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姬”口述:父母不管我、被男友PUA、只想赚快钱换取独立|显微故事

500

什么是“福利姬”?

简单来说,是那些在网络上售卖个人身体大尺度图片或视频以换取金钱的女生。

她们大多出于自愿,自拍或者通过他人协助拍摄自己的隐私部位,然后自行进行P图再分享到社交平台和各会员群里。

每年暑假的7月至8月,是“福利姬”们被严打的时期。今年“净网行动”更为严格,微博上大部分“福利姬”相关账号已经关停,甚至连带一些Coser也受到了封禁。 

但这些女孩们依然锲而不舍地在某些隐秘的角落,挣扎着留下存在的痕迹,这是她们大部分的收入来源,她们不愿意被轻易切断。

本期显微故事讲述了做“福利姬”的女孩的故事,她们之中:

有的人遭遇了不幸的童年、被人PUA、被家庭抛弃,最终一步错、步步错,只学会了这种谋生手段;

有的人贪图名誉和金钱,享受着“福利姬”特殊身份带来的快速回报;

一念是天堂,也是地狱。

为什么她们自甘成为“福利姬”,以下是关于她们的真实故事:

文 | 赵闵文

编辑 | 木蒙

 

 

  父母把我“丢”在国外  

兜售自己是我唯一“可以控制”的事情

荼靡  21岁  女  宜昌 

 

我爱钱,但我也恨钱,它毁了我的一切。

10岁那年,我被家里长辈拉到学校附近工地强暴了。但父母得知后,并没有报警,甚至没有安慰我,他们觉得“家丑不可外扬”

这导致我觉得自己肮脏,甚至羞耻,也开始对男性有莫名的抗拒和防备。

这件事情还导致了父母的关系越来越差,他们总是吵架,我爸抱怨我妈没生儿子,结果我这个女儿身上又发生了这种事,他说我给全家丢脸了。

500

图片来源于壹伴

12岁那年,我放学回家,刚推开门就看到我爸妈在争吵。

我妈坐在地上歇斯底里,指着我爸的鼻子喊他“良心被狗吃了”,我爸则慌乱地撕扯着从我妈手里抢来的几张纸,接着就拿着一个小红本,夺门而出。

那天以后,我爸再也没有回来过,他彻底消失了。

后来我才从我妈口里得知,他们从未真正结过婚——我爸之前还有一个家庭,他拿着假离婚协议找我妈,还和她做假证结婚。

我爸离开后,我妈时常酗酒、打骂我,把对婚姻的绝望转移到我身上,说我是扫把星、不干净。

我开始怀疑我存在的意义,或许是我让所有人不幸,如果我之前没发生过被侮辱的事,我妈或许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500

图片来源于壹伴

我开始尝试自杀,但最终没有成功。我妈发现我不对劲,开始带我去医院看病,医生诊断我有重度抑郁症。她怕我真的想不开,这才开始收敛自己的脾气。

两年后,我妈又结婚了,还生了个男孩。或许是渴望全新的生活,当继父提议送我出国读书时,我妈没问过我的意见就同意了。

于是,16岁我高考结束后就被送去韩国,上大学预科。

我内心也期待离开这里,那里没人认识我,我可以重新开始。于是,我一边报复性地挥霍继父给我打的生活费,另一边又矛盾地想办法赚钱,希望未来能有一天可以彻底离开那个家,在异地立足脚跟。

直到有一天,我接到我妈从国内打开的电话。电话那头,她没问我一个人在异国他乡的近况,也没问我的学业,第一句就是说我为什么要让继父花这么多钱?她抱怨我让继父生气,还掐断了我的生活费。

当时我还没毕业,生活费是我的所有收入来源。这通电话以后,我感觉我被全世界抛弃了,我恨他们,又无能为力

没有了收入来源,我做了一段时间的代购,但杯水车薪。后来我又开始找各种兼职,不然我连回国的机票都买不起。

当时同学介绍我进了一家拍摄写真的图片社,面试时对方说,我只需要扮演二次元coser的形象即可,我欣然答应了。

500

一开始我只需要拍摄类似的照片即可

结果,拍摄当天,尺度越来越大。但负责人说,这是为了让我更“放得开”,并且会将重要部位打码和处理,还承诺如果我表现得好,每个月收入能有好几千元。

就这样,第一个月我拍了20套,赚了5000多元

再后来,我就离不开这笔“快钱”了。甚至在拍摄的时候,自己也不觉得羞耻,当时我觉得反正没人在乎我,家里人都觉得我丢脸,那就丢尽你们的脸吧。

那些喜欢我图片的粉丝,常常“跪舔”我,乞求我能够给他们更多展示。我开始脱离图片社,自己“经营”自己,因为这样我可以赚得更多。

500

后来尺度越来越大,许多照片可以放在网上直接销售

我无法控制我的人生、无法让我的妈妈爱我、我也不能逃开10岁时的那片工地,但这些粉丝是我唯一可以操控的事情,至少他们会为我买单,会因为我的拒绝而愈发贪婪

通过售卖尺度暴露的写真,我每个月收入最高时能拿到5至8万。我身边有的“福利姬”依然不满足这样的收入,和粉丝进行线下交易,这样就能达到近百万的收入。

但前段时间,我闺蜜文文出事了,这让我想退出“福利姬”这个圈子。

她和我一样,是被父母“丢”出国的。但她对金钱的渴望比我更甚,和金主进行了线下交易,最终意外身故。因为这个圈子太特殊了,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她去世的真正原因。

