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讲明白:女版巴菲特和她的ARK基金

500

作者:Michael Zhang 麦教授

公众号:麦教授随笔

500

ARK基金

2020年年底,ARK基金以非常亮眼的业绩迅速爆火,跻身美国2400多支基金排行榜榜首,ARK Investment Management LLC成为当今最热门的基金管理公司,也是有史以来最热门的投资者之一。

管理这只基金的基金经理凯瑟琳·伍德(Catherine Wood)声名大振,成为新一代“女股神”,人称 “女版巴菲特”、“牛市女皇”,ARK也成为今年理财界最引人注目的故事之一。

因为她姓Wood,江湖人称“木头姐”。

500

ARK基金由ARK Investment Management LLC管理,其创始人也是木头姐。根据该公司的网站显示,它旨在 "捕捉颠覆性创新所创造的长期增长和资本增值"。此类创新主要围绕人工智能、机器人/自动化、储能、基因组测序和区块链技术展开。

虽然被称为“女版巴菲特”,但可以看到,木头姐与巴菲特的投资方向完全不同,她投资的行业都是科技创新领域。近年来这些行业的技术取得了一定的突破,需求随之迅速增长,股价也一飞冲天。

其实,ARK基金的爆火也不是突然之间就发生的。2018年,ARK的3只产品就因3年内业绩表现优秀,跻身于美国市场上1818只基金中的前15名。木头姐一直是最热衷于看涨特斯拉的人之一,2019年4月,当TSLA股价还在200美元以下时,她正在接受电视采访,解释为什么该股可以跑到4000美元,甚至可能更高,而该股仅仅在16个月后就突破了2000美元,她管理的基金早早就重仓了特斯拉,自然也是赚得盆满钵满。此外,她也早早看好并重仓了比特币。

500

「ARK基金的十大持股名单」

ARK基金所有的持仓都是在网站上公示的,从小白的角度,可以很方便去抄作业,但是其实买她的基金成本并不高,不用天天盯着抄作业。

500

ARK基金目前有5只主动型ETF和2只被动型ETF,分别如下:

5只主动型基金:

ARKK-创新ETF;

ARKQ-自主技术与机器人ETF;

ARKG-基金革命ETF;

ARKF-金融科技创新ETF。

2只被动型基金:

PRNT-3D打印ETF;

IZRL-以色列创新科技ETF。

在过去的五年时间,ARK基金的涨幅高达400%,比标普500的5倍还要多。规模最大的产品ARKK,过去五年的平均年化收益率将近40%,是巴菲特平均水平的两倍。在过去的一年中,ARK基金的5只ETF涨幅均超过了100%。其中,ARKG上涨208.4%;ARKK上涨169.9%;ARKW上涨156.9%;ARKQ上涨119.4%;ARKF上涨102.9%。此外,ARKG、ARKK和ARKW是近五年来除了几只杠杆基金之外收益率最高的基金。

500

「*ARKK(蓝线)与道琼斯指数(红线),标普500指数(黄线)以及纳斯达克指数(黑线)的走势对比」

强劲的业绩让ARK基金更加受到投资者的青睐,根据FactSet的数据,12月,ARK Investments吸纳了近68亿美元的新资产,仅次于ETF巨头Vanguard和BlackRock(BLK)iShares,位居第三。ARK成立仅6年,目前已成为美国前十大基金发行商之一。

但是,聪明的你一定在等我说“但是”了。

ARK基金存在哪些问题

得益于出色的业绩表现,整个2020年,ARK基金一直受到投资者的追捧。投资者高涨的热情以及迅速投入的资金,让ARK基金的规模大增。截至2月中旬,该基金的规模就已经飙升到了580亿美元。要知道在去年1月,ARK旗下所有基金产品的规模累计也只有35亿美元。据此,有专家预计ARK基金今年资金流入的规模有望达到1360亿美元。

然而,投资者对ARK基金的狂热却给华尔街的一些分析师们敲响了警钟,他们将其与上世纪90年代末网络泡沫中期一些成长型基金不可思议的运行情况做了对比,一般来说,这种追涨的行为并没有好的结局。

资产的快速增长和最新投资者支付的高价未来可能会给ARK基金带来麻烦。而就在2021年1月上旬,根据IHS Markit和彭博社的数据,做空ARKK的沽空比例已经从此前一个月的0.3%飙升6倍以上,达到历史新高1.9%,这意味着也有不少的投资者认为该基金不可能一直涨下去。

此外,ARK基金仍然面临着诸多其它问题。

首先,基金规模的扩大本身也面临着一定的困境。这一点麦教授之前在(《“战胜市场”的2个投资者,4个投资策略和1个思维》)中也提到过。巴菲特早年间长期跑赢市场,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加上资金规模的扩大,他的投资跑赢市场的次数越来越少。大量的资金使得投资选择变得有限,相应的收益规模也会随之减小。

