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双船实验、电车悖论和黑暗战役

《蝙蝠侠:黑暗骑士》是迄今为止超级英雄电影的历史巅峰,甚至抛开超级英雄电影这个类型,黑暗骑士在电影史上也拥有极为重要的地位。这部电影中的一段被称作“双船实验”的经典场面,是反派“小丑”制造的大量拷问人性的选择中最精彩的一个,具体是这样的:

两艘夜间驶离哥谭市的轮渡,半途中引擎被“小丑”损毁,同时船员们发现船上载着大量可以被引爆的油桶和炸弹,以及引爆器(这里就不深究为何“小丑”每次都能开挂般在警察甚至军队严防下安装炸弹了)。这时候广播传来了“小丑”的声音,他威胁两艘船上的人,如果有人试图离开自己的船,那么他会立刻引爆炸弹杀死所有人。到了午夜时分,他也会引爆炸弹杀死所有人——只有一种生还方式,每艘船上的引爆器可以引爆对面船上的炸弹,率先按下引爆器杀死对面船上的人,那么自己这支船上的所有人都将生还。

500

注意,一艘船上载的是普通市民,另一艘船上载的是穷凶极恶的哥谭市黑帮分子——这个身份设定一定程度降低了两艘船按下引爆器的道德压力,对于普通市民来说,那帮罪犯去死总比无辜人去死要心安理得,对于黑帮来说,他们作恶本不应该有太大的道德压力。

“双船实验”的结果对于《黑暗骑士》这部电影需要探讨的价值观非常重要,也被认为是蝙蝠侠在行动和思想上战胜“小丑”最重要的一次交锋。不管两艘船哪一艘有人最终按下了引爆器杀死对方,一场残酷的道德危机都将淹没哥谭,“小丑”所信仰的价值观——人是纯粹逐利的动物,利他与牺牲精神并不存在——就将再一次得到印证,结合“小丑”在哥谭制造的一系列道德选择难题,这足以摧垮哥谭市民对正义的最后信仰。

500

结果我们知道,两艘船都选择了放弃。

首先放弃的是黑帮,一个极有范儿的黑人大佬果断的将引爆器丢到了船外,放弃了全船的生存希望——在诺兰蝙蝠侠三部曲中,相比那些动不动要摧毁一座城市或者挑战道德底线的终极恶棍,黑帮反而是反派中最有操守的一群人,归根到底他们还是相信社会规则存在的“正常人”,只不过他们信奉的社会规则与普通人不大相同。黑帮作为一种非法组织,本身就需要成员之间强烈的合作和利他意识才能维系,从本质上讲,黑帮与“小丑”的价值观是背道而驰的,在他们看来,“小丑”作为罪犯都已经失去了底线。

500

“普通人”那艘船上则发起了投票,投票结果是按下引爆器。但当所有人意识到,“他们还活着”就意味着道德底线本应该更低的罪犯们尚且没有动手,强烈的道德优越感驱使下,他们也就没有道理剥夺对方的生命,所以“普通人”也选择了放弃。

500

最终没有人因此丧生——蝙蝠侠打败了“小丑”,让说好的午时已到,礼花满天没有发生。

“双船实验”实际是一次变种的“电车悖论”。

500

“电车悖论”是伦理学上著名的思想实验,内容是这样的:

一个疯子在两条电车轨道上分别捆绑了无辜的受害者,一条轨道上绑了5个,另一条轨道上绑了1个,隆隆行驶而来的电车将驶过绑了5个受害者的轨道。现在你手里握有切换轨道的拉杆,只要拉下拉杆,电车将转而驶向那个绑有1个受害者的轨道,另外5个人将得救——面对这种情况,你要如何选择?

