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那些正在剪头发的人们——写给援鄂“湘军”

   你知道人——尤其是下图中这些爱美的人——为什么要剪掉头发吗?

 

500

500

  

       步兵在打仗之前,都要推成光头,是为了肉搏中不被敌人揪住头发,也是为了头部受伤时便于救治。  

       上图中的那些剪头发的人,图一是长沙湘雅二医院第二批援鄂医疗队;图二是衡阳援鄂医疗队的一名队员——衡阳市第一人民医院呼吸内科的一名主管护师。  

       她们剪头发是因为她们也是战士:剪头发能使防护服穿脱更方便,减少暴露时间和感染几率;此外,不分昼夜的鏖战,也确实没有时间打理头发。      

500

       这是已经抵达湖北黄冈的衡阳市医疗队。   

500

       这是集合登车前的湘雅二医院第三批援鄂医疗队。      

       这些图片告诉我们:   

       她们来了;    

       她们做好一切准备,前赴后继地来了。   

       我选这些图片,是因为这两家医院我都打过交道:我在湘雅二医院看过病;而我妻子曾在衡阳市第一人民医院做过治疗。    

       这次疫情,我知道他们一定会上去。   

       果然,湘雅二医院精兵尽出,连续三次驰援武汉; 

            500

        而衡阳医疗队则和株洲的同志们一起,来到了湖南对口支援的湖北黄冈市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救治危重病人。    

        他们中有的夫妻上阵,把孩子交给了父母;    

        有的对孩子说:“妈妈只是去外地定点培训,不是去湖北。”  

        也许,下面这张“湘雅二医院第三批援鄂医疗队”名单的最后一栏能够解释他们中的很多人为什么这样做,也能解释那些还没有这个身份的人,受到了怎样的感召。——当然,他们都是同样优秀的。 

500

       在一个群里,为了当“龙王”,我拼命说话,乱七八糟讲了很多不着边际的话,其中有一个我亲身经历的故事:       

       在武汉游览时,当地同学告诉我:武汉的小吃要到户部巷去吃。     

500

       于是我去吃了一回——还有两位当地的美女同学陪同。       

       可是吃完后,我说:“你们湖北的小吃不如湖南好吃。”       

       我又说: “还有,你们武汉的常德牛肉米粉,都是假的。”  

       两位武汉姑娘脾气上来了:“你这人怎么这样?不想付钱就直说,男子汉说话要干脆,不要拐弯抹角!”     

       我急忙解释道:   “我决不是这个意思。三利酒店的西夏烤羊腿比这贵多了,我不也请你们吃了吗?关键这儿的它真不好吃!”     

500

        

       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可真不该那么说:       

       湖北人民虽然直爽,但还是要面子的。我这样说话,实在有损湘鄂两省的友谊。        

       现在,湖南各地州市的援鄂医疗队源源不断地上去了。这虽然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不过,也希望能够弥补那些武汉同学心目中被我损坏的湖南形象吧!     

       另外,我还给武汉人民小小地添过一次乱。

       也是在武汉期间,我在华中师大门口经过的时候,有一位四五十岁的妇女向我兜售着什么。

       她讲的不是武汉话(武汉话相对来说是比较好懂的),而大概是湖北某个小县城里的乡音。我听了半天,听出她说的是:

       “你要不要崽崽?”

       我一惊,模仿着她的说法问她: “你是说,你有“崽崽”要卖?”

      “是啊,什么样的崽崽都有。”

       我简直义愤填膺:这湖北是个什么鬼地方,这武汉还有王法吗?还是共产党的天下吗?堂堂高等学府门口,光天化日之下,就敢贩卖儿童,还当街兜售?!

      500

       于是我来到僻静处,掏出手机拨打110。

       接警的是一位口音略带汉味儿的女警:“请讲。”

       “我报告一个情况,有人贩卖儿童。”

       接警小姐姐也大吃一惊:

      “您能说一下具体位置吗?我们马上会有人过去。”

500

       “华中师大门口,靠广埠屯一带。赶快来人!”

       “好的。请您在原地盯着不要动,我们警车来了会和您联系!注意保护自己,好吗?”

       “好的。”我放好手机,警惕地盯着那位兜售“崽崽”的妇女,同时扫视着她身边有没有别的同伙——那一带像她一样的妇女还有好几个,有一个确实身上背了小毛毛——心中充满了对人贩子的仇恨和为那些骨肉分离的母子讨回公道的豪情。

       为了摸清情况,我又上前去问:

      “你要卖的崽崽在哪里?能不能给我看看?”

