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大外挂案竟在中国?带你了解外挂作弊编年史

大家好,我是观网的主播冬晓,今天和大家聊聊游戏。过去的清明三天假期,估计大家不是扫墓祭祖,就是在外出踏青,要不就是搁家里头,放松放松,打打游戏。然而一开机,人就傻眼了,血压直线飙升不说,给人骨灰扬了的心都有了:CSGO开局小陀螺;弗丹斯克被隐身怪爆头;跑到隔壁Apex玩玩吧,还有卖挂的QQ号广播。现在清明节也过了,机械键盘也砸了,咱们就来好好的聊聊游戏里的作弊和外挂。

如果你看过其他B站UP主的视频,就会发现,他们经常提及游戏作弊代码的来源是“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BA”。不过真正的游戏作弊代码和外挂软件,是一个时代的综合产物。在电脑端,一些远古时期的文字冒险游戏,为了降低游戏难度,会销售接近外挂的软件修改数据。而在主机端,比《魂斗罗》还早的雅达利时代,就已经有游戏开始使用作弊代码了。

其实《魂斗罗》的作弊码也谈不上原创,而是传统的继承,向前辈的致敬:1985年,还没有投身健身房的科乐美,正在把《宇宙巡航机》从街机移植到红白机上。街机的游戏难度大家都懂,除非你是天赋异禀,不然的话,不花上大把的钱和时间,那基本就是在挑战极限。而这样的难度对于红白机来说也实在是太高了,不出一个下午,孩子们就得把卡带掰了。

开发者桥本和久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为了提前完成移植任务,他搞出来了一个调试程序,就是之前说的作弊码。降低通关难度之后,游戏测试完成,就可以上市了。然而桥本在测试完成后,忘了移除作弊码,机缘巧合,这个作弊码就保留了下来。后来《魂斗罗》发售,游戏还是一顶一的难,当时任天堂的官方杂志《任天堂力量》就把这个代码告诉了玩家。这个作弊码也因此成为了游戏玩家圈里影响最大的作弊码。

那个时候,掌握作弊码的玩家,相当于走在了时代的最前沿上。用着作弊码打游戏,浑身上下说不出的清爽,毕竟并不是所有玩家都有找虐以获取成就感的倾向。因此在当时不少的游戏杂志里,负责攻略的Guide和游戏作弊的Cheat基本上都放在同一个板块里。也就是这些内容,养出来了最早的一批玩家和游戏媒体。国外知名游戏频道G4,也靠着类似的栏目起了家。后来,这个频道出了个小伙子叫杰夫·基利,再后来他就去主持了TGA。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游戏作弊的发展也从软件变成了硬件,这个硬件领域也就分出了欧美区和亚洲区。先说欧美区,这个领域的老玩家经常吹自己有“游戏精灵”,实际上就是转接了一下卡带、把内存地址修改了,最终实现无敌的效果。

亚洲区的原理也是修改内存,不过相比欧美的外设来说,更加讲究整合。动不动就是“十合一”“十六合一”“32合一”,如果不是受限于当时的技术条件,假以时日,他们搞出“1024合一”都有可能。“合一三连”的背后,这些盗版厂商早就把游戏代码和作弊代码整合了,所以玩游戏的时候也自带作弊的效果。不过这种整合手段毕竟还是在法律边缘试探,而欧美流派的“游戏精灵”定位算是第三方外设,也不牵涉后来的网游,在当时可以说畅通无阻。甚至连任天堂都拿他们没办法,还倒赔了1500万美元,不过这就都是后话了。

单机游戏和主机游戏聊完了,我们就不妨看看网游。早期的外挂软件,主要目的为了加快游戏重复而无聊的行走和战斗。正是这样的环境,催生了像变速齿轮这样的加速软件。在那个游戏可以无限加速的时代,十六倍加速一开,还在打坐的玩家就开启了沼气动力原地漂移。搞到后来,网络游戏的技术指标里,就有一条是屏蔽变速齿轮。而这游戏加速的诞生,开启了网游外挂的大时代。

如果说变速齿轮是外挂的起源的话,那么《石器时代》就是外挂的摇篮。作为中国第一款实际用户突破100万的游戏,《石器时代》的经典外挂“LiLiCoCo”的效果堪称离谱:要效率有加速;要跑路可以不遇敌;要刷级可以寸步遇敌。基本上这款游戏除了标题、菜单和UI以外,剩下的东西只要外挂想改,基本都可以改。在当时用外挂打游戏的风气实在太过风靡了,以至于有一次更新之后,游戏不能使用外挂,结果整个服务器就剩下不到100人。都说玩家养外挂,可是到了《石器时代》这里,居然变成了外挂养玩家。

等到《龙族》和《传奇》开始流行的时候,像是WPE这种封包编辑软件就成了新的老大。简单来说,网游运行过程中的数据需要分开成段进行封包。这些封包如果不进行严格的加密处理,就可以被过滤拦截、甚至可以假冒游戏数据模拟封包。假如玩家这里发射了一个火球,通过WPE的帮助,先过滤再修改,输出给服务器的就是一个终极火凤凰。如果模拟游戏技能封包或者金钱封包,还可以大量刷钱刷经验。然而,就是如此的强大,WPE最后也衰落了,因为它跟后来的本地修改FPE相比,威力太低了。老爹说要用魔法对付魔法,那在网游里就要用外挂对付外挂。

随着网游发展形式的进步,像是射击游戏,更加复杂的MMORPG也加入了网游市场。这种强行读数据的暴力外挂几乎一抓一个准,高级的外挂就不会明显的修改数据,而是读取游戏运行中的数据——没错,这就是游戏的透视挂和视野挂。如果我们接着把这些数据结合一些算法和脚本呢?那就是经典的自瞄挂。面对这些外挂,最好的方式就是针对数据波动进行监控,最后筛选出可能作弊的玩家。只是对于大多数游戏厂商而言,这种监测成本实在是太高了,而且读取的不少数据很可能接触到用户个人的私密数据,这就让全面彻底的游戏作弊监管难上加难。

到了手机流行的新时代,游戏外挂覆盖范围更大,涉及到的玩家规模也更广。以《和平精英》为例,著名的“鸡腿挂”轻松就能做到锁头击杀一枪爆头,搞到最后专门给违规类型开出了个“鸡腿挂”出来。这些手机游戏外挂团队同传统的外挂团队相比,运行更加正规化,更像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开发品类有《和平精英》《使命召唤》,服务到家,平台还给分出来苹果和安卓。每隔10天发工资,用的还是比特币。

你以为玩游戏发现外挂只是糟心,殊不知游戏外挂背后已经有了一条黑色产业链。今年一月江苏昆山通报的外挂案件,涉及金额高达5亿,光是主犯手中的资产就达到了接近三千万。直接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外挂相关案件,就算这样,目前国内抓住的也只是外挂的销售团队,真正的制作团队依旧远在海外。

游戏中的作弊码和外挂,归根到底是游戏行业野蛮生长时代里无可奈何的产物。是玩家放肆胡闹时的一张情怀牌。但是当这所谓的情怀跟黑产联系起来、破坏游戏平衡的时候。这就已经不是简单的玩家之战了,而是一场复杂的正邪之战,这场正邪之战,也将不断的持续下去。

言之游理是一档新开的节目,在这里我们会聊聊游戏,聊聊文化,聊聊生活。感兴趣的话记得订阅关注哦。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