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男孩因被家暴离家出走,隐居深山43年!

  文" alt="500" />

  出处| ins生活原创

  2003年,日本。

  平凡的某一天里,警察抓住了一个正在暴砸自动贩卖机的流浪汉,和普通流浪汉不同,这位流浪汉不仅身上气味刺鼻,竟然连洗澡的冷热水都分不清。

  审讯时也十分不配合,他们用了三十分钟才知道他的名字叫“加村一马”。

  “加村一马先生,你家的住址是哪里?”警察问道。

  “我生下来就没有所谓的家。”胡子花白,脏兮兮的男人一脸茫然与抗拒。

  “洞窟,洞窟就是我的家。”

500

  生活在洞窟里?现代社会还能上演鲁滨逊漂流记?审讯的警察都瞪大了眼睛。

  在警察“鳗鱼饭”的诱惑下,这个叫“加村一马”的男人开始断断续续讲起了自己的故事。

  一个13岁的孩子,独自在深山老林生活,穿兽皮,吃蛇肉,一过就是43年。

  这不是小说,这是加村一马坎坷离奇的一生。

  01

  加村出生在一个贫苦家庭,兄弟姐妹七个,他是最不受待见的那一个。

  干活最多的他,衣服却只能穿旧的。饭也不给吃饱,父母明目张胆的偏心,这些都还可以忍受。

  最让加村痛苦的是他经常挨打。

500

  这天,一家人围坐一起吃饭,只有加村没有小菜,感觉不公平的加村向父母抗议,立刻被父母臭骂一顿。

  “我因为饿才偷吃甘薯,却还被骂贪吃。”

  

500

  加村忍不住夹了一块哥哥门前的小菜,因为一筷子小菜加村被父亲绑起来毒打,鞭子狠狠地抽在男孩身上,火辣辣得生疼。

  “别打了,我下次不会了,求求你了。”加村不断求饶,然而父亲不为所动。

500

  他以为随后赶来的母亲会向父亲求情,没想到母亲下手比父亲更狠。

500

  鞭子打在皮肉上,无情的话打在心上,后者要疼一万倍。加村突然明白“父母是真的恨我”。

  这一次,加村下定决心要逃离这个冷漠的家。

  他穿上校服,拿上尽可能多的番薯干,把火柴、菜刀等工具塞进书包,同时还带了盐、酱油等调味料,独自走出了家门。

500

  加村的目的地是30公里外的足尾铜山,书上说那里有不少洞窟,或许适合生存。

  沿着铁路,加村走了一天,天渐渐黑了,男孩无数次回头,但没有人追上来。累到实在走不动,加村枕着书包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睡梦中的加村突然感到脸上湿漉漉的,一睁眼竟看到家里养的狗“小白”出现在面前,他开心到语无伦次。

500

  接下来,加村和小白又走了整整一个礼拜,他们一心往深山走去,想找到一个无人的秘境。

500

  终于在干粮快吃完前,他们发现了一处天然洞窟。

500

500

  加村画的洞窟示意图

  加村给山洞做了门闸,来防野兽,又在上面缠上藤条御寒。他还用干草给自己和小白,各做了一张床。

500

  就这样,一人一狗开始了在洞窟的生活。

  02

  野外生活意味着几乎所有生活必需品都要从大自然中得来。

  加村带着小白穿梭在丛林中,先是摘野果、采蘑菇、喝山泉水为生。但果子毕竟无法长期充饥,他就试探着抓各种小动物,老鼠、兔子、甚至蛇都是他的食物。

  之前帮父亲干活所学的技巧此时派上了用场。因为父亲逃离家庭,也因为他得以在荒郊野外活下去,想来有些讽刺。

  后来通过观察动物的习性,加村制作了捕猎兔子、小鸟的工具、陷阱,食物渐渐丰富起来。

500

500

  加村画的捉兔子示意图

500

  捕鸟示意图

  随着技能的日渐熟练,加村的胆子越来越大,他决定挑战一下野猪。

  他挖了一个深坑,把竹子削尖插在坑里,最后自己上场,引诱野猪向坑的方向跑来。

500

  在他和小白的默契配合下,他们居然真的成功将一头野猪赶入陷阱,野猪肉让他和小白久违地饱餐了几顿。

  加村也顺便得了一件新衣服——用野猪皮缝制的外套。换下了破烂不堪的校服,穿上兽皮的加村更像一个野人了。

  野外生活并非易事,加村经常受伤,但每次只要能动,他就坚持外出打猎。

  “我要是倒下了,小白就会饿死。”

  然而有一次因为吃坏东西,加村发了数天高烧,差点没命。没有药,他只能把抹布湿透给自己降温。

500

  高烧持续不退,男孩一度以为自己快要死了。烧到迷迷糊糊的时候,加村摸到额头湿漉漉的布条,是小白把破布叼到溪边打湿盖到主人额头上。

  不仅如此,小白还跑出去打猎,把食物拖回洞中留给加村,虽然不过是小老鼠之类。

500

  一直以来都是加村给小白猎取食物,小白看似依靠加村生活,但它又何尝不是这个男孩唯一的感情寄托呢?

