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发达国家和地区”同“发展中国家和地区”质的区别之一:请看铲花师傅张振财

https://bbs.xianjichina.com/forum/details_136730

中国大陆式的宣传套路:

在坚固的机械轨道上,随心所欲用手工具雕塑出0.01到0.001公分,且一万次都能分毫不差,正确拿捏出比头发还细的精准度,是铲花师傅张振财赢在千分之一的基本功。

「铲花」(Scraping),是一门从两百年前工业革命流传下来,机器无法取代的金属加工手艺,世上第一台机器就是由此技术生产出来。台湾区工具机暨零组件公会总干事黄建中形容,铲花就是「机械雕塑师」,主要原理是用手工一刀刀去除影响机械精度的物质,借此矫正机械加工的误差,影响产值上千亿元工具机产业竞争力。。。

但接下来就是在中国大陆恐怕很少会有的故事了:

“他是我见过最厉害的铲花师傅,”上银董事长卓永财钦点,让张振财成了至今唯一一位摘下机器公会机械达人称号的铲花师,他曾接下中钢一台德国进口、售价上亿元大型磨床维修工作,二十天进帐百万元,现阶段年收入破八百万元、净赚四百万元,是含金量最高的铲花师傅。

1980年,学美工的他,第一份工作是在台北设计公司,林森北路上的酒店,十家中有八家他都装潢过,退伍后回台中开咖啡店,因咖啡馆的人较复杂,婚后动了转行念头。一次,跟长他八岁的大哥看工厂,才第一次接触铲花,越观察越有兴趣,“一看就知道铲花就是点线面的学问,原理我早就会了,只差不会用铲花刀,”张振财心想,小学毕业的大哥都会,自己一定也可以,于是离开月赚十万元的咖啡店生意,第一年改拿十分之一薪水当学徒,他拿起铲花刀从头学起,一铲就是三十年。

中国大陆的高级技工,还有“大国工匠”有没有从设计岗位或者其他商业类管理类个体户类看起来纯粹因为爱好和兴趣不畏艰难,或者说“喜欢找虐”而成为顶级技工的?没有办法,不得不“当工人”然后有点天赋和态度之后在一群混日子的人中鹤立鸡群,拿上还算过的去的收入,这就是最普遍的情况了。每个月只能拿一万元或者顶多一万几千RMB;月入2万以上要累死累活或者全国全行业出类拔萃级别的人才才有这个待遇?这就是当代中国“实干行当”的真实写照。也是很多发展中国家和地区一线硬核工业劳动者的写照。工人如此,很多一线干事的C9毕业生也是如此。

听说过年入百万的管理人员,工程师,文化行当从业者。但就是没有不算太过辛苦与血汗的情况下年入百万RMB,或者至少年入50万以上RMB,轻松打通小资产阶级上升通道的“工人贵族”

华为是个鹤立鸡群的存在,然而放眼整个中国还有A股上市公司有几家公司单位中位数工资能达到年薪二三十万,平均数能达到每年六七十万,一线硬核劳动者也有畅通小资产阶级通道的?几乎没有,高级技术工人的地位、权益、上升通道,是发达国家和地区与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重要区别之一。

当然还有其他一些核心区别,如营商环境、科研与教育管理等(拿不出一家拥有足够权威的国内学术杂志,或者银行不靠谱融资依赖非正规渠道等)乃至背后的法治水平等都是重要区别。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