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年代”是书生的年代、青年的年代、是建党的年代

  央视在播放《觉醒年代》,“觉醒年代”不长,是从“辛亥革命”胜利到五四运动后建党这十年左右的时间,百年后回顾这一时代的意义非凡。

  觉醒年代是书生的年代,这是一个全社会都在探索的时代,是百家争鸣,解放思想的时代,这正是书生的时代,新文化、新知识、新思想,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涌现出一大批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戏剧大师,画家、音乐家。

  20世纪中国的风云人物都在这十年左右的时间崭露头角了,他们影响了中国乃至世界近百年乃至数百年。

  过了这个时代,各派都找到了路之后,中华民族就又从理论理性走向实践理性,书生领袖退出历史舞台了。思想家的时代变成革命家的时代,政治家、军事家登上历史舞台,文人的笔比不了军人的枪。胡适他们早早就退出了,陈独秀指导的大革命运动也失败了。

  陈独秀再杰出也改变不了书生情怀,书生情怀悲天悯人,清高自尊、一尘不染、厌恶政治的龌蹉。在第一次大革命运动中,他始终不知道要抓政权建设,军队武装。没有政权就没有财源,没有财源就搞不了运动。革命不是请客吃饭,要流血要斗争,要有军队,要有适合的方针政策。

  从思想史的角度,二十世纪前二十年是百家争鸣的时代,这个过程很短。对比从春秋战国到秦皇汉武的大一统,从百家争鸣到独尊儒术,这个过程浓缩了。中国是实践理性的国家,民族是实践理性的民族,一旦选择了主义,其他学说自然就置之高阁。 

  书生年代过去后,就连陈独秀这样的思想家,理论家,之后的道路探索再也得不到社会共鸣了。最后的他退回书斋重新做学问去了,在贫困中终结。

 

 觉醒年代是青年的年代,是全社会特别重视青年,培养青年的时代,社会虽然困窘,但是社会贤达办教育,办大学,出钱出力送有为青年出国留洋,赴法勤工俭学就有1600人之多。《新青年》培养了一代有为青年,培养出的青年领袖成为时代的先锋,群星灿烂。他们鼓动起一场又一场革命运动。那个年代,社会运动都是从学生运动开始,五四运动载入史册,几千年来青年领导的社会运动唯有“五四”是成功的。

​  觉醒年代是建党年代。中国上下五千年,只有这短短的十几年才是真正建党的时代,据说当时有300个党。十月革命和“五四运动”促成了中国共产党的诞生。

  就建党而言,过了那段时光就不和时代脉搏了,300个党大浪淘沙,生存下来的寥寥无几。这是什么原因?对比一番香港台湾那些泛民政党就知道了。

就香港、台湾而言,这些年来高喊民主自由的政党,弄出的都是搞民粹的肮脏政客,私心重,口号漂亮,迎合民粹捞选票,其实都是骗人的。他们和陈独秀、李大钊一批五四先贤比可谓天壤之别。公知常称要重回“五四”搞启蒙,有一条别忘了,五四那一批先贤虽然提出过打倒孔家店,但是蔡元培、李大钊、陈独秀他们却各个在践行“正心诚意格物致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李大钊、陈独秀带领的那一批青年领袖可谓是“莫谓书生空议论,头颅掷处血斑斑”,自然赢得人们的尊重和跟从。而公知民运们个个心底藏着私,财色权名一个都不能少,连第一步“正心诚意”都没做到,又怎能去启蒙别人呢?几十年过来,人人都知道上了当,受了骗。 

 觉醒年代之后是革命年代,革命年代之后是建设年代,每个时代都各有各的时代英模。作为个体而言,这都是可遇而不可求,又不可回避。否则必然是刻舟求剑,屠龙之术了。

                                  正声于3月19日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