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也谈《我不是药神》中的专利是非

这些天被与《我不是药神》相关的专利文章刷屏,作为知识产权从业人员,有以下几点看法与读者分享。

500

电影海报

1、专利制度起源与性质

看问题不能因果倒置。最早用来保护与英国皇室有利益关系的行会利益的专利制度从来就不是使一个国家崛起的制度。欧洲和西方强权无一例外都是靠强大的海军和战争掠夺资源控制市场,并盗窃技术才发达的(不排除一些西方小经济体依附于这些强权也获得了发达),我们现在看到的发达国家有严格的知识产权制度只是这些国家发达后才建立起来用以保持技术优势的,即知识产权制度尤其是专利制度不是发达的因而是发达的果,且带有巩固垄断利益的性质。同样,我们国家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不是因为采取了严格的知识产权制度,而是改革开放后的重商主义和具有强大社会控制能力的社会主义国家所建立的强大市场的综合结果。大规模生产需要统一大市场,政治稳定、社会信任和基础设施是统一大市场得以存在和运作的三大基石。很幸运,改革开放后,中国基本筑起了这三块基石。

2、立法的资本侵蚀

从国际来看,金融、知识产权等涉及重大经济利益的立法领域被资本利益逐步侵蚀是自然普遍现象。不仅仅是资本直接培养、支助或采用腐败方式让相关法律人才进入或占领立法领域,一般地,立法时,鉴于大部分专家与大公司或明或暗的利益牵连(这种牵连包括大企业更愿意接待或请专家去调研),大公司提的建议也会比普通公众提的建议更容易被采纳。改革开放后,中国融入了这一制度体系,相关立法受到资本侵蚀也是不可避免的。

3、高价专利药成本之惑

越来越高的新药研发成本是药企不断提高专利垄断(如要求延长专利保护期)和药品价格的首要辩因(注意不一定是真正原因,专利药高价之真因这里不展开讨论)和本应中立的知识产权界从业人员都体认的说词。然而,一种新药的研发成本从20多年前平均2亿美元涨到现在约26亿美元的表象下,实质情况是,制药业一直是西方包括美国最赚钱的行业之一,其利润率一般超过30%,远超其它一般制造业;此外,数据显示,药品成本中真实用于研发的费用不到总成本的三分之一,用于广告促销和制度寻租(包括构造市场壁垒)等的其它费用非常惊人,就像电影中的例如用于游说各国行政、司法、医疗机构人员等的费用。

随便提一下,还有一种认识认为专利药虽然高价但终究良好地解决了一种疾病。但与人类对财富是不患穷而患不均类似,对于生命健康,如果某种不幸目前是难免的,人类是不患不幸而患幸不均。

4、专利政策与商品贬值规律

无论专利制度是否有助于科技进步(争议太大,不讨论),为了融入世界贸易体系,我们基本接受了西方的知识产权制度尤其是专利制度并从全球化中获益,因此这里不对我国建立专利制度是否利大于弊进行质疑(相关制度定位后文稍有涉及)。但在这一制度下,就我国在美国压力下放开药品专利权而言,是否同步有效(请注意同步有效这四个字)建立和实施了专利强制许可制度,以及实施专利药品链接制度等都是值得探讨的。例如专利药品链接制度的数据独占制度和延长药品专利保护期都会进一步强化垄断,会进一步助长高价药品(包括数据独占的仿制药)的占有流通时间。然而事实上,随着现代社会知识越来越丰富,基础设施越来越好,信息和物品流通加快,获取知识越来越容易,商品能在更短时间内铺满更大市场,知识贬值与物流成本降低都是自然规律,因而专利产品理应越来越贬值,国际上通行的专利保护期理应逐步适当缩短而不是延期是符合自然与经济规律的。