       她大喜过望,急忙打开随身带的一个大包,从里面掏出一大叠红红绿绿的证件。

      我一看,都是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华中师范大学的学生证、毕业证还有各种考试证书等等。

     500

       难道她贩的不是儿童,而是把女大学生的证件扣下之后,贩卖女大学生给人当老婆?倘若如此,我更是义不容辞要解救这些可怜的同学了!——问题是……咱们的女大学生怎么会当街就被人抓走抢了证件,而且卖女大学生不到乡下去卖,偏偏跑到人家学校门口来卖,是要人家学校到你这儿高价把自己学生赎回去吗?再说她拿出的那些东西,没有一千也有几百,武汉这几大名校一下失踪这么多女大学生,那还了得?不要说中央震怒,家长们也早把这几所大学拆了啊!

        所以结果当然不是,因为她还很热心的问我:

       “你还要什么崽崽?你要的崽崽,我们都可以给你做出来!”

       我这才恍然大悟:她说的“崽崽”,就是湖北某地乡音中的“证件”—她们几个就是那种很常见的贩卖假证件的贩子:她们手里的证件我没有细看,不知道到底是学生遗失的还是伪造的,但总之,很明白的是她们卖的是证件,而不是人——我想象力再丰富,再想为人民的公安事业立奇功,终于也无法设想这几个农妇打扮的人拿着大学生的证件对我说“你要的崽崽我们都能做”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克隆出如假包换的名校女生给你先生当女儿!”

   500

       这时,手机响了,我又回到先前的僻静处接听。

      “您是刚才报警的那位先生吗?我们是武昌分局的,警车已经到华师附近了。麻烦您告知一下具体位置,我们去接您!“

      “对不起,是我搞错了。我刚才问了一下,她们卖的是证件,就是学生证毕业证考试证那些,我给听成“崽崽”了,结果报了个错的。”

       我不知道警车上的刑警同志们听了我这话,是何感想。不过,他们还是对我说:

      “好的。这个情况我们也会处理的。谢谢您反映情况支持我们的工作!”

      ——这就是我乱报警情,浪费警力,给武汉人民添的一次乱。

       不过,这件事情也说明武汉公安的办事效率高,服务态度好,是人民可以信赖的队伍。

       这些天关于某一次“训诫”谈话,网上有不少议论,不过我想,无论如何主要责任不在这些忠于职守的警察。现在疫情紧急,民警们除了要维持治安、执勤守卡、控制隔离点、维护医院秩序,和医护人员一样是最忙的人——碰到我报虚警都要闻风而动,在如今真实的危机面前,他们当然更加义无反顾了。

       作为湖南人,我在汉期间一张嘴巴好像就没说好话,不是伤武汉人民自尊,就是给武汉公安方乌龙,这实在是令我“十分自责”、“十分惭愧”、“十分内疚”。——不过,这是我个人言行无状,广大湖南人民还是好的。现在上到一线的湖南医疗队,展现的才是湖湘儿女的本色。

500

         对了, 我很喜欢苏联卫国战争时期的一首歌曲《春天来到了我们的战场》:           

  1  

夜莺啊,夜莺,你不要唱! 让战士们再睡一会儿吧!

春天也来到了战场,

战士们不能入梦乡,

这不是因为炮在响,

是因为夜莺又在唱。

难道你忘了是战场,

冒失的夜莺你还唱!

2

夜莺啊,夜莺,你不要唱!

让战士们再睡一会儿吧!

夜莺它管什么战场,

它为它的生活在歌唱,

战士们想起了家乡,

家门前碧绿的花园,

有夜莺整夜在歌唱, 

还有人等我们回家乡。        

3.

夜莺啊,夜莺,你不要唱!

让战士们再睡一会儿吧!

到明天又要拿起枪,

命运使我们这样,

离别了妻子和田园,

坚强地走上战场,

战斗里步步前进,

我们要打回家乡!

夜莺啊,夜莺,不要唱,不要唱,

让战士们再睡一会儿吧!

夜莺啊,夜莺,你不要唱!

让战士们再睡一会儿吧!    

                    

             500             

       下面两图,是武汉一线的白衣战士们休息的照片:       

500 

500

       我相信:毫无疑问地,他们能够平安凯旋。  

       毫无疑问地,剪掉的头发会长出来。 

       所以, 只需要祝他们:  

       工作好,休息好。    

免责声明

站务

  •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时更新

    (数据来自@丁香医生、@人民日报、各省市卫健委)截至 2020-02-27 09:35 全国数据统计现存确诊 43352 例(较昨日-2345)累计确诊 78630 例 (较昨日+440)现存疑似 2358 例(较昨日+508) 现存重症 8346 例(较昨日-406)死亡 2747 例(较昨日+2......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