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朱姆沃尔特”主炮拿掉换垂发,行吗 ?

今天,美国海军发表声明表示,“朱姆沃尔特”级二号舰“孟苏尔”号的一台MT30燃气轮机在试航后发现受损,将会更换。

500

正在安装卫通系统的DDG-1000“朱姆沃尔特”号

500

其实加装这些“鼓包”是在2015年就已经决定了的,没有那么值得吐槽

有读者根据传统大型舰船换主机的“经验”猜想是不是需要“开膛破肚”,旷日持久,还影响性能——俄罗斯“库兹涅佐夫”号航空母舰的主机前段时间据说试图维修的时候就发现已经坏的不像样子,只能全部拆掉重造,但那工程量太大,让俄罗斯人非常头痛。

但毕竟“朱姆沃尔特”是21世纪全新设计的新舰嘛,况且燃气轮机本身就小,方便拆装,所以目前该舰遇到的麻烦也就是需要安装一套滑轨系统,把发动机通过舰内通道弄出去,再把新发动机弄进来。这和传统设计的舰艇更换主机相比,绝对是非常“轻松愉快”了。

不过今天我们要讨论的不是这个,毕竟这是“朱姆沃尔特”级的“成长的烦恼”,作为一种密集采用大量先进技术,堪称美国下一代水面舰艇设计“探路先锋”的一型战舰,即使它仅仅作为试验舰服役,对于财大气粗的美国海军,又有什么?

500

MT30燃气轮机的拆卸和安装确实麻烦,但毕竟是新一代舰艇设计,在这方面考虑的还挺完善,更换起来相对老式舰艇倒是容易

而至于最近该舰开始安装卫星通讯天线和塔康小桅杆,也引起国内一些讨论——列车长下午去查了一下资料,发现其实这些改进是后期设计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的,倒不是在该舰建成后,才临时进行的修改。所以这也不是什么特别值得吐槽的了。

今天让列车长想跑火车的,是关于“朱姆沃尔特”级的主炮。

大家知道,美国海军去年起成立了一个工作小组,专门负责研究“朱姆沃尔特”级转变用途的事儿。

在去年11月,他们提出建议,将“朱姆沃尔特”级的155毫米AGS主炮拆掉,安装更多的垂直发射装置,增强火力打击能力。

但到了今年1月,他们正式向国会提交的报告却是,留着155毫米主炮,不拆,就靠舰上的80个MK.57垂直发射装置,携带“战斧”导弹去执行对海攻击任务。

500

“强行”改垂发的尴尬案例,澳大利亚“阿德莱德”级护卫舰

关于“朱姆沃尔特”级执行对海攻击的问题,是本站最早发出的几列列车里说过的内容,就不重复了。

就说说为什么美国海军最终还是决定让“朱姆沃尔特”扛着几百吨毫无用途的废铁在海上跑来跑去的问题吧。

其实有心人一定也已经注意到我国海军“杭州”舰改装的事情,作为“现代”级驱逐舰的一艘,该舰已经在海军某厂进行了长时间的改造。改造中的重要一项就是将原本采用单臂发射架,备弹48发的“无风”导弹和弹库拆掉,换成红旗-16垂发系统。但是改装后,该舰前部防空导弹备弹数量从原本的48发降低到了32发,作为弥补,又在原单臂发射架位置安装了红旗-10近防导弹。

但是最近的改装中,红旗-10又被拆掉,表明改造工作出现了一些难以克服的困难。

无独有偶,我们看澳大利亚海军的“阿德莱德”级护卫舰,该舰建造时要求安装Mk.41垂发系统,但是经过权衡,最后却没有用Mk.41垂发系统取代MK.13单臂发射架,仅仅是在舰艏见缝插针一样插入了一个8单元发射系统,用来发射“海麻雀”。不仅未能提高导弹携带数量和发射率,反而浪费了空间和重量。

500

阿德莱德级的8单元MK.41垂发

这两种老舰改造中,在原本并非为垂发系统设计的空间内,安装垂发系统的典型案例告诉我们一个问题——垂发系统是很“挑剔”的装备。

历史上从非垂发系统向垂发系统改进,最成功的案例应该是“斯普鲁恩斯”级驱逐舰和“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这两种战舰的特点都是设计之初就有大片“空闲”甲板和内部空间,因为舰内空间充裕,其原本的导弹发射装置弹库周围本来就比较空旷。

相比之下,“现代”级、“佩里”级由于是在相对小的舰内塞入大量武器,因此空间设计非常拥挤,导弹发射系统的弹库上面要么有上层建筑,要么有别的用途的舱室,总之要改动起来都是伤筋动骨——所以最后加装垂直发射装置就遇到了尴尬。

500

“斯普鲁恩斯”的大甲板为改装VLS提供了良好的条件

而以此标准看“朱姆沃尔特”——我们就会发现,该舰虽然排水量大,但由于功能多,设计新,最重要的,是采用内倾船体,导致甲板空间狭小,而船体下层空间较大——因此两门AGS舰炮都是通过一个狭长的炮弹升降机,将船体内部下方布置的弹药库内的弹药提升上来的——而火炮占用的甲板面积,非常局促,而且两侧又有MK.57垂发系统,更进一步让甲板空间变得紧张。