  洞窟生活辛苦,但没有了父母的毒打辱骂,心灵是自由的,日子也算惬意。唯一让加村担心的是,小白年纪越来越大了。

  这天加村外出打猎回来,发现小白在窝里一动不动。

  小白死了。

500

  空旷的山洞回荡着加村的哭声,男孩三天三夜没吃饭,就这么抱着爱犬。

  之后他特地把小白埋到了山顶,那是可以被阳光普照的地方。

  他一次又一次回头,飞奔回小白的墓地,想再陪一陪它……

  只是再难舍也要说再见了:

  “因为你我才活到现在……好寂寞,好想和你在一起……

  但我还想试着再活一下。”

500

  小白死了,加村成了真真正正的一个人。

  为避免触景生情,加村离开了和小白一直生活的山洞,随后几年便在周边的山洞辗转生活。

  随着时间推移,带来的调味品越来越少,兽皮也渐渐磨损,因为营养不良,加村不到20岁牙齿就已经掉光了。

  但同时,他的生存技能也越来越高超,终于可以毫不胆怯地独自生存下去。

  就这样,伴随着失去与得到,曾经被家暴的男孩一点点长成少年。

  03

  独自在山里生活,加村最大的敌人不是野兽、伤病,而是孤独。

  他也曾尝试重新和人相处。

  昭和39年(1964年),加村被一位上山砍柴大叔“捡”回了家,这对老夫妇唯一的儿子在战争中死去,他们把加村的到来看作命运的一次怜悯。

  洗了澡,换了衣服的加村像变了一个人,眉清目秀,俊朗挺拔。

  老婆婆给加村做了丰盛的一餐,太久没有吃过这么好的饭,加村狼吞虎咽,久违的温情让男孩哽咽起来。

500

  美味的饭菜、舒服的被褥,就像梦一样。

  之后几天,加村和老夫妻一起生活,平易近人的老夫妻,对他满眼都是疼爱。终于,他们开口求加村留下来:

  留下来做我们唯一的儿子吧。

  辗转反侧,一夜无眠,加村还是退缩了。

  他想起了被父母虐待的痛苦经历,曾经母亲也是十分温柔,但某一天突然变了。被伤害过的加村不想再次经历同样的痛苦。

  “我也想去相信,但我还是很害怕。”

500

  “比起饿肚子,比起野猪,我更害怕人。”

  于是,背着锅碗瓢盆,加村又一次踏上了山间流浪的日子。

500

  不过,善良的老夫妻已然融化了加村心中最厚最坚硬的那层冰。

500

  加村告诉自己,或许人心并没有那么可怕呢……

  04

  从这之后,加村开始试探着靠近山脚下的村子,偶尔用野菜来换取一些生活用品。

  他遇到过一个挺和善的兰花收购小贩,加村给他找兰花,再用卖花的钱学着买东西,终于不用再饥一顿饱一顿。

  可惜好景不长,加村意外得知小贩骗了他,他拿对方当朋友,那个男人却把他当成垃圾一样的存在。

500

  加村没想到,当他终于鼓起勇气选择付出真心,换回的却只有欺骗。

  又一次被伤害后,加村想到了死。

500

500

  他去了青木源,那个日本坊间流传的自杀之地,可是见到遍地的骸骨,加村犹豫了。

  “没有勇气活下去,也没有勇气去死。”

  于是他就一直走,在山林里徘徊了两三天,然后加村遇见了一位自杀死去的大叔,看到大叔的样子,他被深深震撼。

  “死去真的就什么都没有了啊……”

500

  加村把大叔好好安葬,并放弃了自杀的念头,他下定决心不管怎样艰难,也要活下去。

  是的,哪怕饿肚子,哪怕被欺骗,哪怕孤独到窒息,但只要活着就不是一无所有。

  只要活着,就是很伟大的事了。

  05

  此后三十年,加村一直在关东各地的山上和河边生活。

  在那里他又遇到了一些人:

  一个事业失败离家出走的落魄社长耐心地当起了加村的老师,教他读书写字。

500

  相处几个月后,老师留下了一封信不告而别。

  原来,老师终于鼓起勇气踏上了回家的路,加村为他开心的同时也很难过。

500

  他救过一个被非礼的女人,之后女人经常来看他,给加村带好吃的盒饭,两个人一起骑脚踏车、在河边钓鱼,日子骤然明媚起来。

  加村曾想和她表明心迹,却因为太难为情而跑回了家。

  后来才知道,那一天竟是两人最后的告别。

500

  当加村想和某个人建立联系的时候,总发现每个人都把自己当成路途中的过客。

  直到后来,他在警察在介绍下进了一家福利院,那里的一名女社工即使加村一百次抗拒、一百次逃走,都会第一百零一次把他追回去。

500

  “一直没有抛弃我的只有你了,谢谢,能和你相遇让我觉得活着真好。”

  在那里,加村第一次感受到了被坚定选择的温暖,原来自己并不总是被抛弃的那一个。

  一天又一天,加村渐渐敞开心扉,学着融入社会,由“洞窟大叔”成了一个普通且温柔的大叔。

500

  现在的加村在一家果园工作,他已经种下了数百棵果树,果子成熟的时候,那里就成了孩子最喜欢的乐园。

  因为技术娴熟,加村的果树生长旺盛,一年销售额可以达70万到80万日元。

500

  因为家人的冷漠,加村选择了离开;如今因为陌生人的温暖,他选择再次回来。

  这一路上加村遇见了许多人,一次次相遇,又一次次别离,都影响着加村的人生:

  给他饭团的登山夫妻;想领养他的独居老夫妇;自杀时试图说服他的运输司机;教他认字的落魄社长;陪他钓鱼的女职员,还有坚定不移不放弃他的福利社员工们……

  他们用一点点细微的牵绊把加村从灰暗中拉回,用善意战胜了曾加剧在他身上的恶意与悲伤。

  正式安顿下来的那天,加村与大山告了别。

  离开的时候,阳光照在加村的身上,目的地不再是荒芜与冷清的大山,而是热气腾腾的人间。

  他说:

  “我第一次觉得活着真好,活着是一件快乐事。”

500

  图片来源:《洞窟叔叔》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