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根据新出的史料,可以认为老子是范蠡的门生吗?|文史宴

文/浅野裕一

诸子百家中的儒家、墨家、道家等显学,都有不少上古萨满教的遗存。不过儒家致力于将宗教义理化,墨家则纯是利用的态度,对原初宗教精神保留较多的则是道家思想,这与理性化之前的华夏文化在南方楚、越各族遗存较多颇有关系。而前些年新出的《太一生水》中水生万物的说法,与埃及努恩之海、苏美尔的提马特眼泪等神话的联系,都能反映出上古萨满教共通的意识形态。

500

“儒”“墨”等学派名在儒家、墨家活动的春秋末期就已经存在了。而“道家”这一学派名在春秋战国时期还没有,直到汉初才第一次出现在文献中。道家思想后来也被称作老庄思想, 因为代表道家的是《老子》《庄子》。

与儒、墨相比,道家宗教性较浓厚

1

东汉的班固在《汉书•艺文志•诸子略•道家》中把道家的特色概括为“历记成败、存亡、祸福、古今之道,然后知秉要执本,此君人南面之术也”。也就是说,道家的特色在于,他们认为要先省察古今盛衰的历史变迁,然后才能遵守清虚、卑弱的根本,并认为这才是君主君临天下的统治术。

因此班固称“道家者流,盖出史官”,指出道家之渊源在古代史官。周王室史官的职责是观测日月星辰等天体运行(天道), 制定历法并据其记录周的年代,援引史书训诫天子,以占星术预测天道的变迁和内政、外交、军事的吉凶,遵从历法的指示(时令)监督农业活动。

他们的活动全都是以天道观测为中心展开的。且史官的天道思想还具备以气解释天地之成立的特点:“夫天地之气,不失其序”(《国语•周语上》)。正如“史以天占人”所言,史官并不仅仅从内部思考人类世界(人事)的问题,还试图置身广阔的天界理法(天事)之中去思索。将人事包含于天事内,且以优先天事的形式思考人事,这种态度才是道家思想最基本的框架。

因此,正如班固所指出的,道家的渊源之一,在于从天道占卜人事这种史官的天道思想。

古代天道思想是在周王室的史官集团内部传承的一种奇异的思想。但是这一思想逐渐在周王室的贵族、畿内各国的贵族中广泛传播,脱离了史官的垄断,此后更进一步传播到了远离中原(黄河流域)的边境地区。

据《史记集解》所引《范氏计然》记载:“计然者,葵丘濮上人,姓辛氏,字文子,其先晋国亡公子也。尝南游于越,范蠡师事之”,从晋国亡命逃到楚国的公子后裔名计然(文子),从楚国来到越国,向范蠡传授学问。

晋国为畿内的大国,公子属于能够接受天道思想的特定身份阶层。所以,可以认为越国的范蠡是通过计然继承了中原的古代天道思想。

范蠡是侍奉越王勾践并使之灭亡宿敌吴国的有名的参谋。他的言行举动在记录了春秋时代历史的《国语•越语下》中可见。

其中范蠡的发言正是基于古代天道思想之内容,而且与马王堆西汉墓中发现的《经法》《十六经》等黄帝书也极其相似。黄帝书与《老子》统称为“黄帝老子书”,成为被称作黄老思想的道家一派的经典。但这也说明道家渊源之一依然是史官的古代天道思想。

老子是范蠡的学生?

