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是中国的外交人员而不是学者媒体站在反击西方污蔑的第一线?

今天读了宋鲁郑先生的文章《“战狼外交”是西方遏制中国的手段之一,我们切不可掉入话语陷阱》(http://t.cn/A6cfB7LR)。文中分析了为什么西方国家要故意敌视中国,并分析了为什么当前在对外发声、与西方媒体、学者交锋时,总是外交人员站在第一线的状况。文章最后指出:“我们应尽快解决自己的媒体、学者无法胜任的问题”。

我觉得这个问题是很有意思的,中国养了这么多专家、媒体,但现在是外交人员站一线,而前者在很大程度上处于失声状态,这不是太正常。

当然,由于世界舆论被西方所把持,国内学者和媒体发声困难。这确实是原因之一,但问题是,有些人在国内也没怎么就这个问题发声啊。

比如公共知识分子界有位比较著名的美国研究领域的学者,叫做资中筠的,以前是美国研究所研究员、所长、博士生导师。号称“士人风骨”,发表过不少观点,比如中国社会缺乏真正贵族、比如“爱国”加上“主义”有一种强制和功利性、.比如‘中国模式’之说恐怕是个伪命题、比如“对普世价值的追求,对开启民智的宣讲”、比如《启蒙与中国社会转型》等等。

可是,作为“美国研究专家”,对最近几年的美国问题,似乎很少开口,过去即使是提到美国,基本都是把对方的制度作为赞美对象,比如提到对美国的认识时,是这样说的:

资中筠表示,她最近关于国家观、历史观的想法是:美国是“谈”出来的国家,不是“打”出来的国家。她说:“中国几千年的历史,改朝换代都是靠打出来的,谁掌握了武力谁就得到了天下。但在美国,要还是不要这个国家,他们是一群人坐在一起讨论出来的。”在她看来,美国之所以能够把不同国家的移民、不同种族、不同宗教信仰、不同语言和风俗习惯的人都容得下,就是凭着一部《宪法》,而这个国家的第一部宪法也是谈出来的,“1777年打的仗,过了10年才开始有一个国家。他们先谈出了一部宪法来,然后才有了这个国家。美国公民,唯一的义务就是要承认这部宪法里头所规定的各种权利和义务。”

http://culture.people.com.cn/n/2013/1206/c172318-23765372.html

以及:

“美国是大家讨论出来的,所以这样的一种国家,它整个的发展过程,和我们想象中的国家观念是非常不一样的。”资中筠认为,谈出来的国家一般是法治,而越是现代的国家越是谈出来的。“欧洲古代历史都是打的,但是在近代以后特别是二战以后都变成谈的了,现在欧盟只是谈,它们之间再怎么矛盾,不会再打仗了。谈和打不要小看它,它是一个文明进展的过程。”

http://edu.people.com.cn/n/2013/1202/c1053-23710017.html

这就是原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所长对美国、对“国家观、历史观”的认知水平。你能指望这样的人对美国的咄咄逼人进行反击,触及美国社会哪怕是已经摆在明面上的社会问题和制度弊端吗?

中国花了钱,却培养了一些并不在乎事实和逻辑,而是将研究对象以一种“宗教心态”作为神而顶礼膜拜的所谓“学者”。他们的研究心态不是政治学的,也不是经济学、历史学的,而是神学的。

这样的媒体、“学者”恐怕还不在少数。

一方面是难以发声,一方面是不愿发声,也难怪只有少部分社科“学者”能够起到对外反击的作用了。

那么,国内有些“学者”对美国和西方的崇拜信心来自什么地方呢?

他们首先是以一种历史唯心主义的思维来理解这个世界的:一个国家强大,一定是政治体制优越,还很可能连带着文化也优越、宗教也优越。

其次,他们不理解事物是发展运动着的规律。觉得美国引领共和体制之风,过去先进,现在也就一定先进。二战的时候能下饺子刷航母,现在也就一定能。因此面对疫情的时候爆出几十艘医疗船来,就是很自然的事情。

第三,他们还觉得自己掌握了政治的深层秘密——国家好坏,不能依赖执政者个人的优劣,而是要看制度,好的制度可以制约统治者,坏的制度可以放纵统治者。而美国有三权分立互相制衡,有普世价值共同遵守,有基督教教大家向善,这就是制度和文化的根基,在这个根基上,再坏的统治者也不可能搞坏美国。

而在历史唯物主义者看来,你这所谓的“根基”,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根基”,在这“根基”之下,还有更根本的层面。你推崇的这些上层建筑,只不过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在具体的国家社会这块幕布上的投影而已。一旦放映机坏了,投影也就不存在了。所谓先进的制度,是要与具体的生产力水平相适应的,它本身不是一种“超然”的东西,而是被决定的。

但在历史唯心主义者看来,恰恰相反——是因为我有了先进的政治制度,所以才能“创造”出先进的生产力。美国制度、文化、思想最先进,所以科技也会永远最先进,所以永远都会是第一。那凭什么说美国制度、文化、思想最先进呢?因为美国科技最先进啊,这么先进的生产力,只能是由先进的上层建筑来产生。

甚至国内还曾经有人很滑稽地喊出:“美国并不害怕中国学习美国的科技,而是害怕中国学习美国的先进制度,因为没有先进制度,抄来的科技也只是昙花一现”。

但很有趣的是,美国统治阶级自己倒是很心知肚明。不但不害怕中国学习他的制度,反而倒是拼了老命往中国推销自己的体制和文化。而当中国的科技产品在世界上崭露头角的时候,什么“文化”都不顾了,封锁、封杀、禁运。总之,你来美国,最好是学习莎士比亚,而不是半导体和人工智能。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