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改朝换代!

500

今天,2024年5月15日,新加坡新任总理黄循财(Lawrence Wong Shyun Tsai)接替已执政20年的李显龙,成为新加坡建国以来第四任总理,新加坡迎来4.0时代。

李显龙辞任,意味着李氏家族在新加坡59年的执政结束,这也是第一次没有李氏后人接班。被戏称“李家天下”的新加坡,领导人急流勇退、主动让贤,不仅是个人素质的体现,还有更多缘由与启示。

大选年的一股清流

主动结束家族长期执政,实现权力更替,不仅对新加坡难得,在世界范围内也并不简单,尤其是政治保守和权力固化的当下。

2024年是大选之年,美国、俄罗斯、印度、印尼、巴基斯坦、墨西哥等国纷纷迎来领袖换届选举,但举目望去,真正换人的并不多:

在俄罗斯,在位24年的普京继续执政;在印度,执政10年的莫迪连任几无悬念;在巴基斯坦,现任总理谢里夫连任;在印尼,前总统苏哈托家族亲戚普拉博沃当选总统,就连号称“民主”的美国大选,也在两位80岁上下的前总统和现任间展开,充满“老人风”。

李显龙主动让贤,可谓“一股清流”。

李显龙离任前接受媒体采访

图:CNA

500

换人是结果,过程如何却体现了一国的法治与正义。新加坡没有通过“大选”方式,而是通过极具新加坡特色的程序。

总理换人的过程,可谓一波三折,2018年开始至今已有6年。

先是钦定副总理王瑞杰为接班人,李显龙2020年辞任,但疫情危机推迟了他的离职时间。

2021年,王瑞杰以“健康”为由辞任,一时接班人真空,群雄逐鹿,教育部长陈振声、卫生部长王乙康都曾是热门人选,直到2022年才敲定黄循财,两年后的2024年正式上岗。

黄循财之前的热门接班人选

制图:环行星球

500

尽管新总理的诞生未经全民投票,但也非一人独断,而是通过“内部推举制”,由执政党人民行动党(PAP)内19人组成的“推举人团”通过投票选出,成员包括17位内阁部长、一位国会议长和一位全国总工会秘书长,是只限于精英的民主,非大众民主。

李显龙离任前主持的最后一次内阁会议

图:LEE HSIEN LOONG/FACEBOOK

500

另一极具新加坡特色的,是两任领导人间的代际传承。李显龙离任不是真正的放手不管,但也不是“垂帘听政”,而是以“国务资政”身份给新任提供技术和经验指导,保证过渡顺畅。

上任前的黄循财接受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专访

图:Economist

500

精英小圈子的内部选举、前任领导继续对现任政府保持参与,这种做法是如何获得受过良好教育、人均中产的新加坡国民认可的?我观察到,新加坡领导人非常擅于与民众沟通,这也是新加坡特色的最后一部分——精英与大众对话。

除了常在社媒分享官方议程外

还会新加坡的政客们偶尔还会分享自己的生活

拉近与群众距离

图:黄循财FB

500

李显龙离任前4天接受当地中英媒体采访,谈了两个多小时,内容诚恳,十分亲民;黄循财上任前接受英国媒体《经济学人》专访,讲其施政理念和对世界的看法。这虽免不了作秀成分,但象征意义很大,拉近了与大众的距离,将政府决策向大众解释。

优等生的烦恼

我好奇新加坡民众是否认可政府的这套做法。为此,我在CBD商务区采访了商人Tan先生,他认为:“政府没毛病可挑,从实际结果看,政府做的很好,百姓获得很好的生活,所以我都支持。”

他说的没错,新加坡无疑取得了耀眼成绩,看看最新统计数据就知道:

《2024 年世界最富裕城市报告》 将新加坡评为世界第4富有城市,每25人中就有一位百万美元富翁;

在恒理环球(Henley & Partners)发布的报告上,新加坡是全球第3最佳移居和建立家族财富的地点,前两名是瑞士和美国;

在最新《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报告上,新加坡排名世界第3,仅次纽约、伦敦,超过中国香港;

在2024年精英素质排行榜(Elite Quality Index)上,新加坡位居全球榜首;

新加坡护照在“Guide 护照排名指数”中排第一,可免签证进入 196 个国家。

拿着这么好看的成绩单,李显龙的让位似乎不可思议,毕竟经济成绩常常被独裁者当做统治合法化的有效工具,不妨参考上世纪60-80年代的韩国和印尼。仅仅靠前任领导的高风亮节,显然不足以解释领导人的更替,事实上,过去不曾暴露的内部问题,近年已逐渐显现。