2

在前述经过的基础上,接下来让我们思考《老子》思想的形成情况。

关于老子的各种传承大致可分为三种:(1)老子是靠近中原的南方,也就是陈或者楚国北部的人;(2)他是西周史官;(3)他的思想与计然、范蠡同属一个体系。这些情况虽然乍看之下有些支离破碎,但若作以下思考,则能进行整体性理解。

虽然在吴越之间的斗争结束之后范蠡去了齐国, 但曾经刚强骄纵的吴国的灭亡和通过复杂战略获胜的越国的教训将范蠡之名广泛传播于吴越之地。通过吞并吴国强大起来的越国又在公元前 334 年被楚国彻底吞并。正是在这一变迁的背景之下,范蠡的思想从吴越传播到了楚国。

500

离开越国的范蠡

 

尤其是有许多传说认为老子的出生地在陈国,也进一步提高了这种可能性。陈国处于吴越两大势力之间,苦于选择何去何从,最初它与楚国结盟攻打吴国, 后来又支持吴国与楚国作对。公元前487年,陈国为楚国所灭,短短四年后, 吞并了吴国的越国的势力开始波及这一地区。也就是说, 无论在地理上还是历史上,陈国与吴、楚、越都有极为深厚的关系。

知晓这一情况之后,可以认为之所以范蠡与《老子》呈现出思想上的共通性,是因为范蠡的思想在陈国故地传播并成了《老子》在楚国形成的有利契机。这种想法为传承(1)和(3) 提供了调和的可能。

那么接下来,让我们思考一下它们与传承(2)—— 认为老子是周王室的史官 —— 之间的关系。如何能在确认老子出身于春秋末期到战国时期的楚国且与范蠡之间存在思想上的继承关系的基础上,又将他与西周联系在一起?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应该想到范蠡思想的形成过程。既然范蠡是通过计然继承了中原的古代天道思想,那么在范蠡思想影响下形成的《老子》也就间接地汲取了古代天道思想之流。

而且老子的出生地在楚国的北部,位于中原与南方交界的地带,具备了易于吸收中原文化的条件。再加上楚国在长江流域的夷狄中也是最早进入中原的,中原文化流入的程度应该比越国高得多。《老子》中也能看到中原天道思想的影响。因此老子也被看作继承了周文化的人。

这一点是把老子与西周联系在一起的重要因素。此外,《老子》阐释王者君临天下的技术、尚古思想、回归根源等现象, 也让汉代人产生一种老子是继承了逐渐衰退的古代天道思想的周王室史官的印象。

以上各种因素融合到一起,老子作为周王室史官、始终保持古代思想的形象就形成了,几乎是一种必然。孔子向老子请教逐渐崩坏的周礼,委托老子将典籍收录进周王室的书库,最后发展为老子看到周的衰落而离开西方 —— 以上诸多传说的结构性意义或许就在这一点上。

除此以外,也有传闻认为老子是预言了秦国霸业的秦国太史,还有一种看法认为他就是以“西周三川皆震”(《国语•周语上》)的预兆警告幽王“周将亡”的伯阳父,这些传说的兴盛也是基于同样的理由。

500

泉州清源山老子像

综合以上结果,可以认为《老子》成形于春秋末期到战国初期的楚国北部,其基础包括对吴越抗争的反省、范蠡思想的影响、春秋时代流入的中原文化的影响,以及伴随作为宇宙本体和根源的“道”的创造而出现的宇宙生成论等新要素。


道教与世界宗教的联系

3

以往我们能够利用的先秦道家思想的文献,基本上局限于《老子》和《庄子》。因此道家思想的研究是以《老子》和《庄子》为中心展开的。然而随着近年来新的资料相继出土,道家思想研究迎来了全新的阶段。

1993 年湖北省荆门市郭店 1 号楚墓出土了战国中期的竹简(郭店楚简)。其中包含了三种《老子》抄本和被命名为《太一生水》的未知的道家文献。

《太一生水》显示了这样一种过程:水生于宇宙的根源太一,天生于太一和水,地生于太一和天,神明生于天和地,阴阳生于神明,四季生于阴阳,寒暑生于四季,湿燥生于寒暑,湿燥相辅成一年。这一过程追溯了从宇宙的出现到完成,世界分化的每一个阶段的内容,形成了不同于《老子》的独特的宇宙生成论。

太一还被解释为在宇宙完成之后潜入水中周行天下,“周而又始,以己为万物母, 一缺一盈,以己为万物经”,作为“万物母”“万物经”继续控制万物。这与“有物混成,先天地生, 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 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 ”(第二十五章 )、“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 渊乎似万物之宗”(第四章)等语所表示的《老子》的道 —— 万物生发后也继续在幕后统治着世界的宇宙主宰者 —— 属于同一构造。

