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如期召开堪忧,中国能做点什么?

转自公众号“国际湃”(id:pengpainews907)

500

随着日本东京奥组委新任主席桥本圣子就职,前主席森喜朗因歧视女性言论引发的风波渐渐平息。而近日全日本新冠肺炎新增确诊病例数大幅度下降、七国集团首脑一致支持举办奥运会,使得将于今夏举办的东京奥运会的形势又开始乐观起来。

东京奥组委前主席森喜朗此前因发表歧视女性的言论而引发日本国内外各方的批评声浪。在强烈的抵制和要求森喜朗辞职的呼声下,再加上日本政府官员、地方知名人士、经济界人士表态,以及国际舆论的批评声音,森喜朗最终于2月12日辞去东京奥组委主席一职。2月19日,森喜朗的继任者桥本圣子正式就职,她被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称为“完美人选”。

森喜朗歧视妇女言论事件给雪上加霜的日本奥运会带来了新的打击。让日本官员的形象在日本国内和国际上严重受损。幸好,东京奥组委主席并不是日本的正式官员,而仅仅属于民间组织的领袖。从整个国际舆论来看,对这样的一个职位的领导犯错误,尚有较大的宽容度。再加上众望所归的桥本圣子的接任,在一定程度上弥合了森喜朗言论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极大地缓和了日本国内和国际社会对日本政府不信任的心态。但东京奥运会要顺利召开依然面临重重挑战,很多问题并非换一个奥组委主席就能解决,而在疫情下前途坎坷的东京奥运会对于将在一年后举办冬奥会的中国而言,也是一个值得参考借鉴的先例。

平息森喜朗风波,桥本圣子所失甚多

2月16日,由八名委员组成的遴选委员会在首次会议上,确定了新任东京奥组委主席的5项标准:(1)对奥运会和残奥会及体育有深厚造诣;(2)有国际性活动的经验、国际知名度和全球视野;(3)拥有组织运营能力及使多种多样相关人士融洽的协调能力;(4)能实现男女平等及包容性社会等奥运理念并使之成为未来遗产;(5)了解东京奥运迄今历程和筹备情况。

新的奥运会主席备选人员,除了新西兰中意的日本足球协会前主席、东京奥运村村长川渊三郎外,还有日本奥委会主席山下泰裕、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柔道金牌得主谷本步实、前体操运动员田中理惠、东京都副知事多罗尾光睦、日本奥运大臣桥本圣子等。2月17日,遴选委员会第2次会议确定了主席候选人人选,即桥本圣子。

据称,当遴选委员会一致属意于桥本圣子时,桥本圣子本人并不情愿。根据日本相关法律,内阁大臣不得兼职;而奥组委主席又要求遵守“政治中立”原则。这两条硬杠杠意味着,如果桥本圣子出任这项职务,首先必须辞去内阁大臣职务;其次还要放弃自民党党员的身份,放弃议员职务,对她而言所失甚多。因此就有了2月18日桥本圣子进入首相官邸与日本首相菅义伟会谈的安排。桥本圣子显然想听一听菅义伟对自己去留的看法。会谈结束后,桥本圣子向媒体表示,自己同意成为东京奥组委主席候选人,遂向首相提出辞职请求。菅义伟对桥本说,希望东京奥运能成为受国民欢迎的大会,政府也会全力支持。

在疫情严重、经济下行,森喜朗歧视妇女言论丑闻的多重压力之下,菅义伟或许认为桥本圣子是接替森喜朗的最好人选。桥本圣子是1964年生人。以速滑运动员的身份参加了四届冬季奥运会,获得过奥运会团体速滑铜牌,此外,她还以自行车运动员的身份参加过三届夏季奥运会,是参加奥运会次数最多的日本女运动员。桥本从运动员退役之后从政,当选为议员,2019年以来担任奥运大臣,兼任女性活跃担当大臣,是安倍和菅义伟两届内阁的重要阁员。桥本应该是在菅义伟的劝说、承诺和鼓励下,才最终决定辞去内阁大臣、议员之职,临危受命,接过东京奥组委主席的职责。

