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东西方历史再思考——兼论中国的崛起(稿)

东西方的历史进程具有很明显的差异性。如何摆脱欧洲中心论、人类历史单一进程模式论,充分挖掘世界各地历史进程的不同因素,充分运用历史唯物主义和辨证唯物主义来解释世界各地历史的不同发展模式,是可以成为一个重大的学术焦点的。

从欧亚大陆的基本面貌来看,可以分为欧洲、中东(西亚)和远东(东亚)三大基本地域。历史上这三大地域出现了15世纪以后领先世界的西方文明、人类文明的最早发源中东文明和中华民族引以为自豪的中华文明。在人类文明发展的最早阶段,中东和远东早已形成了高度发达的农业文明,这种情况下,东方文明的一个基本特点就是高度分散的小农经济,由于农业哺育了众多人口,造成人均占有的土地稀缺,地价高涨。欧洲,特别是西欧,跟亚洲不同,这里开发历史晚,人口稀少。但是,西欧可以通过地中海这个窗口源源不断地获取东方的技术和商品。意大利和西班牙历来就是各种东方技术和商品流入西欧的窗口。同东方人口众多、土地稀缺不同,西欧人口稀少、土地并不稀缺,人均占有的自然资源较东方更加丰富。直到18世纪法国大革命时期,德国还到处都是森林,13世纪以前法国也到处都是森林。西欧发展经济真正缺少的要素是劳动力,而土地、资源成本,由于人口少,相比东方具有很大的优势。

奴隶制度在古代罗马帝国能如此繁盛的重要原因,恐怕是西欧奴隶主对于劳动力持续的需求造成的。在中国,由于早以形成稳定的小农经济,人口繁盛,政府可以直接对农村收取劳役地租,并不需要持续的战争来获得劳动力。其实雅典和斯巴达在这方面就非常明显。多利亚人征服的地带是高度文明的迈锡尼,也就是伯罗奔尼撒半岛,斯巴达直接对黑劳士征税;而在贫瘠的阿提卡,雅典需要持续对外作战来获得奴隶。

劳动力短缺,是贯穿西欧整个文明时期的重大历史因素。由于不能像东方国家那样获得稳定的税收来源,中世纪西欧的封建政权常常需要依靠商人和金融资本家的贷款,这种局面造成西欧的政府孱弱无力,各种政策时常受到利益集团的左右。不要说15世纪以后西欧的王权同商业资本和金融资本互相促进、结合,就是在中世纪,西欧的封建领地周围也存在大量由工商业者把持的、脱离封建领主的城市政权。这种情况在东方是无法想象的。不要说在大一统的中国,就是中东塞尔柱的小领主们,也没有一个需要依靠外来的贷款来维持自己的财政。

西方近代工业资本主义的崛起,依我来看有几个条件:

1,孱弱的政府对资本的依赖;(见上文的讨论)

2,对美洲的殖民导致美洲贵金属大量流如欧洲;(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南宋和金朝互相的经济封锁,使得南北双方同时存在铜钱荒,南宋大力发行纸币代替铜钱,金朝则是中国历史最早大规模使用白银的时代。另一方面,西欧的金银控制在私人资本手中,产生了一套信用体系。明代的大明宝钞则由于滥发纸币导致信用崩溃)

3,对殖民地的占领形成了广阔的市场;这一点值得重点讨论。历史上欧洲人口相比东方要少得多,这就意味着欧洲内部市场并不大,欧洲要发展工业资本主义,必须进行全球掠夺。占领殖民地既能获得廉价的原材料还能获取很大的市场,有利于实现资本的原始积累。

历史上中国各项技术都是领先世界的,但中国并不能实现工业革命。中国由于人口众多,内部市场很大,但人口众多也意味着劳动力价格低廉,雇主并不愿意使用新技术来取代手工劳动。其实中国就算人口减少也无法产生工业革命,比如金元时期中国经历过人口大量减少的过程,但还是没有出现新技术取代手工劳动的趋势。原因在于人口减少必然意味着内部市场的缩小,引起生产缩减。西欧成功实现工业革命的秘诀在于:内部的劳动力短缺和外部(殖民地)巨大的需求。像中国这样人口减少同时需求也减少是不会引发工业革命的。

