-11阅览)

中美贸易战最新情况 中国进出口额不减反增http://www.zhicheng.com/gjcj/n/243481.html(2021-4-11阅览)

2019年中美贸易投资简况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tongjiziliao/fuwzn/ckts/202011/20201103013727.shtml(2021-4-12阅览)

美参议院两党推动280页战略竞争法案,用尽招数打压中国_国际_新闻频道_云南网 http://news.yunnan.cn/system/2021/04/09/031384142.shtml

本回完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