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子越等精日该好好看看:日本当年是如何官民合作,推动侵华的?

作者|    紫橘

来源|   浩然文史

世界上那么多国家和地区,中国人民唯独对日本的感情极其特殊,一方面是仇恨,长达14年的侵华,南京大屠杀等等,国仇家恨始终无法忘记!另一方面就是喜爱,喜欢看日漫、日剧,喜欢吃日本料理,喜欢去日本旅游,这些都没问题!但是如果像季子越之流,昧着良心歪曲事实,散布恨国言论,为日本侵华洗白高歌,那就是为人民所不容!且不说14年侵华战争对中国和中国人民造成了多么巨大的伤害,单看看日本国家官、军、民三位一体炮制侵华有理的阴谋,身体就像被电击一样,触目惊心,后背发紧!但凡有点良心的,就不会、也不该伤害民族情感!

500

近期散布精日辱华言论的季子越

日本史学界将九一八事变等归纳为地方军队的暴走,这其实就是诡辩战争罪责。很多人甚至认为,日本侵华,日本民间是无辜的,真的无辜吗?从某种意义上讲,正是日本国民的大力支持,军方侵占东北才特别顺利,所以民间右翼可谓“功劳不小”。 

500

日本右翼游行

一、民间右翼埋藏的种子

那日本民间右翼为什么有那么大的能量,能推动日本开展对外侵略呢?

自明治维新以来,日本民间右翼就十分猖獗,以玄洋社、黑龙会为顶点,各种民间右翼组织如雨后春笋般建立。内田良平是民间右翼的代表,1901年他就说:当务之急是驱逐远东的俄国势力,“建立以满洲、蒙古和西伯利亚为一体的大陆经营之基础”。民间右翼对中国东北的觊觎之心,就像和尚头上的虱子,昭然若揭。

日俄战争期间,内田等人更是披挂上阵,亲赴俄国占领区,利用金钱拉拢俄占区的马贼、土匪组成了忠义军,在俄国后方打游击、扒铁皮、拆铁道、断补给,给俄国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500

东北土匪和日军

俄国败退,土匪军中的日本人依次归国,但这支土匪军已经发展成了气候,成了东北的一大势力,九一八事变后,日本能迅速组织起由汉奸、土匪、马贼组成的护国军维持“治安”,其根基就在于此,这些匪军也是“满洲国防军”的来源。

二、来自官方的信号

1927年日本政府换届,田中义一上台,他一改前任币原的“协调欧美政策”,以强硬的面孔出场。

1928年3月,田中直言“将满蒙与支那本土分离”。捕捉到政府风向转变信号的民间右翼,4月就召开了代表大会。头山满、副岛义一、田中弘之、内田良平等右翼大佬级人物出席了会议,与会人数达千余人。会议一致认为,今后日本政府将强硬地解决满蒙问题,为此民间要做好准备,配合官方。此次会议决定组建“内治外交作振同盟”,意在凝聚民声,后援政府。

500

扬言分裂东北的田中义一

侵华的脚步在急速迈进!

到了5月3日,田中内阁就制造了惨绝人寰的济南惨案。

500

济南五三纪念碑

5月13日,年轻的右翼同盟马上给田中政府献上了红心,“内治外交作振同盟”在东京芝公园召开群众大会,同盟主动替政府解释,济南事件的发生是为了保护侨民;同时悼念在济南攻城战中为国“牺牲”的皇军。此次群众大会也被称为“济南事变殉难同胞国民追悼会”“暴义膺惩国民大会”。

500

现在的东京芝公园

这么个颠倒黑白的滑稽大会,迎合了日本国民以正义自居、支那贱民的心理,受到日本人的热烈欢迎,继而在京都、大阪、横滨、岐阜、名古屋、神户等地方,都出现了类似的国民集会,这些集会都以“内治外交作振同盟”为幕后,以地方右翼为前台,纷纷声援政府,对华愤怒。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反华大会无一例外都偏离了主题,在会上谈的最多的全都是日本的“满蒙利益”。看见没,日本民间右翼还真是心心念念,不遗余力地向自己的国民灌输“东北特殊”这一概念,满蒙问题成了日本人人关心的问题。


三、皇姑屯后,民间右翼前期的舆论

1928年6月皇姑屯事件,日本炸死了张作霖,但对日本来说,这一事件其实并不成功,因为张学良上台后,更不听日本的话,而国际舆论也谴责日本肆意干涉中国事务,结果当年12月,张学良就宣布东北易帜,日本想扶植傀儡主导东北的计划失败了。

