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拜登反对拜登

500

这是5月14日拜登发的一条推特:

“我刚刚对中国制造的商品征收了一系列关税:

对钢铁和铝征收25%的关税,

半导体50%,电动车100%,

对太阳能电池板征收50%的关税,

中国决心主导这些行业,

我决心确保美国在这些领域引领世界。”

2019年,当年贸易战打的轰轰烈烈,特朗普在台上吐沫星子飞溅,当年的拜登发了一个推特

500

“特朗普不懂基本常识。他认为他的关税是由中国支付的。任何经济学大一学生都可以告诉你,美国人民正在为他的关税买单。

塔吉特百货的收银员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比特朗普更懂经济。”

2019年的拜登说。

历史重演

这里有一个来自1982年的一篇文章

500

他是 80 年代的强硬派,这个即将成为总统的人,就像他骑着一匹白色的种马走进会议厅,六发左轮手枪已准备就绪一样。他瞄准外国魔鬼,捍卫美国方式。

“我们一直在举白旗,而我们应该举美国国旗!”他宣称。“……我们希望我们的孩子做什么?打扫日本电脑周围的垃圾?

“……我们必须对那些利用我们的市场却拒绝我们进入的国家采取强硬措施——我的意思是非常强硬!!工人阶级人群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我今天要告诉你们,如果你想在日本卖美国车,你最好在他们登陆码头时让美国军队和你一起!”

现在他们正在为这个想成为美国下一任总统的人欢呼。这是德克萨斯州的大约翰·康纳利吗?不,这是明尼苏达州的大弗里茨·蒙代尔,沃尔特·F·蒙代尔的翻版,在纽约市的国际电气工人联合会大会上让他们兴奋不已。

到目前为止,蒙代尔已经在三个劳工组织(钣金工人、电气工人、钢铁工人)面前尝试了他的新强硬言论,每次都赢得了起立鼓掌。

这绝非偶然。蒙代尔正在说美国劳工联合会和产业工会联合会领导人想听到的强硬路线,他希望他们从他那里听到这些,因为劳工联合会将在 1984 年的第一次党团会议或初选之前,试图将其传统上分裂的队伍团结在一位总统候选人身后。

蒙代尔说,他认为关于如何美国的跨国公司必须采取民族主义路线,像其他竞争性国家一样为美国工人创造就业机会,这是在 1984 年总统竞选中取得成功的关键。

他可能说对了。密歇根州的反日情绪达到了二战以来的最高点,失业的汽车工人对日本及其汽车业进行了激烈的抨击,而弗林特和兰辛等城市的日本汽车遭到破坏——挡风玻璃被打碎、轮胎被割破。

听听 1982 年蒙代尔说的话:“现在,我不是保护主义者,但我也不是傻瓜。我相信我们的国家、领导人和谈判代表必须在谈判中变得更加强硬,并说这样的话:‘从现在开始,一切都会公平。如果你想把自己与我们市场隔离开来,那么我们将采取措施确保我们的市场不会对你们开放!’ “

回想一下 1979 年康纳利说的话:“现在是时候对日本说:‘如果我们不能像你们进入我们的市场一样,以同样的开放和公平进入你们的市场,你们最好准备好坐在横滨码头上,开着你们的小型达特桑和小型丰田汽车,一边盯着你们自己的小电视机,一边吃着你们的橘子,因为我们已经得到了我们要得到的一切!’”

前几天,蒙代尔驾车往返于美国总统竞选中心地带新罕布什尔州的竞选站点时,想起了康纳利当年说过的这些话。

“我与约翰·康纳利说的不同之处在于,我的目标是创造一个更具竞争力的国际环境,使我们……变得更具竞争力,”蒙代尔说道。这种区别从言辞中并不容易看出来。

蒙代尔在1974年没有对总统竞选的强烈渴望,也没有盖洛普的支持率,于是选择在副总统的阴影中消磨时间。但现在他重新站了出来,并明确表示他现在是自己的人了。

战斗……强硬……第一……美国国旗。他们用像弦乐四重奏中的定音鼓手一样的技巧在他的演讲中加以点缀。弗里茨·蒙代尔以与他的新决心相匹配的强硬新演讲,开始竞选 1984 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

眼熟吗?各位朋友。

历史无非在重演。

一个美国人的建议

美国人最终没有守住汽车,不是因为美国的关税不够高,也不是因为通用,福特不够努力,很讽刺的是:通用在海外的营收要远好于在美国国内,而日本汽车基本上占据了除了皮卡之类的汽车市场。

而美国的钣金工人、电气工人、钢铁工人比当年还少。

reddit有个美国人发了一个帖子,我甚至觉得这个帖子的建议要比目前美国的贸易政策好:

500

500

“这项关税只对丰田有利。

丰田是这一关税的主要拉线者。没有这项关税,丰田必然破产。

拜登政府为什么要拯救丰田?

