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世界上哪个国家的“奴隶”最多?

印度是世界上蓄奴最多的国家。

这是设在西澳大利亚州的国际废奴组织Walk Free 给出的结论。他们每年都会统计全世界范围内的现代奴隶制,并给出一系列现代蓄奴国家排名。根据这个组织的的统计,2016年全世界范围内有4030万人正在现代奴隶制中劳作,而印度就独占了1800多万。

即使按人口比例来算,印度也排在世界第四。

每年都上这个榜单,对印度的国家形象当然是个打击,因此印度政府长期以来也有过真正废奴的尝试。但直到今天,废奴的成效仍然让人感到遗憾。

南亚奴隶制传统

所谓的奴隶制,简单来说,就是奴隶主对奴隶的人身拥有。奴隶要终身为奴隶主劳作、服役,而没有改换门庭,另外选择工作的机会,待遇再差也只能忍受,除非得到了奴隶主的同意。如果奴隶主人性尚存,那奴隶还能吃饱穿暖;如果奴隶主喜欢压迫奴隶,那奴隶至死都无法摆脱无尽的劳动与折磨。

而且会教导他们如何默默忍受自己的命运

(图片来自wikipedia@showMathew Brady)

500

在名义上,现代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已经废除传统意义上的奴隶制了,只有极少数欠发达国家仍然在法律上承认奴隶的合理性。作为南亚大国的印度,也早在1976年顶着种姓制度支持者的强大压力,公布了《奴役制度(废除)法》,禁止奴隶劳工制度。

生活在种姓制度之下

或许从出生一刻起,就决定了你是踩人的还是被踩的

500

然而水面下的奴隶制度却不会因为一纸法律文件而一夜消失。

奴隶制的核心,就是人身依附,这是和现代劳动市场上雇主和雇员可以自由地相互选择区别最大的地方。因此所谓的现代奴隶制,就是雇主和雇员之间看似是正常的劳动关系,但雇员并没有说不的权力,只能长期为奴隶主雇主服务,换取微薄的报酬。

很多第三世界国家都有这种状况,且集中在非洲

(不过非洲奴隶的源头类似族群关系,印度则源于种姓关系)

(图片来自wikipedia@Julien Harneis)

500

在现代印度,这种行为通常是通过债务关系来完成的。

一位名叫哈雷什(Haresh)的西孟加拉劳工大概是最著名的现代奴隶,他出现在了一篇由哈佛反奴隶学者撰写的调查报告中,引起了全世界对印度现代奴隶制的关注。

哈雷什变成奴隶的原因很简单,贫穷的他为了迎娶自己的妻子,向村庄里的地主借了价值110美元的卢比。由于没有现金偿还能力,他与地主签订了一份长期劳动合同,以自己的劳动偿还这笔债务。然而地主给出的利息很高,而且还是复利,但对哈雷什的劳动报酬折价却很低,以让哈雷什几乎没有办法最终偿还债务。

这种奴役他人的方式,其实也并非现代印度有钱人的创意。从古印度吠陀时代开始,这种通过债务方式把他人变成免费劳动力的手法就已经出现了。

债务奴隶那就是只认钱不认人了

所以在历史上也是部分民族和人种的

比如被卖到中东以及新大陆的白人奴隶很多就是债务奴

(图片来自wikipedia@Gustave Boulanger)

500

那时候的奴役,还结合着种姓制度,被奴役的往往是种姓制度里最弱势的贱民,也就是达利特人。在社会舆论的纵容下,这种与宗教相结合的奴役,更加无法废除,甚至成为了社会生产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毕竟社会上总有一些工作是没人想做又必须要做的

他们要么收入低,要么种姓低,但往往是双低

500

到了伊斯兰教东扩达到印度河流域的年代,奴隶制更加为苏丹们所欢迎。13世纪出现的德里苏丹国文献中大量出现了关于奴隶的记载,这些印度奴隶不仅被伊斯兰国家的上层人士所使用,甚至还成为了一种可以输出的资产,满足国际市场的需求。

也正是在这个时代,伊斯兰教在印度大规模传播

而穆斯林身份非常有利于参与阿拉伯世界的贸易活动

从而加强了印度洋地区的奴隶贸易

(印度贾玛清真寺)

500

而抓取奴隶的借口,往往也是经济债务。苏丹对那些较晚归顺自己,同时经常抵抗税务的村庄,往往会动用军队抓捕奴隶,以奴隶的劳动,甚至奴隶本身的价值来冲抵所拖欠的税款。

所以可以说,这种以债务关系绑定的劳动关系,在印度属于传统艺能,在社会制度中根深蒂固,消除的难度极大。

即使之后英国人来了,也是要和这些高阶种姓合作

英国人还会主动对种姓加以分类识别

以服务于其殖民统治

(图片来自wikipedia@Charles Shepherd and Arthur Robertson)

500


全家都可以是奴隶

哈雷什工作非常努力,甚至还发动了自己的妻子和儿子陪他一起劳作。他们在农忙时节负责农耕,在农闲时节则在地主家的砖窑里烧制砖块,所有的劳动都是无偿的,因为他们的报酬全部都被用来抵债了。地主为他们提供的,只是非常有限的食品和饮用水。

在这里,小孩儿只是更便宜的劳力而已

500

由于全家都在地主的产业里劳动,这一家子没有任何积蓄。每当他们需要修缮房子或者购买药品,他们还要再问地主借钱,债务表上的本息也越滚越多。当他接受美国学者的采访时,这一家已经为地主工作了整整20年,而且看上去还是没有偿清债务的机会。

感觉就是要世世代代一直给地主搬砖

(图片来自wikipedia@Shresthakedar)

