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被萌晕的人类,没有一只滚滚是无辜的

  人类的天性,吸猫二字足以概括。我是说——大熊猫

  不论天南海北,不论白天黑夜,总有大批的年轻人,守着7*24小时直播,满脸慈爱地看着国宝们一天的吃喝拉撒,弹幕里的阿伟翻来覆去地死着。

500

  这些精神饲养员们,致力于见证每一只滚滚从幼崽形态,到蹒跚学步,再到长大成熊的过程。比起杰尼斯,我看滚滚们才是真正的“养成系”。

  而每一个大呼熊猫可爱的人,也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治愈。

500

  △ 滚滚们还旅居世界各大动物园,为国卖萌

  它明明腿那么短,却还是那么自信,这样的“超越自我”让人怜爱;

500

  它冒着被卡住的风险,只为证明自己不是胖而是毛茸茸,这样的执着让人心疼;

500

  它善于“给自己挖坑”,费尽辛苦爬上树桩,只为了“咚”的一声,这样的无助让人哈哈大笑。

500

  今天是国际熊猫节,在沉浸于滚滚的可爱之余,我决定来分享一些滚滚的可爱知识。

500

​“我不是懒,我是节能” 

  滚滚一天的24小时,除了吃就是睡,偶尔动一动。它的人生没有工作,和无忧无虑有什么区别。

  事实上这种“懒”,是它生存的智慧之一。

500

  生活在野外的熊猫,一天进食时间能有十几个小时,而只有这样不停地吃,才能保证它的消耗。

  一个我们都知道的常识,熊猫是杂食动物。虽然如今它爱吃竹子,但它的胃仍旧是食肉类动物的胃,肠道很短,无法像反刍动物那样充分地吸收竹子中的纤维素,狭小的肠胃只能消化进食量约17%的食物。

500

  简单理解,就是滚滚长着一个不适应竹子的胃,但偏偏在以竹子为食

  营养不够,用“懒”来凑。能躺着绝不坐着,能坐着绝不走一步,滚滚达成了自己的一套完美逻辑:既然吸收得少,那就多吃少动,虽然我代谢率低,但我也“节能”。

500

清香的味道……

  滚滚很节能,但并不减排。

  别走,这虽然是一个有味道的话题,但我们高贵的国宝,连粑粑都是清香的。

  那些消化不了的进食量,都变成了含有大量竹子纤维的粑粑,被滚滚以一天十几次的频率,排泄了出来……

  据研究表示,一只成年健康大熊猫,每天可以吃掉20公斤以上的新鲜竹类食物,同时每天可以排泄9到10公斤的粪便。

  而爱到盲目的人类,面对粑粑也伸出了罪恶的双手。

  比如做成展品,为了保证新鲜,还每日更换。

500

  根据现场踊跃尝试的游客说,熊猫粑粑散发着竹子的清香——这大概就是国宝的高贵。

500

  再比如用粑粑做成的厕纸,毕竟熊猫已经帮我们提取好了竹纤维,这下爱熊猫人士可以实现梦想中的“亲密接触”了。

500

500

“不想养孩子啊” 

  再来说说为什么滚滚的成长和繁殖那么艰难。我们都知道,熊猫幼崽很脆弱,然而它们还仗着自己是国宝,任性地“不珍惜”自己的宝宝。

  大熊猫的一胎一般会生1-2只幼崽,如果一次产下2只大熊猫宝宝,它们会挑其中的一只来养,另一只就任其自生自灭

500

  因为大熊猫宝宝几乎无法自理,但成年大熊猫为了生存 ,每天需要吃大量的竹子,这样一来,没有太多时间照顾孩子。如果没有充足的乳汁或者同时照顾两只宝宝的经历,大熊猫父母会果断选择更强壮的那一只,然后再也不回头。

500

△ 图片=《是我孩子也把你弄哭了吗》

  被选中的幸运儿,会得到悉心的照顾,熊猫妈妈甚至为帮幼崽保持干爽的环境,会帮它舔去排泄物。对比之下,另一只就好委屈……

  (当然培育基地的饲养员们此刻就开始当爸又当妈了)

500

500

“钢铁直熊猫” 

  不过对饲养员们来说,比起帮大熊猫们恋爱而付出的精力,多养一只幼崽的辛苦不值一提。

  生物学家乔治 · 夏勒曾记录过自己观察到的两次熊猫“艰难恋爱”过程:

  一头发情了的雌性滚滚,用前掌温柔地摸另一只雄性滚滚,然而雄性熊猫只是消极地瞪着她看……

  还有一头从伦敦动物园前往华盛顿国家动物园招亲的雄体熊猫,面对着展示魅力的雌性滚滚,它把人家打了一顿……

500

△ 无忧无虑,不想恋爱

  在人工饲养下,雄性和雌性的发情时间总是难以协调,于是饲养员们只能“包办婚姻”。可强扭的瓜有时候也不甜,两只熊猫互相不来电,饲养员干着急也没用

  更何况滚滚们每天还要接受两脚兽的注视,实在是压力很大。

  香港海洋公园的两只熊猫,饲养员努力了9年,都没能促成它们生下幼崽,然而因为疫情场馆长期关闭后,它们终于看对眼了,传出了交配成功的喜讯

  滚滚的内心,可能是这样的吧

500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