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社会ACG电影

马克思主义极其强悍,塑造了无往不胜的全新中国

 

500

 

1949年,中国共产党宣布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这是举世公认的划时代事件。

但是,这件事意义之深远,震撼之强烈,绝不是一下子就能够让大家都明白的,这至少也得花100年时间,才能让这震撼充分释放。

至少今天,特朗普还完全没有认识这一点,所以会拿可笑的“美国再次伟大”,以那种愚蠢的方式,来试图截断新中国的挺进势头。

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个过时的帝国正在撞上一面无比坚硬的历史崖壁,或者头破血流,或者粉身碎骨。

就像战国时代曾经不可一世的魏国撞上了体制一新的秦国。

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这是空前强大的一个历史巨人的诞生,他挟带着不可抵挡的力量,开启无往不胜的征程。

立国第二年,他就把不可一世的美帝打了个落花流水。

没错,就是朝鲜战场,中国完胜美国,是完胜,而不是什么平手。

这场战争,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朝鲜碾压韩国,第二阶段美国碾压朝鲜。中国是在第三个阶段参战,战线始于鸭绿江边,终于三八线。中国把美国为首的十七国联军往南驱赶了200公里,并使之寸步难进。

所以,这场战争,朝鲜胜韩国,美国胜朝鲜,中国胜美国,一清二楚。从骄狂的麦克阿瑟,到失落的克拉克,美国不得不低头。

这个结局,没有任何人预料到,除了中国人。

而这仅仅是开始,之后中国没有输过一场热战,也没有输掉冷战,同样也没有输掉经济竞争。

今天,从美国对中国的全面抨击中,我们体会到了,“中国威胁”已经对美国造成了最切身的压迫感。这难道不是对新中国的最有力的肯定吗?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一个任人宰割的东亚病夫,会突然变成战无不胜的东方雄狮。

答案一点都不出奇。

决定性的原因就是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我们从小在学,天天在听,似乎已经毫无新意。

但是,它确实就是中国发生巨变的最深刻最有力的原因。

尽管马克思主义在中国能够大展其能,一定离不开中国特有的历史和文化原因,这里不论。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带来马克思主义,然后,中国共产党成立,中国革命的面貌焕然一新。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非常彻底、大气、进取、强悍的思想。它超过任何资产阶级思想无数倍。今天,资产阶级竟然满怀优越感地拿那一套“普世价值”来攻击马克思主义,简直可笑到疯。

自中国共产党成立至今的中国历史观之,马克思主义最核心、最终极的就是这样一条:它要塑造一个前所未有的历史主体,空前强大的历史主人、巨人,这个巨人能识破历史、翻转历史、驾驭历史、创造历史。

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

这个巨人,不是个人,而是自觉联合起来的人,是自觉联合而成的共同体。

马克思主义认为,没有自觉联合的人,分散的、分化的、对立的人必然是互为异己的人,互相异化为物的力量,这样的人必定是弱小的,无法驾驭他们的自发活动所造成的客观的物化的社会力量,反而被其压迫和奴役,成为历史的奴隶。

而所谓自觉联合,首先就是消除人内部的异己力量、物的力量,化“异己”为“同己”,化小我为大我,化互相的物的力量为共同的人的力量,把涣乱的力量变成统一的力量。只有这个大我,共同的、统一的、大写的人,才能够掌握、支配和驾驭一切社会力量和自然力量。

这对于百年沉沦的就中国而言,可谓是最深地击中了痛点。

孙中山痛感中国一盘散沙,鲁迅痛感中国人麻木围观同胞受戮。

中国之所以软弱受欺,就是因为徒有全世界最大规模的人口,却互相分散、互相漠视、互相消耗、甚至互相残杀,所以共同地受到帝国主义的压榨和奴役。

而所有的旧式革命之所以都没有成功,原因也在于没有把数亿中国人真正地联合起来、统一起来、动员起来,没有把握住这个最强大、最根本的因素。

太平天国不行,领导集团一到南京即迅速腐化,做起了王侯权贵,不过又一次改朝换代。洋务运动、戊戌变法、辛亥革命,同样抓不到根本,同样不行,犹如蜻蜓点水,根本掀不起大浪、翻不了天。因为数亿人民仍旧涣散,汪洋大海仍在沉睡。