如果将这两门火炮拆掉,安装MK.57,按照甲板面积估计,大概只能增加16枚导弹。

而如果安装MK.41……或许能装32枚,因为MK.41的“占地面积”要比MK.57小得多。

500

朱姆沃尔特级的甲板面积非常紧张,拆了火炮也装不了多少垂发……

500

这两门炮的弹药库主要在下方,所以,要想增加导弹数量,除非设计一个类似苏联的“左轮枪”式发射器,从下面把导弹拉上来,塞进“左轮枪”,再发射……

500

500

当然朱姆沃尔特级值得学习的地方还是很多的,其舰载信息系统,高大上,犹如EVA司令部的CIC设计都值得我们参考一下

但那样就会导致一艘战舰上有两代垂发系统……在通用性、维护性上又有很多麻烦——总的来说是得不偿失的。

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美国海军最终还是决定让“朱姆沃尔特”扛着几百吨无用而昂贵的废铁,在海上跑来跑去了。

当然,另一方面,这也表明美国海军还没绝望——玩意哪家能提供给他们一个便宜又好用的155毫米制导炮弹呢??呵呵。

风闻热评

王俊凯替我问出了多年的疑惑:酒那么难喝,你们为什么要喝酒?
月半川 :

因为酒不难喝呀。

我出生之后对我爸的记忆就不是很深,因为我爸是在船上工作的,当年中国的铁路和公路远不如现在发达,在水网密布的华东地区,很多货物运输必须依靠轮运。我爸在市里的轮运公司上班,一年休假只有90天。我爸对此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自古忠孝不两全,在外挣钱,顾及不到家也是没办法的。
童年里,我对父亲的理解是很模糊的。

90年代中后期,轮运公司的效益已经式微,基本上也没能扛过97年那一波大下岗。那年我爸在家待了挺长一段时间,不肯去上班了。最后的最后我妈逼着我爸回到船上,再后来轮运公司还没能熬过去,选择了倒闭。我爸幸而能按正式员工身份退了下来,也保住了一份退休金。

人回来了,家庭收入却出现了问题,毕竟退休年龄没到,钱是不够的。加之,家里孩子多,两个同时在上学,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这份开销并不小。本来我爸是有一手木匠手艺的,但是学的是做桶,当塑料桶盆进入千家万户的时代,这门手艺也吃不了饭了。

那几年大概是他最辛苦的一段日子,因为他在骑人力三轮车,供两个孩子上学。

我忙着备战高考,他忙着蹬着三轮车养家糊口。

辛苦是值得的。高考结束,我一个人背着包离开了家。从我出生到18岁,一直没有离开小镇,小镇上从幼儿园到高中一应俱全。因为我赶上了80年代-90年代最后一波生育高峰,小镇的高中生源还够。只是毕业后没多久高中被撤销了。毕竟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唯一没想到的时,高考之后,踏离故土就已经是千里之外。

从江苏来到了湖南,其中缘由不谈,和我爸接触的就更少了。当四年大学读完,回家的时候,我和我爸开玩笑:“我在家的时候,你在船上。你回来了,我又出去了。”
他也跟着呵呵的笑,当然,手里一定有根烟。

再后来,走上工作岗位,回家就更少,电话倒是没有忘记打。一般接电话的多是我妈,最后会把电话给我爸,我俩也不知道说什么,聊了两句,他就:你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
这时候,我就很认真的回答他:“我又不喝酒,你也不喝酒。下次我回去给你带两条烟。”

我爸爱抽烟,不会喝酒,但是会做饭,因为我爷爷是厨师。虽然我爸盐会放的多,但是他确实是半个厨子。每次我爸都喜欢招呼家里亲戚,逗趣的说一句,来我家吃饭呀,喝两杯。
但是,他从来不喝酒,因为真不会喝。对此,我三个舅舅有点不大满意,他们都是一斤的量,每回被我爸一句喝两杯勾起了酒瘾,我爸却从来不喝,都是我妈陪着。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算了吧,我俩都不能喝,我给你带两条烟。
好的,不要忘了。
嗯,那没事我挂了。
嗯,88

那年,因为工作关系我机缘巧合去了一家酒厂参加活动,酒厂送了我一瓶相当不错的酒,酒香醇厚,回味绵长。我很开心,我打电话回去说,我手里有瓶好酒,我俩真能喝两杯。

9月份,天气渐凉,我拧着酒从上海回去了。我爸难得也尝了一口酒。那酒是真的不错,毕竟是我看着从酒窖里挖出的酒糟蒸馏出来的,几百年的老窖,有历史沉淀下来的味道。我很高兴,毕竟这酒也不是市面上能随意买到的,我爸也很开心,毕竟儿子回来了。
临走的时候呀,我爸还和我道歉:今年的咸鸭蛋呛坏了,不然就让你带走了。

过完国庆,我打电话回去,告诉我爸,我国庆出去旅游在机场给他带了两条小熊猫。他告诉我他最近眼睛感染了,刚去眼科医院洗了眼睛。我说正好,到时候你用香烟补补身体。小熊猫的,不呛。
他说:好。

第二天,他爬梯子的时候摔下来了,我赶回去,夜里12点把他从医院接了回去,办了丧事。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好呀,再喝两杯。

酒不难喝呀,喝着喝着你就习惯了,甜的不是人生,醇厚带辣才是。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