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胡锡进:应该与美国打一场前哨站,让它学会尊重中国

【本文为5月6日人大重阳“特朗普时代的美国政治”研讨会暨《富豪政治的悖论与悲喜》新书发布会发言内容,经作者审核发布。】

胡锡进:谢谢王文院长,也谢谢陈晨晨给我这个机会到这里来跟大家交流,也祝贺陈晨晨人生的第一本书,而且是这么有份量的一本书的问世。

我们《环球时报》这两年也在跟以特朗普为代表的美国精英们,好像不叫精英,以特朗普为代表的美国执政集团们进行博弈,环球也是中国舆论斗争的尖刀连了。

这本书非常好,对特朗普有一个非常全面的,而且非常根基性的介绍,因为每个人的思维、行为方式都与他的财富、经历、过去的基本经验密切相关,而晨晨这本书把深层的东西揭示出来了。因为特朗普这个人确实太特别了,是一个中国从没有遇到过的美国总统,美国人自己也没有遇到过,全世界也没有遇到过。

刚开始我们总结特朗普是不按常理出牌,但是这个评论显然太浅了,他做事情的逻辑,他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很多都是颠覆性的。你看他这个人,他对一些事情的看法跟我们大家过去的共识总是拉出一个很大的距离,比如在台湾问题上他就敢做那样的行动,在贸易上他敢出这么狠的招,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他跟蔡英文对话的时候,我们说怎么能这么干?但他就这么做了,颠覆了我们对美国总统的认识。当时中国一些公知们都不喜欢特朗普,都是骂特朗普的,但是有一部分人喜欢他,觉得特朗普这个人很有意思,打击了美国那些精英阶层,而且在美国搞出一些颠覆,中国有一部分人反而挺喜欢他的。现在正好调过来了,中国这些精英们很多人在为特朗普的行为辩护,而当时觉得特朗普这个人还挺有意思,开始很不喜欢他了。

他确实出乎这个世界的意料,对未来中美关系该怎么走提出了巨大的挑战,大家看到这几天的中美关系出了多少问题,尤其是贸易战,到现在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我个人对贸易战的前景还是比较悲观的,我觉得可能全面贸易战打不起来,但是前哨战一定会打几场,不多打几场,美国人清醒不了。至少我们中国不要抱幻想,应该立足于跟它打一场前哨战,只有他吃了亏之后,才能对中国有更多的尊重。

500

包括台湾问题,美国也已经出牌。大家知道最近新闻又报出来一个消息,白宫发言人办公室发了一个声明,这个声明非常狠命地抨击中国民航总局要求的美国总司在对台湾、香港、澳门的称呼上使用中国人能够接受的办法,台湾不能列到国家一栏里,列进去的时候应该是中国台湾或者其它方式,美国白宫反应太激烈了,甚至用“1984年”“奥维尔式胡言乱语”这样的词来描述中国,实在是太过分了。这给中国又出了一个难题,将来我们怎么样来对待这个问题,我们环球时报为此也写了社论,但是这个问题确实值得深思,以后中国该怎么面对中美之间的争执,我们如何来评估中美博弈,美国如果拒绝我们的要求,甚至采取报复行动,我们该有什么思想准备,我们应该如何面对这些问题?

无论如何,我对中美关系有一种感觉,这点在环球的社论中也说到了,中美关系似乎在进入一个烽火连天的时代,这儿不出问题,那儿就出问题,这儿出问题还没有解决,那边又冒出来一个新的问题,这些跟特朗普有很大的关系,但不光是特朗普的问题。我们《环球时报》只是冲在中美博弈前线的一支力量,我们在维护中国的国家利益,在维护人民的利益。

但是现在中美博弈斗争非常复杂,从我们这个观察点来看,中国社会内部也有一些思想混乱,但是总得来说中国还是很团结的。你看我们在中美贸易战问题上,中国社会的团结度要远远高于美国,但是我们也能够感觉到中国社会有一些思想混乱的东西。重要的是,我们对内部的这些多元声音有多大的承受力,这一点很重要,我觉得中国社会一定要有更高的承受力,不能够因为互联网上一些幸灾乐祸的说法,就说我们中国不团结了。中国总得来说是团结的,对中美贸易战以及对美关系,总得来说大家的看法是一致的,外交部所采取的行动,经贸部所采取的行动,对中国社会有着很好的代表性,对这一点我非常相信。

但是我们社会上确实有不同的声音,我们要看淡这些不同的声音,要包容这些声音,要承认我们社会不可能只有一种声音,我们的社会应该有弹性,在与美国做斗争开展博弈的时候,我们自己必须更有张力。当然,把这些都做到还是很不容易的。

我觉得陈晨晨这本书对于研究美国、研究特朗普,给我们提供了一些非常丰富,也非常可信的资料,我回去以后会好好读这本书,我也希望在中国与美国的斗争中,我们能够更加知己知彼。中美斗争和博弈肯定是非常长期的,包括在台湾问题上、南海问题上、贸易问题上都不可能一蹴而就,都会反反复复的出现,我们要带着这些问题去生活,尽量解决好,如果解决不好我们要很好的承受他们。我觉得这两点很重要,我总说我们建立正能量、树立正能量非常重要,但是我们对于一些不理想的情况,一些负能量,我们也要有承受力。而且我们的承受力建设可能跟我们的正能量建设同样重要,我对这一点是反复强调的,希望像人民大学这样的大学,人大重阳这样的科研机构,能够来共同推动中国的承受力建设。因为未来我们的麻烦会很多很多,美国对中国的出牌会越来越重,越来越猛,我们没有承受力怎么行?

我们社会的多元化这是必然的,我们的社会意见不可能都高度统一,如果我们的正能量建设做得很好,与此同时那种负能量所产生的冲击力就可能更大,社会越是平稳、越是平静,突然冒出一点负能量的时候冲击就会非常大,比如一个翻白眼就会在社会出现骚动,像北大校长念错一个字,都会不断引申下去。所以我们的社会一定要有很强的适应力和承受力,我觉得这对中国非常重要。

最后祝愿人大重阳在王文的带领下,继续一骑绝尘,做得更好,也祝陈晨晨将来出更多的书,每出一本书不要忘了给老胡一本。谢谢大家。

500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