“电车悖论”是个无解难题,因为不管如何选择,当事人都没法在道德上做到完美:

如果当事人选择拉下拉杆救5害1,从功利主义角度,5>1,这个选择很合理。但生命本来无价,你不能粗暴的按数量去对比生命的价值,你虽然救了5个人,对死去的那个人也负有责任;

如果当事人选择不拉下拉杆,那么对于死去的5个人,你的不作为也是不道德的行为。

反正就是两头堵,怎么都不让你痛快了。

幸运是,这种残酷的伦理难题并不会出现在生活里,平日里你能接触到的最接近“电车悖论”的话题,可能是——“你妈和我掉水里了,你先救谁?”

500

也不好答啊...

“电车悖论”在文艺作品中并不少见,但通常都会以开挂或者修改设定的方式避免直面“电车悖论”。比如《蝙蝠侠:黑暗骑士》对“双船实验”的处理,最终没有让这个无解难题陷入道德危机,因为:

两艘船上的引爆器就是“电车悖论”中改变电车驶向的拉杆,问题是,“双船实验”中操纵拉杆的人就是躺在轨道上的受害者自己,两艘船的放弃属于自我牺牲行为而非不作为,也就不存在道德危机,而自我牺牲反而让人性得到了升华。所以,诺兰的“双船实验”并非要探讨“电车悖论”本身,取的只是“电车悖论”之形,目的还是为《黑暗骑士》这部电影需要倡导的价值观服务,“受害人与拉杆人一体”设定,就可以用自我牺牲解决无论如何都要面对的道德危机。

以及,最重要的是——蝙蝠侠会拯救所有人的,等于在“电车悖论”的两个选项里强行加入了第三选项——停车...

这其实是开挂解决“电车悖论”。

事实上,“电车悖论”的变种桥段在好莱坞的超级英雄大片里在不断上映。只不过他们都采用了开挂行为,让观众感受不到“电车悖论”的存在,比如,如果“美国队长”是“电车悖论”中操作拉杆的人,他会怎么做?他会立刻以超越电车的奔跑速度冲向单个受害者,同时反手一个飞盾把电车转向1个人的轨道,在电车到达前一秒完成解开捆绑、抱起受害人飞身越出的操作。如果是“快银”或者“闪电侠”呢?他们会先去100米之外的咖啡厅点上一杯美式,然后秒秒钟把6个受害人送到咖啡厅,最后扫描二维码完成付款——如果他们也用微信或者支付宝的话。

依靠主人公超强的个人能力开挂来避免道德危机,这是好莱坞大片处理类似问题常用的手法。仔细想想吧,超级英雄们在大都市里拯救世界,摩天大楼的玻璃幕墙被捶个七零八落,汽车被炸的满天飞,但画面里没有任何平民伤亡的画面,超级英雄在炮火连天的战斗中甚至还能分心救起一个走失的小女孩,或者在与大块头激战时还能把掉落的电梯控制住——在开挂面前,什么悖论,什么思想实验,都不存在的!

所以,复联系列就有了《美队3》这样反思“纽约大战”、“索科维亚大战”带来平民伤亡问题的电影——你终归不能把外挂开的太狠,如果超级英雄在拯救世界的同时还能做到平民无一伤亡,就只能说明反派太弱,我方游刃有余。可惜的是,复联系列的定位终归是爆米花片,《美队3》的着力点最终转移到罗杰斯与巴基的感情羁绊,钢铁侠与巴基的私人恩怨上,理念之争不了了之。

500

当然,有关“电车悖论”的探讨,也有相当深入,并且比较成功的案例,

比如《拯救大兵瑞恩》所讲的就是把8个士兵置于险境去救1个士兵的故事。相比与《黑暗骑士》,《拯救大兵瑞恩》在设定上其实更加接近“电车悖论”原貌——并且真正的战争片,美国这边是没有史蒂夫罗杰斯、金刚狼和神奇女侠站出来开挂的——最终8人小组牺牲6人救回了瑞恩,看起来这是一个有最终选择的“电车悖论”。

当然,电影讲的并非一个6换1的赔本买卖,瑞恩是家中参战的4兄弟中唯一幸存者,军方不希望为了“大家”而彻底毁灭一个“小家”,所以派出了8人小组救出了瑞恩家族最后一根独苗,为这个家庭保留了希望。所以,更多人员牺牲换来的是“不放弃战友的信念”和“集体对个人的重视”,《拯救大兵瑞恩》其实是一部美式价值观的“主旋律”电影。

500

那么,道德悖论在这里是怎样被解决的呢?