但是,马克思主义行,中国共产党行,因为他一开始就是冲着无产者的联合、人民的大团结而来,一开始就抓到了中国最巨大、最决定性的尽管还是潜在的力量——数亿人民的力量、人的力量。谁能够掌握这个力量,谁就能在历史洪流中立于不败,进而劈波斩浪、无往不胜。

没错,人民不会自动地联合起来、团结起来,需要优秀团队去领导,需要先进思想去指导,这就是中国共产党,这就是马克思主义。不是随随便便某个团队、某种思想就能够造成人民的联合的。除了马克思主义及其政党,别无他选。

这个政党不能有自己的特殊利益。因为特殊利益,正是造成人的分化、对立,造成人的涣散、软弱,并阻止人的联合、团结的原因所在。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就看出来,地主、资本家是最反对、最害怕农民的联合的。

这个政党必须全心全意地为大多数人去谋取共同的利益。因为共同利益是促使人们联合的根本因素。

这个政党之所以是无产阶级政党,是因为无产阶级是先进生产力的产物,是失去私有财产、没有任何特殊利益需要维护,而只能通过自觉联合去争取共同利益的阶级。这是最无私的阶级,最需要、最愿意、最能够联合的阶级。所以这是一个先进阶级,也是领导阶级,即领导绝大多数人走向联合。

在旧中国,农民占绝大多数人口的国家,对于无产阶级政党,最关键的是要有自觉的无产阶级意识,而不一定要求党员来自无产阶级。这个无产阶级意识,就是无私的、联合的意识。这种自觉的、先进的意识,可以不受个人出身的限制,可以超越个人私利,正因为如此,它才凸显其重要,彰显其强大。这也正是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主义的生命力所在。

所以,毛泽东的一大创举就是强调从思想上建党。这是针对中国的阶级结构而来的,在此无产阶级的领导,主要也就是无产阶级意识的领导。这样,中国共产党就可以从数亿农民中发展党员,并领导数亿农民投入革命,掀起人类历史空前壮阔的人民大革命。

革命中的阶级斗争,本身并不是目的,其目的是造成绝大多数人的联合、团结。因为少数的特殊利益阶级、压迫阶级,是把自己的利益建立在绝大多数人的不联合、不团结之上的,他们是绝大多数人的联合和团结的阻碍者、破坏者。同样,他们的特殊利益是绝大多数人的共同利益的对立物、障碍物。

因此可见,国民党这种代表大资产阶级、大地主利益的政党注定是狭隘的、软弱的,是没有任何可能把旧中国整合起来的,它所谓的“革命”不过是自欺自人的谎言。

所以,要造成人民的真正联合,就必须进行斗争,战胜阻碍,争取共同利益。

中国革命,是马克思主义核心精神的最伟大实践,塑造一个亿万人民联合凝聚而成的空前无双的超级巨人,他有排山倒海的力量,他为亿万人民争取利益。

中国共产党是这个超级巨人的核心、主脑和灵魂。没有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无法联合起来,无法作为一个自觉的主体去行动。而党能够联合人民的唯一方式就是彻底以人民为中心、为人民服务。

中国共产党就是中国人民大联合大团结的代表和核心所在。维护住党的领导地位,就是维护住人民的联合团结,就是维护住超级巨人的挺立。

中华人民共和国、新中国,是这个超级巨人的国家形式,这个国家的战无不胜,原因只在此。

任何看不清这一点,而把新中国寻常看待,并轻率地进行挑战的国家,注定要撞到铜墙铁壁。无论它是美国、苏联这样的超级大国,还是印度、越南这样的地区小霸。

只有这样的超级巨人,才有资格说: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

顺便一说,苏共的人民性大大不如中共。苏共是从首都一朝政变夺权,自上而下地建立苏联的,过程中农民多次起来造反。中共是从农村建立根据地,依靠农民,稳扎稳打,经过二十多年持久战,自下而上地建立新中国的。

