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我在日本旅游中遇到香港妹子,她问我怎么看香港

周末,我去了京都旅游,感受感受日本浓厚的传统文化气息,顺便体验一下当地生活。晚上入住民宿,发现老板在吧台聊天,于是就坐下来听了听,也有意无意地插几句打趣的话。

当老板问我是哪里人,我说我是广东人,然后旁边的妹子很惊奇的问我会不会说广东话,我说会啊,你也是广东人?她说,不是她是香港的。

我听完心里一沉,不过想想也无所谓了,爱这么想就这么想吧,就说哦哦这样。

跟老板和妹子聊的也还开心,途中妹子就问了我,知道香港的事吗,怎么看香港。

她说因为她以前有个佛山的朋友,经常往返两地,接触到的资讯也很多,不会被大陆封锁消息,但是却不支持他们香港人去抗争,觉得很意外。

我一开始觉得太正面去讨论这个问题,怕激起她的抵触,就打打擦边球,说她朋友也是有她的想法嘛。心里却想,我们这边的想法你们从来不理解也不愿意去理解,怎么跟你解释。

她说,她其实在想是不是他们错了。

这话说的让我有点意外,她说,之前有个在网上跟政府发表了不同意见的人,过去了大陆,他们都担心这个人会不会“消失”,会不会再也见不到他了。但是到现在,都好好的,不像之前说的,过去了人就会消失。

我笑着说,肯定啦,在大陆虽然不能乱说话,但是只要不是颠覆国家主权,颠覆政权的话,是不会抓你的。

她说,她因为经常用百度,看到贴吧上面很多人都在骂香港,说香港人来了怎么怎么样。我又笑了笑,说这些人就是嘴上这么说,实际做的时候又不是这么样了。这些人要是对着警察,他不是什么都不敢说?

香港妹子听了安了下心,想想好像也挺合理的。又问,那我怎么想香港的问题,你看我们都在日本了,政府不会拿我怎么样,可以不用那么多约束了吧。

我一下子,脑海里闪过的都是张维为老师,陈平老师,一勺思想,香港无线电视台每天的新闻,唯物主义和方法论,一时间有点说不出话。

我说,这个有点复杂,一下子可能说不太清楚。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跟你说的,就是追求人权和自由本身是一件好事,但是你如果从整体来看可能就不一定是一件好事。因为人权和自由本身是建立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才能实现的。你看看中国现在不就发展的很好,在国际上很有发言权,邓小平说过落后就要挨打,中国人强了才有这些权利和自由。

她点了点头,说但是邓小平以前把香港当成垫脚石,现在香港把大陆当成垫脚石了。

我说,这又是另一件事了,这是因为香港的经济结构的问题。香港把所有科技产业都转出去了,就剩下金融和服务业,香港的发展就停滞了。你看看英国看看日本,是不是一样?你看看美国为什么拼命打压华为,还不是因为华为是科技企业?

她似乎能理解了一些了。剩下一些时间,我边喝啤酒边跟她聊了一些杂谈,大陆人里面低素质的人什么的。

我就笑笑跟她说,低素质的人我们也顶不顺啊,大家都是人啊,实在顶不顺就骂人咯。

她还问起香港人在外面会不会受大陆人欺负什么的。我说不会啊,那你看外面还有台湾人,还有日本人,大家都是普通人其实,不谈政治,多聊聊游戏啊,吃吃饭啊,就没什么咯。

还说香港人其实看大陆人高人一等,我说知道啊,只不过不说你们什么而已。她还问是不是上海也这样,我说是啊,跟你们一样的嘛(部分真实情况,非地域黑)。

后来聊了些什么就不记得了,我说去大陆看看大陆的变化,生活一段时间,她还说去大陆呆一阵子一两年有点长,可能两三个月吧,也不知道去哪。走之前我说要不加个微信吧,她说她只有fb和WhatsApp。我加了fb一看,背景写着,香港警察XXXXXX,还不能加好友。她笑着说,有很多不太适合看的哦。我回道,我什么都看过啦。不过到现在好像还是没加,可能还是心里有抵触吧,或许是谨慎。

现在想想,当代香港的年轻人何去何从,不学科技不学政治不学哲学,天天冲击和抗议,来大陆可能都不能适应,又没竞争力又没大局观,去国外也要面临对大陆人,自己心里这一关又放不下,作为一代广东人真的觉得很惋惜。

-------------2019.12.9更新----------------

晚上回来看了看评论,也跟现实中的朋友聊了聊,发现大部分人认为我太过客气,不敢刚她。

但是如果你不能站在对方的角度去看,对方又怎么认可你,而对方又怎么能站在你的角度去理解你呢?如果我今天正面刚她,她回去之后说被大陆人喷了,然后还是继续她那一套,那会有改变吗?而站在她的逻辑上把她引导到另一条路,她也许回去就能够用同样的逻辑引导更多的人,那样这个结才能慢慢化开。

否则几十年她都怨恨你,就跟南越一样,从来不服气北越,认为美国弃他们而去,至今也一样在追求自由和人权一样,无视自己国家的进步也不服从管制,甚至认为发展会弱化这些问题,永远没法根本改变。

免责声明

站务

  •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时更新

    (数据来自@丁香医生、@人民日报、各省市卫健委)截止到2020年1月25日08:21 ,确诊 1287 例 疑似 1965 例 治愈 38 例 死亡 41 例。传染源: 野生动物,可能中华菊头蝠病毒: 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传播途径: 未完全掌握,存在人传人、医务人员感染、一定范围社区传播......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