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笑傲江湖》里,金庸编不下去了,才让任我行暴毙么?

500

《笑傲江湖》里,任我行突然暴毙,让很多读者大惑不解。这算什么?大多数情况下,高潮不应该是跌宕起伏的吗?大战来临之前,大boss就寿终正寝了,写小说这么容易,我也能写呀!

这绝对不是金庸心血来潮,或者写着写着收不住,就拍脑袋想出的桥段。在任我行死之前,金庸就已经多次铺垫,吸星大法的反噬作用,对任我行的身体造成了潜在的损伤。

金庸很可能在写作的早期阶段,就想好了这样的结局。

事实上,《笑傲江湖》几大boss的死,都不是俗套的正义战胜邪恶,而是有着深刻的反讽意味。东方不败天下无敌,为了救杨莲亭才最终战败;任我行距离统一天下仅有咫尺之遥,却因早年练吸星大法而暴毙;岳不群黄雀在后,登上了五岳派掌门之位,却死在武功平庸的仪琳手上。

这篇文章,重点解析任我行暴毙的反讽内涵。

东方不败登上教主之位后,日月神教上下开始溜须拍马,编出了一套诸如“日月神教,战无不胜,东方教主,文成武德,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口号。任我行刚开始非常厌恶,可一旦登上教主之位后,也感到非常受用。

这揭示了深刻的历史真相。古代皇帝统治天下的逻辑,是所谓“君权神授”。既然皇帝是天的儿子,那他自然也是神。历代撰写历史的人,也都无法免俗地编造一套关于统治者的神话。

比如,《汉书·高帝纪》记载:其(刘邦)母有一次在水塘堤坝上闭目小憩,梦与天神不期而遇。逢上雷电交加,天色阴暗,其父太公到塘坝接应其母,只见一条蛟龙蟠于母身。随之就怀孕了,生下了汉高祖。

关于刘备的传说,则有《三国志·先主传》记载:“舍东南角篱上有桑树生高五丈余,遥望见童童如小车盖,往来者皆怪此树非凡,或谓当出贵人。”

……

在这类神话的包装下,人跟神的界限已经模糊,“皇帝”变成一个神的符号,自然也就“万岁万岁万万岁”了,“千秋万载,一统江湖”,实际上就是对“万岁万岁万万岁”的隐秘讥讽。

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被不死神话包装的皇帝,久而久之也就相信,自己真的是长生不老,千秋万载。就像任我行登上了教主的宝座后,就开始觉得“千秋万载,一统江湖”这种口号很受用。

历史上也真的有一些皇帝做出实际行动去寻找长生不老药。秦始皇曾坐船上渤海湾求长生不老药;汉武帝也重用方士,耗费巨资,大规模地寻仙祀神……

到底是因为贪恋权力的顶峰而不舍离开人间,还是真的相信自己是神,可以永生不死?只有皇帝本人知道了。

第31章《密议》里,冲虚道长也说了:“那时候只怕他(左冷禅)想做皇帝了,做了皇帝之后,又想长生不老,万寿无疆!这叫做‘人心不足蛇吞象’,自古以来,皆是如此。英雄豪杰之士,绝少有人能逃得过这‘权位’的关口。”

可哪怕包装出来的不死神话成了历史的叙事,皇帝实际上还是凡身肉胎。元蒙的铁蹄一度跨越到今天的欧洲地区,纵是神仙的力量也不过如此。

只是,他们之中又有哪个皇帝可以阻止死神的到来?