中国的对手们知道中国很能打,但是始终不懂中国为什么这么能打,更不可能做到像中国一般能打,所以总幻想换一种方式、下一次机会就能打败中国。就像常凯申对于毛泽东一样。对此,马克思主义目光如炬,洞若观火,看清这是由它们的统治阶级的狭隘性决定的。

今天,特朗普为代表的美国极右势力上台,带着巨大的历史盲目性,又幻想能够靠蛮力打败中国,可谓无知无畏,不作不死。它真正把中国的从容冷静克制当成中国的软弱,理解成有机可乘,以为再向中国踢几脚,就能让中国趴下。它虚张声势,卖力表演,幻想把中国吓倒,却暴露了自己的色厉内荏,其不择手段,正是其不知所措。它完全不知道,中国一向先仁至义尽,再强硬反击,先退三舍,再后发制人。这是毛泽东的传统,因为底气够足。当对手的三板斧使尽,中国才刚刚开始发力。它也彻底忘记邓小平的韬光养晦,其实是一种绵里藏针的警告,我不是真的弱,我装弱是为了终有一天十倍地示强,霜刃不可能永不出鞘。

尽管美国的经济技术军事实力仍强于中国,但是它的统治阶级囿于自身利益,根本没法把本国人民统合起来,根本没法克服内部不同阶级、阶层、派别、集团的矛盾纷争,根本无法以共同利益达成统一意志。它的统治阶级尚且无法统一,只能因各自利益而各自为战。它甚至把这一套当成民主、自由,让不同利益各自表达、各自伸张、自由竞争和博弈,它的整个政治制度就是这么设计的。即便,它也真正想过要加强统一的话,那就要求真正加强共同利益,而这首先就要求各个利益集团、特别是强势资本集团主动发扬大局意识、无私精神,牺牲一点一些眼前利益、局部利益。怎么可能!这还了得,要搞共产主义吗!君不见2008年金融危机,华尔街金融大鳄们是怎么样的表现,奥巴马是怎么快被气死的?

所以,美国的统治阶级根本没有意愿真正强化国家的统一,更不要说人民的联合和团结,因为这会妨碍、威胁他们的特殊利益。而这正是它最致命、最根本而又无法克服的弱点。对内如此,对外同样如此,它在世界上是不得人心的,它的盟友体系也是貌合神离的。

毛泽东正是抓住了它的这个弱点,所以敢说它是纸老虎。

毛泽东的这个论断是有哲学高度的。所以,当尼克松来拜见时,毛泽东说:“我们只谈哲学。”他是有这样的高度自信的,因为中国对美国,根本的就胜在哲学上,而不只在战略战术上。我们要说文化自信,最硬的也在这里。

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常凯申也想学着玩,但是毛泽东知道他玩不转,玩得转就不是他了,这是由他的阶级立场、利益立场所限制的。

新中国的政治制度,就是按照这样哲学而建立的。它比西方资产阶级政治制度高级、先进、强大不知道多少倍。

这种哲学、这种制度,就是把人作为决定性力量,把最大多数人团结动员起来,形成亿万人如一人的超级巨人,进而把全中国所有资源直至一针一线都动员起来,团结起来动员起来干嘛?实现亿万人民的共同目标、共同利益。

中国共产党是这个巨人的唯一核心、主脑、神经系统,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党要确保这个巨人始终力量健全,并且始终是为人民的共同利益而进取的。党是这个巨人的自觉意志所在。所以,党的自身建设就具有决定性意义,党必须是不忘初心的、高度自觉的,必须是真正无私的、为人民服务的,如果这个党腐化、变质了,那么这个巨人也就失去了灵魂,整个制度也就失去了哲学精神,必然要坍塌瓦解。总之这是一种高度自觉的、因而能够高度整合的政治制度。

