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宗昊: 拜登比特朗普更具威胁 但为何说对中国是好事

拜登将于1月20日正式上任成为美国总统,和特朗普相比,他会给中美关系、国际格局以及美国国内政治带来怎样的变化,上海交通大学台湾研究中心研究员黄宗昊在接受多维访谈时做如下研判。

黄宗昊2008年获得台湾政治大学博士学位,并曾为台湾中央研究院政治学研究所筹备处博士后研究员,他的独特视角会给大家带来一些不一样的思考。

黄宗昊认为遏制中国已经是美国精英的共识,拜登和特朗普无论谁在台上,都会遏制中国,区别在于怎么遏制。拜登的玩法会是正统玩法,我们可以合理想象,他上台后对华政策可能会类似奥巴马时期。他会团结可团结的盟友,而且对遏制中国的目标可能更为聚焦。奥巴马当年就是从中东事务中抽身出来,紧盯着中国搞出“亚太再平衡”。这种玩法其实对中国造成的压力很大。

所以他认为拜登对于中国是“短多长空”。短期内,特朗普那些乱七八糟、不太靠谱的做法,拜登会放弃,这样对中国来说,压力会暂时减轻;但是从长期来看,美国会把盟友重新团结回身边,重新找回“老大”的威望,甚至可能在国际上形成一个大型的“反中联盟”,越往后中国的压力会越大。

而特朗普对中国来说是“短空长多”。过去的四年已经展现的很清楚,他种种不按常理出牌的做法乍看之下对中国压力很大,但长期来讲会把美国的软实力挥霍一空,令美国的盟友离心离德,这对中国是很有利的。

尽管如此,这次拜登胜选、特朗普下台对中国仍然是好事。很多中国网友戏称特朗普为“川建国”,意思同样是从长期来看特朗普当美国总统对中国有利。但我认为,从最近两年的形势来看,已经不能称呼川普为“川建国”了。

为什么?因为特朗普近乎胡作非为的“短空”对于中国而言已造成了很大的压力。特朗普对中国是“长多”(而且这个“长多”很重要),但“短空”的代价同样不容忽视。如果“短空”这一关过不去,“长多”也就没有意义了。

对中国来说,最重要的战略性发展资源其实是“时间”,中国的发展比美国快,中美之间的全面衝突或全面斗争越晚展开,对中国越有利。中国的经济体量、军事科技等方方面面的实力只会随着时间越来越强,几年后斗争一定比现在斗争要好,也许几年后中国都可以造出高端晶片了,甚至光刻机都造出来了。中国要争取的就是这段时间。

特朗普在台上,虽然长期来讲对中国是好事,但在短期之内,军事、科技、贸易等多方面同时对中国施加巨大压力,中国应对起来会很吃力。也许特朗普在台上的前两年相对节制可以叫他“川建国”,但近两年,尤其是自2019年以来,特朗普的种种做法虽然不高明,但是会有一种“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效果,反而让中国不好招架。

相较之下,拜登对中国的斗争会按照套路来,中国也可以按套路与美国斗,这样下去虽然中国的压力会增大,但却可以争取到宝贵的缓冲时间。可以说拜登是循规蹈矩的打擂台,而特朗普就像打野拳的,甚至时不时还可能会拿出“刀子”乱捅——他其实武功并不高,但却让中国瞬间承受的压力变的很大,穷于应付,而中国最需要的就是争取当前的时间。

从这个角度说,相比特朗普连任,拜登胜选后更有可预测性,是对中国比较有利的局面。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