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明星逃离微博

500

作者|毛丽娜

编辑|李春晖

北京时间11月14日,微博发布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报告。财报显示,第三季度微博营收同比增长2%,净利润同比下滑12.3%。这是微博连续两个季度净利润下滑。财报发布后,微博股价暴跌18%。

在美国股民逃离微博之前,中国明星逃离微博已掀起过一轮讨论。

11月5日凌晨一点,夜深人静的一段真情实感,成为黄子韬退出微博的导火索。感慨做了多年音乐,没有一首作品出圈,黄子韬语带赌气地说,“这首长达五分多钟的最好的我们不打动除了粉丝以外的人的话,我真的失去私心好好当个戏子去吧……”

500

等黄子韬第二天醒来,“戏子”一词已让他的评论区沦陷。

11月5日下午两点,黄子韬发明声明,说自己受够了微博,“这种地方根本不值得说任何心里话”。

这不是黄子韬第一次宣布退出微博,但似乎是他态度最坚决的一次。这位曾经把微博当QQ空间用,隔三差五就分享动态的流量明星,清空了关注列表,把微博内容删到只剩五条,而后离开这块他认为充斥着“广告、营销、热搜、负面、推广、虚假”的社区。

500

黄子韬不是第一个退出微博的明星,井柏然、付辛博、王菲、郑爽、许嵩、舒淇、周海媚……还有一部分明星,看似仍在微博坚守,实则早已“身在曹营心在汉”,早已不在微博说“任何心里话”。

明星苦微博久矣?不,是双刃剑

演个反派角色就会被网友骂上几天几夜,遇到大事未及表态就一顶顶大帽子直接扣过来,明星活得如惊弓之鸟,微博生态较之其刚诞生之际,确实“恶劣”了许多。

微博诞生之初,明星可以如普通人一样@好友,嬉笑打闹。即便一天分享数条动态,也不会有粉丝评论“有空发微博,不如多接几个通告”来教做人。

500

如今的明星微博,早已看不到这种“个人化”的内容了。即使几个明星互相@,多数是为了新剧或代言做预热。

但微博生态真已恶化到明星无法忍受,人人想要逃离的地步?倒也未必。

关于“微博已死”的言论隔几年就会出现一次,但不得不承认直到现在微博仍是明星、大V们的主战场。与其他平台相比,微博更加中心化、传播速度更快、准入门槛更低,也更便于短时间内聚起“同好组织”。

对于一些小公司,微博生态不仅不可怕,反而是培养粉丝的沃土。一位曾经从事红人运营的艺人经纪对硬糖君表示,当时他们公司所属的不少艺人,在直播台有了一定名气后,都会注册微博账号,将粉丝导流到微博。

“直播竞争激烈,艺人有时候身体吃不消是一方面。两家平台生态的不同,是我们当时一定要做微博的原因。”在这位艺人经纪看来,微博利于粉丝自主对外“安利”艺人,相比直播平台,微博的病毒式营销速度更快,触达的受众也更多。

SNH48第二位因连霸两届总决选冠军,获得“飞升”明星殿堂资格的李艺彤,就是微博生态的典型受益者。

500

彼时长相平平,歌舞一般的李艺彤仅以替补身份加入所属队伍,甚至一度到了被劝退的地步。靠着一条条长微博的破圈效应,李艺彤在露出机会不多的情况下完成了初始核心粉丝的积累。在第一届总选,李艺彤能够获得第6名的成绩,早期这批粉丝功不可没。

也正因为有了一选第6名在手的底气和随后的工作资源,李艺彤最终实现从替补到第一名的神话。长微博在互联网上形成的自主传播、段子手属性的人设加成,都是微博这一平台赋予她的翻盘资本。

就连怒而退博的黄子韬,其实也吃到了流量时代的微博人设红利。刚回国之际,黄子韬的黑粉远远大于粉丝数量,就连路人都知道“法法勇敢飞,法骑永相随”的段子。但是靠着自嘲、玩梗和中二气质,黄子韬成功从万人黑的“法王”转型为欢脱小精灵韬韬。

500

但随着粉丝群体越来越取代明星群体成为微博的主角,真正的“人民”的微博让明星如履薄冰。前一天粉丝能让明星体会到什么叫一夜爆红,扭过头粉丝也可能因为一句话,就把他狠狠地摔在地上。

星粉关系和微博生态,互推着彼此都向极端化发展。

流量时代,关系逆转后的微博

随着被网暴、退博的明星、名人越来越多,人们开始怀念起早年的微博,明星畅所欲言,大V百家争鸣,真真黄金时代。

那时候姚晨还是“微博女王”,各类社会议题、热点事件下,都少不了她积极评论、奔走的身影;那时候大V之间因为意见不和线下约架,双方粉丝不仅没在评论区掐得你死我活,反而乐呵着撺掇现场直播,倒要看谁输谁赢。

500

随着“公知”一词的性质改变,昔日的“微博女王”沉寂了,早期活跃的大V也都消失不见,江湖换了一批新人。

微博则适时转型,将粉丝经济作为发展核心,“续命”成功的同时,也意味着游戏规则的改变。在新的规则下,普通网友掌握了社区的话语权,对于明星行为的判定标准也由网友制定和裁决。

