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教授说自己的女儿要做个普通人,可她没跟你说“学术可以近亲繁殖“”

这两天刘瑜的一篇演讲火了,一些小伙伴可能不知道这人,有那么几年这人挺活跃,写了一套《民主的细节》,我还看了,那时候觉得还不错,后来在美国生活了一段时间,实地体验后,发现她那几本书也同样充满文科知识分子的酸腐味。至于那个演讲,其实还是老调重弹:

孩子压力太大,家长逼得太死,还是要给孩子喘息空间。

还说自己是不战而降的妈妈,自己的女儿,正在势不可挡的成为一个普通人。

每个人的价值排序不同,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用舒适、用从容、用轻松去交换成功,而追求舒适、从容、轻松也未必是什么罪过。如果一个人选择“自在”放弃“成功”,这也未必是坏事。

而且说了她的教育观,“说了这么多,我的教育观是什么?其实就是两句话:认识自我、接纳自我。”

大概是这样的,如果大家想看原文,百度“刘瑜 普通人”就能看到。

你可能以为我要反驳她说的。

事实上我觉得她说的每句话都很对,我都同意,但是你问我,我会让我孩子按照她说的这个逻辑来过吗?

不会。

原因只有一个,我不是清华教授

1、社会有好几个大学

咱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要好好学习,因为将来要去考大学,大学又分了好几种,985、211、普通大学、还有三本,三本上不了还有专科。

但是不少人可能没注意到,这个社会还有不少隐形大学,智力,美貌,家境,关系,每个维度上都有层级,都分成大学、三本和专科。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很多东西只能是你父母教给你,别人一方面不一定会,就算会也不一定说,比如怎么赚钱这种事,别人怎么可能教你嘛,如果主动教你,基本都是已经不赚钱的技巧,他们跑出来卖铲子了。

不知道啥是“卖铲子”?就是金子已经挖没了,有人把铲子卖掉了。

一般一波行情已经结束,那些赚到钱的人出来把赚钱技巧卖掉,反正也用不着了,这就是卖铲子。这也是为啥我说“如何判断一个行业赚不赚钱?”,你去找找有人卖铲子没,如果开始卖了,说不定已经到头了,如果到处都是卖的,那这个行业基本完了。

所以说,人生的残酷不仅仅是自己的条件,更多的是父母的关系、见识和财富。

智商不太好遗传,或者说不稳定遗传,两口子都是教授,自己孩子去读三本的有的是(此处没有歧视三本的意思)。

但是这不是故事的结尾,这才是开始,毕竟漫长的人生路,高考是唯一一次“无装备受限决斗”,今后的路,那就是拼三代的资源,人家的那些可以遗传的资源就开始起作用了,如果普通人家的娃没考上,东莞工厂等着你。

如果清华教授的娃没考上,先升本,再考研,如果没有导师愿意收,那就父母去打个招呼,每一步程序都是合法的,你能说有问题?

这两天学了个新词,叫“学术近亲繁殖”,说的是大学里有资源的那些人互相提携,理论上两个农民也可以互相提携,可是他们没啥可交换资源,自然也就提携不起啥来。

这一方面是人脉的比拼,同时也是见识的比拼。人家可能考大学没考上,但是可能其他领域已经大学毕业了,只是其他人不知道,还挺高兴暂时领先。

就像早几年那些有钱的小孩大学没考上,于是出国了,这两年你终于知道这个捷径了,人家已经不出国了,因为现在国外花钱读的大学含金量暴跌,人家又开始寻思考研了。

或者说,学历是普通人的唯一敲门砖,对于一些人来说,这只是兜里其中一块砖,万一没握牢,还可以通过其他办法重新弄一块回来,而且每次都比其他人快,等其他人知道了,就已经换了战场。

这些逻辑都是全世界通用的,因为如果某个孩子他父母是业界大拿,你帮了他孩子,能够获得稳定收益,为什么不呢?

而且也几乎没有父母说我能帮到我孩子,但是我就不帮,肯定会出手嘛。人越到后半程,越能发现所谓的各种奋斗目标,其实最后都是为了后代,这种写在基因里的“基本的动机”,会装扮成各种稀奇古怪的想法钻到你脑子里,越到后来越赤裸裸。

也就是说,父母的资源本身就是孩子资源的一部分。而且相互帮衬这个习惯不是中国的,是全世界的,甚至是智人的。

学过英文的话,就知道这些欧美口头禅啥意思吧?