其实还是设定上的不同——8人小组并非被绑在车轨上无力的受害者,他们是军人,军人要服从命令,军人要执行任务,而这是战争,执行任务就有牺牲风险,这点谁都清楚,所以某种意义上,他们跟下达命令的米歇尔上将都是操纵拉杆的人,这也是一种自我牺牲。

如果你再去深入讨论,比如那8个人也有家人,他们的小家同样不应该被轻易牺牲,或者6条性命换来的人性光辉升华,是否真的值得——那我只能说,这就是战争的残酷性,总要有人牺牲,不是吗?

好吧,这事没法深推敲。

事实上,“电车悖论”作为无解的道德难题,不开挂,不修改设定,或者不选择性的遗忘一些事实,你是没办法让观众们愉快的啃着爆米花或者热泪盈眶的——有的人就是要看无所不能的,而有的人就是喜欢被“主旋律”洗礼的。

所以,这是为什么《黑暗森林》出现时,你会拍案叫绝了——可能只有上升到宇宙尺度,你才能跳出现有价值观的束缚,从更高的角度俯视残酷的“电车悖论”吧。

我们先看一下刘慈欣在三体《黑暗森林》中讲述的这段“黑暗战役”吧:

章北海驾驶“自然选择号”飞船逃离太阳系,太空舰队派出4艘飞船追击。由于人类舰队在之后与“三体世界”派出的水滴作战中不堪一击,章北海逃离太阳系的决策被证明完全正确,4艘追击飞船与“自然选择号”一起成立了星舰地球,成为了延续人类文明的希望。

由于“自然选择号”和4艘追击飞船携带的资源都不够,5艘飞船的资源只够一艘飞船抵达最近的补给星系,也就意味着最终只有1艘飞船上的人能活下,于是5艘飞船之间爆发了残酷的“黑暗战役”,最终“蓝色空间号”取得了胜利,收集了5艘飞船的燃料和配件,成为了人类探索宇宙的最终代表。

“黑暗战役”的设定跟“双船实验”非常像,也是一个受害人与操纵拉杆人一体的“电车悖论”,不同点是,“双船实验”放弃按下引爆键的自我牺牲选择,避开了道德悖论,而“黑暗战役”按下了攻击按钮,直面了道德悖论,用残酷的斗争换来了人类文明的延续——这是一个你在以往的文艺作品中不太容易看到的价值选择,至少在强调程序正义的作品里,作者会回避这样的结果。

然而, 在《三体》的设定中,这种残酷在整个宇宙无时无刻不在发生,宇宙的基本运行规律就是黑暗森林法则——价值观上的冲击,其实比《三体》所描绘的奇妙世界更加震动人心。

500

当然,《黑暗骑士》、《拯救大兵瑞恩》、《黑暗森林》在“电车悖论”的探讨上各有各的经典之处,作品背景不同导致角度不同,其实没有高低之分。

“黑暗战役”还有两个非常重要的细节:

细节1:章北海片刻的犹豫让“自然选择号”错失了成为“黑暗战役”胜利者的机会,在他发现其他船只已经率先发动进攻时,他说了一句“没关系的,都一样”——“黑暗战役”的参与者们,其实也是自我牺牲者,这句话将“电车悖论”的所有参与者融为一体,让相互杀戮变得更为悲壮;

细节2:发生在太阳系另一端的另一组“黑暗战役”胜利者“青铜时代号”,他们被地球欺骗返航后,所有成员被判处了反人类罪——说明尺度从宇宙回归到地面时,“电车悖论”依然是无解的道德难题,人类习惯的价值观面对《三体》作品中的宏大宇宙,是多么渺小。

称赞《三体》可以有多个角度,而这是我最看重的地方。

500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