500

影视剧中的张作霖

1929年7月,田中下台。此后滨口雄幸任首相,币原仍任外相。币原主导外交,日本又回到了协调欧美的老路上。

币原协调欧美的本意不是不侵略,而是在和列强同步的基础上,在得到列强谅解的基础上,谋求利益最大化,能威胁的尽量不动手,当然如果得不到利益,那该打还是得打。

但是民间右翼多草莽出身,目光短浅,学问不够,不知高层深意,只知道当前的外交要受欧美列强的影响,认为现在的日本成了只会整天喊抗议的无能国家,所以民间右翼将币原外交称为“软弱外交”。

500

在乡军人

1931年2月,协调欧美一年多的日本,在东北还没有取得实际性的利益,民间十分不满。该月,“内治外交作振同盟”联合了其他右翼大机构,如大日本会、大亚细亚民族会、满蒙研究会等等,甚至和军方支持的右翼在乡军人会搭上了线。他们频繁聚首,商讨鼓动民间舆论,通过游行示威来谴责软弱外交和币原,促进政府以“更加积极”的手段解决满蒙问题。

此后,他们还秉持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的作风,派出奸细实地调查了满蒙地区的日本移民状况和排日风气。在综合调查后,他们在日本开办了“排日实情展览会”,旨在面向日本大众,宣传反华思想。该会突出强调,日本在满蒙有巨大的利益;满蒙是日本的生命线;满蒙对日十分不友好,十分排斥日本的“帮助”;解决满蒙问题只有强硬一条路。

500

日本关东军

该会在全日本巡回展览60多次,日本民间反华再起新高潮。黑龙会撰写的《东亚志士先觉传记》就说,这些展览会“对于盼望满蒙间题激化的人们来说,给予了极大的影响”。可以说,正是此次宣传,使得不断酝酿的民间对满情结迅速成长,成了民间极力支持关东军发动九一八事变的原因之一。

四、两起事件将民间右翼运动推向高潮

此后东北地方相继发生了改变历史的两起事件:

第一起是万宝山事件,受日军支持的三等日本国民——朝鲜人,狗仗人势,欺压中国农民,抢夺中国农民的耕地和水源;

第二起是中村事件,日本间谍中村在东北军管区进行间谍活动,被中国军队现场逮捕,判处死刑。

不出所料,这两个事件被日本右翼拿去颠倒黑白,再添油加醋一番,给日本国民的印象就是中国反日、辱日,由此日本民间反华情绪再度飙升。

500

中村事件发生地

1931年7月,民间右翼在东京上野召开了集会,该会议通过了以民间公众人物游说政府高层强硬解决满蒙问题的决议。随后,头山满、内田良平等十多名干部,就分别奔赴首相、外相、军队高官的官邸,谴责当局软弱,鼓动他们采取果断措置,彻底解决满蒙问题。

8月25日,70多个右翼组织联合召开了“满蒙问题研究会”,这个特大集会的中心是武力侵占东北。由此民间反华情绪、侵占东北情结、右翼势力已经膨胀到要冲出天际!

500

侵华日军

文史君说

7月、8月的右翼大集会让日本高层看到了民意,亦使日本高层感到若不采取一些措施,恐怕政权不保。日本政府遂应民间要求,默认了关东军策划的柳条沟事件,并在关东军四处侵占东北之时,追加了军费。当然,把九一八事变的责任全归为民间右翼的鼓动或关东军的暴走,也过于片面。因为侵占东北是日本自古以来的国策,幕末吉田松阴等人就大肆鼓动侵占满洲、朝鲜。而且按照日本人关宽治《满洲事变》所说,民间这些右翼也不全是自发的,他们都是受政府高层暗中指派的。由民间出面煽动舆论,引导民情,政府顺坡下驴,侵占东北最终顺理成章,所以说,日本的一切侵略实为官、军、民的三方联动,谁也别想往外摘!

参考文献

《东亚先觉志士传记》原书房,1966年。

绪方贞子:《满洲事变和政策的形成过程》,原书房,1966年。

点击「浩然文史」阅读原文

站务

  • 风闻社区升级系统,暂停服务

    亲爱的用户:为了给您提供更好的服务和用户体验,风闻社区于北京时间8月5日20时至8月17日20时对服务器进行系统维护优化。升级期间,风闻社区将暂停服务,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更新升级后,将有全新功能上线,期待与您再次相见!如您对风闻社区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电邮shequ@guancha.......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