2月19日,桥本正式走马上任。日本前环境大臣丸川珠代接替桥本圣子,担任奥运担当大臣。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发表谈话称,“她(桥本圣子)拥有出色的奥运经验,是最合适的人选。任命一位女性在男女平等方面发出了非常重要的信号”,对此表示欢迎。国际残奥委会主席帕森斯表示:“作为七度征战奥运会的前奥运相,桥本熟知赛事环境并兼具政治上的联系。她将给奥组委带来强有力的运动员视角。”国际社会对桥本圣子出任东京奥组委主席评价积极,也使日本政府摆脱了十分尴尬和被动的局面。

森喜朗风波的转圜与结局,得到了日本国内舆论民众和国际社会的认可与好评。最重要的因素应该桥本圣子的经历使她成为这一职位重量级的不二人选,如此才能形成当前众望所归的效果。

东京奥运能否如期召开依然挑战重重

2月18日,在桥本圣子表示愿意担任东京奥组委主席的当天,东京奥组委发布了首份防疫指导方针手册,指导民众在筹办奥运会期间的防疫常识和措施。东京奥组委表示,未来几个月将依据国际疫情形势在奥运会开幕前的发展,对防疫手册不断进行完善和细化。桥本圣子就任伊始,开始大力推进改革奥组委计划,要增加10名理事,将女性比率提高到占40%。促进男女共同参与,推进共生社会。

综合来看,未来人们如何评价日本对这次奥运会的筹备和举办,还取决于如下因素:

日本疫情的进展和防疫工作的推进,即日本政府能否全面遏制疫情。就目前来看,菅义伟政府通过重新宣布紧急状态,并且对企业和商家等严格执行,已经取得效果。日本每天新增的新冠感染人数从最高峰的六七千人下降到了现在的每天1000人左右,这一数字已经保持了十几天。如果日新增感染人数不能够进一步下降,日本政府仍然要继续举办东京奥运会,则会令日本国民和世界担忧。

日本奥运会能否顺利如期召开还取决于日本国内的疫苗接种以及整个国际社会的疫苗接种。2月17日,日本正式开始接种美国辉瑞公司的疫苗,首先对8个都道府县的4万名左右的医生等人员进行试验性接种,并期待通过这种接种打消民众对疫苗的顾虑。而日本的难题是,日本国内公司自身研发的灭活疫苗到2021年3月份才能开始第1期临床实验,对日本举办奥运会完全没有实际意义。日本能否在奥运举办之前实行全民接种,完全取决于日本政府所订购疫苗的供应量,即美国辉瑞、莫德纳和英国阿斯利康三家公司对日本的供应量。就目前而言,三家疫苗公司的年产量都能够达到10亿支左右,但要想在东京奥运会召开前供货日本实行普遍接种还存在着很大的困难和不确定性。就目前而言,尚未见日本政府有在奥运会前为日本国民普遍接种疫苗的计划。

关于国际社会的疫苗接种情况,截至2月16日,美国疫苗接种已经达到5500万人以上,疫苗发放超过7160万支。美国在东京奥运会之前实现国内的普遍接种问题应该不大。但其他国家,尤其是不能够生产疫苗的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能否在奥运会前普遍接种疫苗?几乎难以做到。退而求其次,优先给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注射疫苗是一种现实可行的办法,有利于保证他们参加东京奥运会,也比较容易做到,所需花费的资金也相对较少。

中国可以向日本提出善意的疫苗供应计划。为了保证日本东京奥运会的顺利召开,中国可以向日本大规模提供中国成功批准上市的疫苗。经中日两国政府磋商后,可由日本政府购买中国的疫苗,用于弥补美欧疫苗对日本供应的缺口,促使日本在奥运会召开前对国内居民实行普遍疫苗接种。这样有利于保证奥运会的召开。通过这一举措,中国也可以拉近同日本政府的关系,争取赢得日本国民的信任和理解。如果中国疫苗能够在日本成功实现大规模接种,并获得良好效果,中国在日本和国际社会的影响力也将得到大幅提升,国家形象也会得到大幅改观。

新冠疫情导致日本举办奥运会计划一再受挫的局面,也为中国举办2022年冬奥会提供了经验教训。中国一定要制定一个周密的疫苗生产和接种计划,争取做到在北京冬奥会开幕——即2022年2月4日以前,在全国实现较大范围的免疫效果。这有助于全世界对中国举办冬季奥运会放心,也能让来中国参赛的各国运动员安心比赛,发挥出最好的专业竞技水平。

(周永生,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博导、日本研究中心副主任)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