文文去世以后,我忽然觉得这个世界上,最可贵的只有自己的生命。我也曾觉得自己的存在是没有意义的,但身边活生生的人就这么消失,没留下一点痕迹,让我惊醒了。

500

图片来源于壹伴

目前我已经回国,成为某保险公司的普通职员。我用之前赚来的图片理财,再也没拍过一张新的照片,我想重新开始,我觉得只要活着,我的未来还很长,还有机会。

 


  他私自把我“打包”销售  

电脑里有上千套图,靠卖照片月入几十万元

安阳  女  20岁  四川绵阳

 

从小到大,我都是一个“不重要”的人。 

我出生在绵阳农村,父母重男轻女,新衣服只有弟弟能“享受”,我则只能穿亲戚朋友家孩子的旧衣服。

14岁,我发育得快,但一件像样的内衣都没有,连老师都看不下去,甚至叫我父母来学校谈话,说“我有伤风化”

但这是我的错吗?

我比同龄的孩子都更渴望被照顾,所以初三时我就谈了一个男朋友,是我同学的表哥。他比我大20岁,快赶上我爸的年龄,但我反而觉得他很能给我安全感。

500

图片来源于壹伴

当时我住在寄宿学校,他就时常来学校给我送营养品和礼物(面膜、化妆品之类的),还特意在我生日的时候包了一栋别墅给我办生日宴。

我还记得,当时我掀开衣柜,一柜子的漂亮衣服让我目瞪口呆。从小到大,没人对我这么好过,他和我没有血缘关系,却愿意给我付出这么多,那想必是爱我的吧

当时我就是这么想的。我没权利选择家庭,但我至少能够选择一个爱我的人吧

他满足了我对父亲的需求,我也喜欢在撒娇的时候管他叫爸爸,把自己的弱小毫无保留得展示在他面前,我感觉到很放心。

但他对我的需求似乎不仅仅是这样。一开始,他夸我可爱、说要像公主一样宠我,再后来就开始给我买各种动漫人物的衣服,让我穿给他看,还要摆出一些诱惑的姿势,让他拍照。

500

他常常会给我买一些衣服,让我摆拍类似的姿势

虽然我内心有点犹豫,但还是一一答应了。毕竟他对我那么好,我也有义务哄他开心吧?就这样,一步步的,我们发生关系。我觉得我们未来是注定要结婚的,那这些都是迟早的事情。

他似乎不满足于此。开始对我有更多我难以理解的要求,比如摆露骨的姿势拍照、说一些“非我所愿”的话、让我穿我不喜欢的衣服,但我都一一服从了。我没有钱,没有工作,没有其他能够为他做的,只能通过服从来让他开心

直到有一天,他有急事出去时忘关电脑。我就看到了最残忍的一幕,他把给我拍的照片,以“福利姬兔宝宝”的名义,以100元每个文件夹的售价,打包卖给陌生人!

更可怕的是,被“打包出售”的不仅有我,还有很多我认识的其他年纪的女孩,我们都被以“多人套餐组合”的形式,以300元至800元不等的价格,打包卖给网络上的陌生人。

500

类似这样的私人照片和视频,都是他在网上兜售的“套餐”

我仔细数了数,他的硬盘里有上千个这样的文件夹。也就是说,他每个月通过打包销售我们的照片,收入至少能有几十万元。我联想到当时的别墅、整个衣柜的衣服,觉得毛骨悚然。

当我质问他时,他却无情地说,你都是自愿的,你当时不是也很享受吗

我无言以对。最后,只能木然地收拾东西独自回到学校,当时我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脏兮兮的布偶,被人扔在垃圾场。

500

图片来源于壹伴

我扔掉了他送我的所有的东西,觉得这段过去很恶心,也厌恶自己贪慕虚荣,沉浸在所谓的 “爱情” 童话里面。

再后来几年,我始终不敢面对其他男生的示爱。我担心有一天,他们会在网络上看到曾经的我,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不能接受自己心爱的人有这样的过往。

