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晋、陕的地缘关系

500

中央之国的形成<先秦篇> [第71节]

 作者:温骏轩

长篇连载,每周更新

500

最近都在长江流域转悠,现在该回到黄土高原了,去看看黄河两岸又有哪些故事,是我们之前没有分析到的。

在之前的章节中,我们对于黄土高原上的“秦”、“晋”两国已经作过一次分析,不过那时候的重点在于分析秦晋两国初始的情况,而对他们之间的地缘关系却没有进行解读。

事实上即使是只看过“炎黄”章节的朋友也应该意识到,这两个共处于黄土高原上的诸侯国,地缘关系应该是十分紧密的。纵观历史,也的确如此。无论是在春秋,还是战国,秦晋博弈的篇幅都占据了相当的篇幅(赵、魏、韩三国又称“三晋”,皆为春秋晋国分裂而来)。而放在最后,即是作为压轴,对春秋时代作一个总结;也是通过“三家分晋”的典故,开启战国时代的地缘格局。

要想搞清楚秦、晋之间的地缘关系,我们还得先回到东周之初,即“平王东迁”的时代。在王室被迫由“镐京”东迁至“洛邑”时(也就是由“渭河平原”迁至“洛阳盆地”),一共有四个诸侯国出了大力,也就是秦、晋、郑、卫四国(勤王四国)。这四个国家也因此取得了渭河平原——山西高原——河北平原——中原,四大地理单元的地缘优势。

如果要横向比较这四个诸侯国当时的实力,最强的应该是晋国,最弱的则是秦国。晋国的优势一方面是政治上的,另一方面则是地缘上的。当年周公在重新分封诸侯国时,之所以将成王的弟弟叔虞分封在与渭河平原隔黄河相望的汾河谷地,目的就是为了拱卫王室的安全。

  曲沃代翼示意图  

500

因此晋国不仅获得了一块位置绝佳的封地(详见“曲沃代翼”一节),还得以在春秋之时,在山西高原诸盆地中开疆扩土,并吞其他诸侯国。而在秦国的情况则要比晋国差的多了,在王室东迁之前,秦人不过是以“附庸”的身份,帮王室养马罢了。如果纵向和自己之前的状况相比,通过这次忠勇的护驾行动,秦人应该是获益最大的。不仅受封进入了诸侯的行列,还得到了一张空头支票——歧山以西的土地。当然前提是你有本事赶走那些入侵的戎人。

最终秦人的确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将这张空头支票兑现了。不过在秦人由西至东“为”王室收复渭河平原上的土地时,与晋人一衣带水的“晋人”也没有闲着。

  勤王四国与东周王室  

500

晋人在春秋初年通过“曲沃代翼”完成内部整合后,一方面加大了对山西高原南部“临汾盆地”与“运城盆地”诸侯国的并吞力度。另一方面又通过“假途伐虢”之计,将势力范围向南越过黄河,控制了“渭河平原”至“洛阳盆地”的必经之路——“崤函通道”(在之后有专门的章节分析)。

控制这个战略要点的目的,是为晋国稍后进入中原争霸作准备,更多的是从军事的角度考虑的。而与之相比,晋人对于渭河平原的兴趣显然要更大些,因为这块丰腴之地才真正能够为晋人提供更为广阔的生存空间。

  晋.地缘结构  

500

因此在秦人经过数代努力,好不容易收复丰镐之地,并迫近黄河时,却发现晋人已经在黄河西岸等着他们了。这让已经将自己认定为河西之主的秦人,觉得即无奈,又愤愤不平。只是从表面上看来,王室虽然授权秦人对戎作战,但却并没有将渭河平原所有的土地都分封给秦国。所以晋国越过双方的地理分割线——黄河(这段由北向南的黄河,古称“西河”),由东向西做同样的事,并没有什么不妥。

在当初分析秦人的先祖——秦非子是如何进入渭河平原时,我们曾经作了张《秦.周地缘关系图》。在这其中,作为渭河(水)的重要支流——泾河(水),对周人的兴盛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秦周地缘关系图  

500

而实际上,渭水之北,除却泾水外,东面还有一条水量最大的支流——洛水(北),注入了渭水。只是洛水与渭水相交之后,很快就流入了黄河。因此洛水其实也不应归属于渭水的支流(有点象洛阳盆地,伊、洛两河的情况)。

