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教师缺口难填

500

文章首发于公众号:叁里河

作者:吴锦清

“服务器错误无法登录”。9月3日上午,当众多报考人打开中国教育考试网报名参加2019下半年教师资格证考试时,眼看填完基本资料马上就能完成报名,却突然被卡住了——因为,学信网卡了。

按照教师资格证报名要求,考生必须通过学信网验证自己的学历和学籍。也就是说,报考人在报名时要登录学信网提交申请,学信网系统会生成一个在线验证码,报考人再将验证码填入教师资格证报名系统,才能继续报名。

于是,当数以万计的报考人同时挤入学信网,系统意料之中地崩溃了。

从2015年教师资格证考试改革正式实施以来,报考人数就一直就在不断增长。短短3年,教师资格证报名人数就上涨了2倍多。

考试改革后,各省份实行国家统考,由国家教育部统一命题,增加考试科目并取消统一参考书,提高报考人员学历要求。

同时,改革后当年入学的师范生不再自动获得资格证,必须通过考试才能够获取证书。在报名时,不区分师范生和非师范生,两者在考试内容、报考条件上完全相同。

另外,新政策规定持某个学段教师资格证只能在该学段或以下学段教学,比如持初中教师资格证的可以教初中和小学,而持小学教师资格证的想教初中,就必须重新考初中教师资格证。

政策改变推动教师资格证考证大军越来越庞大,早在改革后第二年即2016年就出现过因报名火热导致系统瘫痪的事件。然而比起2016年全年报名人数260万,今年仅下半年报名人数就达590万,加上上半年报名人数300万共计约900万,创下历史新高。

590万报考人数其实还没算上新疆、西藏和内蒙古三省省考的报名人数,实际报考人数应该更多。

这看似庞大的590万考生数量,外加最近深圳等地高薪聘请小学教师的新闻,会让人觉得老师又成了千万人争夺的热门职位,但细究起来,近六百万人的报考数量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乐观。

从考试通过率看,因为整体门槛提高、难度提升,通过率显著下降。

考试改革前,除了已经参与统考试点的省份,其他省市的教师资格证考试由各省自主命题。有统一的参考书,考试科目也比较单一,考生通过率高达70%以上。那时的教师资格证可以说根本没什么含金量,参加考试的都是非师范毕业生和社会人士。很多参加过考试的人都说,考前一周突击一下,差不多裸考都能过。

但改革后,2015年前已经加入统考试点的江苏,通过率为27.53%,其他已经开始改革的省份通过率也基本在24-27%之间。

除了通过率不高,今年报考人群组成也非常特殊。

通常报考教师资格证的都是在读大学生和想转行进教育行业的在职人士。据报道,在590万报名考生中,在校生几乎占了一半,达到48.5%。这280万左右在校生,除了每年大约100万左右师范生,剩下180万属于非师范学生。

《成都商报》记者此前采访了成都多所高校的学生,发现教师这一职业对大学生吸引力不小,有学生大二就报名了教师资格证考试。

除了这些在校生,报考教师资格证的剩余310万“社会人士”里,很多都已经是课外培训机构的在职老师。去年下半年起,提高培训行业教师准入门槛的政策相继出台,迫使这批没有证书的在职老师不得不加入考证大军。

2018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规定“课外培训中心从事语文、数学、英语及物理、化学、生物等学科知识培训的教师应具有相应的教师资格”,因此很多在职老师选择参加当年11月份考试,导致18年下半年报名人数急剧上升。

例如,一位朋友在2018年上半年创业办早教机构,即便没有涉及学科知识培训的范畴,在政策出台后也立即要求公司里全部老师参加考试。

线上教育机构同样被要求对教师资质进行严格管理和公示。同年11月,教育部继续下发文件,要求“线上培训机构所办学科类培训班必须将教师的姓名、照片、教师班次及教师资格证号在其网站显著位置予以公示”。

今年7月,教育部等六部门公布《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重申了这一要求,并规定在线教育公司必须在2020年6月底前完成整改。

从2017年410万,到2018年651万,再到2019年900万,去年3月、今年3月和9月报考人里相当一部分数量增长来自于此,因为市面上K12课外培训机构特别是大型机构的教师持证率远比想象中低。