西方资产阶级攻击中国政治制度“不民主”,极其可笑,犹如东施笑西施。中国的政治制度恰恰是最“民主”的,既有为人民办事的自觉性,又有为人民办成事的执行力。这,是西方资产阶级政治制度没有一样能办到的。一,它没有自觉性,它靠复杂的竞选来产生一个结果,只保证所谓程序合法,轮到谁就是谁(像博傻),而这个胜选者背后又是各种利益集团和金主(像赌徒),要说这个胜选者决心只为人民利益而奋斗,听听就好。二,它缺乏执行力,竞选结果出来了,执政团队上台了,即便它决心为人民办事,然后举国就同心协力、撸起袖子加油干了?错,各种党争、政争、利益纷争,各种折腾、扯皮、互相拆台才刚刚开始。表面上热闹非凡,结果事多不成。

资产阶级为什么这样设计制度,因为它害怕某一天代表某个利益集团的大坏蛋掌握强权去侵害其他利益群体,所以就设计这么一套制度来提防,因为它根本不敢想象、或者想象不到真的会有一个政党能够全心全意为全体人民服务,这是不符合它的世界观、价值观,不符合它的哲学的。它的哲学是人都是为自身利益服务的,这是“自然而然”的、是“上帝之手”规定的。所以这种政治制度只是“自然”的,而不是自觉的,是纷争的而不是整合的,是低级的而不是高级的,是低能的而不是高能的。

中国共产党就是一个有自觉意志和强大能力实现“民主”的政党,坚持党的领导才是维护真正的“民主”。比较而言,西方政治制度无论如何选不出这样一个党来,同时更没有一个党能够这样重视自身建设而能够把自己建设成这样一个党。一切都是拼选举,一切都是操作和演技。人民,或者当当群演,或者吃瓜看戏。

新中国、人民共和国,是当今任何资本主义国家都不可比拟的,其内里是有一个空前强悍的历史巨人,而资本主义国家、甚至帝国主义国家却没有这个内里,徒具其形。根本的不同就在这里,强弱胜败兴衰系于此。

为什么说是“历史”巨人,因为他不断设定目标不断实现目标,五十年、一百年地进行规划,他在自觉主动地创造历史,而不是自发、被动地在历史中随波逐流。

 

更惊人的是,这个巨人还有最柔软的身段,像一条龙。

今天,中国的对手们仍然只看到中国的外形,而看不到内里,甚至众多中国人也同样看不到。所以,特朗普敢于对中国发难,而很多中国人信心不足。

为什么要强调今天?因为自从40年前,中国开启改革开放以来,西方国家就期待并且认为中国正在放弃自己的制度,正在走向资本主义,它们欢迎并诱导中国走向资本主义,因为资本主义的中国应该好对付得多。所以它们把中国纳入国际社会,给予市场空间。

一度它们看到希望,中国分明在拆除毛泽东时代的体制。

毛泽东时代,实际上是一种战时体制,靠这个体制,中国对内完成了自我武装,完成了工业化的基础,对外顶住了帝国主义的围困和挑战,使西方不得不与中国握手言和,同时不断打开国际空间,这些都为战时体制的必要调整创造了条件,和平发展的条件。改革开放是在此基础上展开的。

但是,西方完全低估了邓小平,甚至很多国人也深深误解了邓小平。邓小平同样是一个不世出的历史伟人,对西方而言,他并不比毛泽东更好对付。

邓小平充分地意识到新中国的内核所在,巨人并没有被拆解,只是做了一些变身,在一些领域做了调整或收缩,巨人的灵魂还在、核心还在、主干还在、框架还在,像一条巨龙,稍稍卷曲了身子、收缩了爪子,所谓韬光养晦。只要形势需要,这个巨人随时能够全面动员、全力战斗。

