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技综艺救不了演员

作者 | 柳飘飘

本文由公众号「柳飘飘了吗」(ID:DSliupiaopiao)原创

跨年这几个月的热点,都被演技类综艺占了去。

可惜,不是歪门邪道的话题,就是骂名。

《演员请就位2》评委席战火连天。

今天郭敬明舌战李诚儒,明天尔冬升问候郭敬明,后天陈凯歌凭“伤人无血”内涵功力出圈。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最近的《我就是演员3》也好不到哪去。

章子怡和金莎的矛盾成了第三季的最大看点。

少了前几季切中肯綮不留情面的点评,一段优越感过强的“分一杯羹”论,被群嘲。

500

500

500

飘开始越来越糊涂,大伙看演技综艺,到底在看些什么。

或者说,它到底是想给观众,看些什么。

歪脑筋越来越多,关于演技的谈讨越来越少。

演技类综艺诞生的初衷,非常伟光正。

切磋表演、挖掘遗珠演员、提高观众审美、改变影视圈流量压迫演技的现状。

而这些功能,放在今年的两档演技综艺里,都像一个笑话。

再吵闹的热度、再浓厚的火药味,都掩盖不了演技综艺的内在颓势。

我们的演技综艺,好像真快要办不下去了。

500

演技综艺教不会流量演戏

当年《演员请就位1》,演员黄宥明批判影视圈“流量至上,演技作配”的一番话,堪称第一季的名场面之一。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话毕,全场鼓掌,陈凯歌还露出了欣许的笑容。

“对抗流量”,或者,更准确地说,对抗流量规则对作品质量的侵蚀,本是演技类综艺的初衷以及观众买单的原因。

而如今的演技综艺,画风却越来越吊诡。

它不但没有对抗流量,甚至干脆张开双臂拥抱了这香甜凶猛的浪。

越来越多的流量涌入演技综艺。

他们直接拉低了演技综艺的平均演技,减少了演技综艺的好戏密度。

500

为了让他们的晋级合理化,评委便要混淆演技的评判标准。

直接把S卡的super,偷换概念为student、seed、special。

本该是定义最强演技的勋章,成了老师奖励给自己最顺眼的小朋友的小红花。

500

500

他们顶着“市场价值”这个堵人嘴的招牌,顺理成章地淘汰戏骨们。

一路活到决赛,仍旧对演戏这事一窍不通。

飘曾经聊偶像的出路时聊过,内娱提供给偶像的唱跳舞台极少。所以内娱会唱跳的人多,走得通这条路的人却少。

那么对于偶像们来说,性价比最高的发展之路是什么?演戏。

直接演戏周期长,成本高。上个演技综艺,演几个片段,还能轧一轧别的综艺,算是个短小精悍的活。

简直是偶像们转型演员的最低成本之路。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演技综艺成了接收唱跳无门,不懂演戏的流量偶像们的难民区。

但,遍地开花的演技综艺,真的是偶像踏入演员行列的一块好跳板吗?

是才怪。

“听说这里好老师很多,我是来学习的。”是大多数不会演戏的流量,上演技综艺的说辞。

500

500

500

500

听着很冠冕堂皇顺理成章,可,以大多数偶像的水平,他们真的到了,有必要上这种节目“磨练”的程度吗?

多年以前的《演员的诞生》,“鹿小葵”欧阳娜娜上了,当时欧阳娜娜之于《演员的诞生》,就是一个审丑角色。

评委看到她只有一句点评:

你敢来算你厉害。

500

500

说明什么?

说明当时,演技类综艺的演技浓度是很高的,来的,不是常年活在话剧舞台上籍籍无名的好演员,比如任素汐、蓝盈莹;

就是一些过气的老戏骨。

比如袁立、左小青这类。

演技综艺的本质,应该是探讨演技的殿堂。

而流量演员蜂拥而至,他们可能连演戏是什么都不懂,还能去探讨什么?

李汶翰由于把韦小宝演得太烂,张颂文又额外给他布置一个作业,让他演一个三个月接不到戏的糊咖,和家里打电话。

结果,他就流水账似地演了一通打电话,连作业的题眼都读不懂。

章子怡看完都直接“啊?”了出来。

500

《演员请就位2》的何昶希,更绝一男的,直接脑袋空空。

连“核心竞争力”为何物都不懂,主持人问他为了演戏做了什么准备,他说我每天都在为自己加油打气。

500

500

500

500

好一个绝世傻白甜。

流量的引入,把演技综艺的水平,直接从殿堂拉回了幼儿园。

到头来,流量偶像们就算活到了决赛,也学不会演戏,只能活在精雕细琢的滤镜、服化道和剪辑里。

500

而综艺请来了这群演技里的小朋友,画风直接由看好戏变为看闹剧,观众趣味由审美转向审丑。

演技综艺和流量的亲密拥抱,注定是一场双输。

500

挖遗珠,还是利用遗珠?