不管渭、洛两河之间的关系究竟是谁主谁次,整个渭河平原,或称关中地区的水系,主要是由两纵一横的泾、洛、渭三河组成是不争的事实。而秦晋两国最初达成的地缘平衡线就是洛水。从此之后,洛水与黄河之间的这片土地,就成为了秦人的心病。整部秦晋关系史,可以说都是围绕着这块土的归属问题而展开的。由于这块土地位于陕北高原以南,黄河以西,因此也被称之为“河西之地”。

虽然秦国在后来一统江湖,成就了伟业,但在春秋时期晋国的实力才算的上是诸侯的老大。这主要是得益于山西高原那独特的地理结构。对于晋国来说,外有黄河、吕梁山|、太行山拱卫,为之提供的安全保障;内有以临汾盆地为中心的那些如珍珠链般的盆地群,为晋人的繁衍生息提供了大片平整、松软,易于耕种的黄土。

500

这种相对封闭的地理结构,使得晋国在统一山西高原内部各地理单元时,能够较少的受到外部势力的干涉;统一之后,又容易保的住胜利果实。

当然,内部条件好,并不一定能够成就霸业,如果远离地缘中心,偏安一隅往往更容易成为选项(比如以后我们将要分析到的成都平原)。不过山西高原这个地理单元并不存在这个问题,因此无论周王室的政治中心是在渭河平原,还是洛阳盆地,与之都只有一河之隔。而如果晋人愿意,向东走出山西高原,就是群雄逐鹿的中原地带。坐拥如此优越的地理单元,晋人的地缘优势是很明显的。

如果说山西高原的地缘结构,便之能够攻守兼备,那么秦人所在的渭河平原其实也具备类似的条件,只不过与山西高原内部的平原,被分割为相对独立的几个盆地不同的是,渭河平原本身并没有天然的山脉将这切割为数块,也就是说,渭河平原更有条件作为一个整体的地理单元,出现在地缘政治的舞台上。

而现在的问题是,晋人由于先发优势,不仅取得了秦人进出中原的直接通道——崤函通道的控制权,还直接进入渭河平原,将秦人的势力阻挡于洛水——华山以西地区。这实际上让秦国不得不与晋国分享渭河平原,并且在面对晋国时,需要长期保持一种低姿态。这种强弱有别的格局,也成为了“秦晋之好”的地缘基础(两个同样强势的人,一般是很难和平相处的)。

不过地理相邻的两个国家,地缘矛盾始终是会存在的,更何况晋人在占据了河西之地后,等于直接侵入了秦人的核心利益区。因此秦人始终是在处心积虑的向黄河渗透,“夺回”河西之地。

从战略上看,要想达到这个目的,秦人经营好现有的土地,积蓄力量自然是最重要的;而如果在晋人内部出现问题的时候出手,则是一个战术机会选择的问题了。好在春秋时期已经“礼崩乐坏”,各诸侯国内部总是不断上演着阴谋与背叛的剧目。特别是经过“曲沃代翼”这种不义行为洗礼的晋国,公室内外的政治斗争更是达到白热化的程度。当秦国处在他们最强大的君主(春秋)——秦穆公当政的时期时,晋国内部又一次出现了君位之争。这使得秦国第一次有机会“收复”河西之地。

这个机会出现在公元前651年,距王室东迁(前770年),秦人受命征战渭河平原已经过去快120年了;而距晋国内乱67年之久的,大小宗之争结束之年(曲沃代翼,前678年)仅仅27年。故事的开始具备中国传统宫廷斗争的典型特色,男女主角照例是一个漂亮而又年轻的女人,和被她迷惑的,位居君位的男人。

