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人在墨脱,刚进森林,蚂蟥太多,晕了 | 躺倒大自然第13期

导读

本期躺倒大自然延续上一期的风格,唐导和他的伙伴们带大家体验一番,如何在墨脱野外森林,以及热(feng)情(kuang)好(xi)客(xue)的蚂蟥中求生。话说小猿很少看到我们中国人的探险视频,所以一听到唐导要去喜马拉雅山溜达一圈,小猿忍不住催着唐导传躺倒了。果然,这期节目真的让人意犹未尽啊。

一开始小猿从墨脱县宜人的风景中体会到了:基建狂魔万岁!(刹住)

节目里唐导与蚂蟥的“有爱互动”之外,还教了我们如何对付正在吸血的蚂蟥,顺便科普了一波蚂蟥在医疗上的用途。这让被蚂蟥吸血的恐惧支配下的小猿我,有一点觉得,这胖胖圆圆的家伙还挺,可爱?

向导门巴族小伙告诉唐导和大伙,墨脱的另一边有他们的亲戚,但已经不在中国国境内了。整期节目最让小猿感慨的,还是唐导在最后说的,人类的探索活动中,蚂蟥不是什么大障碍,我们还有更大的障碍需要去打破。

视频链接: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7695979

部分评论:

Mix靛子:

人在b站,刚看视频,质量很高,三连了500500

youth净:

最开始的画面地上好多垃圾,最后面把垃圾带走好评!

精彩呈现:

唐导:继续自然纪录片拍摄之旅。我们这次来到的是中国最神秘的地方之一——墨脱。墨脱之所以神秘,因为它是中国2800个县城里最后一个通公路的。至今从墨脱去波密的路,行走还比较困难,路况不好,必须乘坐越野车,但最大的困难可能你还想不到,那就是车太多、容易堵车。在雅鲁藏布江边撕柚子,这不,在路上又是一堵就是几小时,只能剥个柚子压压惊。堵车的原因还是因为还在搞基建——修路,大卡车太多,路窄,会车错不开道。一旦进了墨脱县城,地势平缓你会发现这里的路修得还挺不错,不仅县城,下面的乡村也都通了硬化路面。在墨脱的城区,不会觉得和祖国其他地方有什么区别,非常漂亮,不愧是基建狂魔。

说墨脱之所以“神秘”的另一个原因,它处于中国和印度,在藏南领土争议的地区上,至今墨脱都有部分领土被印度占领,靠近军事分界线的地方控制很严,很少有人能过去看一看。

500

另一个难以进入的原因,这里的森林还维持着非常原始的状态,墨脱位于喜马拉雅山脉的南坡,海拔不到1000米。因为海拔落差巨大,各种生物从高海拔的雪山到低海拔的热带雨林呈垂直分布,种类异常繁多。北方的群山隔离了南下的冷空气,而印度洋的暖湿气流顺着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深入到此,形成世界雨量最高的降水中心。

而在这温暖潮湿的森林里,这蚂蟥肆虐是非常有名,这里号称有中国最疯狂的蚂蟥,为此我们也必须做一些准备。

500

唐导:我的墨镜在里面,墨镜帮我收起来。组里唯一的女生,植物专家李茜,同时她也是一位鸡尾酒的爱好者,特地调制了一瓶的驱蚂蟥的药水。

吴元奇:这个是什么?白酒?

李茜:里面是半瓶的花露水和半瓶的白酒。

500

唐导:这有用吗?等会儿我们试一下。

李茜:总比没有好呀。

吴元奇:再放点盐,做个对比,一个脚喷一个脚不喷,然后再来走。

李茜:盐已经潮了放不进去。

唐导:最终的配方是花露水+白酒+盐,这化学防护有没有用呢?

李茜:把这个打开。

唐导:现在里面是放的白酒是吧,给我喷一点,你里面配的白酒。

(嗯,你这个腿不束一下吗?)

