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最好的行业状态,可能是“既不扶持,也不打击”

500

 

 

这篇稿子,故意压了好多天。

由头是电竞。

前段时间,中国的参赛队伍又一次在全球电竞赛事中夺冠。作为曾经因IG夺冠拿下过微博热搜评论的男人,朋友圈里那帮热爱电竞的直男觉得我肯定会干它一篇雄文。

我就不。我非隔那么多天才说。

这倒不是叛逆。主要还是传播的常识:你认不认识曾国强?

他为中国赢得了第二枚奥运金牌。

在他赢得金牌的四小时前,射击赛场率先传来了义勇军进行曲的歌声。那个站在最高领奖台上的人,叫做许海峰。

我觉得值得说的倒是另外一件事情。

例如,我在朋友圈里看到,有些从业者特别激动,说中国有望成为“电竞强国”,“拉动产业发展”,“得到国家的扶持政策”,“从业环境极大改善”等等。

我挺能理解他们在过去几年,从“低头做人”到“昂首挺胸”的状态。以前他们要搞比赛,别说媒体报道,不被家长追着打就不错了。严重一点的,可能还要召唤雷神杨医生,或者送去某书院。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那种感觉,大概有点像《无间道》里的梁朝伟终于可以在警察局里上班的意思。

500

有些地方搞起了产业园,有些地方做起了人才引进,有些地方做了专项补贴,有些地方实施了税收优惠……各种电竞论坛、沙龙、培训,都开始冒头,我朋友圈在12月就有四个论坛,如果再来几个世界冠军,估计热度还能更高。

以前行业环境不好的时候,我还挺努力在打气,说“电竞从来不是洪水猛兽”;但现在环境一下子改善了,甚至反转了,我反而有点警觉。

那些“低头做人”做了好多年的朋友可能还没意识到:“洗白”是一件挺值得高兴的事儿,但“洗出高度”就复杂了

前者,只是让行业消除偏见,进入正常轨道;后者,会让许多奇奇怪怪的人热情洋溢地加入到这个行业。你莫名其妙地就会发现一大堆竞争对手,而且他们个个“神通广大”。

本来你想踏踏实实地养个队伍打打比赛,租个场地搞搞培训,突然之间就不行了。有人以翻倍的价格挖你的员工,有人要你参加各种收费的评选,原来有几个小股东突然逼着你去贷款,说要做大做强;一个完全半路出家的家伙,因为PPT做得特别好,薅掉了一大半补贴……

你会发现,有些人的工作就是“找风口”,政策支持什么,他们就做什么;补贴在哪里,他们就在哪里。至于他们会不会,行不行,那是另一件事。因为只要有“高度”,他们就能活得风生水起。

水氢汽车知不知道?喝风辟谷知不知道?不知道,就赶紧去查一查。

当年的P2P如雨后春笋,这帮老板懂金融的多不多?不好说。但“金融创新”的高度在那里,他们就齐心协力,让P2P从褒义词变成贬义词。

如今的P2P如过街老鼠,有些城市以“全部清除”为荣耀。需不需要那么狠?也不好说。但“纠错”有时候就是那么粗暴。

突然拥有“高度”的电竞行业,能不能让“低头做人”做了好几年的朋友分到他以为能分到的蛋糕?

同样不好说。

大量的人会借此入局,百花齐放和群魔乱舞常常是很接近的状态。

说条个人观点:电竞是一个“正当”的产业,但要说它是“伟大”的产业,肯定不合适。

就算它拥有众多年轻用户,吸金能力特别强,也不代表着它需要更便宜的房租、更优惠的税收、以及更多的从业人员。

500


这个行业其实就是一个介于娱乐与体育之间的业态,不可能需要那么多资源,也不需要占用那么多资源。一旦它所获得的“关怀”超出这个行业本身能承载的上限,那它离变成贬义词一定不远。

这样的案例实在太多了。大到新能源汽车,小到足球,远到霍尔果斯,本来大家觉得都是“忽如一夜春风来”,结果各路杂草趁着春风疯长,硬生生把地里头庄稼的养分给抢掉了。

到最后,看不下去了,洒一波除草剂。

看到除草剂的时候,庄稼一定相当怀念昔日春风未到的时候。

所以我挺想劝电竞圈的朋友想清楚:违法行业要打击,战略产业要扶持,而普通行业最好的状态,可能是“既不扶持,也不打击”,一切都按照市场自有的规律走。市场前景已经摆在那里,想练队伍,就老老实实搞训练;想做开发,就认认真真写代码;想扩大影响力,就踏踏实实去推广;资本想参与,就安安心心等花开……

如果你太期待“政策红利期”,你就会一直去想“红利期没了怎么办”,所有的决策都会显得仓促而慌张。如果最后决策者觉得“红利不值得”要收回,你那些慌张到一半的决策就会纷纷垮塌。

历史已经很多次证明:人为的“红利”未必是好事情。而电竞,隐约有点像踏到了这条路上。所以,我偷偷劝几个哥们儿:如果你太老实,一定不要去那些“大力扶持”的地方。

现在这个状态,如果有可能,往后退一退。

要知道,如果你只是一个平凡的正常人,有两条路会让你“迅速崩塌”:

一个,是被看成坏人;

另一个,是被捧成英雄。

一个背景声

“代替市场给的答案,往往不是正确答案。”

免责声明

站务

  •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时更新

    (数据来自@丁香医生、@人民日报、各省市卫健委)截止到2020年1月24日21:58 ,确诊 897 例 疑似 1076 例 治愈 36 例 死亡 26 例。传染源: 野生动物,可能中华菊头蝠病毒: 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传播途径: 未完全掌握,存在人传人、医务人员感染、一定范围社区传播病......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