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在暴力面前,为什么很多香港人看起来麻木不仁?

11月11日,香港暴徒组织者强迫全港市民发起所谓“三罢”运动,市民并没有响应,但暴徒通过破坏铁轨,袭击列车,街头纵火等手段,一度瘫痪了多条交通线路,黑衣暴徒所到之处,就是四个字:打砸抢烧!

从烧车到烧人,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到了夜间,它们在校园纵火,威胁其它在读学生……这一天也称为香港暴乱以来最黑暗的一天,其实照这样乱下去,香港只有更黑暗,没有最黑暗。

单单依靠警务人员,能恢复平静吗?显然不能,就算暂时控制局面,等暴徒缓过劲来,还是会卷土重来。

要让香港真正稳定下来,最需要的是七百四十多万市民群众齐心协力,用行动反对暴徒,让它们成为过街老鼠,去它们该去地方(监狱)。

我们看到的却是许许多多懦弱而麻木的市民,几百个人在一列火车上,面对暴徒破坏,没有一个男人出手制止,而是安安静静下车,沿着铁轨步行。

这样的事情,已屡见不鲜,暴徒自然日益猖狂。

我们或许会认为香港市民胆小怕事,伦敦市民胆也不大,但他们就敢将破坏地铁运转的示威者从车顶揪下来交给警察。因此,香港市民麻木不仁并不仅仅是胆大胆小问题。

有很多爱国的香港市民能站出来反对暴徒,反对分裂行径。

但更多的表述是--与暴力割席,反对暴力。

他们甚至都不舍用“暴徒”两字来形容那些暴徒们。

直接了当地说,香港大多数人是认可暴徒(他们所称的激进示威者们)动机的,混乱局面能拖到五个多月,甚至更长,从侧面证明了这一点。

暴徒的暴力程度不断升级时,许多市民只是觉得太激烈了,损失有些大,但只要忍一忍,或许到了某个节点,他们就能得到想要的东西--普选。

普选,才是最核心话题。这次持续混乱的借口是什么?“反送中”,现在已经不重要,甚至被遗忘,它只是乱港分子一个借口。

2014年“占中运动”借口呢?我们想不起理由是什么对不对?

五年前的“占中”,就是今天混乱的初级版,背后操纵势力是同一批人,只是上街充当打手的换了一拨青年人。

真正的动机,五年前就已经展现无遗,就是“普选”,这次它们为什么要将动机隐藏起来?等一下再说。

普选,通过十几年无孔不入的宣传灌输,成了大多数香港人的“共识”,为了普选,暴力,恐怖,都可以得到理解和原谅。

普选,作为“民主”的象征,具有着宗教般的魔力。

所以,在我们眼中烧车烧人的暴徒,在许多香港市民眼中是“民主”的力量。

我们认为香港普选是政治问题,需要依法推进。

他们认为香港普选是信仰问题,可以不惜代价!

所以,这个问题无法讨论,他们就像信仰上帝一样迷信普选这个东西,还管这叫“真普选”。

也就是说,普选跟“真普选”是两回事,加了个“真”字就是暗示依法推进的普选“不真”。

香港人如此迷恋政治,就是因为他们认为这不是政治问题,而是“民主”信仰,是价值观问题。

所以,国家就算把暴徒收拾干净了,他们也不会感激你帮助香港恢复了稳定,因为,你还是没有给他们想要的东西。

“可以不要面包,可以不要房子,我只渴望民主”,内地一些亲西方人士早就明说了。

国家对香港好不好?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如果把中国三十多个省级行政区看成兄弟姐妹的话,香港这个孩子是最得宠的。

一,财政上不用缴税,只有地方税,没有国家税,自留自用。

二,发展上特殊照顾,保护香港在国际经济中的特殊地位和传统优势。

三,香港产品进入内地实行零关税。

四,香港资本在内地投资享受优惠权。

五,大力鼓励内地居民去香港旅游购物。

六,优惠,充足地供应民生必需品:粮食,肉类,水,电,燃气等。

七,依法让香港参与国际交流事务。

这是国家对香港回归的承诺,也是政治上的大政方针,说到做到。

再多的物质照顾,对于迷信“西式民主”到宗教程度的人来说,却不懂得感恩,反而觉得你夺走了最宝贵的东西,浑身不自在。 

普选,核心内容是行政长官产生办法,依照大政方针和《基本法》,国家也在推进香港行政长官普选。

2014年8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决定明确,从2017年起行政长官可以由普选产生。

这不是好事吗?香港人念念不忘的普选,再过三年就落实了。然而,境内外乱港势力却煽动起了“占中”运动,要求“真普选”。

它们动用手中一切舆论工具,扭曲普选涵意,内外发力,绑架香港市民,赌上香港前途,用街头运动手段,拒绝全国人大决定。

本质上就是“颜色革命”试水,为什么这个决定,会让它们发疯发狂?