500

除了像哈雷什这样的农村奴隶劳工,印度现代奴隶制的另一个重灾区则是采石行业。

粗采石行业需要的技术不高,只要是个健全的人经过培训都能够胜任。这项工作真正的困难之处在于采石场经常发生崩塌,有一定的生命危险。同时,采石工作还是极重的体力劳动,一般劳工在有选择的情况下,往往不会选择从事这项工作。

辛苦是一方面,最怕的还是劳动关系不正常

不小心沦为债务奴隶的话就很惨了

500

全球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的毕马威曾在印度进行过一项人权调查,结果发现印度的花岗岩采石场中,有一半以上的工人对采石场业主或者招聘人员负有高额债务。这些债务的利息通常很高,有时能高达48%,再加上复利计算,很快就到了无法偿还的地步,工人们只能去采石场无偿卖命。

进一步调查则发现,这些现代奴隶中有3/4以上都是贱民种姓的。由于种姓限制,这些人没有受过很好的劳动技能教育,对金钱也缺乏观念,业主奴役他们更不会受到社会舆论的抵制。为了避免这些奴隶工人惹出乱子,经营者还经常对他们施以行动自由的限制,不允许他们走出工地,更不能和外人交谈。

此处推荐一部电影——《地球之盐》

个人的命运或有不同,但群体的命运如此相似

(图片来自《地球之盐》截图)

500

500

这些奴隶当中,甚至还让人心碎地混着一些童工。

和因为自己借钱而变成奴隶的成年人相比,孩子对自己奴隶的命运甚至没有选择的空间。他们成为奴隶唯一的原因,就是家里的长辈欠了有钱人的钱,这让孩子们一出生就被打上了现代奴隶的印记。这种孩子被称为“代际奴隶”,在现代印度奴隶制中同样常见。

出生就决定了命运,这句话放现在仍然很适用

500

哈雷什就绝望地表示:“有一天,我的孙子恐怕也要为地主工作一辈子了,我们只有死后才能得到自由。”

妇女变成奴隶之后的命运也并不会更好。虽然现代奴隶的内涵已经和古代的奴隶有了一些区别,但由于社会舆论的纵容,债主们对女性奴隶的处置仍然保留着过去的形式。女人们不仅要强制劳动(虽然劳动量往往比男性奴隶稍少一些),也可能被性侵犯或安排强制婚姻。

因为欠钱就变成了地主家的性奴,这实在不像是一件会发生在2019年的事。

往往都是些无解的问题

500

谁来救他们

村民们被奴役是因为缺乏走出故乡寻找合规信贷的能力,以及种姓制度对他们人身的捆绑。那奴隶制度在受过教育的群体里就会更少见吗?

似乎也未必。

今年年初,印度最大的财团之一,塔塔集团(没错,就是那个以造各种小汽车出名的塔塔)就被美国媒体爆出一项奴隶制丑闻。

浓缩版吉普?

(图片来自wikipedia@order_242 from Chile)

500

在2011至2013财年之间,这家公司向美国移民局申请了16000份工作签证,用于向美国公司输出印度程序员。这些怀揣着美国梦的程序员到了美国才发现,自己的待遇却远远没有想象当中那么好。比如被分配到迈阿密一家邮轮公司做算法支持的程序员发现,当地程序员的年薪中位数为9.8万美元,自己一年却只能拿到6万美元。

当然向美国输出印度程序员本就是因为他们劳动力比较便宜,这一点他们还是能想明白的。但他们想象不到的是,千辛万苦把他们送到美国的印度公司,已经没有在拿这些人当员工看,而是把他们当成了奴隶,每天从上午9点工作到晚上11点,从来没有加班费。

每天与代码合体14小时

500

当不堪重负的程序员想跳槽去更好的公司时,却被告知此前的劳动合同中有禁止辞职的条款。如果他们要辞职,就必须向公司支付巨额的违约金,相当于他们十年的收入。

这笔赎身费贵得吓人,因此程序员们只能继续在外包公司里默默地996,一直到被送进ICU。

这引起了美国民众的注意,他们大概没有想到,自己每天接受的廉价数字服务的背后,竟然是这样一群高素质的现代奴隶劳动的成果。愤怒的美国人纷纷要求电子公司调查自己的劳工权益,结果发现几乎整个美国IT行业里,都有这些IT劳工的身影。而犯规的印度公司也不止塔塔集团,大量从事IT外包的印度公司里都普遍存在这一现象。

这场抵制现代奴隶制的运动也因为打击面太广最终不了了之。

在美国尚且无法根除的奴隶制,放在印度国内就更没有终止的可能性了。一直以来,印度的学术界、政治界都不乏为奴隶说话的人。他们引用1976年的那部《奴役制度(废除)法》,指出用债务关系捆绑劳工的方式也是奴隶制的一种,应当得以废除。

印度政府也从2016年开始宣布,将依法逐步解放现代奴隶,并为奴隶们提供20000卢比(280美元)的救济金,帮助他们学习新的劳动技能,以重回社会。2017年,莫迪政府再次承诺,将在2030年之前解放所有的现代奴隶。

然而一直到去年,印度国内都还没有一起成功解救奴隶的案件。由于现代债务奴隶制具有的隐蔽性,法院要弄清楚一次债务纠纷是否属于奴役,就要花费3~5年的时间,越来越紧缩的财政预算也让印度政府很难免费为这些被解放的奴隶提供生活补偿和教育基金。目前看来这项解救措施也很有可能和印度不少国策一样,流于形式,无疾而终。

那1800万奴隶,不知道还要在无尽的劳作中等待多久。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