丰田游说集团彻底破坏了日本的民主制度,现在它的下一个目标是破坏美国的民主制度。

拉姆-伊曼纽尔之所以被丰田利用,是因为他对日本企业的罪恶行径一无所知。

拜登政府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中国的制造业对世界秩序的改善有着巨大的作用,因此美国越是想搞垮中国,世界秩序就会变得越糟糕,而美国将自食恶果。

如果美国不降低利率,通货膨胀就会恶化。这是因为当前的经济学是错误的。

要防止中国的微处理器流向俄罗斯,只有一个办法:西方国家应该购买中国的微处理器。除非把中国拉到我们这一边,否则乌克兰的受害者人数将继续无休止地增加,乌克兰战败的可能性将逐渐增大。

除非美国工人认识到中国制造业的核心力量和精髓,否则无论第二轮、第三轮、第四轮通过多少《芯片与科学法案》,效果都将是有限的。要让美国工人深刻理解中国制造业的精髓,并使之成为自己的一部分,最有效的途径就是建立中美合资企业。

拜登政府未能在早期阶段扭转特朗普的政策,这加强了特朗普的地位。如果他们能在早期阶段扭转特朗普的政策,特朗普现在就会安静地呆在家里玩任天堂了。

拜登倒是应该打击日本,利用中国的能力,与唐纳德-特朗普分庭抗礼。

拜登政府为何不研究促进美国公司与中国公司建立合资企业,以便在美国本土大规模生产电动汽车,从而防止美国公民的数据被窃取?

美国缺乏吸收中国能力的能力才是真正的挑战。

“ 拜登的措施与其说是为了挤压细分市场,不如说是为了阻止预期的进口增长:中国的钢铁、铝和汽车目前只占美国供应量的很小一部分。美国政府曾警告说,中国正力图占领关键领域的市场,并向美国大量提供补贴商品,以破坏其竞争对手的稳定,推动自身经济复苏。“

美国无需阻止中国产品进口增加。相反,美国应该创造新需求,增加从中国进口钢铁、铝制品、太阳能光伏等产品。如果美国计划部署大规模的离岸太阳能发电厂,这将创造新需求,并可以吸收中国的供应,最终增加政府收入。

要重振美国制造业最好的方式是开发全球南方需要的产品和服务,那里的基础设施不够发达,并以与中国同等廉价的价格提供这些产品和服务。为实现这一目标,美国必须首先了解中国制造业的真正特点,通过在电动汽车领域建立合资企业并积极与中国互动来实现这一目标。如果美国病态地拒绝中国,什么进展也不会有。

然后,在建立一个能够以低价向全球南方提供产品和服务的系统的同时,他们可以向日本货币投机者大量出售美元,尽可能高价出售,然后在合适的时机,他们可以要求鲍威尔降低利率,削弱美元,从而获得资本收益,然后以廉价出口产品和服务给全球南方。”

我逛reddit那么多年,居然看到一个正常人类的发帖,真不容易。

核心是工程师技工和汇率

美国缺工程师吗?

500

有经验的建筑和工程职业,失业率仅为1.3%。

远远低于美国平均失业率,这已经到了匮乏的地步了。

那么美国目前能提供足够的STEM人才吗?

这是STEM在总大学毕业生的占比:

500

在美国国家政策基金会的数据显示:国际学生占计算机和信息科学研究院所有学生的72%,电气工程74%,工业和制造工程专业71%,简单的说,美国理工科大部分人,其实是外国人。

美国缺乏STEM人才问题已经成为一个公认的问题,不需要过多阐述。

说说金融。

强大的金融需要强大的货币,在进行全球金融收割的时候,高汇率是必须的,但是制造业和金融就像一个跷跷板:金融强就必定挤压制造业,因为制造业利润没有金融那么高。

就像80年代的美国兴起的制造业民族主义一样,砸了日本车,然后买了更多的日本车,中国汽车杀入美国只是时间问题,至于光伏,早在2012年奥巴马就做过光伏演讲,大幅度提高了对华光伏关税,协同一起的还有欧盟,关税最终于2018年取消。

现在的关税,无非是2012年的翻版罢了。

一个国家转型何其艰难?又想要这,又想要那,

又想金融霸权不放,还想把制造业搞起来。

退一万步来说,即便是搞了研发,比如说波士顿动力公司的新机器人,亮相一片惊艳,兴冲冲到官网一看:

500

“使用我们的真人大小的墙贴花将您的空间变成创新中心。这些贴花非常适合技术爱好者和机器人爱好者,为任何空间增添未来感。”500

看来还是个PPT。

而中国宇树科技的机器人,都已经开卖了,9.9万一个

500

美国制造业,没戏。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