唐导:没关系,咬就咬吧。

(你最好把袜子套进去)

唐导:没关系,它不会钻进来,我这里面两层。

(不是,它是顺着往里面就爬了)

唐导:听了大家的意见,把裤子塞进袜子里做物理防。没关系,这一走它就又出来了。

(不会出来的,你尽可能地往上套,它会顺着往里边爬,我觉得你还是扎起来是吧?裤腿放到袜子里面。)

唐导:我们今天这个视频的主题就是看有没有蚂蟥,最后有多少个蚂蟥在身上,过一会儿要检查。你这个是驱蚊的是吧,我来喷一点,走吧!充分准备之后进入森林,很快就能看到蚂蟥们蠢蠢欲动,这心情就像是我们是它们等待已久的外卖。

蚂蟥,又叫水蛭,属环节动物门,蚯蚓的亲戚。世界上一共有700多种,大多数蚂蟥是捕食小型动物的捕食者,吸血的只是一小部分。但是没办法,蚂蟥吸血的印象太深入人心了,野外工作难免遭遇各种吸血的虫子,这某种程度也是这个地方狂野程度的指标,所以我视为某种成就。蚂蟥吸血会分泌抗凝血因子,伤口流血不止,但是相比蜱虫和蚊虫,伤口不算很痒,也很少传染疾病,所以我宁愿获得蚂蟥勋章。蚊虫叮咬更讨厌,而蜱虫最可怕,至今我还没有达成蜱虫成就,也希望永远别达成。

500

这次进山,有三位门巴族的小伙来帮忙,仁青、扎西,还有挥着柴刀、在前开路的白马。

白马:你们以前去过吗?

吴元奇:没有,没去过,嗯,第一次过来,我们第一次来墨脱。

唐导:进山没多久就看见一条蛇,真是惊喜啊,怎么蛇见你们不会爬,这是最毒的蛇,刚孵出来吧?

白马:嗯。

唐导:这是什么蛇?

白马:我们这里最毒的一个蛇。

唐导:仁青和扎西认出这是一条毒蛇,还好是刚刚孵出的幼蛇,两爬是我的最爱,赶紧拍照留念。

500

走了没几步,队伍突然停下了,有人被蚂蟥咬了。看看我有吗?

吴元奇:好像还没有,哪里,黑不溜秋,很小的。看见了,有只蚂蟥在脚上,鞋上面,手上已经有了,手上有一只。

唐导:我来帮你搞掉。

(有吗?在这,厉害厉害,喷一下,我也觉得(蚂蟥)进去了。)

唐导:摄影师吴元奇只是在裤脚外扎绑带,而不是把裤脚塞进袜子,事实证明这不是个好主意。

唐导:所以这个时候,最好不要在一个地方站立,因为所有的蚂蟥都会向你围过来,要走赶快走。有一个蚂蟥,已经咬了我了,拿那个喷一下,拿那个,药水在你后面。前方白马又发现了好东西,他在这儿干什么?这个豆子采了有什么用?

白马:吃这个。

李茜:眼镜豆,你看,跟眼镜一样,上面还有颗大的,那里有棵新鲜的。

500

唐导:那个还没熟,这些熟了,这是榼藤,号称有世界上最大的豆荚,多产自热带,这豆荚里的豆子是门巴人的小点心。这个怎么做,炒着吃?

白马:先烧,烧了以后煮,要煮一天,煮烂掉。嗯,这有毒嘛,先把那个毒去掉。

唐导:很多豆科好像都有毒,然后可以吃。哇,这么多,来,这个给你们,你不要摘,我们要拍的,留两个我们下来拍一下,他们有的人拿这个做象棋,说挺好的,是非常像象棋。好,走,可以了,走吧,这样(蚂蟥)去不完的我告诉你。对,走起来,不然都在这里等蚂蟥。

(对,现在鞋上都是蚂蟥。)

唐导:走进森林,这队伍常常会停下来,经常要检查一下身上的蚂蝗,做些清理。这种也只是心理作用,心理安慰,被蚊子咬了,其实这里小虫子咬人更疼。蚂蟥一时半会儿还感觉不到,看到地上一群在朝着你,你正好踩到它,但是越往林子深处,这路越难走,湿滑的泥地很容易滑倒,而且清理蚂蟥太费时间,渐渐就顾不上了。千万不能被这个东西插一下,又进水塘了,这里到处都是竹签,像老鼠钻洞。黑乎乎的,我就钻吧,你也钻了,钻一下,本来是要跳的,树给拦住了。还没有到目的地,吴元奇的情况就很不妙,他已经被咬出血了,但是我们都是有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的,到了山顶休整的时候,比比谁身上的蚂蟥多。上去检查蚂蟥,终于到山顶了。我们几点钟上来的?