“do me a favor”(帮个忙);

“you own me”(你欠我的);

“we are even”(我们两清)。

500

这个意义上讲,中文世界反倒含蓄一些,不那么直接,不那么赤裸裸。如果大家想深刻体会美国人是怎么处理人际关系的,依旧推荐《亿万》,看完能颠覆很多大家对美国的固有观念。

当然了,说这个不是想愤世嫉俗要批评社会不公,其实这就是社会的本来面貌,关系、钱、美貌、智力这些东西的本质都是一样的,都是货币,都是可以拿来交易的,在哪个国家都差不多,用《人民的名义》里的话讲,“关系现在不叫关系,叫政治资源”,用川皇的话讲,“这可能就是生活”。

回到文章开始的那个话题,刘瑜作为清华教授,完全可以给自己的娃托底,其他人行吗?你们见过社会上层的光辉亮丽,见过社会基层有多凶残吗?

我发现很多没孩子的人都喜欢说“如果自己有孩子,就让孩子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

其实吧,绝大部分家长并不是蠢,也不是有病,之所以天天逼孩子,他们是以自己经历,知道了一个常识,如果以孩子喜欢的方式混,他只能幸福地过十来年,剩下的日子基本就是望不到头的灰暗和无奈。绝大多数人发自内心喜欢的东西都不赚钱,也没啥卵用,如果不提前搞点防身技能,到了社会上就是个被吊打的命,喝奶茶都喝不起网红款。

甚至有人说,逼孩子不如逼自己,问题是绝大部分人到了三十岁,已经基本成型了,逼也没啥用了,孩子还处于可塑期,逼一下效果有加成,今天多读一眼书,将来就可以少看别人一个脸色。

不少人说去国外得了,其实这也是个误区,去国外就解决问题了?朋友圈一堆美国那边的家长,好几个都是妈妈辞职在家看孩子,美国的崛起之道就是残酷的竞争,真以为跑美国就可以躲的过?而且是什么错觉让你以为美国那边的好大学容易申请了?你不想在中国上野鸡大学,去了美国就能接受了?对,还不是考,得申请,那个推荐信的权重非常重。

而且说不定美国那边的娃长大了,世界也彻底变平了,又需要跟东亚怪物房里出来的人一起竞争,到时候你玩的过吗?

绕来绕去吧,你就会发现其实绝大部分家长在“逼孩子”这个问题上并没有什么错。错在家里没有矿,错在父母没资源,所以得去参加残酷的竞争。

基层老百姓逼着孩子上是因为担心孩子跟自己一样了,中产阶级焦虑,那是因为担心阶级掉落。只有搞房地产的老王不着急,他的儿子考不上大学可以去读伦敦大学学院(UCL)嘛,大学没毕业可以给五个小目标,赔二十个小目标爹也可以给打底嘛,又不是出不起,反正已经欠了银行那么多,为啥不多欠点呢。

所以我说,刘瑜站在她的层面说那些话,一点问题都没,我如果哪天不再担心阶层跌落了,我说不定也会像她那么想。但是现在不行,该咋办咋办。

2、 “二八定律”在哪都适用

我以前一直以为,这个社会越往上,人应该是越聪明、越厉害才对,毕竟他们是经过层层选拔的。

事实上这些年发现不是,道理我上文说的已经很清楚了,有些人是通过考大学、参加社会大比拼上来的,但是还有很多人他在智力和能力方面连个专科都算不上,他是在别的领域牛逼,这些领域已经是研究生或者博士了,所以被提上来了。

这些别的领域包括但是不仅限于:

家境牛逼;

有特殊资源;

有特殊背景;

某方面有神奇技能。

我给大家举个例子大家就懂了。

前几天跟一大学同学唠嗑的时候他说了一件事,他说他现在在一家审计公司工作,有几个合伙人,还有一头猪。这头猪每天也不来上班,就挂在他们公司名下当合伙人。

说那哥们是头猪,并不是贬义,因为那哥们自己刚一入职就说把他当猪就可以了,反正啥也不会,也不会来上班,但是希望能帮到大家。大家很快就发现这哥们有神奇技能,他能通过父母给公司拉到项目,所以年底这货的奖金反而是最高的,公司也不能没有他。

有些小伙伴可能不太爽,但是这就是这个社会的奇怪运行方式,甚至这种模式一定程度上讲,才是这个社会的本源。

大家可能还见过一些人,跟猪似的,屁也不懂,啥也不会,但是依旧身居高位,我这些年碰到好几次,一开始挺纳闷,后来慢慢弄明白了,这也是圈子。

众所周知,“领导”这玩意有些人是天生的,但是领导是很孤单的,他既要跟下边的人合作,也要跟下边的人对抗,防止下边的人糊弄他,怎么办呢?