任我行自然也是如此,最讽刺的是,他恰好死在山呼海啸的“千秋万载”的呼喊声中。

鲍大楚道:“咱们神教一统江湖之后,把天下文庙中的孔夫子神像搬出来,又把天下武庙中关王爷的神像请出来,请他们两位让让位,供上咱们圣教主的长生禄位!”上官云道:“圣教主活一千岁,一万岁!咱们的子子孙孙,十八代的灰孙子,都在圣教主麾下听由他老人家驱策。”众人齐声高叫:“圣教主千秋万载,一统江湖!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很显然,这样的黑色幽默是精心设计的,绝不可能是作者写不下去就胡乱编出来的潦草结局。它一针见血地揭示出,所谓千秋万载,不过是愚人愚己的谎言而已。

当时的任我行,距离一统江湖也真的只有一步之遥了。五岳剑派除了恒山派以外,已经全军覆没。在这种情况下,剿灭恒山派,可以说是易如反掌。

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人是无法决定自己什么时候死的,哪怕你距离梦想仅有一步之遥。

金庸运用这种反讽的手法,在此前的小说里也已驾轻就熟。

前文提到过,在《笑傲江湖》里,几大boss的死,都是一种黑色幽默。

东方不败为了达到权力的顶峰,孜孜不倦地修炼葵花宝典。但是,当他练成了天下第一的武功,却已不再是男人。这不仅仅是生理上的,更是心理上的。

练成神功后的东方不败变得仁慈,把任我行囚禁在西湖地牢底下,又善待任盈盈,对上官云等人居然也没有赶尽杀绝。更重要的是,他沉迷于与杨莲亭的关系,对权力不再有兴趣。相比于权力,他更羡慕任盈盈的女儿之身。

“一个人生而为女子,已比臭男子幸运百倍,何况你这般千娇百媚,青春年少。我若得能和你易地而处,别说是日月神教的教主,就算是皇帝老子,我也不做。”

500

在作者眼中,权力崇拜是雄性本能,但为了追求权力,你必须自宫。可自宫达到天下第一后,你却对权力不再有兴趣。因为,此刻你已经不再是男人,也不再有崇拜权力的雄性本能。

显然,这是类似于《第二十二条军规》的悖论设计:只有疯子才能申请免于飞行。但能申请的,又显然是头脑清醒的人。因此,无论是疯子还是正常人,都不可能免于飞行。

最后,东方不败确实也是为了救杨莲亭而死的。任盈盈蹂躏杨莲亭,才导致东方不败必须分心。不然,令狐冲、任我行、向问天、任盈盈四大高手加起来,也不是东方不败的对手。

《射雕英雄传》中,欧阳锋用尽各种手段争夺九阴真经,并用挑破离间的方式让主要对手自相残杀。他无所不用其极,只是为了在华山论剑称雄,成为天下第一。

最后,他练了“九阴假经”,也误打误撞练就了一套“倒行逆施”的无敌怪功,让黄药师、洪七公联手也无法招架。与此同时,欧阳锋比武中还用咬手指、吐口水这样下三滥的无赖招数,结果居然打败了两大高手。

黄药师只能无奈地摇头:“天下第一,居然是个疯子。”

500

问题是,世人真的承认欧阳锋是天下第一吗?很显然,在《神雕侠侣》里,没有打败所有人的郭靖,才是世所公认的天下第一。

打败了所有人,却没人认为你是天下第一,这真是淋漓尽致的讽刺。

小说最后,金庸又借着郭靖的口告诉成吉思汗:“自来英雄而为当世钦仰、后人追慕,必是为民造福、爱护百姓之人。以我之见,杀得人多却未必算是英雄。”

毫无疑问,作为历史人物的成吉思汗,和虚构的江湖人物欧阳锋之间,是互相镜像的。什么是万人敬仰的英雄?不是统一了天下,夺得了武功天下第一就是英雄,而是如郭靖所说的,“自来英雄而为当世钦仰、后人追慕,必是为民造福、爱护百姓之人。”

显然,打败了所有人却得不到天下第一,比无所不用其极却屈居第二要深刻地多。后者不仅落入俗套,还有一种壮志未酬的悲壮感。欧阳锋第一次华山论剑也铩羽而归,但又有谁觉得他很可怜呢?

无所不用其极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却发现它不是自己原来想象的样子,才带有深刻的讽刺意味。

这也是金庸的小说得以成为伟大文学作品的重要原因之一。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曾不才在别处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