所以,ARK基金规模的壮大,也难免让其面对钱多票少的困境。同时,ARK基金投资的领域主要以创新型公司为主,而除了目前的几家体量较大的公司,还有很多都是体量较小的,大资金的流入在短期内会将其股价迅速抬升,后续资金的退出也是需要面对的难题。

而由于ARK基金规模的增长,对市场的潜在影响也会变大,一旦大规模的资金退出,与之相关板块的估值也会存在跳水的风险。

500「ARK基金的5只ETF中至少出现过三次的股票对应的公司」

其次,ARK基金中最主要的头寸特斯拉也是一个不稳定的因素。虽然特斯拉在很大程度上带动了ARK基金的增长,也推动了生物技术股票的价格,然而其本身存在的风险也是不能忽视的,麦教授之前的文章也讨论过(《2020年美股科技股泡沫——投资者应该深思的4家公司》,其中一个就是特斯拉)。

除此之外,ETF基金自身也存在着一些风险和缺陷,而这些都是投资者需要注意的。

500

ETF基金存在的风险

ESRB(欧洲系统性风险委员会)的实证研究报告《Can ETFs contribute tosystemic risk》中指出,ETF存在4个因素可能会增加系统性风险:

1)股票价格的高波动性及其与ETF的共同波动性,特别是在市场压力和成分股流动性不足的情况下;

2)在压力下,ETF价格与成分股价格脱钩,对大量投资ETF或依赖ETF进行流动性管理的金融机构产生不稳定影响;

3)诱导投资者承受大额风险敞口,在ETF价格急剧下跌时可能导致连锁反应,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4)由于行业集中度非常高,ETF主要提供者的操作风险具体化,可能导致ETF的广泛销售。

ETF除了上面提到的四点可能会增加系统性风险的点之外,还有更加常规的风险或是需要注意的点,诸如交易费用、基本波动、流动性、杠杆等等。

500

历史不乏惨痛经历

尽管当前ARK基金有着非常不俗的业绩表现,但其存在的风险依然是不能忽视的,更何况过去与现在的投资表现也并不能代表未来的表现。

对于成长型基金来说,这类基金通常在行情好的时候表现很好,但在行情不好的时候下跌得比其他基金更快,因此风险其实还是比较高的。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华尔街永远不缺聪明人。不管是ARK基金还是“牛市女皇”木头姐,回顾并了解历史就可以看到一些类似的例子。像ARK基金这样的成长型基金,目前看起来就有点像60年代的曼哈顿基金(Manhattan Fund)以及90年代的PBHG成长基金,这两只基金在当时也都曾红极一时。

管理曼哈顿基金的蔡志勇(Gerald Tsai)一度被称为“金融魔术师”、“华尔街之王”。他早期积累了一定的资金和名声,后来创立曼哈顿基金时凭借其良好的口碑,为其带来了当时最大的申购资本金——2.47亿美元,而同年的股神巴菲特,掌管的基金甚至不及曼哈顿基金的十分之一。

然而这只基金在1968年卖出之后的一年就大跌了90%,蔡志勇激进的投资方式使得该基金在此后的五年里也是年年缩水,业绩表现比绝大多数策略保守的基金都差,这也让蔡志勇成为一个具有争议的人物。

500

「曼哈顿基金办公室交易中,图中站着的为蔡志勇」

再近一点的例子就是90年代的PBHG基金,是上世纪90年代表现最好的基金公司之一,其收益率在1999年时达到了93%,然而之后的一年就开始急剧下滑,2001年亏损34%,2002年亏损30%。

这两只基金的大起大落当然有其历史性的原因,如当时整体经济形势的变化等等,但从这些历史中我们仍然可以得到一些经验。当前的市场形势也不比以前的更加明朗,对于ARK基金,麦教授的观点就是,从量化的角度看,他们这样的策略风险暴露太大,站在风(险)口上,很容易闪到腰。

总结

这篇文章上个周末写完,在等个合适的时机发表(看不到ARK下跌前面说的这些没人信)。昨天晚上时机来了。

昨天一开盘特斯拉日内最大跌幅超过12%,本周仅两个工作日市值就蒸发了900亿美元。而重仓科创领域的ARK基金(是的,上个周末木头姐减仓了百度,加仓了特斯拉)也在过去几天最大回撤接近20%,创下今年以来的最差表现。

500

「之前捧木头姐和现在踩她的是同一批人」

我不建议投资者每天看基金净值,但是如果买了ARK这类的基金(对最近国内超级火的认购公募基金小高潮我就不吐槽了),投资人至少要知道面临的风险在哪里。

500

说起来麦教授的股灾指数最近又快到临界线了,大家可以冷静观察。

500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