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约公布2030倡议:与中国防务关系的动向

原文标题《北约发布2030倡议及其对“北约-中国”防务关系的影响》,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

500

据美国防部官网当地时间2月17日报道,美国防部长劳埃德·J·奥斯汀三世对当天北约国防部长级视频会议的讨论感到非常满意。来自30个北约国家的国防部部长们参会讨论了广泛的问题,这也是美国防长奥斯汀自担任防长职务以来第一次以防长身份与会。

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在北约防长视频会议上发表了题为《北约2030 -在竞争日益激烈的世界中加强联盟》的讲话。会议同意将北约驻伊拉克特派团的兵力从500人增加到4000人。会议还讨论了阿富汗局势以及和平进程的进展。美国和塔利班的协议要求,如果条件得到满足,就在5月1日前撤军。

500

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在北约防长视频会议上发表了题为《北约2030 -在竞争日益激烈的世界中加强联盟》的讲话

斯托尔滕贝格说:“我们面临许多困境,没有简单的选择。在现阶段,我们还没有对我们存在的未来做出最终决定。但随着5月1日最后期限的临近,北约盟国将在未来几周继续密切磋商和协调。”

综合美官方表态和斯托尔滕贝格的发言,应对中国和俄罗斯的威胁是北约的重中之重,尽管北约秘书长的发言也表达了对华合作的一面。研判斯托尔滕贝格的发言和答记者问中对未来北约与中国防务关系的表态,分享如下几个观点:

一是北约不会放松对高新军事技术的出口管控,对华武器禁运只会收紧,并影响到华为5G等民用技术的推广和出口。

斯托尔滕贝格在发言中指出,在加强社会和经济的复原力时,确保不会将漏洞引入关键基础设施、行业和供应链,并再次强调,弹性——无论是基础设施、电信、5G还是医疗保健、获得防护设备——对民间社会很重要,但实际上对北约作为一个军事联盟和我们的军事能力也很重要。这一论调很明显是针对中国的华为5G等民事高科技技术,同时也预示北约对于军事高技术出口会加强管制,不会放松对华武器禁运。

二是北约会超出地理上的防区范围更多介入自己认为影响安全的政治议题,在人权、南海等问题上通过协调一致的方式对中国施压。

斯托尔滕贝格在北约2030倡议发言的背景部分指出,“中国的崛起正在从根本上改变全球力量平衡,加剧了经济和技术优势的竞争,加大对开放社会和个人自由的威胁,增加对我们价值观和生活方式的竞争。”并强调,北约从建立至今,从来就不是靠欺负和胁迫去捍卫一个建立在自由和民主基础上的世界。这一点表明北约的关注点明显超越安全和防务范畴,开始把触角伸向政治、经济和人权等领域。

在能力建设层面,斯托尔滕贝格特别强调,军事实力只是答案的一部分,还需要在政治上更多地利用北约,把所有影响我们安全的问题都提到北约的桌面上来,确保在政治上和军事上一样有效。在政治上更多地使用北约也意味着使用更广泛的工具,既包括军事的也包括非军事的,既包括经济也包括外交。这明显昭示北约的政策工具箱将不限于军事层面,也会在政治、经济等层面加强协调。

在实现目标层面,斯托尔滕贝格指出,在一个全球竞争更加激烈的世界里,我们看到中国从北极到网络空间都在向我们靠近,北约需要一个更加全球化的方法,这不是指一个全球性的存在,而是一个全球性的方法。可以预见,北约的触角将超出其地理防区,在全球范围内采取多种灵活方式应对其认为中国的潜在威胁,包括加强与澳洲、日本、新西兰、韩国等国的协调。

三是美国主动加强北约内部团结,跨大西洋裂痕得到适当修复,欧洲独立防务倾向再次被抑制。

一方面,美防长重申了总统拜登的信息,即美国打算重振与北约联盟的关系,对《华盛顿条约》第五条(北约成立之初的核心信条是“集体防御”,体现这一信条的是《华盛顿条约》第五条款,即对某一成员国的攻击,将被视为对全体成员国的攻击,为此,全体成员国将进行集体防御。)的承诺仍然坚定不移。奥斯汀强调,他相信北约最重要的任务是通过提供可信的威慑和强大的军事力量来保护联盟的人民和国家,并表示支持“北约2030倡议”的总体目标,即确保联盟在军事上保持强大,在政治上变得更加强大,并采取更加全球化的方法。

另一方面,北约集团的欧洲大陆国家也投桃报李,在美方关注的防务责任分摊部分主动示好,对按照美方提出的2%标准增加国防预算积极表态,双方都给足了对方面子。可以预见,特朗普政策导致的跨大西洋裂痕得到了适度修复,法国倡导的以建立欧洲军为载体的欧洲独立防务思想将得到抑制。

最后,与特朗普政府以意识形态为标签处理对华防务关系相比,北约对发展对华防务关系留有余地和空间,并不完全排斥对华接触。

无论是北约官网发布的接受Karen Donfried博士采访还是接受美国福克斯电视台栏目的采访,斯托尔滕贝格也明确指出北约并不认为中国是新的敌人或对手。但表示中国的崛起正在从根本上改变全球力量平衡,并提到北约领导人、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去年12月在伦敦会面时在北约历史上首次同意,北约必须解决中国崛起的后果,即安全后果。斯托尔滕贝格这种表态应当是北约集团内部美国及其铁杆盟国与北约其他国家妥协的结果,不是所有欧洲国家都愿意绑在美国遏制中国一味强调安全的战车上。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