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超越阿里和腾讯,字节跳动还需要几年?

锐评:不出两年,中国互联网行业又将重回BAT时代,唯一不同的是,百度的位置会被新生代的字节跳动(Bytedance)所取代。

500

谁能挑战阿里和腾讯?

2016年11月,央视《对话》节目,台上坐着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和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张一鸣是这期对话的主角,黄峥则是三位嘉宾之一。

“假如你是张一鸣,如何面对BAT?”主持人陈伟鸿向嘉宾抛出了这个问题。

黄峥的回答是:如果我是张一鸣,我想我会更加激进的做全球化。当你的公司布局到全球,反过来,集中全球的资源回来打中国的市场,也会变得更加从容一点。

3年多之后,张一鸣和黄峥已经成了最有实力和阿里腾讯掰手腕的人。而国际化这一步,字节跳动比阿里和腾讯做得更好。

字节跳动追上甚至超越AT,也许只需要几年。

字节跳动的全球化换挡

超越AT,并非痴人说梦。普通人眼中略显庸俗的抖音和今日头条,只是字节跳动全球版图的冰山一角。

上个月,抖音及海外版TikTok全球下载量突破20亿,这是阿里和腾讯系的任何App都没有做到过的成绩。

今年第一季度,抖音及海外版TikTok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Play共获得3.15亿次下载,是全球下载量最高的移动应用。

这意味着字节跳动已经建立起了全球化的生态圈。

就在今天,凯文·梅耶尔正式就任字节跳动首席运营官兼TikTok首席执行官,此前他一度被认为是迪士尼下任CEO的候选人。他将负责TikTok、Helo、音乐、游戏等业务,同时负责除中国外的字节跳动全球职能部门。

3天前,柳甄离开了字节跳动。那天凌晨,她在微头条上写到,“流年笑掷,未来可期!”配图是三元桥的夜景。

这或许意味着字节跳动全球化战略的一次换挡。

2016年10月,柳甄加入今日头条,随后就主导了今日头条来自红杉资本、建银国际等方面的10亿美元D轮融资,将今日头条估值助推至110亿美元。

第二年,柳甄负责了今日头条对知名短视频社交产品Musical.ly的全资收购,交易金额近10亿美元。Musical.ly随后便与今日头条旗下的抖音海外版TikTok合并,成为TikTok在海外发展的重要基础。

同一年里,今日头条还收购了短视频平台Flipagram、移动新闻服务商News Republic,这些并购中或多或少都有柳甄的参与。

可以说,柳甄对字节跳动的全球化有着莫大贡献。

从柳甄到梅耶尔,标志着字节跳动开始在全球进行商业化尝试。这也算是字节跳动组织架构升级,张一鸣出任字节跳动全球CEO之后的第一个大动作。

如他在内部信中所言,“作为字节跳动全球CEO,接下来我会花更多时间精力在欧美和其它市场。”

实际上,现在字节跳动的营收,绝大部分是国内业务撑起来的,2019年其海外收入约15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刚过1%。

但字节跳动已经将2020年的海外营收目标定为75亿元,商业化重点市场为美国、欧洲、印度、日本、东南亚、俄罗斯、中东欧、中东。

字节跳动已经打下了不错的基础。

根据AppinBusiness2020年4月披露的数据,TikTok和抖音全部用户中,海外用户占比已超过43%。

字节跳动已在30个国家、180多个城市设立办公室,拥有超过6万名员工,到2020年末,员工规模将扩张到10万人。

仅2019年一年,字节跳动就招揽了来自Facebook、谷歌、华纳音乐、微软等众多海外巨头公司的互联网人才。据报道,为了招揽人才,字节跳动在硅谷提供的薪酬最多比Facebook高出20%。

字节跳动有着成为中国第一家全球性移动互联网企业的野心。

扎克伯格的心腹大患

实际上,从字节跳动创立之初,张一鸣心里就埋着一颗全球化的种子。

以融资为例,从A轮开始,张一鸣就开始引入国际资本。SIG(海纳亚洲)投资A轮,DST(一家俄罗斯投资机构)投资B轮,随后几轮融资分别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和软银愿景基金主导。

