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解局】这场蔓延全美的大骚乱,背后是“400年的愤怒与悲伤”

超10万美国民众因新冠肺炎死亡、全美疫情持续扩散之际,明尼苏达州非洲裔男子被警察锁喉致死事件,又将一场骤然升级的“火与怒”带向该国——

当地时间5月25日,46岁的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因涉嫌使用假钞,被白人警察用膝盖压颈,送医后不治身亡。事发后,全美逾30座城市的民众走上街头抗议示威。

500

非洲裔男子被警察锁喉致死(图源:外媒视频截图)

截至目前,全美各主要城市实施宵禁,约1700名示威者被警方逮捕,部分警员在示威人群中单膝下跪以示声援;示威者在白宫围栏外与特勤人员的对峙已持续3天;加拿大、英国境内也陆续出现相关抗议游行。

这场全美蔓延、全球关注的骚乱根源在何?什么是激化美国族裔结构性矛盾的深层要素?

岛叔约请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刁大明、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学者孙成昊,进行了一番对谈

美国抗议示威活动始末(来源:人民视频)

1、侠客岛:据CNN报道,由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街头抗议活动已蔓延至美国22个州及华盛顿特区,事发地明尼阿波利斯市市长雅各布·弗雷称“这次冲突是400年的愤怒与悲伤积累所致”(1619年黑人首次登陆北美)。美国种族歧视问题是如何“积郁”至今的?

刁大明:在美国建国之前,包括在该国成长的历史记忆和基因里,非洲裔美国人一直处于极不平等的地位。即便非洲裔拥有了制度层面的投票权,但南方某些州通过各种门槛阻止非洲裔投票,比如曾经存在的“祖父条款”,祖辈投过票,孙辈才能投票。

可以说,“白人至上”的文化基因持续弥散在美国各层面,在教育、就业、社会福利方面,非洲裔等少数族裔非常明显被钉在中下层甚至底层。

孙成昊:美国种族主义的根源有很多——

首先,美国是一个族裔来源多元化的移民国家,历史上的数次移民潮使不同族裔聚集到美国,这是种族歧视得以发生的基础;

其次,从宗教及文化角度看,各个族裔都有来源国的宗教信仰和文化价值。美国一直称自己是“大熔炉”,可以让不同族裔的宗教及价值观融合,但事实证明,现在的美国更像是“大拼盘”,不同族裔之间的价值对立并未消融;

最后,美国的奴隶制“遗毒”也未完全清理干净。尽管已出现过奥巴马这样的非洲裔总统,居于美国的黑人仍认为自身无论在政治还是财富机会上跟白人相差甚远。

2、侠客岛:在美国,“黑白不同命”的司法不公、政府在数次事件中态度暧昧不明,这与发布“国别人权报告”、以“人权”干涉别国内政的美国做派形成鲜明对照。您怎么看?

刁大明:美国建国的时候,提出了民主、自由、人权等非常理想化的价值观,这与实际情况有很大冲突。杀戮印第安人、西进运动中的残酷行为等致使立国之初的理念被屡屡践踏。一方面高举“民主、自由、人权”旗帜,另一方面却不付诸实践,于是就陷入了“双标”的困境。

孙成昊:美国一直以“民主”“人权”的灯塔自居,对他国事务指手划脚已成为本能反应,却无视自身犯下的致命错误。

比如在这次疫情中,中国一系列尊重人民生命权的防控措施被美国指责为“破坏人权”;但事实上,美国政府自己弃本国民众生命安全于不顾,优先考虑经济发展,结果疫情失控,美国人苦不堪言

此外,美国国内枪支暴力事件不断,且与族裔问题交织并发,近几年的种族仇恨犯罪层出不穷,“白人至上”主义汹涌回潮。此种情形下,美国不深刻反省本国人权问题,却对外大搞所谓“人权外交”,转移自身矛盾的居心暴露无遗。

500

5月28日,一名示威者在火光前故意将美国国旗拿反(图源:美联社)

500

弗洛伊德被警察压倒在地的现场附近,建筑物彻夜焚烧(图源:GETTY IMAGES)

3、侠客岛:据公开统计,在美国警察开枪致死的手无寸铁者中,黑人比例约为白人3倍,这种警方暴力执法、草菅人命的惨案为何会一再上演?

