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社会ACG电影

宋茜竟然演了一部国产偶像剧的翻身之作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毒舌电影”(ID:dushetv)

国产,偶像剧,这两大关键词,近年来,俨然已成雷剧代言人。

什么《明若晓溪》,什么《是!尚先生》,什么《克拉恋人》《美味情缘》《极光之恋》……

出一部,坑一部。

500

但这部呀,还是个意外——《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

500

跟绝大多数人一样,表妹看它第一眼,是嫌弃。

类别:国产偶像剧。

主演:黄景瑜,宋茜。

故事:一只来自天狐星的千年狐族主管贺兰静霆(黄景瑜 饰),穿越千年,追爱一个人类女子慧颜(宋茜 饰)。一言蔽之:来自星星的公狐狸。

再配上这中二片名。

得,好走不送。

谁能料到,看走眼了。

自播出以来,后台自来水不断,一个,两个,三个……

禁不起好奇心,表妹瞟了瞟,一集,两集,三集……

最终,心甘情愿,主动跳坑。

某种程度,《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以下简称《结爱》)是近年来少有拍出韩剧质感的国产偶像剧。

什么是韩剧质感?

帅哥靓女?其实,我们的流量明星长相并不比他们差。

题材故事?其实,所有故事说到底无非玛丽苏杰克苏。

那为什么韩国偶像剧与国产在市场口碑如此两极?

毁就毁在细节。

画面差,布景假,台词尬……与其说国产偶像剧缺格局,不如说是对细节兢兢业业的耐心。

而《结爱》,正是一部经得起细看的偶像剧。

一个个聊。

首先是画面。

今天,一聊国产偶像剧,我们第一反应是啥?

曝光过度,滤镜极厚,每张脸都像是用同一部手机的软件修出来的。

在这种一键磨皮的技术面前,所有的演员脸上的斑点、皱纹,乃至脸部轮廓,都消于无形。

500

500

《极光之恋》《因为遇见你》

第一眼,确实美。

但看多了,未免腻。

什么才是持久的美。

真实比精致更重要。

就拿打光来说。

在《结爱》,从早晨到晚上,你是可以看出光线经历了从暗到明,从明再到暗的变化。

这种变化,是时间流转的真实。

反观一般国产偶像剧,时时刻刻,都明晃亮堂。

谁真谁假,一目了然。

500

更不要说,好的光影,既是光线、颜色的对称,也是人物内心的外化。

我爱你,但你不爱我,要说么,一明一暗的构图就表现出来了。

500

我白天瞎,晚上才能看见(的眼疾),要说么,一个被拉长的盆栽倒影就不言而喻了。

500

这也是《结爱》画面屡屡被赞的电影感。

不奇怪。

团队就是拍电影出身。

导演之一陈正道,代表作《重返二十岁》《记忆大师》,带团队拍网剧,他的标准是,平时怎么拍(电影),现在就怎么拍(网剧)。


说完画面,说布景。

还是那句话,真实比精致更重要。

今天,我们批评国产剧,一大雷点,就是家看上去不像人住的,公司看上去不像人干活的。

两间总裁办公室。

一个空荡荡:真皮沙发、玻璃面办公桌,三把椅子;

一个乱糟糟:沙发上有靠垫,茶几上有水壶,桌面上,有书、文件、手提电脑,还有伸手可及的座机。

谁真谁假,一目了然。

500

500

更不要说,200平奶茶店和家住独栋别墅的贫穷女孩楚雨荨,买得起三万块一把椅子的工薪族江疏影……

500

而,《结爱》的家,好就好在不仅仅是景观。

比如,女主关皮皮的。

这是一个家境一般,工作一般的普通姑娘。

她的家,分两层。

家里有两层,楼下是自营的理发店,楼上自己住。

店里没客人,关爸关妈就在那扫头发。

穷,或者说不富裕的人,她的家长怎么样。

满。

因为穷,所以地方小;因为穷,所以东西旧了,不舍得扔。

以致于,家里总是满满当当。

500

再看她的闺房。

既有某10元店同款柴犬公仔,也有ins风同款抱枕。

500

500

反观男主贺兰,有钱人。

住着大别墅,风格工业风(可不是什么欧式豪装)。

地位,品味兼具。

500

500


又因他是千年前超越而来,认知审美多多少少与时代脱节。

所以,没网线,没电脑。

所以,墙上挂着水墨壁画,台上放着文房四宝。

500

500

《结爱》的烟火气,几乎渗透到每个场景。

用道具师的话说:

