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社会ACG电影

克劳斯玛菲即将在华上市,中德合作再添新注脚

【观察者网风闻社区 范一杨】

2017年9月13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盟情咨文中公布了设立外商投资审查机制的立法提案。根据该法案,欧盟委员会将有权出于公共安全和公共秩序的原因审查特定海外投资项目。容克对此表示:“我们不是天真的自由贸易主义者。欧盟必须一致保护自身的战略利益”。一年后,已在2016年被中国化工集团收购的德国橡塑机械制造企业克劳斯玛菲集团(Krauss Maffei Group)表示将于今年内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它将成为第一家在中国A股上市的德国企业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谁?

德国克劳斯玛菲集团是德国“隐形冠军”的典型代表,它拥有180年的历史,是全球极少能提供注塑、挤塑和反应技术等全套工艺的塑料和橡胶加工机械设备制造商之一。早年因其参与研发火车机车、豹式主战坦克、猎豹自行防空火炮等民用与军用工业产品而闻名于世。2016年,由中国化工集团公司(Chem China)、国新国际投资有限公司(CNIC Corporation Limited)以及汉德资本(AGIC Capital)组成的中国财团以9.25亿欧元的价格从加拿大私人股本公司(Onex Corporation)手中收购克劳斯玛菲集团及其附属公司,将其归属中国化工集团控股的环球香港公司(NCE Global Holdings(Hong Kong) Co. Limited)旗下的装备卢森堡公司(China National Chemical Equipment(Luxembourg)。

500

图源:克劳斯玛菲集团主页

与当年中国在德国359亿欧元的收购总额、中国化工集团430亿美元收购瑞士杀虫剂和种子集团先正达(Syngenta)的大手笔相比,克劳斯玛菲的收购案并不算引人注目。但是,克劳斯玛菲自被收购以来步步为营,终成为可以在中国A股市场“吃螃蟹的人”。被收购后,克劳斯玛菲继续保留其德企“基因”:公司总部依然在德国慕尼黑,德国的共同决定权、公司的法律形式以及产业工会的影响机制并未发生改变。

随着业务扩展,克劳斯玛菲2017年在华业务增长近七成,全球营业收入突破13亿欧元、销售额和新进订单创公司历史记录、雇员人数超过5000人。此次中国化工集团将采用“借壳上市”的方式将克劳斯玛菲推向A股市场,即把装备卢森堡公司所拥有的克劳斯玛菲的股权注入中国化工集团旗下的现有上市公司青岛天华化学工业有限公司(简称天华院)。这一重组已获国资委批复,目前正在证监会审批过程中。

为什么选择中国A股市场?

克劳斯玛菲在中国A股上市是经营扩张的推力与中国融资市场拉力双重影响使然。首先,为了保证增长的持续性,克劳斯玛菲集团加大了机器集群、IT基础设施以及在华工厂建设方面的投资,2018年投资金额达6700万欧元,较2017年增长81%。对于资本扩张有强烈需求的克劳斯玛菲来说,通过有计划地进入资本市场融资也就成为了必然。

第二,与法兰克福交易所相比中国A股市场更具吸引力。尽管法兰克福交易所有着430余年的历史以及1.76余万亿的规模,但是以家族企业为主的德国中小企业们似乎并不热衷于资本运作。考虑到上市强制信息披露和外部收购威胁等因素,这些企业大都拒绝公开上市,通过在证券市场上市直接融资并不是他们的主要选择。自DAX指数设立以来,德国上下不过800余家上市公司,这样也进一步缩小了德国的股市规模,使公司估值普遍偏低: 9月19日德国DAX指数平均市盈率仅为20.8倍,同期美国道琼斯指数平均市盈率则为33.3倍。