吴元奇:九点半,现在是十点半,一个小时。

唐导:好,检查蚂蟥,一个一个来,休息休息。

吴元奇:来吧,开奖时刻到了。先看我身上有没有。

唐导:没有。这是什么?不是。

(好了,这上面没蚂蟥,把衣服放在袜子里面。)

吴元奇: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七个……

唐导:拿一个瓶子,你这个空瓶子可以装虫子。

吴元奇:九个、十个。

李茜:你这全甩给我。

吴元奇:十二、十三……

唐导:来,谁不行了喝口红牛,十三个,你厉害。

吴元奇:十四个,这儿还有一个,十四个,里面肯定还有。我脱鞋再看看,这里还有一个,几个,还没有到里面去,这个脚少一点,一共几个,十五个。

唐导:好,元奇十五个。李茜,你几个?

李茜:我有,我已经被咬了。

唐导:你是不是被咬出血了?

李茜:嗯,还是有,这儿有一只,双层袜子都被咬了。喷一下,你就直接喷一下就行了,就掉下来了。我怕它在袜子里,还有吗?

唐导:掉了,相比之下,我物理防护还是比较有效的,蚂蝗被隔在鞋子外面,没有被咬。

白马:要不要撒点盐巴,撒盐巴它就粘不上了,这位撒一点盐巴。

唐导:门巴族的小伙子们穿着长筒胶鞋,还带了一把盐,物理防护加化学防护看来也很有效,让我也来一把盐,果然(蚂蟥)在往后退,沾了盐就往后退了,不往上爬了。

白马:它沾到盐巴就不行了,它沾到盐巴上的话它就那个了,掉下去。

唐导:我双层袜子,我再拉高一点。网上流传的对付蚂蟥的办法,比如用盐 用酒精甚至用杀虫剂,还有用烟、用火,这些办法只适合防护,并不适合对付已经在吸血的蚂蟥,因为这么做会引起蚂蟥快速收缩吐出血液,蚂蟥体内可能含有细菌反而引起伤口感染。所以最好的办法是用指甲盖贴着皮肤,撬开蚂蟥的吸盘。

500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蚂蟥也不是一无是处,它也能有利于人类,我指的不是药材,是某些医用水蛭作为血管扩张剂,能使用在整形手术和断肢接合手术上,美国的FDA把它列为一种医疗器材。

500

唐导:吃饭,洗手吃饭,我们开始吃午饭,蚂蟥和各种小昆虫也开饭了。我们这边已经被不断地攻击,还有蚂蟥在上面吸着,你这怎么,血已经是黑的了?

吴元奇:像个僵尸一样,把蚂蟥挤死了,它吸的血被挤出来了。

唐导:白马真会生活,他又找到了好吃的小点心,他找了一棵芭蕉树干,切了起来。这个味道吃起来像什么?

白马:嫩嫩的,(像)嚼泡泡糖一样。

唐导:好,吃起来像黄瓜一样的味道,但又有丝,像藕。我已经被那个花露水腌透了全身,我不脱手套,吃的全是花露水味,但是脱了以后我又怕虫咬。其实比蚂蝗更讨厌的是吸血的小昆虫,脚上有蚂蝗而围绕手上的是这种叫“蚋”的双翅目昆虫,咬人真疼,盯上不肯放,而且马上是又红又肿,肿得跟个猪蹄一样。

500

(又咬一个小血包,就是一个小血珠,每一个都是这样的小血珠。)

唐导:还好在野外工作和我们相遇的并不是只有吸血的虫子,这是什么,黑黢黢的看不出来。

500

唐导:把它放回去,把垃圾带走,把美丽留在这里,把垃圾带回家。这什么树?

李茜:看不出来。

唐导:和这片原始丛林近距离接触,越发觉得它的魅力所在。门巴族小伙告诉我们,墨脱的另外一边还有他们的亲戚、朋友,不过都是印度政府管着,已经很多年没有了往来,但是知道他们的日子过得不算好。

科普了一整期蚂蟥 ,但在人类的探索活动中,蚂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障碍,别说蚂蟥了,更可怕的深山密林也没有阻挡住人类的步伐。但一场国境线的争议却足以彻底斩断去路,希望门巴族的小伙将来还有机会见到他们的亲戚,希望下次再来的时候,我们也能到墨脱县海拔更低的地方,去探访那里的自然。

免责声明

站务

  •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时更新

    (数据来自@丁香医生、@人民日报、各省市卫健委)截止到2020年1月25日08:21 ,确诊 1287 例 疑似 1965 例 治愈 38 例 死亡 41 例。传染源: 野生动物,可能中华菊头蝠病毒: 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传播途径: 未完全掌握,存在人传人、医务人员感染、一定范围社区传播......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