5、制度之争的终逻辑

坦白地说,我国实施专利制度,是在国际现有贸易体系和专利制度体系下,为融入世界贸易体系跨过其制度门槛我国所必须付出的制度成本,这应该就是我国专利制度的基本定位。同时,我国专利法的重大修改往往对应重大国际事件背景,很多时候是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压力下做出的,这种修改牺牲了我国自身部分利益是必然的。西方、美国实施专利制度比我们时间长也深入得多,他们也不是傻子,如果这种修改是他们失利我们获利他们还压迫我们做肯定是不合逻辑的,除非他们是一心向着中国人民的神。因此,我国专利制度的基本定位及这些修改动因等理应作为国家知识产权局全体人员的必修课,为每一位审查员所了解。并且,作为社会主义国家,要实现民族伟大复兴,又要站在世界道义的最高点上,我们有必要及早思考我们逐步和最终应该建立什么样的专利制度(如果最终需要的话),并应努力引领这种变革,而非一直跟着西方美国走。

6、话语权与初心

然而,影片上映后很多知识产权界人士的文章所反映的专利不应背锅,以及普遍提及的专利垄断是这些药物研制巨大开支回收的合理保障说明知识产权界基本已经接受了垄断药企的说词并已为之代言,这是相当悲哀和值得警惕的。悲哀在于,部分为垄断药企代言的作者本身是非常普通的知识产权界从业人员,甚至是本应中立的普通专利审查员,他们也是知识产权行业最低微本份的从业人员,并不享受垄断药企的巨大利益,甚至一个类似的疾病就可以毁掉他们的家庭。警惕在于,随着我国专利数量的剧增,知识产权业从业人员扩充很快,哪怕只是普通审查员这种薪水不高但学历高,带有政府工作人员性质的从业人员,由于专利审查已经关系着其饭碗,也形成了一个事实上的普通既得利益阶层。从温家宝总理时代经济学家吴敬琏、许小年等提出权贵资产阶级,中央党校王贵秀教授提出权贵既得利益阶层,到现在这种相对弱势行业一般从业人员所呈现出的一定程度的普通既得利益阶层,显示我国政治体制改革虽然取得了进展,但总是面临难以跳出部门、局部利益,可能是前面有改善,后面又会慢慢形成的局面,因此后续改革依旧艰难。特别是在革命激情逐步消退后这种普通既得利益阶层所体现出的这种不能跳出自身小集体利益而为自身部门制度辩护,以及对特权与特殊利益逻辑的体认与尊重,可能将会解构中国近代革命的伟大意义。也显见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牢记使命不忘初心,意义虽重大然道依然遥远。

7、政府目前的三条路

政府解决高价专利药目前的三条路:一是加大医保,但这不治本,美国医保不堪重负及部分富人也需要到其它国家看医生是一面镜子;二是政府药价谈判,能有效降低专利药价格但容易导致有价无市,今年以来,乳腺癌用药赫赛汀从单价2万多降到7千左右后目前市场断货就是表现,今后国家药价谈判时,根据降价后预计的用药增加而增加药品供给保障强制条款和断货的巨额惩罚性条款很有必要;三是加强重点疾病国有医药研制单位集体公关,包括新药研制和现有专利药专利有效期间的仿制公关(逼迫降价)及强制许可,这是最终解决之路。生命权作为最高人权是社会主义政府和制度合法性的首要来源,逻辑上体制应该将此拥以为首要保障,且社会主义市场尤其是现阶段的社会主义市场也并非经济学家眼中的完全自由市场,因而前些年医改把研药制药售药等全面推向市场是值得商榷的,现实上看也部分导致且解决不了看病贵用不起药等问题。

8、当前中美贸易战中的知识产权

随便提一下激战正酣的中美贸易战中的知识产权之争。个人认同这种观点,知识产权还不是涉及特别重大利益地位的行业或领域,因此如果其他方面的更大利益可能不保,那就有可能会再一次牺牲知识产权利益,答应美方关于知识产权方面的要价。

风闻热评

王俊凯替我问出了多年的疑惑:酒那么难喝,你们为什么要喝酒?
月半川 :