演技综艺曾经有一个最让人惊喜的地方——

挖掘影视圈的遗珠演员。

这种功能,直戳国内影视圈的一大问题:

内娱,有太多演技扎实的演员,处于腰部甚至以下。

这样的演员,本应是最适合演技综艺的人选。

两者能相互成全:平台给这样的演员曝光度,演员给综艺贡献有质量的表演。

本应是非常良性的关系,

在之前的《演员》系列,以及《演员请就位》,我们看到了周一围、蓝盈莹、余少群、任素汐、牛骏峰……

500

500

挖遗珠这事,既有快感,又有审美价值。

但如今的演技综艺,不仅失去了挖遗珠的价值。

它还试图压榨遗珠们的价值。

遗珠们上这种综艺,需要越来越谨慎。

因为你不知道你会成为被捧的遗珠。

还是被用来哄抬、衬托玻璃珠们的工具珠。

以及最惨的,你会不会成为用完就丢的弃珠。

拿籍籍无名的好演员来哄抬流量的做法, 演技综艺里一直存在。

最气人的,应该是欧阳娜娜对手郑昊的那场。

——就是欧阳娜娜贡献了“蚂蚁竞走十年了”名场面的那场。

500

郑昊,《我的父亲母亲》男主角,拿过百花、银熊,戏骨级别的演员。

和欧阳娜娜对戏《我的父亲母亲》,呈现出的效果,砸了。

结果,无人去指出欧阳娜娜蹩脚到扎眼的演技问题。

反倒都把郑昊当众矢之的,痛批他没带飞欧阳娜娜。

一口一个“她还小,你是前辈”,痛批郑昊用力过猛、戏霸。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我这看的是演技综艺?

郑昊也被骂得一脸懵。

500

500

而其实,演砸了的结果,郑昊上台前的采访里就预测过。

后来,他在新浪娱乐的采访里,才披露了内情。

由于片方给欧阳娜娜单独开课,导致了两人对戏时间不足,才使得表演整段不受他控制地垮掉。

500

遛老演员捧新流量的意图,台前幕后,都明明白白。

再看《演员请就位2》,开篇最大的看点,就是趁着女性大年,请来了一堆有实力无知名度的腰部中年女演员,帮助她们再就业。

配合赵薇女性金句,直戳影视圈一大痛点:中年女演员实力强劲,却无戏可拍。

结果,到了后期,一个两个纷纷找理由下线。

500

找不到理由下线的,组队似地把名额拱手相让给小年轻。

500

500

决赛夜,张月成了尔冬升的第一女主,马苏、倪虹洁、温峥嵘作配。

作为全剧的戏眼,演了一段她根本撑不起的戏。

500

《舞台姐妹2020》

美而强的姐姐们遛了一圈,只留一个胡杏儿坐镇,其他依然是为年轻演员们作嫁衣。

聚光灯死死照亮的,依然是年轻貌美、流量当道的那一波人。

或许恰如尔冬升训诫他手下的中年女演员们所言——排名没有意义,拿冠军就能大红吗?

可不把聚光灯对准演技。

不把让演技好的,尽量往舞台中间靠、往上拱。

那么观众看得到的,还会是好演技,还会是好戏吗?

500

演技综艺的命定悲剧

演技竞技综艺悲剧的命定性就在于。

演技这种形式,本就和竞技相斥。

怎么说?

首先,无论是《我就是演员》还是《演员请就位》。

都涉及到同一个问题。

时间短。

以及衍生出来的一系列问题——

剧本差、演员难入戏、导演难创作……

而这,几乎就是流量时代难出好剧现状的再复制。

演技综艺,根本无法改变这些核心矛盾。

反而去放大了它。

不仅一般演员们上节目会感受到这种矛盾。比如把原配演成小三的金莎。

500

500

500

500

真正清醒地在这些个节目上追求“好戏”的好演员们,更会快速感受到这种矛盾。

比如参加了《我就是演员巅峰对决》,又很快退出的李冰冰。

她的心路历程基本和真情实感地追这些演技综艺,又失望而归的观众们一致——

本以为会看到好剧本、好导演、好演员的强强碰撞。

结果被喂的,不是烂剧,就是粗制滥造的剧本。

以及清一色演技不好、排练不足、对手戏极其难看的表演。

500

好戏,早已不是演技综艺能提供给观众的东西。

而竞技,本身就是一种伤害“好戏”的形式。

因为竞技必定强调用时。

但衡量艺术创作高度的各项指标里,时长应该是最无足轻重的一项。

所以这样的呈现出的效果是什么?

是,本应成为演技综艺核心看点的部分:戏,没有观赏价值。

那么此时,演技综艺要有人看,必将创造一些其他东西,以供观众观赏,或者说是——

围观。

而其实,从最初的《演员的诞生》,到最近的《演员请就位2》,《我就是演员第三季》。

都陷入这么一种难看的境地。

《演员的诞生》一步步沦为《戏精的诞生》,恶剪风波、明撕暗撕,远比演戏本身更夺目。

《演员请就位2》,评委的对怼、站队,看尔冬升把郭敬明骂哭,远比每集那些粗制滥造食之无味的影视片段好看。

500

500

500

《我就是演员第三季》,戏依然在评委席,毕竟参赛的多半都不会演戏。

章子怡评价金莎翻车、郝蕾骂人、于妈退出,显然才是本季的高光时刻。

500

500

500

500

金莎对于点评的回应

演技综艺,以及部分观众,基本都被绕进这么一种悖论——

认为一个好演员之好,本就已经足够成就看点。

但其实,演技本身,并不具备观赏价值。

戏才具备。

而好戏,则不止需要好演员,还需要好对手、好导演、好编剧,以及,好的创作环境。

演技综艺,想展现演技,却不着重戏。

本身,就容易变笑话。

在万物皆可综艺的时代。

在人为悲剧,命定悲剧的双重操作下。

我们的演技综艺玩不下去,几乎是既定的。

演技这种,因人人心里有杆秤,就被人理解为无门槛的东西。

彻底被国内的娱乐环境亵渎了。

演技救不了我们的戏。

演技综艺更救不了。

因为它们最终的命运,都是被畸形的创作环境和流量秩序裹挟着走。

演技综艺热度消退后。

倒不如着眼于病之膏肓——

编剧帮。

我看谁先吃螃蟹。500

本文由公众号「柳飘飘了吗」(ID:DSliupiaopiao)原创,点击阅读往期精彩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