张一鸣对全球化的理解是:“中国的互联网人口,只占全球互联网人口的五分之一,如果不在全球配置资源,追求规模化效应的产品,五分之一无法跟五分之四竞争,所以出海是必然的。”

字节跳动认为,对于美国的互联网巨头来说,中国是全世界最难攻克的市场,字节跳动在全世界最难的市场取得成功,自然应该向更大的市场开拓。

张一鸣喜欢用华为为例来激励团队,“最常见(不做国际化)的理由,就是每个国家和地区的文化不一样。但我一直以一个例子鼓励大家,就是华为。华为的产品既要售前,又要实施,又要部署,又要售后;既能卖到发达国家,又能卖到非洲。我跟同事们说,这么需要本土化的企业都能走向海外,我们肯定也可以。

为了适应国际化,张一鸣和字节跳动的高管团队都定期上英语培训课程。为了更好地服务公司内部的全球协作,字节跳动自研自用的飞书最近也上线了实时互译功能。

急速崛起的字节跳动,不仅让腾讯寝食难安,也让全球社交巨头Facebook如坐针毡。

2016年下半年,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试图收购Musical.ly。这款当时在美国AppStore排名第一的音乐短视频应用,其所属公司的总部位于上海,是一家典型的出海企业。

扎克伯格与Musical.ly联合创始人朱俊约见数次,但最终没能达成协议。一年后,字节跳动就以近10亿美元的价格横刀夺爱。朱俊在这次收购后加入字节跳动,现任字节跳动产品与战略副总裁,负责公司战略和产品设计。

10亿美元买千里马,还附赠一个伯乐,这买卖稳赚不亏。

在整个2019年,TikTok在AppStore和Google Play上的下载次数经常性地排在Facebook之前,常年“示爱”中国的扎克伯克坐不住了。

2019年10月17日,扎克伯格在乔治城大学演讲时,以字节跳动旗下短视频平台TikTok举例指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崛起是对美国言论自由的威胁。

同时,Facebook模仿TikTok界面和功能,推出了独立视频应用程序Lasso。但此举显然没有赢得美国年轻人的心,Lasso对TikTok没有构成任何威胁。

字节跳动正在高速奔向这4/5的市场,突破着前浪们不曾越过的边界。

字节跳动,没有边界

一组数字可以告诉你现在的字节跳动有多恐怖:

据彭博社5月27日报道,知情人士透露,字节跳动去年创造了超过 170 亿美元的营收和超过 30 亿美元的净利润。

该知情人士称,字节跳动去年实现的营收是其 2018 年营收 74 亿美元的两倍多。该公司还在加强电商和游戏等新领域业务。今年,字节跳动希望新聘 4 万名员工。传字节跳动目前并不急于 IPO,它现在持有现金高达 60 亿美元。

这样的营收和利润规模,大概相当于2015年的阿里和腾讯,已经超过了现在的美团。

2015年的腾讯和阿里,市值都在1万亿元以上,而美团的市值也已经超过了1000亿美元。

因此,如果彭博社报道的数据属实,字节跳动现在已经是中国市值第三的互联网公司,而且正以极其恐怖的速度增长——成功的全球化让字节跳动远未到自己的边界,今年的疫情也让字节跳动收割用户时间的能力进一步增强。

另一篇报道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一推断。有媒体称,字节跳动的估值在最近的非公开股票交易中突破 1000 亿美元,最高达到了 1400 亿美元。考虑到字节跳动的营收和利润增速,这样的估值并不夸张。

为什么字节跳动这么快,这么猛,这么值钱?

首先,它是一家纯粹的移动互联网公司。诞生于智能手机数量快速增长的2012年,在它飞速成长的时期,几乎不需要进行用户教育;也不像诞生于传统互联网时代的BAT,要么没拿到移动互联网的门票而被淘汰,要么花费大量时间和资源将PC端与无线端合并,损耗极大。

由于它成功的国际化,打破了中国互联网的传统边界,所以字节跳动比阿里和腾讯有着更多的潜在用户(即张一鸣看重的4/5)以及更低的边际成本,这是它在未来几年内无人可比的优势。

