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印度朋友去世了,说说我了解到的当地新冠情况

       疫情以来,我有欧洲的朋友死于新冠,有美国的朋友死于新冠,但是我没听到有一个印度的朋友是死于新冠的。唯一一个几天前去世的印度朋友,他生前身体非常的好,医生说他是心脏病发,后来听照顾他的人说先是感冒了,后来肺出了问题呼吸困难,才雇了车子跑了三百公里送到加尔各答的医院。事后我马上就想到是新冠了,但是没有检测,没有确诊,当然就不会有数据啦。印度人也是心大,去世之后,把尸体拉回村里,搞了一个大型葬礼,估计有两三百人吧,又唱又跳,安全距离哪里会放在心上呀,口罩都拉到下巴了。葬礼完毕还有大餐,简直就是团灭的节奏。

(3月的洒红节,隔离口罩这些都是不存在的)

       在印度,新冠确诊究竟有多少?死亡有多少?这是不知道的,不要说媒体不知道,就连印度政府都是不可能知道的。印度这头大象,无论谁去摸都只能摸到一小部分,整体是怎样的,大家都看不见,估计只有神知道了,当然,这是一个由神(or大仙)去管理的国家。

       印度实行的是免费医疗,看病免费,手术免费,药物免费,就连住院治疗期间,饭餐都是由政府补助的。而且这个免费不仅仅是针对印度公民,哪怕是外国人,只要你是去公立的免费医院,一切都是免费的。

       但是这么好的福利,我在印度十几年都没有享受过,每次病了,小事都是私人诊所,大事就去新德里的私立太阳神医院。朋友说不带我去公立免费医院是为了我好,因为免费医院会比疾病更快地杀死一个人。

       印度是个穷国家,医疗掏不出多少钱,医院非常的少,通常都是在大城市,至于免费医院就更少了,病人非常的多,药品奇缺,去过的人说打吊针的针管只有插入瓶子和病人的两头是干净的,中间那段是黑乎乎。至于住院治疗,病人就是躺在地上,中间挖了一条坑,病人的粪便直接排入坑中,病人的护理也省了,每天放水把坑道冲几次就搞定了。

      至于农村穷苦大众的病痛就是靠传统草药,土偏方和一些慈善组织了。在这样子的医疗条件下,谈什么检测?防护?治疗?那些都是城里有钱人、有权人的事情。所以嘛,印度政府发布的新冠疫情数据,我们可以把它看作是印度各级政府视心情(为了选举,为了政绩,隐瞒的数据非常多)而发布的印度发达地区中产和中产以上人士的感染状况。

       印度政府应对这次新冠疫情,其实已经做了史无前例的努力了,毕竟亚洲和欧美政府都采取了隔离措施,印度政府也很认真地隔离了一段时间。后来中国疫情好转撤销了隔离,印度的隔离也就撤销了。这些在印度历史上都是没有的,听八九十岁的老人说,加尔各答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时候有一次瘟疫,死了很多人,后来人们走到街上载歌载舞地敬神,神就把瘟疫驱散了。如此,应对这次瘟疫,当然要把神请出来啦。各地的神庙都特意为瘟疫做了祈祷,特别是请出来一些用来镇住瘟疫的保护神,还特地为神进行了沐浴等仪式。

(这个是尼星哈保护神,因为新冠特地举行了沐浴仪式,这个神像非常地古老,按照印度的说法是几万年以上的历史了。)       

印度是个制药大国,治疗新冠的神药当然也是有的。疫情初期,印度教主席就宣布了喝牛尿可以治疗新冠。牛尿牛粪在印度可是包治百病的药,印度的正规药店平常就有牛尿滴丸卖,还有一瓶瓶蒸馏过了的牛尿卖,我一直都不解他们干嘛要买牛尿呢,拿着一个瓶子接新鲜的不就成了吗?反正街上散步的牛多的是。

500

       (印度亚马逊上牛尿大约10元人民币一瓶,牛屎和牛尿饼干大约38元人民币一包)

      有一位朋友是前美国摩根大通的VP,正值壮年就辞职回到印度造福大众去了,结果五月份的时候在FB里说他写了一部牛尿治疗新冠手册,需要的人留个电邮免费送。这个留言,看得我一愣一愣,真心佩服他们学习科学不妨碍传统迷信的那种精神。

       隔离期间经济活动停止,人们的生活还是遇到一些困难,但是这些困难远比美国的少。印度人和中国人一样,特别注重家庭,特别爱存款,大多数的家庭隔离过上几个月完全没问题。

(疫情期间,野外的猴子都有人去喂,穷人就更加是安排好了。)

       另外,印度有着非常强大的宗教组织,他们可是比政府还能管事的角色。平日,神庙和寺院每天都有派发食物给穷人,疫情期间,印度的富商和海外印度人都捐了很多钱给宗教组织,食物派发更是增加了许多倍,每天不用干活,睡醒了就去寺院排队拿点免费的饭菜,老实说,这日子过得一点都不比平常差。

500

500

500

500

500

       印度人是非常支持莫迪、非常支持印度政府的,废钞那么大的事,一觉睡醒荷包里面的钱都作废了,他们也只是默默承受着,跑到银行排队去换新钞,我没有听到一个印度人抱怨说政府不好,他们觉得莫迪反黑是真英雄。

       至于新冠,那就更加不可能去怪政府怪大仙了,有了媒体的洗脑,他们觉得一切都是中国的错。再说了,新冠不就是一个大号的感冒吗?还不到百分之一的死亡率。缺乏饮用水、疟疾、肺结核、登革热、寄生虫、洪涝灾害,任何一个放在面前的问题都比新冠严重许多倍。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