俞敏洪曾表示,新东方50%的老师都没有教师资格证。多知网文章显示,目前全国在册的K12机构有几十万家,预计有几百万的市场规模,其中大约50%-60%的老师是需要参加教师资格证考试的。

这些老师分散即便分散到3次考试中,数量也非常可观。除了今年11月2日的考试,留给未持证在职教师的只有明年3月最后一次机会。但这种短期暴增的势头之后,继续考证的在职老师势必大量减少。

另外,就算很多大学生觉得老师是个好工作,但就业时不一定真的选择当老师。许多在校生拿教师资格证单纯是为了考证多个退路,如果不是真的对教育行业有热情有追求,这本证书以后基本就是锁在抽屉里。

不过,和今年的公务员考试热一样,在外部经济形势冷却之后,体制内教师甚至是体制外教师岗位都重新受到一定程度的热捧,当初被称为枯燥和一眼望到头的特点如今成了 “稳定有保障”。

在受访的非师范类学生里,不论自己有没有报名参加考试,都不否认教师是个好职业。总结起来就是,工作稳定,环境单纯,有寒暑假,待遇和社会地位也都不错。

不少父母更是认为,老师是除了公务员之外女孩子的另一大理想职业。特别是近两年经济下行,整体就业形势更加严峻,身边各种企业倒闭、裁员。而现在老师待遇逐渐向公务员看齐,有些城市比如义乌,老师的年终奖已经和公务员持平。

有个曾经在公立小学当语文老师的朋友,受不了每天上4-6节课的工作量以及当班主任的压力,选择从学校离职进了一家教育机构。结果,没多久她发现所谓教育机构连资质都还没拿到,负责人的个人背景也是伪造的,后来还收了家长学费跑路。最后,这位朋友感叹,想要安稳一点还是进学校吧,至少不会跑路也不会拖欠工资。

近段时间各地招聘优秀老师,开出的待遇更是相当诱人。比如东莞,为新招414编制教职员,开出优秀的应届毕业生最高可以拿到30万元左右的税前年薪,在职骨干教师税前最高可以拿到50万元的丰厚条件。

590万听上去很多,但按通过率25%来计算,能通过考试人数也就大概150万。而且,就算通过了考试,除了回流到教育机构的在职老师,剩下的也不会全部选择当老师,特别是大三大四的非师范类大学生,真正到就业时不确定性很大。

更重要的是,选择当老师的人也有大大小小的课外培训机构分流,进了学校也会区分学段和学科,能到达特定地区比如一贯缺老师的乡村学校、抢人大战人才流入城市以及特定学段、学科的老师就更少了。

如果按照当前高职教师每年缺口6.5万、学前教育累积缺口65万等说法估算,590万考生真的不能算多。今年二月份的2018 年教育事业发展有关情况报告会上,教育部官员曾披露,去年全年各级各类学校专任教师比上一年的增量也就只有 46 万,即使全算成从教师资格考试里而来,这里的转化率是十分有限,并不足以让人过于乐观的。何况后面还有高职扩招,全面二孩,以及本身结构性问题,例如中小学教师富余,高中教师缺少,化学教师富余而物理教师缺少等等。

至于深圳和东莞等一二线城市高薪聘请名校毕业生的新闻,与其用来证明教师岗位的热度,倒不如解读成一二线城市对优质教育的饥渴以及这个现象体现出来的优质资源的稀缺和分配不平均算了。

参考资料:

教师资格证竞争愈烈,教培行业能分得多少蛋糕?

https://www.iyiou.com/p/97744.html

“曾经不想 现在很想” 这届年轻人爱上这个光荣职业 590万人报考

http://finance.jrj.com.cn/2019/10/30134028324891.shtml

教师资格证报考人数激增致系统堵塞,成都大一的学生都在报名

https://new.qq.com/omn/20190905/20190905A0LIFD00.html

2019下半年教师资格报名工作因人数激增临时暂停

http://www.ntce.com/2019/49618.html

全国各省教师资格证报考人数与统计 

https://www.51test.net/show/7037035.html

人多到网站瘫痪?火爆的教师资格证培训市场早已暗流涌动

http://www.duozhi.com/industry/201904118552.shtml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