而对比曾经同为小巨头的滴滴和美团,字节跳动不需要和外卖商家或是滴滴司机打交道,只需要在直播带货等领域建立规模很小的地推团队,管理成本更低。

互联网是一个规模效应明显、边际成本递减、口碑效应突出、优秀公司正循环的行业。正是因为这些特点,导致平均用户获取成本、用户服务成本随着用户规模增加,被不断地降低,从而留出更大的利润空间。

因此规模越大的公司,其收入的来源越多,收入的规模效应越明显,费用成本的分摊却越低,从而使利润越来越高。

57%的国内用户贡献了字节跳动98%以上的营收,并且还在高速增长。如果字节跳动能顺利完成海外重点市场的商业化,超过阿里和腾讯只是时间问题,它甚至可能成为中国首家市值突破万亿美元的互联网企业。

其次是创始人张一鸣的理性。这位娃娃脸的创始人虽然自称性格腼腆,但精于计算和思考,擅长在选定方向后“大力出奇迹”。

匹配和推荐似乎是张一鸣天生的基因。在他高考填报志愿时,他为自己列了5个条件:

1.最好在北方,冬天会下雪,因为没见过,想玩。

2.想独立,离家远,不能让父母突然跑学校就能来找我。

3.综合性大学,不要偏专科,男女比例不要太失调,方便找女朋友。

4.靠海,因为喜欢吃海鲜。

5.要大城市。

符合张一鸣条件的只有南开大学,于是张一鸣毫不犹豫地填上了自己的志愿,并顺利被南开录取。

这种冷静和理性长久地延伸到了他的创业历程中。张一鸣曾告诉过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曹毅,创立今日头条,写商业计划书时,他经过自己的计算后,认为5年内公司有机会做到1亿的日活用户。

5年之后,今日头条的日活用户刚好达到了1亿。

张一鸣的格局

如今,讨论一家出色的初创公司,“格局”两字总是不可避免。张一鸣的格局和今日的字节跳动匹配吗?

张一鸣的几次公开发言或许可以展现一二。

谈到竞争,他说:

我们的核心思维不是竞争,而是创新。我们会进入一部分别人的领域,或者影响到别人,但这并不是目标。

我们的想法是,如果别人做得好的事情,你用同样的方式不能做到更好,我们一般倾向于不做。要么做出产品上的创新、技术上的创新,要么能给消费者提供体验的增值,我们才做。

这就是今日头条在内容分发、微博、问答产品、短视频,甚至直播带货等领域与几大巨头同时开战,却仍然可以不落下风的原因。

另一个原因是,字节跳动所代表的人工智能代替人工进行的内容分发,精准而高效。这套精密系统的内核其实是算法。只要你有头条系的账号,字节跳动就能更精准地分析你的兴趣。一旦字节跳动借助流量推出了新的产品,它可以保证你在首页上看到的正是你想看的东西,无论微博产品、直播带货还是问答。

从这个角度看,用初代的人工智能应用去对抗传统的互联网应用,就像淘宝对抗小商品市场、微信对抗短信和电话一样,算得上“降维打击”。

2016年,有自媒体称腾讯将对今日头条进行财务投资,当时的估值是80亿美元。对此,张一鸣在今日头条的问答平台回应称“最近有同事郑重地跟我说,他加入头条的目的不是为了成为腾讯员工。我当然也不是,多没意思。”

谈到管理,张一鸣说:

CEO做决断的话,我觉得至少要做到,不要让大家不敢说话。最理想情况下,你不仅能让你自己有学习的机会,有试错成本,还可以把这个机会和成本分摊给团队成员,让他们也有学习机会和试错成本,让他们能做更多决断。

正因为如此,他将证明过自己的张利东和张楠分别提升为字节跳动中国区董事长和CEO,自己不再参与中国区的具体管理。

而在大洋彼岸的洛杉矶,曾经的迪士尼“太子”梅耶尔也已经上任;在伦敦,一个面积不亚于洛杉矶办公区的欧洲业务中心正在成立,字节跳动将在伦敦招聘大量人工智能工程师和软件开发人员。

不出两年,中国互联网行业又将重回BAT时代,唯一不同的是,百度的位置会被新生代的字节跳动(Bytedance)所取代。

王权没有永恒。

本文由《商界杂志编辑部出品

作者:郑 栾

版权:版权归原作者及其原创平台所有;

点击「锐公司 ID:shangjiezz」阅读原文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