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揭秘性邪教:我的"踏实男友"竟是"导师"级PUA

500

原题目:PUA里的陷阱①丨我的"踏实男友"竟是"导师"级PUA

PUA世界里的“发声者”

500

吴茗(化名)PUA受害者

“很多女生的照片,偷拍人家的。”

距离吴茗(化名)遭受PUA,已经过去了整整四年。

每一次接受采访,她都不得不再次回想起那段经历。但没有一次,吴茗是拒绝的,而且每次采访吴茗都不戴口罩,不进行任何保护性拍摄,她也是目前为止唯一勇于直面镜头诉说的PUA受害者。

瘦弱的吴茗背后,是无数PUA受害者,模糊的身影。当观众质疑这一群体是否真实存在的时候,她成为最有利的证据,最犀利的回应。

 

500

王婷(化名) PUA受害者

“给人家备注老婆、亲爱的、宝贝。女孩子很多很多。他的公司网站自称有上千个女人。”

就在今年,王婷(化名)遭遇了PUA,但在一开始她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直到分手后,她才确认对方是“PUA”,而且是“导师级别”的PUA。

确定,在PUA受害者群体里却很难得,她们大多时候只能“猜测”或者“觉得是”,但能够拿出证据的,却少之又少。这也正是我们选择王婷,作为此次拍摄切入口的重要原因。

 

500

罗小白(化名) PUA机构前工作人员

“一趟旅行跟3到4个女孩儿(发生性关系)。甚至可能2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快速‘推倒’。不会做安全措施,有一些是跟未成年的女孩子发生性关系。”

罗小白(化名)没想到自己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竟然是在成都一家知名的PUA机构里,协助导师将他们的“猎艳”故事整理成档,并且写成公众号推文。

“当时不知道PUA这个东西,他们只问我会不会写情感小说,我说我会,所以才入职的。”虽然只工作了几个月的时间,但罗小白一直心存愧疚。在临近辞职的最后一段时间里,她储存了大量的文档资料,并在辞职后一直致力于反PUA的志愿者工作。

 

500

孔唯唯 反不良PUA公益组织“小红帽”的创始人

“学生流,主要中学生、大学生群体。泡良流,就是专门针对已婚的妇女。五步自杀流,比较恶劣。PUA是精神传销。”

孔唯唯,反不良PUA公益组织“小红帽”创始人,她的微信好友和微信群,几乎都和PUA相关。每天要处理数量众多的咨询和求助,但目前“小红帽”里全职志愿者,仅有她一人。

受害者、从业者、志愿者……正是因为这些“发声者”,PUA行业被不断揭露和曝光在大众面前,引起警惕,甚至有人因此受到制裁。

 

PUA,没有感情的杀手

PUA,全拼为Pick Up Artist,“搭讪艺术家”。

 

这一舶来品,却并不是“恋爱学”这么简单。绝大多数的PUA组织,推崇通过系统学习,和一系列有模板的行为模式,认识、吸引、引诱最终实现控制女性,“推倒”女性。有组织有预谋的“情感诈骗”,让越来越多女性成为“猎物”。

“他经常说自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之类的话。” 分手后,王婷常常想起前男友的这句话。

没有感情的杀手,确实是对PUA精准的描述。但当PUA如此自诩的时候,更像是一种挑衅。

王婷所在的成都是中国PUA的重灾区。作为中国最大PUA公司“浪迹”的所在城市,有一大批学员通过学习,成为导师、开课、甚至独立门户。这些教授“PUA课程”的公司,大多通过线上直播引流,然后售卖线下、私教、VIP课程进行营利。

 

PUA陷阱“三步走”

“他公司网站全部都是说他是如何睡到妹子,怎样一天就可以把妹子带走,甚至有一些是,整个录音妹子‘推倒’上床的过程。他会去曝光一些他当晚睡过的女孩子的一些照片。”

直到亲眼目睹前男友晓杰公司的网站,王婷才恍然大悟,自己曾经考虑要一起走入婚姻的男人,竟然是个PUA从业者。

王婷是一名互联网公司策划,漂亮,性格开朗,有主见。今年6月,她通过社交软件认识了一位名叫晓杰的男性。

 

500

王婷前男友晓杰在一款社交软件上的照片

“通过探探这个聊天软件认识的,他在社交软件上,展示出来的一个生活的圈子和他的生活状态,正能量、非常健康。”

吸引王婷的,除了晓杰展示出的高品质生活,还有有趣又令人好奇的聊天体验。

“比较幽默风趣,然后整个人显得比较成熟稳重,包括说话他也很讲究技巧。” 

王婷说,在恋爱初期晓杰并不是主动出击型的男性,相反有时候王婷给他发信息,他会很晚才回。而每次的回信,在王婷看来都特别有趣。

比如有一次,王婷在微信中向晓杰讲了一个“鬼故事”,开始晓杰并没有回应,直到很晚,他在微信中告诉王婷“鬼故事”让他有些害怕,作为“惩罚”和“补偿”,他希望王婷能够哄他直到入睡。