没啥办法,只能是搞点小圈子,弄几个人进来,让他们替自己看着场子,领导自己可能不是猪,但是他的小圈子里很可能有那么几头,他经常跟自己的小圈子打交道,时间长了不可避免对这些人非常信任,走哪都带着,等他上去了,那几头猪就跟着上去了。

这也是为啥我前段时间发微博说,很多行业其实是门槛高的离谱,如果你一旦进去了,就发现里边的很多人都在做着猪的事,二八定律在哪都差不多,在哪都是糊涂蛋占大多数。

3、普通人的出头之道

说了半天,可能有小伙伴说,今天文章的格调太阴暗了吧?

其实不是,只是说一下这个社会运行的逻辑,以及告诉大家不要听那些身居高位的人谈成长,人生轨迹不一样,人家的孩子一出生就带着三个大学毕业证,其他人呢?

那普通人永无出头之日了?

那不是,就算在阶级最严酷的古代,我国有科举,欧洲可以通过海外探险给自己弄个爵位什么的,现在这个通道其实要宽的多,尽管有人通过外挂作弊,但是依旧有很多机会。

首先咱们依旧可以通过高考出头,不要跟着那些家里有矿的人起哄,好好研究怎么培养注意力,怎么培养韧性,锻炼好身体,去攻那些艰苦的山头,条件不好还怕苦,那这辈子也就那样了。

不少人问,高考真的能改变人生吗?

如果你起点很低,10000%会改变,读不读大学完全是两条人生路径,别听他们扯什么白领收入还不如瓦工,那你为啥不去做瓦工呢?还不是那活不是人干的而且根本没有任何保障?

那当白领就有保障?

不一定,但是总有那么几阵风吹来,哪怕你是头猪,说不定也上天了,比如我们上文说到的那种领导,组织小圈子的时候说不定把你弄进去了,你的人生就起飞了。

尽管政治不正确,不过社会确实是分层的,越往上,机会越多,稀里糊涂上位的概率也越大。人的一生全靠浪,位置越高风越大,起风了,你可能就飞起来了。

而且我上文也说了,赛道有好多条,说不定其中有一条写着你的名字呢,有人在“人脉”或者“父母”那条赛道上一生下来就本科毕业了,说不定哪条赛道你也早就毕业了,但自己却一无所知,还是要多探索做琢磨。

4、 尾声

所有成熟社会都分成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鼓励奋斗,鼓励每个人勤奋,只要奋斗就能翻身,这个阶段我们比较熟,大概从八十年代开始,一直持续到这几年;

接下来就是第二个阶段,几十年的快速发展下来,社会急剧拉开差距,一部分人积累起了巨大的财富和地位壁垒。这些人开始变得云淡风轻,表示一切随缘就可以了,不信你看我,我就不逼我自己,也不逼我家娃,而且我还从某贝借款去旅行。

第三个阶段大家彻底放松了,几乎每个人从一开始就有自己的定位,比如德国那种模式最明显,小孩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就稀里糊涂做了分流,理论上讲专科和职高可以升大学,其实凤毛麟角,现在越来越多的国家都在搞这种模式。下图来自微博博主“拉瓦轴”。

500

当然了,这个过程中会有大量的文章提供理论支持,比如告诉你上职高很好,体力劳动也不错,甚至比白领强,但是说这些话的人都会把自己的娃往大学里塞。

这种模式中国这几年有不少人在叫好,可是德国那边批评非常多,认为这种模式撕裂了社会,德国今年不也有不少人在抵制口罩嘛,这些人脑子进水了,心瞎,看不到德国上层都躲村里去了,也看不到德国中层都捂得严严实实,有德国学着说这就是多年撕裂化教育的结果,一部分人正在变回猪。

德国那边也有一些人正在推动教改,不过难度非常大,因为教改之后的受益人群不明显,却会损害一部分人的利益。

我们反复说过,中产不担心解决固化,他们担心的是不够固化,他们最烦基层泥腿子通过硬拼上来抢了本来属于自己娃的位置,他们这些娃身上已经堆了上千万的装备,学区房、无数兴趣班、课外辅导什么的,智力不稳定遗传这事简直是太多人的噩梦。

文末总结一句吧,任何上层社会的人,说自己要随遇而安让孩子做个普通人,这个没问题,如果鼓动别人也跟自己一样,基本没安好心,他们让你干啥你偏不干啥。

更多文章欢迎关注公众号:九边。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