孙成昊:对非洲裔民众暴力执法是种族主义在美国警务机构的表现之一。近年来,美国警务机构虽然采取了配备警用摄像机、录用黑人警官等措施,但是,这些 “常识性”解决方案并未起作用,美国的警务文化并未出现重大改变。

刁大明:原因很多。对非洲裔美国人犯罪率高的刻板印象,使警察在执法时会下意识地认为黑人犯罪的可能性较大。此外,由于阶层流动板结,非洲裔美国人进入警队的机会较少,间接拉高了对非洲裔歧视性执法的风险。

同时,美国警察因暴力执法被起诉和判刑的比例较低,90%以上得到了豁免,这是对暴力执法的宽纵。

500

美国国民警卫队与巡逻警察在明尼阿波利斯市街头(图源:环球网)

4、侠客岛:新华社援引最近的一份统计数据称,非洲裔美国人的新冠肺炎死亡率是白种人的2.6倍,非洲裔美国人占该国总人口的13%,其死亡病例数却占全美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总数的27%,还有更多非洲裔美国人因疫情丢了工作。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孙成昊:这一现象折射出美国种族歧视的一系列结构性问题,这些问题平时不显山露水,在疫情下却造成严重后果:

第一,据公开报道,非洲裔美国人患有心脏病、糖尿病、哮喘、肥胖症的比例较高,非洲裔美国人在美生活状态、生活条件相较于其他族裔更为落后。

第二,数十年的种族隔离、歧视性住房政策使许多非洲裔美国人生活在人口密度更高的地区,在那里要保持社交距离更困难,空气污染也更严重,患病的可能性较大

第三,非洲裔美国人受教育程度不如白人等其他族裔,他们在面对疫情时很难及时接收必要信息,面对经济困境时也难以凭借自身能力脱困。

刁大明:首先,非洲裔美国人聚居的地区人口较为密集、人均居住面积有限,感染风险更大;其次,非洲裔美国人贫困率较高、医保覆盖率较低,一旦染病,很难有足够经济手段确保得到及时救治。

另外,部分非洲裔美国人做劳工、拿日薪,如果觉得染病症状不明显则继续工作,最终延误病情。这些现象,都是在美非洲裔人群长期遭受不平等待遇的集中体现。

500

CNN总部大楼被示威者围堵(图源:YouTube)

5、侠客岛:这场在全美蔓延的大骚乱引发了全球关注,人们称“厌倦了眼睁睁看着黑人死去”。该事件会对美国社会造成多大影响?

孙成昊:从各个层面看,美国族裔问题都将长期难解。

经济上,美国社会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尤其是白人在工作岗位被其他族裔挤占后,产生一种“被剥夺感”,对奥巴马政府政策的不满在本届政府执政期间集中爆发。不少白人甚至把本届政府的“美国优先”政策解读为“白人优先”。

人口结构方面,白人的危机感愈发强烈。有研究称,到2050年,白人可能会失去美国“多数族裔”的地位。而在本届政府“代表白人利益”的政策指引下,美国人对“身份”的迷茫与危机感将进一步放大,族裔冲突的激烈程度将增加

疫情冲击下,美国的贫富差距问题更为突出,不同族裔、不同阶层获得的医疗资源也很不均衡,这种直接与生命安全挂钩的族裔差异只会把美国民众推向更加对立的状态。

刁大明:未来两党对族裔矛盾的处理方式会不断分化。民主党人可能会更多利用种族间的贫富分歧,通过某些社会改革向少数族裔做一些平衡,用“小确幸”安抚他们。共和党人可能更偏向“硬压制”“白人至上”。

历史经验证明,无论是“硬压制”还是“怀柔”,都无法解决美国人在国家认同、身份政治认同层面上的社会撕裂,分歧会大概率愈演愈烈。

新世纪之初,学者亨廷顿就预言,2040年左右,美国白人只会占全国人口的不足50%。社会学家、人口学家认为,上述情况在2045-2050年左右极有可能成真。

面对此番国家前景,美国的族裔矛盾必将更加激化。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