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0亿京东物流要上市:5年前,刘强东就看透了马云的小心思

500

接下来,其他快递公司的日子恐怕会不太好过。

正解局原创

前几天,京东物流在香港申请上市。

有人预估,京东物流可能在400亿美元(2580亿元人民币)。

算上先前已经上市的京东、达达、京东健康,刘强东麾下上市公司也将达到4家!

不过,在感叹刘强东造富能力的同时,更让人惊讶的是,刘强东的商业洞察力。

2016年7月,刘强东在央视炮轰马云的“菜鸟网络”,还预言:几家快递公司(申通、圆通、中通、韵达)的大部分利润,都会被菜鸟物流吸走。

500

刘强东炮轰菜鸟物流

2017年,他又在央视说,未来中国物流业可能只有京东和顺丰会胜出。

言犹在耳,时至今日再看,竟有了一语成谶的味道。

500

能做老大,谁也不愿做小弟。

说到中国快递的开端,离不开“四通一达”:圆通、申通、中通、百世汇通(后改名百世快递)、韵达。

这些如今耳熟能详的快递公司,都来自浙江杭州市的桐庐县。

1993年,聂腾飞创办申通公司,随后通过“亲戚带亲戚、朋友带朋友”的方式渐成气候,把这门不起眼的生意,成功推上经济舞台。

500

1993年,“申通综合服务部”诞生在浙江省杭州市湖墅北路一间房子里

到1998年时,申通已成为民营快递的领头羊,拥有50多个快递网点,业务遍布上海、杭州、广州等地区,势头如日中天。

2003年,淘宝诞生。

桐庐快递企业也迎来另一股东风,电商行业逐渐崛起。

到2004年,“四通一达”占据了全国快递的半壁江山。

但看似高枕无忧的通达系,也并非没有对手。

祖籍广东顺德的王卫,在申通诞生同年(1993年)创办顺丰速运。

顺丰靠着进出口贸易的契机,仅用4年时间,就垄断了所有的港通快件。

真正的分水岭出现在1999年。

王卫感到加盟制导致服务质量难以保证,所以,大刀阔斧地在全国整编网点,甚至9次抵押财产,把产权全部收回,改为直营,定位搞高端快递。

从2003年开始,顺丰出货量就以每年50%的速度提升。

非典疫情爆发后,顺丰又剑走偏锋,趁着航空业萧条,和扬子江快运签下合同,租下5架737全货机,其中3架专门运送顺丰的快递。

靠着包机,顺丰很快攻下华东和华北市场,并在全国布局了200多个网点。

500

顺丰运输快递使用的飞机

500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另一个互联网巨头阿里,也想着在快递业分一杯羹。

2011年,马云在一场会议上,志在必得地喊出口号:“让中国物流进入新时代。”

2年后,2013年5月,“菜鸟网络”来了。

当时,阿里描绘了一幅美丽的图景,“只是希望通过线上大数据的运用和线下仓储的布局,构建一个和谐的物流生态产业链。”

但实际上,菜鸟网络是要变成物流的大玩家。

这时,阿里和“四通一达”一拍即合。

因为能各取所需:阿里要打造智能快递物流业的“霸主”,最快的实现路径在于拉拢“四通一达”。

而“四通一达”也面临着顺丰的强力挤压,而淘宝又有着海量的包裹。

圆通最早投诚。

2015年5月,阿里巴巴战略投资圆通快递,持股约11%,有阿里壮胆,第二年10月,圆通快递借壳上市,股价大涨。

到2017年,菜鸟和顺丰矛盾激化。

先是菜鸟指责顺丰关闭对菜鸟的数据接口。

顺丰却说,菜鸟为了让顺丰由腾讯云切换到阿里云,率先发难,封杀丰巢。

双方你来我往数轮,直到政策层出面,才偃旗息鼓。

经此一战,阿里加速“合纵之路”。

从2018年起,阿里巴巴先后持有中通、申通、韵达的股份。

凭借“四通一达”的厚实基础,阿里轻松打破京东、顺丰费尽心血打造出的物流优势。

500

“四通一达”也尝到甜头。

2019年,业务总量高达462亿件,比2018年增加134亿件,光增量就相当于一年长出了近3个顺丰的体量。

光环加身,甚至比往昔更为耀眼。

“四通一达”春风得意,危机也在逼近。

作为收寄件的统一入口,菜鸟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数据显示,2020年“双11”天猫产生的物流订单,达到23.21亿单。

但90%订单都被贴上了菜鸟联盟的标签,由菜鸟负责仓储,派发给“四通一达”等快递公司配送。

500

工作人员正在分拣快递

简单来说,“四通一达”收件端主动权大大弱化。

比如,圆通70%包裹来自电商,电商包裹中又有六七成由阿里系贡献。

百世的快递业务量80%来自阿里系。

现在,快递公司也不得不看阿里的脸色行事。

最明显的就是,菜鸟在2019年6月,把电子面单从二联单,升级成一联单,快递公司每单要交1分钱的技术服务费。

先前在2015年4月,菜鸟曾说,电子面单系统会永久对商家和快递公司免费开放。

1分钱看起来没多少,但是菜鸟的包裹每年是几百亿个,收益也是很可观的。

500

左边是一联单,右边是二联单

500

尽管阿里在多个公开场合强调,菜鸟不会抢快递公司的生意。

但实际上,菜鸟的触手伸得越来越长。

用户端,有菜鸟裹裹、智能快递柜、菜鸟驿站、寄件柜;

仓储中转,有产业园、菜鸟仓;

技术层面,有分拣、配送机器人;

配送端,有菜鸟直送、丹鸟、蜂鸟、溪鸟。

500

菜鸟网络生态图

通达系猛然发现:自己可能被取代。

担忧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中通在2019年的财报里就承认:“阿里可能会选择建立或进一步开发内部交付功能来满足其物流需求,这可能会严重影响我们的市场份额和总体包裹量。”

技术、用户、数据、订单资源都受到调整。

“四通一达”真正成为“跑腿小哥”。

唯一还拿得出手的就是价格战,但深陷以量换价的恶性循环,做一单亏一单。

通达系2020三季度财报都不太好看。

前三季度,韵达营收230.87亿元,同比下降4.81%;

申通营收147.12亿元,同比下降6.03%;净利润520万元,同比下降99.53%。

做个对比,顺丰数据就亮眼得多。

前三季度,顺丰实现营收1095.93亿元,同比增长39.13%;净利润55.98亿元,同比增长29.84%。

从市场占有率来看,顺丰已超过申通和百世。

500

申通三季度财报节选

而京东物流如果顺利上市,将超过超越中通、韵达、圆通、申通和德邦,成为中国第二大物流公司(仅次于顺丰)。

京东和顺丰的竞争也会更加激烈。

其他快递公司的日子,恐怕会不太好过。

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正解局(ID:zhengjieclub),欢迎微信搜索“正解局”关注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