因为《决定》断了外国代理人企图通过选举程序在香港上位掌权的可能性。

普选:

一,组成一个提名委员会,只有符合爱国爱港的贤能之人才能得到提名资格,否则,像为外国卖命的阿猫阿狗都可能出线。

二,提名委员会经民主程序产生两到三名候选人。

三,每位候选人均须得到委员会半数以上成员支持。

四,香港选民均有选举权。

五,最终选出的一位当选人,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这是国外代理人无法逾越的一道铁门槛。

美国就彻底抓狂了,这个决定,会让美国这些年为了控制中国香港治权而花费的心血,人力,物力,金钱全部打了水漂。

乱港势力就将赌注押在了香港街头,首先就是要蛊惑香港市民,利用他们对“民主”的迷信,将“真普选”观点植入他们思想中,所谓“真普选”才是“真民主”。

相当多的香港市民接受了这种宣传,“占中运动”爆发后,他们相信这是在为他们“争民主”。

乱港势力就将街头主力军定位在青少年身上,因为他们涉世未深,容易冲动,只要不断向他们灌输反华仇华思想,就可以在学校里源源不断地制造“示威者”。

美国驻港总领馆盖瑞特当时就扬言:华盛顿将努力推动香港民间的民主运动,尤其是推动青少年的社会运动先锋角色。

黄X锋那时不过16岁,读书不行,做事也不行,但被美国媒体捧上了天,就是这么来的。

然后就是大学里的“工作坊”,专门培训“占中”骨干,国际“讲师”手把手教他们如何组织,如何行动,如何谈判,如何宣传……并给他们设下不可退的立场和底线。

钱嘛,当然不能公开转,小喽罗都是现金结帐。这次也一样,打人多少钱?纵火多少钱?砸地铁多少钱?明码标价,货到付款。

2014年5月8日,美国助理国务卿拉塞尔就来到香港与乱港头目会面,让公开支持他们的“占中”准备,既然旗号是“民主自由”,就不怕人说。

黎智英他们则在2013年就开始策划,还把台湾地区的施X德请来交流街头运动经验。

当时,港大校长马斐森,港中大校长沈祖尧等人还是比较理性的,呼吁学生撤回,9月28日混乱之后,不久,便不了了之。

但它们也测试出了香港街头水温,以及许多市民的观望态度,特别是一些有名气的商家和演艺明星对“争取民主自由”的肯定态度。

既然是赌博,它们绝不会就此罢休,2017年香港多所大学校长换班, 有的新生也被培训成为“街头斗士”,再加上2014旧力量,它们又将作案地点定在了街头。

只须等待一个理由,这就是“陈同佳台湾杀人案”。

五个多月下来,香港得到了什么?流血和动荡。

500

有个女青年还说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那样“民主”,可见校园中,媒体上的洗脑是何等可怕和残忍。

跟2014年一样,许多香港市民同样认为这是为了“普选”,为了“民主”,可以忍受,可以理解,只是“未来主人翁”太暴力了。

为什么2019年,它们不再公开提及“普选”:

一来,看不到改变程序的希望,无法改变国家意志。干脆先隐藏真正目标。

二来,街头运动已经在全球各地尝到甜头,通过一系列暴力事件,让整个社会陷入恐怖之中,以乱制胜。

它们目标没有改变--就是香港的治权。

只是可惜香港一些市民始终看不清这一点,他们将政治问题简单化,神格化,那只能等他们痛醒。

我们心痛于香港的乱象,也看清那些“民主自由”旗号的小丑们的嘴脸,更明白这不是什么“真普选”,这是真暴乱,真暴徒。

然而,国家发展利益与香港社会利益相比,这好比是西瓜与芝麻。

香港有的人,不要以为自己是世界中心,过度膨胀。

甘为美国卖命的乱港势力,也不要以为这种手段,就能遏制中国崛起。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