德国股市的低估值反映在了上文提及的天华院重组案中。装备卢森堡公司承诺克劳斯玛菲2018年至2020年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084.9万欧元、5004.9万欧元和6050.9万欧元。与并购价格7.5亿欧元(以9月19日汇率计算)相比,对应的估值分别约为25倍、15倍、13倍,明显低于目前同类企业在中国A股市场的37倍的市盈率水平。


​因此,对于克劳斯玛菲这样资产质量和业绩水平良好的外国企业,依托股东中化集团的强大实力可以综合利用内外优势资源,选择在中国上市也就理所当然。

500

左一:中国化工集团公司规划发展部主任蔡挺,中:克劳斯玛菲CEO弗兰克・施蒂勒,右一:前中国化工财务有限公司CEO陈峻伟(@路透社)

克劳斯玛菲所属工会组织五金工会(IG Metal)和公司领导层也对公司的上市计划给予积极评价。克劳斯玛菲企业职工委员会主席Peter Krahl表示,“进一步改善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将继续促进德国和欧洲就业岗位增加”。

对中德合作意味着什么?

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克劳斯玛菲在中国A股上市带给中德双方的不仅是可以量化的经济收益,更是为中德企业合作提供范式借鉴。

首先,克劳斯玛菲与中国化工开展了富有成效的良性技术合作。克劳斯玛菲集团中国区CEO崔小军表示,与之前的私募股权公司作为业主相比,中国化工集团是一个战略投资者,它通过研究克劳斯玛菲的先进管理体系来改进当前的橡胶机械制造业务,提升品质水准;中国化工还可以利用克劳斯玛菲的全球销售网络和客户群将中国化工集团的橡胶机械制品推向更广阔的国际市场。

另一方面,克劳斯玛菲17%的直接人工成本高于国内塑料机械行业部分,凭借中国化工集团成本控制经验和全球生产结构优化,克劳斯玛菲可以进一步优化成本结构,提升产品盈利能力、保障其领先地位。

第二,克劳斯玛菲在华经营促进了德国“工业4.0战略”与“中国制造2025”技术与资源合作。作为橡塑机械行业的领导者,克劳斯玛菲目前以数字化服务为战略,致力于打造“塑料4.0”行业模范对标“工业4.0战略”。中国化工旗下的其他相关企业可以与克劳斯玛菲打通上下游渠道,促进强强联合。与此同时,中化集团已出具《关于避免同业竞争的承诺书》,防止克劳斯玛菲与中化旗下相关企业在橡塑加工业的竞争造成内耗。在中国化工产业版图中,天华院具有强大的资源整合能力,为多家化工机械集团上市提供重要平台。克劳斯玛菲可以凭借天华院的平台优势,减小在华资本市场的适应性摩擦。

500

第三,克劳斯玛菲在华A股上市可以为中德资本市场互联互通释放积极信号。今年8月德国经济与能源部表示将修改《对外经济条例》,意欲将审查欧盟外实体企业收购德企股权的门槛从25%降至15%,并将更加密切审查军工行业、关键技术设施领域的收购行为。

因为德国担心外商收购行为会窃取“工业4.0战略”的领先技术,并且抱怨中国有限的市场开放有损双方互惠互利。在德国对中国资本的警惕情绪影响中德经贸关系深化之前,让德国企业分享中国市场红利不仅可以使德国看到中国进一步深化金融市场开放的决心,同时使德方意识到,资本融合并不会破坏德国“工业4.0战略”与“中国制造2025”的公平竞争,而是使双方专注优势领域,为整合技术、资本与市场的提供契机。

凭借法兰克福作为欧洲金融中心的有利条件,德国并不缺乏扩大中德资本双向互通的能力——有消息称青岛海尔有望成为第一支在法兰克福中欧国际交易所D股上市的中国企业——更无需用“天真”二字掩饰自己对资本市场的野心。或许,德国需要更多一些决策意志,捕捉到类似于克劳斯玛菲这样在华较为成功的德企释放出的积极信号,避免保护主义倾向挫伤更多“吃螃蟹者”的信心。

(风闻社区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