因为酒不难喝呀。

我出生之后对我爸的记忆就不是很深,因为我爸是在船上工作的,当年中国的铁路和公路远不如现在发达,在水网密布的华东地区,很多货物运输必须依靠轮运。我爸在市里的轮运公司上班,一年休假只有90天。我爸对此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自古忠孝不两全,在外挣钱,顾及不到家也是没办法的。
童年里,我对父亲的理解是很模糊的。

90年代中后期,轮运公司的效益已经式微,基本上也没能扛过97年那一波大下岗。那年我爸在家待了挺长一段时间,不肯去上班了。最后的最后我妈逼着我爸回到船上,再后来轮运公司还没能熬过去,选择了倒闭。我爸幸而能按正式员工身份退了下来,也保住了一份退休金。

人回来了,家庭收入却出现了问题,毕竟退休年龄没到,钱是不够的。加之,家里孩子多,两个同时在上学,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这份开销并不小。本来我爸是有一手木匠手艺的,但是学的是做桶,当塑料桶盆进入千家万户的时代,这门手艺也吃不了饭了。

那几年大概是他最辛苦的一段日子,因为他在骑人力三轮车,供两个孩子上学。

我忙着备战高考,他忙着蹬着三轮车养家糊口。

辛苦是值得的。高考结束,我一个人背着包离开了家。从我出生到18岁,一直没有离开小镇,小镇上从幼儿园到高中一应俱全。因为我赶上了80年代-90年代最后一波生育高峰,小镇的高中生源还够。只是毕业后没多久高中被撤销了。毕竟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唯一没想到的时,高考之后,踏离故土就已经是千里之外。

从江苏来到了湖南,其中缘由不谈,和我爸接触的就更少了。当四年大学读完,回家的时候,我和我爸开玩笑:“我在家的时候,你在船上。你回来了,我又出去了。”
他也跟着呵呵的笑,当然,手里一定有根烟。

再后来,走上工作岗位,回家就更少,电话倒是没有忘记打。一般接电话的多是我妈,最后会把电话给我爸,我俩也不知道说什么,聊了两句,他就:你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
这时候,我就很认真的回答他:“我又不喝酒,你也不喝酒。下次我回去给你带两条烟。”

我爸爱抽烟,不会喝酒,但是会做饭,因为我爷爷是厨师。虽然我爸盐会放的多,但是他确实是半个厨子。每次我爸都喜欢招呼家里亲戚,逗趣的说一句,来我家吃饭呀,喝两杯。
但是,他从来不喝酒,因为真不会喝。对此,我三个舅舅有点不大满意,他们都是一斤的量,每回被我爸一句喝两杯勾起了酒瘾,我爸却从来不喝,都是我妈陪着。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算了吧,我俩都不能喝,我给你带两条烟。
好的,不要忘了。
嗯,那没事我挂了。
嗯,88

那年,因为工作关系我机缘巧合去了一家酒厂参加活动,酒厂送了我一瓶相当不错的酒,酒香醇厚,回味绵长。我很开心,我打电话回去说,我手里有瓶好酒,我俩真能喝两杯。

9月份,天气渐凉,我拧着酒从上海回去了。我爸难得也尝了一口酒。那酒是真的不错,毕竟是我看着从酒窖里挖出的酒糟蒸馏出来的,几百年的老窖,有历史沉淀下来的味道。我很高兴,毕竟这酒也不是市面上能随意买到的,我爸也很开心,毕竟儿子回来了。
临走的时候呀,我爸还和我道歉:今年的咸鸭蛋呛坏了,不然就让你带走了。

过完国庆,我打电话回去,告诉我爸,我国庆出去旅游在机场给他带了两条小熊猫。他告诉我他最近眼睛感染了,刚去眼科医院洗了眼睛。我说正好,到时候你用香烟补补身体。小熊猫的,不呛。
他说:好。

第二天,他爬梯子的时候摔下来了,我赶回去,夜里12点把他从医院接了回去,办了丧事。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好呀,再喝两杯。

酒不难喝呀,喝着喝着你就习惯了,甜的不是人生,醇厚带辣才是。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