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门的女儿在三星堆 | 科技袁人

  导读

  我家对门考证了贾湖丝绸,对门的女儿在考证三星堆。

  视频链接:

  抖音视频:

  https://v.douyin.com/e23drL9/ 

  本视频发布于2021年4月1日,点赞量2700+

  精彩呈现:

  最近,三星堆遗址的发掘引起了广泛关注。金面具残片、青铜神树、巨青铜面具等文物,令人目不暇接。这其中居然有一条新闻,跟我关系非常接近。近到什么程度呢?对门。

500

  这条新闻是《三星堆“土”特产被中科大打包带回,从土壤中寻找古蜀文明》。几天前,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文物保护科学基础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受邀来到四川广汉,从三星堆遗址的两个祭祀坑中采集土壤样本,带回实验室进行有机残留物的研究。

500

  仔细一看,带队的就是科大科技史与科技考古系特任副研究员龚钰轩博士,她是我家对门邻居龚德才教授的女儿。龚德才老师(图右)是科技史与科技考古系的教授、著名的文物保护专家,曾任南京博物院文物保护研究所副所长,创建了科大的文物保护科学基础研究中心。

500

  2019年,我和龚德才老师做过对话节目(不发展好科技,连中国自己的历史都只能任西方来解释 | 科技袁人Plus第21期),畅谈了文物保护与考古的方方面面,例如文物修复的方法、丝绸变质的机理。

  其中最有趣的成果之一,是他们2016年在贾湖遗址检测到了蚕丝蛋白的残留物,将中国丝绸出现的考古学证据提前了3500年,一下子推到了8500年前。本来印度人和埃及人也说自己是丝绸的发源地,因为他们也在4000多年的文物上找到了蚕丝。龚老师的这个成果出来之后,就没有可争的了。

500

500

  另一个有趣的知识是,大多数技术都是古人不会现代人会,但也有技术是古人会而现代人不会。例如“黑漆古”,它是在青铜器尤其是铜镜上面的一层发黑的东西,不受腐蚀,保护了青铜器。这个黑漆古到底是人工做出来的还是自然形成的,现在还没有定论。如果这个问题能解决,就可能给我们带来非常大的用途,例如核废料储存。我们的祖先一直在保护着我们,真是非常令人感动。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在考古领域,老龚老师取得了卓越的成果,现在让我们期待小龚老师!等有消息时,我再和他们父女做对话节目,大家说好不好啊?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