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再次改变朝鲜的战略地位”:主体版“两弹一星”两手都要硬?

朝中社平壤12月8日电 2019年12月7日下午,朝鲜在西海卫星发射场举行了一次非常重大的试验。朝鲜国防科学院向党中央委员会汇报有关具有重大意义的此次试验成功的结果。这次举行的重大试验结果即将对再次改变朝鲜的战略地位发挥重要作用。

用大佬的话说,这是一次很不主体的,“又不说事又要报的‘重大发表’”。除了从美韩各方均未监测到导弹发射情况这一点,能猜出来这应该只是一次火箭发动机试验之外,别的一点可供分析的文字和图片信息都没有,这就给了外界尽情想象的空间。

500

▲打个火箭炮都监测的到,真要是打个大家伙,美韩方面不可能看不见。不过正是因为这两天朝鲜接连放的狠话,美军还真起飞了侦察机,准备侦测可能的导弹/远程火箭炮试射情况

虽然近期位于朝鲜西海岸的西海(Sohae)卫星发射场——西方多以附近地名,称之为“东仓里(Tongchang-ri)卫星发射场”——确实有一些活动迹象,如韩国国情院在上月29日的国会情报委员会全体会议上就曾表示,最近朝鲜东仓里发射场内的车辆和装备活动比平时有所增加。

500

▲2019年3月,西海卫星发射场发动机测试台附近的情况,外界普遍认为,这是朝鲜在2018年8月对其“部分拆除”,以体现谈判诚意——然而美国人对此并没有什么积极反应——之后的重新功能化

500

▲2019年11月1日,恢复后的测试台附近仍然一片平静

但以往常试验时的情况参考,这些近期增加的活动,还不足以做出朝鲜将在短期内进行相关试验的推断。结果在一个蓝色集装箱周四刚刚运到试验场之后(里头估计是试验所需的重要设备),朝鲜周六就进行了“重大试验”,这实在是快得出奇了一些。

500

▲图中那个长10米左右的海运集装箱(蓝色)就是12月5日刚刚运到卫星发射场的,对比上一张图,场坪上的其他车辆仍然停留在原来位置

由于这种“短平快”,加上目前为止外界还没有公布朝鲜对试验台上的火箭发动机进行燃料加注的信息,这就使得韩联社目前仍然认为,此次试验的是一款固体火箭发动机——尽管西海卫星发射场的发动机试验台,此前一直是用于试验液体燃料火箭发动机的。

500

▲2017年3月18日,朝鲜在西海卫星发射场进行的新型大功率火箭发动机的地面试验,对比可见,当时垂直试验台左侧并未搭建上两张图里的掩蔽棚,这个掩蔽棚是否与固体火箭发动机水平测试有关,仍不清楚

500

▲2016年3月24日,朝鲜在咸兴(该国火箭发动机燃料的主要生产基地)进行的固体火箭发动机地上点火和箭体分离试验,根据The Diplomat杂志引述美国政府消息人士的话说,至少在2017年10月,咸兴试验场又进行了一次固发试验

从军事需求上分析,在完成可机动部署的火星-15洲际弹道导弹的研制后,除非要研制地井固定部署的重型液体燃料导弹,朝鲜确实没有必要再研制一款新的大功率液体燃料发动机。从朝鲜近期的导弹试射活动上看,今年10月试射的北极星-3型潜射中程弹道导弹仍然采用固体燃料发动机;如果朝鲜打算继续发展使用固体燃料,反应速度和生存能力更强的远程、乃至洲际弹道导弹的话,将12月7日的试验与之关联起来,有一定道理。

500

▲毕竟在2017年阅兵中,曾经展示过这种谁也不知道到底是战略欺骗还是“伟大愿景”的鬼

不过在美韩军方没有公布进一步消息之前,我们不妨再抠抠朝方报道的文字。毕竟虽然朝鲜式话术经常让人难以捉摸,但报道中“即将再次改变朝鲜的战略地位”一句,仍然值得继续咂摸一番。众所周知,以朝方视角来看,其上一次“改变战略地位”,显然是通过“主体核武力”的建设完成而实现的。那么参照“两弹一星”的标准,能与“主体核武力”并称的,除了对“主体核武力”的运载工具进行全面升级之外,研发类型更加广泛的人造地球卫星,同样是一个可能的选项。