狂热又忠实的追星粉丝开始成为微博的核心用户。他们对自家偶像忠诚度极高,但对于对家毫不留情。同时,流量与资源勾连越发紧密,削弱对家的流量本身就是在为自家偶像做贡献。于是二元对立的情况更加严重,在微博,非黑即白的极端化趋势越演越烈。

明星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或者漏掉了哪个转发,就会遭遇全网声讨,索性活得像个“工具人”,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在微博上线“内容仅半年可见”这一功能后,相信不少明星及团队都松了一口气,不用再担心网友“挖坟”了。

500


​当然也有一些明星团队没有意识到自家艺人会上升得这么快,疏忽了对其早年微博内容的管理,导致“翻车”事件。如屈楚萧走红后,小号被挖出的“直男癌”言论;以及肖战素人时期普通男大学生的“Low言Low语”,都是典型的团队准备不足案例。

500

目前许多艺人团队,尤其是流量明星们为了谨慎起见,都选择事先对明星发布内容进行审核,内部评估没有风险后再发布。也有的经纪公司,干脆由专人代替明星发微博,或委托给专业的公关公司进行发布。

“其实我们并不提倡艺人自己发微博,如果他非要自己发,那我们会要求他上报每一条发布内容预审。”一位经纪公司从业者如是说。“艺人承受能力其实没有那么强。有时候网友骂他家人,艺人就直接崩溃了。可说实话,骂了也不会成真,随便说呗。”

这位从业者也表示,如今想通过微博为明星立人设比以前难太多了。“总会有网友去考古挖坟,你八年前说爱吃肉,现在变成素食主义者了,就直接大字报说你人设崩了。索性,我们现在打安全牌,都说明星微博没意思,其实也是没办法。”

好处越来越少,风险越来越大,偶有明星选择逃离,就也很能理解了。

快手抖音小红书,ins云村和社群

概括来说,离开微博的明星一共有三类去处:

第一,彻底退出社交网络,其动态只能从路人偶遇、友人晒照中获得只言片语。

第二,转战其他平台,如短视频平台、生活方式平台或音乐社交平台等。

第三,圈地自萌,自己开发社交app,在这里我是你们唯一的星。

选择彻底退出社交网络的明星不多,目前来看,敢于坚持到底的也仅有特立独行的王菲这么一个。天后敢这么做,是因为江湖地位早已稳固,无需依靠社交网络来维持存在感。但其他明星却做不到。

井柏然曾因网暴于2016年9月23日,以一则“微博再见”的手写卡片照片宣告离开。一年多后,井柏然又再次回归微博。别管“井柏然”这个微博账号背后,究竟是本人还是有工作人员代劳,但井柏然回归说明了大多数明星确实无法放弃微博的流量。

500

转战其他平台,是大多数明星逃离微博后的首选。生活方式平台小红书曾是不少明星的新好,一方面社区氛围比微博要友好得多,另一方面还能接推广带货。恰饭的同时姿态好看不说,幸运者还能如张雨绮、林允一般,打造全新人设来个口碑翻盘。

但随着小红书下架风波,以及近期的一系列内部整改,平台元气大伤的同时,明星用户的入驻数量及内容更新情况也较过去有所降低。

短视频平台则是一些港台老牌艺人的栖身之所。因《香蜜沉沉烬如霜》中饰演天后被骂到退博的周海媚,选择抖音作为分享日常的新平台。

目前周海媚在抖音拥有320万左右的粉丝,从入驻至今以3天左右的频率更新视频作品,每条视频的点赞数在1万出头到几十万之间浮动。

点赞数多寡不重要,重要的是评论区几乎没有任何对周海媚的批评谩骂,那是一边倒地赞美冻龄、女神、不老等。想必在微博伤透了心的周海媚,对抖音的和谐生态会相当受用。

500

海外平台Instagram则是年轻明星们逃离微博后的新大本营。黄子韬曾经在ins发动态,称微博上是假的他,“只有在这里,我能说说心里话”。如今退出微博的黄子韬,又回归了这片他觉得能说心里话的乐土。

其余如吴亦凡、张柏芝等,ins上的内容更新频率及丰富程度也远超微博。大概是因为海外平台的原因,即使微博的“战斗机”们翻了墙,用词和态度也都较墙内温和得多。

还有如韩红老师这样不走寻常路的人,在网易云音乐的社区云村,化名“憨的自在”,尽情释放真我。双11晚会上的XXXL,是“西北悍匪”韩红的B面,她的嘻哈之魂你们视而不见(双押)。

在云村的韩红,喜欢用“NB”、“听就完了”、“有态度”,简单直白的表达对自己心仪歌手的喜爱,确实比微博上的她显得更加REAL。

500

至于郑爽、许嵩这样干脆自己开发个APP出来,打造与粉丝之间闭环关系的明星仍在少数。第一,粉丝的死忠度可能不及这两位这么高,固粉能力也没那么强;第二,单独开发个社交APP不是易事,既然有现成的其他平台,又何必多此一举?

不过话说回来,我们说微博变了,其实我们也变了。究竟是技术改变了人,还是人滥用了技术,大概是无解的鸡生蛋蛋生鸡问题。但从产品层面,微博这盘辣子鸡,确实也因为有些人说“再辣点再辣点”而盲目加入了太多辣椒,让其他人吃不下。这方面,微博难辞其咎,也自食其果。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