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迅雷疲软,CEO再生变

500

作者丨叶二

编辑丨顾盼

来源丨AI蓝媒汇

小米再次动刀迅雷。

4月2日,迅雷发布内部信称,在当天举行的迅雷集团董事会会议上选举李金波为新任董事长,并将接替陈磊作为迅雷集团和下属迅雷、网心及其它关联公司新任首席执行官。

据了解,本次高管人员调动的原因主要是基于公司未来发展的考虑。

AI蓝媒汇注意到,迅雷新任董事长李金波曾为迅雷技术合伙人,迅雷工程技术体系的奠基者,自2004年加入迅雷,主持了迅雷早期产品明星产品迅雷4、迅雷5的研发工作。

500

后于2009年11月,李金波离职迅雷,转身创业,此次其掌舵迅雷成为新任董事长,是长达11年后的回归。

在此之前,迅雷董事长为小米联合创始人、小米集团首席战略官王川。

2014年小米投资入股迅雷成为迅雷的最大股东,王川进入迅雷董事会。后在2017年迅雷创始人邹胜龙卸任董事长,王川接任至今。

事实上在迅雷此次高管变动中,由李金波接任王川成为新任董事长,或仍然由小米主导。

公开资料显示李金波创业生涯中,小米一直以投资的方式保驾护航。创业早期李金波创立的MSNlite被小米收购。2014年李金波创办的社区产品「最右」,亦获得了小米重金投资。

这也意味着迅雷此番的董事长人选变动背后,一定程度上是小米调整了股东利益代表。

且李金波除了接替王川担任董事长之外还兼职CEO,这或是基于小米为了进一步加速迅雷发展的考虑。

500

陈磊

此前迅雷CEO为陈磊,于2014年加盟迅雷,布局迅雷的云计算和区块链业务。后在2017年升任迅雷CEO和董事。

此次李金波兼任迅雷CEO,陈磊相当于被免职。

在内部信中,迅雷方面的表述是“在陈磊任职CEO期间,迅雷集团的各位同学付出了辛勤的汗水,构建了迅雷目前多元化的业务体系”,并不是外界常见的在高管免职、调整上的“感谢某某过去付出”等话术。

500

公开资料显示,迅雷是一家老牌互联网公司,创立于2003年,至今已17年。凭借下载服务,迅雷在草莽互联网时代迅速崛起,巅峰时间曾拥有4亿级别用户。但局限于工具性产品以及时代向前的洪流,迅雷成为了“干掉了所有对手,却输给了这个时代”的典型产品。

500

不仅是变现困难,上市之路也异常艰辛,曾四次冲击四次败落。后在2014年小米投资迅雷之后,迅雷才终于得以成功上岸。

此后,迅雷逐步转型共享计算与区块链技术,一度站在区块链风口上拿到资本热捧红利,但目前来看在区块链风口落幕之后,迅雷也再次失去资本市场的青睐。

根据迅雷2019年全年财报,迅雷2019年全年的总营收为1.81亿美元,同比减少21.9%;净亏损为5340万美元,比2018年的净亏损为4080万美元进一步扩大。

具体到业务上,云计算和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的收入为8410万美元,同比下降31.3%;订阅服务收入为8150万美元,同比减少0.4%;在线广告收入为1560万美元,同比下降达到43.7%。

迅雷在2019年的整体表现,并不能让人满意。

500

来源:雪球

此前交易日内,迅雷股价为3.05美元/股,下跌7.58%,目前市值为2.07亿美元,较最高市值已缩水90%,距离发行价12美元/股对应市值,亦缩水75%。

这也导致了入主迅雷已六年的小米,从资本角度看或已经大幅度浮亏。公开资料显示小米是迅雷最大股东,截至2018年3月31日时持股28%。

而截至2019年12月31日,迅雷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总额为2.65亿美元,对应当下2.07亿美元的市值,上市公司已成负资产。

面对迅雷发展上的疲软,迅雷CEO人选的变动也就顺理成章。

且值得注意的是,在陈磊担任CEO期间,迅雷亦曾发生惨烈内斗。

2017年11 月 28 日中午,迅雷公司突然发布了一份公告,称“迅雷金融(即蜂鸟金融)、迅雷易贷、迅雷小游戏、迅雷爱交易是迅雷大数据以及子公司经营的业务,并非迅雷旗下业务,迅雷已经正式撤销对迅雷大数据公司及其子公司的品牌和商标授权,并要求其全面停止对迅雷商标的任何使用。”

这些措施引发了内部员工和关联公司的情绪反弹,很快迅雷大数据公司发布公告称,玩客币是骗局,并不是区块链技术。矛头直指陈磊,称其担任迅雷CEO之身份便利,打击报复迅雷大数据公司,只因他们不愿在陈磊开展的玩客币违法违规活动中同流合污的单方面行为。

双方各执一词,都说会诉至法律,一时间迅雷股价直接暴跌20%。不过最后,内斗还是以和解告终。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