1973年石油危机以后,西方陷入到资本癌晚期阶段,突出的表现为各种生产成本高企,加上实行凯恩斯主义货币政策,西方陷入到长期滞胀的局面当中。其实要我说,解决这个问题,最方便的办法,就是打击工会活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在资本主义长期发展的过程中,形成了很完善的、有利于经商或者叫做资本活动的体制。而且,西方占据全球食物连的顶端,对其前殖民地国家仍然拥有很大的影响,可以轻易从世界上其他地方获得廉价的原料,并向那些地方倾销商品。实际上,西方真正面临的问题,仍然是劳动力的短缺。在二战以前工会活动在许多西方国家仅仅是半合法甚至是不合法。二战以后,工会活动合法化,导致西方国家劳动力成本持续上涨,这也是战后西方新技术革命领先世界的重要原因——还是要用机器代替人才能实现企业的利润。二战以前由于工会活动能力不如今天,经济危机期间随着企业利润下降,工人薪资也出现大幅下降。1973年石油危机以后,工人薪资难以下降,因而出现了西方国家产业外移的趋势。西方如今出现的局面是,一方面本地居民的失业率越来越高,但是受制于《劳动法》和工会活动造成的高人工成本,企业仍然不会雇佣本地居民。大量来自非洲、中东、拉美、东欧的廉价劳动力则填补本地的劳动力空缺。

说完了资本癌晚期,再来说说封建癌晚期。对于东方国家来说,东方国家的政治体制本就不适应发展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要求——这类体制本就是为管理封建国家而设计的。加上东方国家人口众多,生态脆弱,又没有外部殖民地,很容易成为西方掠夺的对象——人口众多则市场广大,大量的廉价劳动力难以实现工业革命,高企的土地成本和腐败政府抬高了经商成本。这些因素都决定了东方难以同西方竞争。

中国之所以能够崛起,根本原因就是毛主席带领5亿中国农民闹革命,通过土地改革,既得到了农民的信任,大量农民送自己的儿子参加解放军,又彻底废除了封建土地制度,使得土地成本大大下降。经过上世纪40年代到80年代初期几轮土地制度变迁,最终形成了政府控制土地,政府大量向国内外企业提供廉价的产业用地的制度。而且文革时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农村几乎消灭了文盲,90年代初期中国拥有全世界最低的土地成本、最低的环境成本、最低的信贷成本、最低的人工成本、最低的经商成本。20世纪的最后20年和21世纪的最初10年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好的实现资本积累的条件!!!正是由于土地国有化形成的超低的土地成本,打破了人口众多造成的高地价,同时还能利用中国巨大的廉价劳动力,把人口众多这个不利于资本积累的条件转化为最有利于资本积累的条件。

回顾中国克服封建癌晚期的历程,最重要的就是社会主义革命,彻底废除了封建土地制度,实现了国家控制土地,从而大大降低了土地成本。在政治制度中,对中国发展最重要的就是党的领导。正是由于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当代中国才出现了便利的经商环境,出现了地方政府大规模的招商引资、提供廉价产业用地和银行向地方扶持的产业大力贷款。如果实行西方式民主,政客互相倾轧,以上有利于资本积累的条件都将不存在。印度就是最好的证明。印度土地的使用成本是非常高的。其私有土地制度所谓的“保护人权”,产业用地得不到保障,印度只能永远活在中世纪。政客为了选票会强化这种不利于资本积累的政策。西方式的民主、人权就只能在西方实施,因为西方除了劳动力价格以外,一切生产要素的成本都是很低的,保护人权实际上就是保护资本对低成本的资源的占有。如果在西方以外实行西方式的民主、人权,就是反作用,在印度这样的国家,除了“人”便宜以外,其他生产要素成本都很高,保护人权的后果是持续维持生产要素的高成本和“人”的廉价,是不利于现代工商业的发展的。

中国中国克服封建癌晚期的历程,显示了如何在一个人口众多的东方大国实现工业化的有效办法。通过社会主义革命,重塑民族性,实现全民族的动员,实现土地成本的大副下降,实现最廉价劳动力与最廉价土地、最高效官僚的结合,从而实现比西方更加有利于资本积累的条件。

如今,曾经有利于中国实现资本积累的有利条件正在不断消失,人工成本、环境成本、土地成本都出现了持续性的上涨。中国要摆脱向资本癌晚期滑落,只有进行产业升级,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加速用机器代替人,实现中国制造2025计划。习总书记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本质上就是要限制对落后产业的土地供应,加速落后产能淘汰,实现土地政策对新兴产业的支持。相信在党的正确领导下,中国有能力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中国的未来更美好。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