为了能够重新开始,我一毕业就离开家乡外出打工,攒到钱就给自己整容。

500

图片来源于壹伴

几年后,我在假期回乡时又遇到守在校园门口的他,我还以为他还跟多年一样在学校某个小姑娘。

结果门卫大爷告诉我,他结婚了,但开车陪老婆回娘家时,两人发生争执在路上争吵,结果车迎面撞上一辆卡车。

最后媳妇和孩子都在意外中身故,只剩下他自己,精神失常,现在整天守在学校门口,见到学生出来就管人要两块钱。“你给他五块,他还找你三块的”,大爷晃着脑袋一阵唏嘘。

当时我满脑子只有一句话,“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我是“福利姬”的工具人男友  

她找我就是为了免费拍照

韩朔  男  26岁  北京 

我前女友是个“福利姬”,但我是在分手后两个月才知道这件事。

我俩交往期间,她已经是个圈内比较有名的Coser,拥有几十万粉丝,是个小有名气的KOL博。平时有很多厂商找她代言,月薪最高可达3万元

500

图片来源于Pexels

我俩分手是因为我觉得她的三观和我逐渐偏离。 

比如,她会去主动认识很多人、借他们上位,达到目的后再把他们踹掉。我也常和她自嘲,我觉得我就像个工具人——我是摄影师,可以帮她拍照;我也有一些厂商资源,能够给她带来人脉上的帮助。

分手后,我的一个摄影师同行告诉我,他曾给她拍摄过“福利姬”套装。

当时我不敢相信,因为她当时常和我说,很多Coser都去做了“福利姬”,她鄙视这些人,让我不要和这样的人往来。直到我在同行指引下,找到她推特账号,她居然这样“两面三刀”。

作为摄影师,我一直都知道有“福利姬”这样的灰色产业存在。

相对正规一点的,有波萝社这样的机构。当时他们拿到资质审批后才售卖写真,平台上的图片也有尺度把控——不可出现露点、性暗示、性挑逗等动作

但自从发生了摄影师溺水事件,后期处理不当,波萝社瞬间就倒了。

       500

网传波萝社某摄影师拍摄时溺水生亡

现在还能看到的波萝社是假冒的,出售的东西开始“挂羊头卖狗肉”。国内还有PR社等app,也都是违法的,是“扫黄打非”的重点,最近就曝出其CEO和旗下“福利姬”都被判刑。

500

目前的波萝社

再后来,“福利姬”们就开始转战国外平台避难——比如推特,ins等,如果有人举报,就说只在外网上卖,借此逃避法律惩罚。

在发现前女友也做过“福利姬”后,我像她朋友打听她的过往。比如,跟我在一起之前她是怎样的生活和收入?室友说,她光靠做“福利姬” 自拍自卖,一个月就能收入5000~6000元

500

Pinterest上也有不少隐藏的“福利姬”

我前女友很想给自己摆出正经coser的人设,却还是“翻了车”。严打后,她的微博被关闭、推特上也删光照片,原先合作的厂商也闹着解约。

在交往的日子,我曾接触过她的家庭,她父母离婚早,从小跟着妈妈长大。或许她需要很多爱和认可才能满足自己,但这些事情依然让我无法原谅,我彻底拉黑了她。


  8年婚姻,毁于“福利姬”  

但我依然很难自控

姜礼  男  42岁  上海

我和前妻走过8年婚姻,但最后因为她发现我电脑里的“福利姬”图片,就和我离婚了。

每个人都是多面体。在外人面前我外表谦和,彬彬有礼,大家都觉得我很稳重。但其实我一直都在“扮演”一个完美角色

这可能和我小时候的家境有关。我有两个姐姐,父亲长时间出差,我母亲和姐姐则事无巨细地参与进我的生活,让我觉得窒息。

但我也很矛盾,一边享受优渥的家境,一边又渴望反抗这个秩序,想操控一些事情。

这种操控是很多方面的,事业上我创办了自己的公司,也顺风顺水,但在情感上,我偶尔会有一些极端的想法,但普通的家庭关系很难满足。

500

目前“福利姬”都藏匿于“外网”

我自然无法和妻子解释这些事情,我担心她觉得我是个“变态”,也担心她对我失望。“福利姬“成了我和这个世界维持“表面的和平”的秘密

网站上很多“福利姬”都不一定靠谱,甚至有很多是男人假扮的。

在这个灰色行业,甚至可能遭遇各种诈骗,常有人说“聊的好好的、每次约见就消失”,或者直接被骗钱。但谁让自己贪心,吃了哑巴亏,只能自认倒霉。 

但大部分都只想快速获得自己想要的,不想影响家庭,不会随意进行线下交易。

500

网络上关于“福利姬”的讨论,线下收入比线上高

不过我没忍住。期间我曾背着妻子,偷偷和一个Coser交往半年。分手后,她还时常找我要钱,有一次甚至想管我要10万块钱当做青春损失费。我才看清她的真面目。

其实我前妻对我很好,让我无法自控。尤其在事业发展遇到瓶颈时,就更想要发泄欲望。现在我再次结婚,又经历了恋爱-结婚-生子的过程,但我依然重复当年的路径。

我还是没有办法分享这个秘密,又走进了围城。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均为化名)

500

进入【显微故事】,关注发生在任何行业一线的故事

站务

  • 风闻社区升级系统,暂停服务

    亲爱的用户:为了给您提供更好的服务和用户体验,风闻社区于北京时间8月5日20时至8月17日20时对服务器进行系统维护优化。升级期间,风闻社区将暂停服务,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更新升级后,将有全新功能上线,期待与您再次相见!如您对风闻社区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电邮shequ@guancha.......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