《太一生水》中还包括“天道贵弱,削成者以益生者”这种对夸耀强盛的人类社会现状进行批评的论点。与此相似的思考在《老子》“天之道,其犹张弓欤!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第七十七章)、“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第七十六章)、“果而勿矜,果而勿伐,果而勿骄”(第三十章)中亦可见。

500

郭店楚简《太一生水》

《太一生水》的发现表示,还存在不同于《老子》的未知的道家思想,因而给学界带来了巨大的冲击。然而具有冲击性的发现还在继续。1994 年,上海博物馆在香港的古董市场购买了1200 多支战国楚简。这批上博楚简中包含了题为《恒先》的道家思想文献。《恒先》中记录了以下这种宇宙生成论。

在“恒”这一原始时期,并没有世界,只有质和静微弱地存在于“恒”的内部。最初微小的质、静、虚三者不久便成长为大质、大静、大虚,从而对被封存于无之中的现状表示不满, 企图脱离“恒”。结果出现了“或”的世界。进入“或”的阶段以后,发生了气。气并非生于“恒”,“气是自生自作”,自己生,自己四处游走。混沌为一的气,不久后开始分化,浑浊的气形成了地,清亮的气形成了天。气继续分化、扩延,于是万物生发充满天地。

《恒先》独特的宇宙生成论是大致将“恒”与“或”的世界相对比。世界从“恒”过渡到“或”,而“恒”继续在幕后控制“或” 的世界,是宇宙的主宰者。《恒先》中还有一种认为人类是恶之元凶,批评人类文明的观点,“有人焉有不善,乱出于人”。

 从《老子》《太一生水》《恒先》三者之间可以看到许多的共通性,但其中最大的共通性在于它们的思想是从宇宙之始说起,批评当今人类社会现状,具有把宇宙生成论与文明批评相结合的构造这一点。

三者提出的宇宙主宰者“道”“太一”“恒”的性质中也有很大的共通性。在尊奉《诗》《书》为先王之书的中原文化圈,拥有意志的人格神上天、上帝才是宇宙的主宰者,这一观念已经牢牢地树立起来。在这种对上天、上帝的信仰中,世界已经作为预设存在,所以宇宙之始并不被当作思考的对象,像“天生烝民”(《诗经• 大雅• 烝民》)所表示的,至多不过从人类的诞生开始说起。

500

上博楚简《恒先》

上天、上帝与犹太教的耶和华(YHWH)、基督教的神、伊斯兰教的安拉等一样,是拥有感情和意志但没有身体和形象的形而上的神格,从人身上剔除了身体的要素,只留下感情和意志, 说到底还是模仿了人的神格。

与此相反,“恒”“太一”“道”完全不具备类似人的性质,即便在观念上被设定为非物之物,但基本上体现的还是物的性质。这种是人还是物的差异,从哲学的角度而言属于本质上的不同, 两者之间存在难以超越的深深的鸿沟。否定把模仿人的人格神作为宇宙主宰者的思想、把类物的存在作为宇宙主宰者 —— 这种思想是周王朝体制下的中原文化圈绝对无法孕育出来的。

像这样,将类物的存在置于宇宙主宰者的位置上的思想, 虽然是为说明宇宙起源的宇宙生成论,但同时,具有宇宙生成论的道家思想一定会对人类文明进行强烈的批判。

本文节选自浅野裕一《古代中国的文明观》。

这里有「文宴史」更多惊喜

免责声明

站务

  •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时更新

    (数据来自@丁香医生、@央视新闻)截止到2020年1月22日22时30分,全国 确诊 543 例,疑似 137 例,治愈 25 例,死亡 17 例。传染源: 尚不明确;病毒: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病毒: 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传播途径: 未完全掌握,存在人传人、医务人员感染、一定......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