至于故事的内容其实更加老套,即这个女人想让自己的儿子成为太子,而她需要通过一系列的手段除掉原太子,以及除掉所有有资格争位的公子。其实这种事关生死与国家命运的大事,一般只跟权力与阴谋有关。只不过如果让现在某些喜欢挖掘“人性深处”的编剧和导演看见,一定会编排出几个凄婉的爱情故事来了。  由于这个“狐媚惑主”的女人叫作“骊姬”,因此由她引发的这场政治斗争也被称作“骊姬之乱”。如果大家希望了解其中的细节,可以百度一下。当然,如果你具有文学天赋,又想发挥一下想象力的话,也可以抢在某些著名编剧之前,先将这个故事包装出来。  事实上这场动乱本身并无关地缘,之所以要在这里提起,是因为它的发生,让那些将受其害的公子必须逃离晋国,用现在的话说,就是需要到他国去“政治避难”。这种现象在现在也不鲜见,在春秋之时更是司空见惯。在之前齐国就已经上演过类似的一幕,那次笑到最后的公子小白成为了春秋第一霸——齐桓公。而这次晋国的这出悲喜剧也将诞生一位同等重量级的霸主。

对于为这些落难的公子提供帮助,并从中获取好处的,其他国家,特别是邻国向来都是十分有兴趣的。作为与晋国地缘关系最为紧密的大国——“秦国”,当然是不会成为局外人的。

最先成为秦人帮助对象的是一个叫“夷吾”的公子。当时的情况和齐国那一幕很象,即留在国内的君位继承人,在动乱中都已经被谋杀了。因此需要从这些外逃的公子中选择一个人回来继承君位。只不过与公子小白与公子纠生死时速般的归国竞赛有所不同,这一次外逃的几位公子却没人敢回去。

之所以会形成这种现象,是因为当时被扶上君位的两位公子(都是骊姬的儿子),都马上被大臣谋杀。如果加上之前已经被害的太子,等于先后已经有三位公子死在这场君位之争了。虽然说君位人人想做,但现在回去难保不会成为另一个牺牲品,因此外逃的几位公子都不敢贸然回国。

不过权力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因此“夷吾”决定冒一次险。只不过如果没有外援的话,这个险是断然不能冒的。“夷吾”求助的对象锁定在了秦国身上。其实他之前避难的国家并不是秦国,而是在渭河平原东北角的梁国。按现在的行政归属看,梁国的位置在现在陕西韩城市的南侧;从地理位置上看,梁国则是位于渭河平原的最北部,晋陕大峡谷的南侧,黄河的西岸,也就是河西之地的北端。

对于梁国这类小诸侯国的存在,我们并不应该感到奇怪。虽然河西之地现在是晋国的势力范围,但在春秋时期,特别是早期,基于人力资源的匮乏,和兼并行为尚未白热化的原因,诸侯们对一个地区的控制方式是很多样化的,除却自己在战略要地建立城邑之外,让一些居于其间的小诸侯国甚至边缘民族依附于自己,更是一种低成本的管理模式。

就梁国来说,收留晋国的公子算是一种政治投资,但从实力上来说,这个小国并没有能力帮助“夷吾”摆平国内的动乱,因此夷吾转而向已具大国气象的秦国求助。只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特别是在政治交往中。因此夷吾向秦穆公所提出的条件是割让河西八城(也有说五城的)给秦国。

一般认为这种做法是将河西所有的土地都交给了秦国,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这些城邑并非是晋国在河西土地的全部,但应该已经是主要部分了。不过让秦人更感兴趣的是,这些城邑并非只在河西之地中,亦包含有崤函通道中的战略要点(史载东尽虢略)。崤函通道由于位于黄河以南,秦岭以北,又被称之为“河南”地,是秦人直接进入中原的必经之路。能够同时向河西、河南两地渗透,无疑能够极大的扭转秦国在地缘格局上的被动局面。

  秦晋地缘关系  

500最终在秦人的帮助下,公子“夷吾”回到了晋国,并坐稳了君位,史称晋惠公。只不过当他坐稳君位之后,却并没有履行诺言,将河西(河南)八城割让给秦国。之所以作出这种决定,表面原因是因为大臣们的极力反对。

如果从道义上来看,这位晋惠公无疑是一位不守信用的人。但从国家利益上来看,晋国如果真的让秦国控制了河西之地以及崤函通道的话,那么秦国将不可避免的成为晋国逐鹿中原最大的对手。因此在国家利益以及个人信誉之间作选择的话,晋惠公只能自食其言了。在这种情况下,秦晋两国之间的战争其实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了。

秦晋之间的这第一场大战叫作“韩原之战”,关于这场大战的地缘解读,要放在明天了。

-  END  -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