至少每一个场景都有可信度,而不是找样板间或者是用简单的方法。

最后谈谈台词。

是的,依然那句话,真实比精致(造作)更重要。

有段台词,表妹至今是看一次,尬一次。

来自《是!尚先生》欧阳娜娜。

师傅我跟你说呀,朋友的身家性命,就靠您一双巧手了。

你看,虽然您修的是一台小小的相机,但是每一台相机都能拍出大大的世界,像每一粒种子一样,都能长出参天大树,你说呢,是不是?

只要有您,像您这样细心打理的人,一定能让每台相机有无限的可能……

表妹知道,编剧这是为了突出角色的纯真,坚强。

但像“每一台相机都能拍出大大的世界,像每一粒种子一样,都能长出参天大树”,这是正常人会说的话么。

“一定能让每台相机有无限的可能”,这不就是九流广告术语。

《结爱》的台词,好就好在正常。

正常对于今天的国产剧来说,太不容易了。

比如表白。不是“这片鱼塘我承包了”,是“在我心里,你就是最特别、最不一样的那一个”。

比如被表白,不是花痴、感动、害羞脸,是冷漠后,带点尴尬的抵触——“不用说的这么严重吧”。

500

更不要说彼此的称呼。

直到剧播了一大半,两人才从生疏的“关小姐”和“贺兰先生”,变成“皮皮”和“贺兰”(阿西)。

500

500

表妹还有一个地方印象深刻。

里面几乎所有人,都是原。音。出。演。

跟国产偶像剧那些熟悉的“男主温柔腔”,女主“伶俐腔”不一样,所有人采用的,都是原音。

在《结爱》,声音出来,纵使粗糙,纵使瑕疵,但口型跟台词能对上,表情跟声线能对上,这一点,就够有代入感。

这也是导演陈正道对演员的要求。

不管演员对角色有没有信心,原声是一位演员应尽的义务,除非是某些剧情上的需要,否则从不考虑配音演员。

说到这,表妹想问你们一个问题——

偶像剧的本质是什么?

可能大部分人会说,是造梦。

但造梦就是天马行空地胡思乱想吗?

不,造梦也需要贴地飞行。

在表妹看来,好的偶像剧,往往都精准地平衡了虚与实之间的关系。

虚是为我们描绘出一副近乎完美的理想图景,而实,则是主创为了让我们进入而搭建的扎实的地基。

这些地基,一砖一瓦,都小,都细。


但回头想想,我们羡慕的韩国偶像剧的精,不就又由种种“小”和“细”汇聚而成。

层次分明的打光;

500

全国限量的文物“道具”;

500

500

甚至一句台词说上几十,上百遍,从练习生就被灌输到“演不好不给出道”的残酷规则。

为什么说《结爱》宋茜演技突飞猛进。

不是她突然开窍了,是当演员与身边环境有了良性互动时,她的表演,也就沉下去。

不再有过去大大咧咧的浮夸与疯癫。

500

500

坦白讲,今天我们赞美《结爱》,真因为它多么完美吗?

并非如此。

这种赞美,多多少少带有对过去国产偶像剧轻视我们智商的恨和不甘。

表妹更同意导演陈正道这句话——

如果我以观众身份,不应该给这部剧(《结爱》)打高分,但我希望这是个开始。《迷雾》其实也就是十几集,每集最多60分钟,我们是不是可以做到。

怎么做?

演员,“三个月只拍一部剧”;

拍摄,“电影怎么来这剧就怎么来”;

场景,“让每一个场景都有可信度”;

配音,“原声是一位演员应尽的义务”。

这是《结爱》给出的示范。

对于任何事,表妹一直相信——

取乎其上,得乎其中;取乎其中,得乎其下;取乎其下,则无所得。

今天,我们夸《结爱》终于有点韩国偶像剧样子,但也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这绝非终点。

韩剧以上,还有更高更好。

《结爱》之下,也不该再容忍其他更糟更烂。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