500

▲值得参考的是,1984年的首次同步卫星发射任务(代号331任务),在中国航天史上的地位是和580任务——东风-5洲际弹道导弹全程试验并列的

截至目前,朝鲜最后一次民用航天发射是2016年2月7日,从西海卫星发射场以银河3号运载火箭发射了光明星4号卫星。虽然卫星入轨成功,但其运行情况一直受外界质疑。此后三年多的时间里,尽管朝鲜航天科研队伍集中精力于各型弹道导弹的试射,但其中获得的大量数据,特别是火星-14/15两级液体燃料弹道导弹的三次高弹道试射成功,也为朝鲜未来可能的卫星发射奠定了基础。

500

▲在朝鲜攻克更先进的火箭发动机技术之后,银河3号运载火箭从可靠性到运载能力等方面都已经落后。如果以火星-15的第一级发动机为基础(如进行双机并联),可以研制出一款技术上较为可靠,足以用于发射较重的实用型号卫星的运载火箭

除了运载火箭技术上的潜力之外,从2018年年初,俄罗斯披露的一些与朝鲜卫星领域专家的技术交流来看,朝鲜当时正在研发用于通信、遥感等用途的同步卫星。而且就在上个月,朝中社还刊登了一则不太起眼的消息:

朝中社平壤11月12日电 “航天科技讨论会·2019”12日在科学技术殿堂拉开帷幕。

金日成综合大学、金策工业综合大学、国家科学院、农业研究院等数十家单位的干部、科技工作者、教师、研究员和博士生前来参加由朝鲜科学技术总联盟中央主办的讨论会。

此次讨论会以《航天强国建设和尖端突破战》为主题,分人造地球卫星、航天材料及元件、航天观测及基础科学、应用技术四个单元进行。

讨论会将发表在征服宇宙斗争中取得的成就和反映应用经验的180多篇论文。

讨论会期间还将进行讲课和多媒体影像放映。

讨论会将持续至15日。

500

▲与导弹核武器类似,朝鲜对其在航天领域取得的成就也颇为自豪,图为平壤科学技术殿堂贯通大厅里展示的银河-3运载火箭模型

从讨论会的单元设置和与会代表来看,在继续发展卫星等航天技术领域方面,朝鲜确实有着不少想法。尽管之前发射“光明星”系列卫星时,“以弹道导弹技术发射”成了引发朝鲜遭受后续制裁的理由;但从近两年对美多轮谈判、多次让步后,制裁仍持续至今的结果来看,朝鲜在这方面也没有多少需要顾忌的理由了。如果朝鲜继续开发运载火箭,一方面是其发展卫星的客观需要,也是其威胁恢复洲际弹道导弹试射前可用的一张牌,全看外界如何理解了。

500

▲弃核这事儿,正如我们一开始的预计,现在又回到了原点,而朝美双方对此也都必然有准备——无论是朝鲜分步骤恢复相关试验,还是特朗普在继续宣称“俺俩是朋友”的同时,也放话“不排除武力选项”,皆属此类

就在这次发动机试验之前,朝鲜常驻联合国代表金星发表声明,称美国为窒息朝鲜,继续推行敌朝政策,美国要求对话,不过是“为本国政治服务”的拖延时间;“朝鲜已没有必要与美国长期对话,无核化议题已经从谈判桌上撤除。”这等于把朝方高层近期的密集书面表态,由外交官之口明说了。

由此观之,朝鲜虽然不太可能在今年年底之前完成新型远程弹道导弹或运载火箭的试射;但从正式宣布朝鲜并不会满足于“远火+战术弹道导弹”,随时可能“弃聊”的北极星-3试射后,这两个月的各方局势演变来看,2017年“一年四弹”式的连续试验带给世界的震撼,可能会以新的形式再现。

500

500

▲2017年,朝鲜通过北极星-2固体燃料中程弹道导弹(上),和火星-12/14/15液体燃料中程/远程/洲际弹道导弹的连续试射(下),奠定了其在中远程弹道导弹领域的发展格局

500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