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郎朗不拿行李上热搜,帮女生提行李不该成为一种表演

500

知道微博是田园女权的大本营,但没想到他们管的还挺宽的。郎朗在机场一身轻松,而老婆吉娜背着包还拉着行李箱,就成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了微博热搜。

500500

被舆论轰炸一番后,郎朗只能无奈地发微博表示:“我以后得多帮我老婆提行李。”500

但是,不分对象不分场合地为女生效劳,是有可能踩雷的。

我妹妹曾跟我讲过一件事。当年有个追求她的男生总要帮她拎包,让她感觉很不好。因为,她喜欢自由自在,包在自己身上就感觉自在,在别人身上就感觉羁绊。

后来,她交了个男朋友,一天到晚像闹钟一样叫她起床刷牙啦、吃饭啦、该睡觉啦……某天,当男友发短信叫她睡觉的时候,她终于忍无可忍,发短信提出分手。

所以你看,小两口的相处方式,都是根据各自的性格、生活方式磨合出来的最优解,直接把现成的准则套进去,无异于让赛车去跑越野。

具体到郎朗这事,背后的道理其实很简单。朗朗作为钢琴大师,手很矜贵,怕受伤所以不能提行李,不仅仅老婆要帮忙提,当年父母也会帮他提。2015年时,他甚至透露自己为全身都买了保险,保金没有透露,但据说达到一个亿。

郎朗透露,自己的双手已买了保险,握手、击掌等社交礼仪轻力就可以,但日常生活中都会多加保护双手,拿刀、搬重物等都不会做,他表示:“毕竟有很多音乐会要做,为自己跟观众负责任,我买了保险,其实除了手以外,屁股跟脚都容易受伤,我全身都有买保险,只是比较重视在手,(买多少个亿?)这个没办法透露。”

500

与此同时,吉娜作为西方女性,独立自主,也并不需要(甚至有可能反感)男性帮忙提行李表达宠爱。从机场的图片可以看出,吉娜背着包拉着行李箱,脸上还是溢满了幸福的笑容。500

前年岳云鹏夫妇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事后岳云鹏老婆霸气回应:“他是我老公,我乐意。”

怎么分配行李,人家小两口有自己的默契,你一个吃瓜群众,义愤填膺个什么劲?

男人该干什么,女人该干什么,本身就是一种很刻板的性别观。男女间擅长的能力,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梁朝伟装修屋子的时候,一个人跑去伦敦喂鸽子,刘嘉玲一个人就打理的井井有条。梁朝伟本身就是艺术家性格,不食人间烟火所以不善打理日常事务,而刘嘉玲正好跟他互补。两人相处了几十年也情比金坚。他们自有一套根据各自性格和能力分工的逻辑。

我本人就很讨厌开车,因为我觉得把精力用在驾驶上是一种出行的负担,更喜欢从中解放出来,看kindle、看视频、看风景、听音乐。因此,如果以后老婆喜欢也愿意开车,我非常乐意逍遥地坐在副驾上。

我有女同事就是这种模式,她开车老公坐副驾。但同事还是像微博的群众一样,有点微辞,觉得开车就应该是男人的事。

生活本身就是复杂而琐碎的,没有放之四海皆准的准则。具体到提行李这事,也是需要根据特定情况而定的。男人可以不提行李,也可以提行李。

有的女生就是纯粹不喜欢背包,喜欢轻松的感觉。有的甚至出去吃饭喝奶茶,都不肯背那种只装手机的小包。在其他方面,她们可能并不娇生惯养。此外,某些女生背的包很重,带着手机、充电宝以及各种化妆品,忙活奔波了一天背着也很累。

在这些情况下,我都非常乐意给女生背包。500

因为,我自己也是如此,很讨厌带行李。出门旅游,会提前把礼品,以及部分不用的行李寄回来。以前回家不背相机的时候,甚至用环保袋装着两件衣服就上路。所以,我很理解她们这种感觉。

道理本身是死的,相处却需要灵活应对。我虽然一直反对把女生当作生活不能自理的婴儿一般宠爱,但真的很疼爱一个人的时候,我还是会偶尔宠溺一下,因为那能够得到正反馈,极大地增进感情。

从珠海去广州、深圳见比较好的异性朋友,或者妹妹的时候,我都曾经千里迢迢带着小蛋糕过去。到了的时候,蛋糕就像郭靖给黄蓉的点心一样,已经压变形了。然后她们就开心地给变形的蛋糕拍了照。

甚至,有的人就喜欢无脑宠爱女朋友,让她们十指不沾阳春水,并从这种付出中得到极大的满足感,那也无可厚非,当事人开心就行。

但是,我很反对把拿行李、背包以及其他的宠爱方式当作一种表演。微博上义对朗朗愤填膺的网友,就是这样一种心态。他们没有了解前因后果,就碰击郎朗的“两袖清风”。

他们不知道弹钢琴的手是很怕受伤的,此外肩膀、背、屁股等也需要很好的保护,哪怕知道了,他们也会觉得上一亿保险的手用来提行李,不正好证明对吉娜的宠爱吗?

某种程度而言,这是一种类似于劝酒般的驯服。地位低的通过用酒精伤害自己的身体,从而表达对对方的臣服。这种没有实际意义的表演,就起到一种羞辱和驯服作用。

有意义的行为都谈不上羞辱,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帮女生扛二十斤重的货物上楼,这不是羞辱。但明明自己可以背三两重的小包,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也不抗拒背,却一定要男朋友在大庭广众下背,以显示自己的驯夫能力,这就是羞辱;男朋友四肢都挂着袋,自己两袖清风,手插裤袋,这就是羞辱。500

当前的田园女权,就热衷于通过各种羞辱,达到驯服对方的目的。男朋友越是为她们做丢面子的事,她们就越有面子。婚礼上对新郎的各种羞辱性的游戏环节,也这样的逻辑。

这些女性的性别观就类似于樊胜美所说的:“男女关系,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当然了,如果被羞辱的人乐在其中,咱们作为旁观者,当然无权置喙。

只是,当女生很乐意帮男生提行李的时候,能不能请你们也抱以同样的尊重?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曾不才在别处

欢迎关注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