这巨人的灵魂、核心就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邓小平无比坚决、毫不动摇地坚持党的领导,将其作为“四项基本原则”的核心。

这个马克思主义牌的历史巨人不但是强大的,更是智慧的。

邓小平不是幼稚的戈尔巴乔夫,而是伟大的战略家。

他确实引进了一些资本主义,因为按照马克思的两个“绝不会”,中国的生产力的现实水平还不足以建成高级的社会主义,只能从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建起,毋庸讳言,这就意味着要积极利用资本主义发展的一切积极成果,要适当发展资本主义。

但是,这绝不是放弃社会主义,倒退到资本主义,而是社会主义对资本主义的包纳和利用,是在党的领导下,在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制度框架内的利用和驾驭,用它来发展生产力。它的发展方向、它的作用都是受到制约的,是服从于国家战略目标的。“利用”这是邓小平不断强调的,谁主谁次一目了然。

最重要的是,党的领导地位,掌握主动权、决定权,把资本权力牢牢限制住,资本、利益集团不能染指攫取政治权力、更别说最高政权。党始终要代表和实现全体人民的共同利益,并且有力阻止资本利益集团介入政治来分裂和破坏这个共同利益。这是管党治党的根本所在。

西方国家、西化派曾经幻想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会撑破中国社会主义体制,会摧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

但是,他们的幻想破灭了,中国的资本主义确实空前发展了,但是一定也没有要撑破社会主义、摧毁党的领导的意思,核心机构、战略资源、经济命脉仍然牢牢控制在后者手中,而且不断加强,宏观调控、产业政策仍然全面有力。基本制度纹丝不动,党的领导坚如磐石。

所谓的资本主义大发展都是在社会主义、党的领导之下的,是为其所掌握和驾驭的,是为其提供物质资源的,而且终将被其所消化的。

社会主义自觉地、居高临下地驾驭资本主义的自发力量,使之为我所用,这是需要极大的气魄、定力,极大的经略能力的,这同样是需要哲学高度的。

邓小平的战略无非也是毛泽东战略传统另一种运用,让出适度的空间,引入并调动、利用和消化对立的力量。

特别是,十八大以来,党的领导还更加强化了,趋势如此强烈。十九大进一步,明确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特征。

至此,西方对中国改革开放的幻想彻底破灭!

它们知道,他们提供的资本主义诱饵和木马并没有瓦解中国制度,反而被中国制度利用了,中国趁机更强大了,它们自己反被中国给战略忽悠了。所以,美国痛定思痛、抛弃幻想,不再容忍中国了,决定不再给中国无效的“诱饵”(所谓的“重建了中国”),决定封堵、遏制中国。

但是,美国仍然严重地误解了中国,它认为中国是“国家资本主义”,就是靠“全政府”手段窃取西方成果、发展资本主义,并从资本主义大发展中获得国力膨胀的国家。

它最多看到一点点表面现象,并且被这表面现象所遮蔽。它忘记了或者说无法看到、无法理解,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民性”,亿万人民在其中的共同意志。

它看到了中国国力的猛烈增长,准备将其咬住一决高下,但却没有看到,那后面还站着一个更强悍的历史巨人,亿万人上下同心钢铁浇筑的巨人。它没有搞清楚最重大的敌情。

站务

  • 本周六,台湾名嘴黄智贤首次大陆公开演讲,开始报名啦!

    时间:12月15日19:00-21:00 地点:南京西路1728号百乐门大都会22楼主题:《在台湾做政论节目是种怎样的体验》她是前段时间怒怼美国副总统彭斯的台湾主持人。她出身于深绿家庭,却成长为一名坚定的统派人士。她当过企业高管,也经历过辍学、打工的艰辛探索,辗转于社会底层,7年的闯荡磨练了她一身“......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