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一本读不懂的书,怎么啃下来呢?

假设,您已经拿到一本读不懂的书了。读了几句,发现读不懂,怎么办呢?

我推荐的第一选项是:

先别强读了,放弃。

——听着有点简单粗暴吗?

那,其实也没问题。

一直以来,似乎我们总被鼓励:读书也要迎难而上披荆斩棘。人生有那么多必读书,读完了才算完整。读不懂也得用心啃、拼命读,读出微言大义来才过瘾……

然而玛格丽特·杜拉斯就很直白地说:她看不下去罗兰·巴特的书。

她对巴特没偏见,甚至还有过段友谊,但,“读不下去。”

类似的,海明威的书被认为简洁了,冰山理论了,然而雷蒙德·钱德勒嫌他写得啰啰嗦嗦。

还有变心的真爱读者,比如福楼拜年少时,读雨果的小说读得如痴如醉;后来年纪长了,读雨果写的小说,产生了巨大怀疑,觉得雨果不够科学。他看不起的还不是一般小说,而是传奇巨著《悲惨世界》。

福楼拜大叫:

“我有生以来,一直赞佩雨果,现在却感到愤慨!我要爆发出来,怎样!这部小说,既不真实,也不伟大。论文笔,作者故意写得不伦不类,不登大雅,以取悦庸众……各种人都死板板一种性格,像悲剧中的人物!生活里哪有像芳汀那样的妓女,像冉阿让那样的苦役犯?……都是些假人,糖人……大篇说理,讲得都是题外之事,没有一句切题的话……后人不会饶恕的,他居然想当思想家,跟他本性也不合呀!”

这话如果您在课堂上道来,大概足以让老师大惊失色吧。

然而出诸福楼拜之口,似乎就也……可以理解了?

实际上,世上没多少作品是完美的,也没多少作品是非读不可的,更没多少作品是必须得读完的

世上已经有太多“过于有名以至于你读完了不敢说不喜欢只好人云亦云夸两句”的书了,然而那并非必要的。

许多人读不下去,会归咎于自身的问题,觉得自己没耐心之类。

然而一本书和一个人,得讲投缘。一个人已有的知识结构、对这个题材的兴趣,都会影响读书的进度和乐趣。

与此同时,实际上,写得处处完美均匀、从头到尾都让人读得开心的书,并不那么多。读不完也没什么。

加西亚·马尔克斯提过一个说法,作为写小说的人——比如他自己——读小说时难免带着别一种心态。不为了读个故事让自己爽快,而是“剖解这本小说,看他是怎么写成的”。大概类似于一个厨子吃宫保鸡丁不为饱肚,而是琢磨宫保鸡丁怎么做的;一个球迷看足球不为了琢磨输赢,而是看双方技战术怎么排的。这种内行看门道式的剖解,已经属于案例分析、技术学习的范畴了,已经算是学习了。

很值得赞赏的心态,但并非必要。

毕竟大多数非专业者,未必需要抱着学习的心态,兼容并蓄地强行学习什么。

现代人的生活已经过于琐碎了,真正是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逆着心思一路追逐,其实什么都得不着。

所以咯:除非是必须要读教科书预备考试,或者存心从事这个行当,否则,世上其实没太多非读不可、读不下去也得咬牙死磕的书。

就读一本也许不那么高雅、读完了也没法放到社交平台吹牛、然而自己喜欢的书好了,这比咬牙强啃、回头就忘掉某本自己不喜欢的书更快乐,也更容易养成阅读的习惯。如你所知:持续不断地读各种书,比强读一本书,要有意义得多。

哪位说了:一定要读?

嗯,行。

我喜欢的法子是:

初读的时候,专心且快速地读一本。

重读的时候,多本混杂来回读。

因为一本艰深的书,如果初读就试图细节全搞清,很容易把自己弄恶心了。

初读时,观其大略,主看脉络,熟悉段落,挑选记下自己喜欢的段落——这时如果掺杂读其他书,情境、语感、节奏、逻辑都容易被带跑偏。所以专心读吧:哪怕速读,看个大概,有个概念,读完再说。

重读时,是尝味了,看段落了,享用了。

这时候,可以掺杂着来回读。

读学术书读闷了,读小说;读小说读流了,看漫画;漫画看滑了,想来点紧凑的,再回来。

如此反复。

一个小小的诀窍是,哪怕来回换书看,也可以考虑看比较接近的题材——这样切换特别流畅。

举个例子:

你正在读《西洋世界军事史》第二卷末尾那段拿破仑的,读闷了,好,回头读读《战争与和平》或者《悲惨世界》第二卷的小说段落;再读闷了,看看长谷川哲也写拿破仑的漫画;看着看着,又能循环回来了。

又比如,你正在读《拉丁美洲史》,读得有点晕;那就看看马尔克斯《迷宫里的将军》,一下子看进去了,看了会儿腻了,就看看博尔赫斯的短篇《瓜亚基尔》这种,八卦心起来了,嗯接着回头看《拉丁美洲史》。

又比如,你正在看齐如山先生《华北民食考》,看着看着,“哎这些不是老舍先生写过的吃的吗?”就顺便拿本老舍先生的小说读读,读着读着,“其实王敦煌先生也写过老北京吃的”,看了会儿王敦煌,“那我顺便看看王世襄先生写的器物吧,反正都挨着……”

相近的题材,容易有友好的阅读氛围。

习惯了这种氛围之后,久而久之,你每次重读,都会回到这个氛围里——大概类似于郁达夫说吃到熏排骨,就想到北平之秋。

最后,累了的时候,不要强读。

人的自制力、理解力是与体力挂钩的,所以想啃需要优秀理解能力的大部头,每天越早越好,体力最好的那会儿尤其好。

越到睡前,人越啃不动大书,这时就读比较简单流畅一望即知的书,会好一些。

结合上面提到的套路,即:

白天相对适合初读硬啃,晚上相对适合重读重温。在晚上试图啃太难的书,会让你觉得读书是件苦差事。

放松点,调剂调剂重读挺好的,别有罪恶感。

持续让自己觉得读书是件有乐子的事,比一时间硬啃某本书,要有意义得多。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