良好的互动性,让王婷觉得恋爱充满了“意思”,而体贴,则是王婷对这个男朋友最深刻的印象。在恋爱初期,男友几乎随叫随到,王婷爱玩密室,晓杰就陪着她玩遍了成都所有的密室。

“他在我面前,其实表现得还是比较专一的,然后也比较踏实的。” 因为追求者众多,王婷说“晓杰”能够胜出,凭的却是“踏实”,有趣且不会让人觉得油嘴滑舌。

“他会给我听一些歌曲,然后这些歌曲很多都是跟性有关系的一些歌曲。”

晓杰通过套路,一步步让王婷陷入和他的爱情,并在两周内发生了关系。整个过程,在一般人看来并没有特别之处,但经过反PUA志愿者的分析,这一系列的操作其实都是有迹可循。

“在无形当中展示了,第一个,他有好的车。他是常常去健身的人。‘展现高价值’,是PUA圈里面常用的一个技巧。”

“社交展示面”,展现高端人设,就是PUA套路的第一步。

再者,透过王婷的描述,孔唯唯认为晓杰的话术属于典型的推拉。

“比如,你挺好看的,就是胖了点。再比如,如果你对我好一点,我就给你一段甜甜的恋爱。”孔唯唯解释,赞美对方的美丽,属于“拉”,而对对方“胖”的评价,就属于“推”。

 

“话术推拉”,PUA套路的第二步,王婷所说的,对方故意不回消息,若即若离,似乎找到了印证。

“他们PUA课程会有一个,在家里面装饰的摆放,举个例子,挂有性暗示的画在屋子里面。” PUA机构前工作人员罗小白说,在相处环境中埋藏性暗示,是PUA过程中的关键一环,能够帮助PUA迅速地推进两性关系。印证到晓杰与王婷的相处,便是那些跟性有关的歌曲。

 

我的“踏实男友”,竟然是个PUA导师!

“以前都是每天按时回信息,然后后面变成2天回一次,后面变成4天回一次。”

随着时间的推移,晓杰变得越来越“神秘”和冷淡,经常不回微信,行踪不定。

因为考虑到想要与晓杰长期发展,王婷曾询问过晓杰的工作,一开始晓杰都是岔开话题或者拐弯抹角不回答。被追问之下,晓杰告诉王婷自己从事互联网工作,但具体的工作内容却始终没有告知。

“在他的小号里面会看到,他有给人家备注老婆、亲爱的、宝贝之类的这种备注。女孩子很多很多,交往过的女孩子至少100个以上。真实数字。” 

在晓杰的小号里,王婷看到他与其它女性暧昧、调情,甚至以男女朋友互称。王婷一下子目瞪口呆。面对脚踏几十只船的男友,她选择分手。

起初在分手后,王婷以为只是碰到了“花心男”,直到某一天,王婷通过互联网检索,亲眼目睹了晓杰公司的网站,和晓杰进行的 “情感教学”直播,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是遭遇了被“批量生产”的PUA。

 

500

晓杰作为“情感导师”进行线上直播

“这样你才可以不用直接去喝什么下午茶,买什么礼物,上她家吃面。你知道吗,很好吃很辣,汗流得很热,热到脱衣了。”

直播课程的标题低俗不堪,而作为所谓“情感导师”的晓杰,和王婷平时认识的踏实男友更是判若两人。

“直接拿着一个避孕套在直播,(说的是)直接是把妹子带到一个私人影院之后,然后去偷拍人家的照片。”PUA对女性的伤害,还包括隐私泄露。PUA导师为了吸引学员,会将交往过的女性作为案例,在直播中进行展示。

虽然暂时没有在公司的网站上找到关于自己的资料,但这就像一颗定时炸弹,让王婷每天都生活在担忧之中。而另一方面,她在情感上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很痛苦其实,包括到现在,其实还是有一点抑郁的状态。”

王婷说这段经历,让她难以再去相信爱情,再去真诚地相信一个人。终身伤害,王婷这样描述PUA在她身上留下的伤痕。

特别鸣谢:部分线索由反不良PUA公益组织“小红帽”、呵呵列表(渣男渣女举报APP)提供。

(来源:看看新闻Knews12月15日  记者:卢梅 朱厚真 李维潇 徐玮 编辑:傅群)

免责声明

站务

  • 【投票】你想跟谁在风闻唠唠?

    各位用户老爷,过年好!2020已到,感谢大家在过去的一年对风闻的支持,未来,我们将继续与你们并肩同行。因为疫情的爆发,这个春节,格外“肃杀”。观察者网风闻始终与大家一起共度时艰。这个假期,风闻推出【过年唠唠】套餐,红人大V齐上阵,每天一位安排上,陪大家聊天吐槽,建言献策,舒筋活血,随时等你来撩~(已......
  •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时更新

    (数据来自@丁香医生、@人民日报、各省市卫健委)截至 2020-01-29 13:25 全国数据统计确诊 6041 例   疑似 9239 例   死亡 132 例   治愈 110 例   传染源: 野生动物,可能为中华菊头蝠病毒: 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传播途径: 经呼吸道飞沫传播,亦......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