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的独立性与阶级性

【本文由“麻薯起司球”推荐,来自《张军:弗洛伊德案2700万美金和解是怎么回事?》评论区,标题为麻薯起司球添加】

理解张军律师,在美国执业,不能过多涉及政治话题。

但是就像采访中反复提到的,司法超然社会,会遇到种种矛盾。法律在一个已经产生巨大割裂的社会运行,原先被掩盖的冲突就显现出来。

隔绝社会力量影响而独立审判,这是西方法律理想。法律之神降临法院,在庭审的玻璃罩中精确衡量各种砝码,以绝对理性推导结果。

但是司法首先就无法独立于经济,立法、司法、行政的三权分立,本质是资本独大下的分而治之。

如果说原先司法还能显示出一些“独立性”,那是因为阶级割裂,就像英国的法官审理香港的案子,是一种凌驾,这是西方文学影视作品中常常喜欢表现神或者外星人之类主题的深层逻辑——他们是凌驾人类的另一种智慧。

现在,整个经济基础出现巨大问题,快速超发的货币连原先的虚拟资金池都无法容纳,通胀和贫富差距使普通人无法生存,饿肚子使人头脑清醒,眼睛明亮,认清阶级社会本质,这样的情况在上世纪初和更早多次曾经出现,现在即将押着历史的韵脚重演。

司法,根本无法超脱于这种现实之外。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