李光耀去世后,李氏家族兄弟阋墙、“流亡”国外,家丑程度不亚于普通人家,这暴露了家族与权力绑定的不可靠性,也加深了民众对李氏家族继续执政的质疑。

李家三兄妹

制图:环行星球

500

腐败问题近来也频爆出。2023年7月,两起高官腐败案给以廉洁自居的人民行动党当头一棒。

国会议长陈川仁与议员钟丽慧

因行为不端引咎辞职

制图:环行星球

500

国会议长陈川仁婚内出轨女性议员,婚外情加权力上下级关系,令人质疑是否存在利用职务之便输送不正当利益;同月,交通部长易华仁(S Iswaran)因贪腐被调查,控状高达27项,涉案金额约38万新币。

令民众不满的是,被反贪局调查期间,易华仁依然担任交通部长,拿着110-176万新币的超高年薪,还获准保释、离境去澳大利亚,公务员“高薪养廉”的可靠性令人担忧。

前交通部长易华仁贪腐案

图:The Star

500

近年,反对党也逐渐抬头。2020年大选中,工人党在人民行动党的传统优势选区获得2 个选区选票,这在历史上还是头一回。明年是建国60周年,也是大选年,人民行动党若想赢回人心,改革势在必行。

时势造英雄,领导人更替,必然响应了时代与社会需求。如今的新加坡是个什么样的社会?新加坡人在想什么,需要什么?答案不在报纸上,而在民间。带着这个问题,今年3月我再次走访了这座城市。

“真的太贵,快吃不起饭了,”新加坡人Chong先生对我说,“2022年起食品通胀地厉害,和10年前不同了。”

我很快就切身感受了他这句话的含义。我花了人民币24元,买了瓶类似“农夫山泉绿茶”的饮料,在国内也就人民币5元左右;花了人民币近200元打车,走的里程数在国内不过是40元的水平;在路边摊花30元人民币吃了一小碗根本吃不饱的汤面,在广州的大排档,10多元就能搞定。

在餐厅作洗碗工的老人

图:壹图网

500

昂贵的价格并非因为收入水平高,居高的人均收入不过是被住在这里的世界顶级富豪拉高的,大多数普通人并没有那么高收入,却承担着这样的生活成本。

新加坡的“人均高收入”,实际上是个十分唬人的说法,它抹去了对普通人而言更重要的信息,即社保福利。新加坡不是福利国家,在充满诱惑的“免税”、“低税”背后,是没有社会保险的事实。所以街头小吃摊上,会有那么多老年人端洗盘子,他们没有退休金,靠打工养老。

打工养老的老年人

图:CNA

500

我看到,这是一个对普通人越来越难的地方,却对富人却越来越容易,从经过我身边的一辆又一辆私家车就看得出。在新加坡养车是非常昂贵的,费用是国内的数倍不止,只有富有的人才买得起。10年前路上很少看到私车,如今却遍地都是。

“物价高不是因为我们收入高,是因为太多有钱人来这里,把物价抬起来了,”Chong先生对我说。《2024 年世界最富裕城市报告》指出,新加坡百万美元富翁的数量,在过去十年中增长了64%。

新加坡高考作文模拟题

“大学教育与成功无关”

图:劳拉申

500

努力读书也与成功无缘,这种焦灼已蔓延到参加高考的中学生身上。在给新加坡高中生的高考(A Level)模拟题中,我看到了关于这个话题的一道作文题。

书店的考试辅导书专区

图:劳拉申

500

在书店里,我发现也有与国内类似的“考试辅导专区”,各类考试书林立,新加坡高中生的考题难度,甚至难过国内的高考,卷得厉害。

“新加坡人喜欢比中学出身,问你是哪所中学毕业的。可就算努力考试进入名校,以后可能也不过是继承父辈开的路边摊。”Chong先生讲道。

新加坡4.0之道

进入存量时代的新加坡,更需从自身做起,呼应时代需求。我突然更能理解,为何在由各路精英组成的领导班子中,出身普通、公屋长大、没有名校背景的黄循财会成为李显龙的接班人。

住在公屋的普通人才是大多数

图:劳拉申

500

经过三代领导人的治理,新加坡已培养出一批成熟的、受过良好教育的中产市民。他们认识到,李光耀提倡的精英主义和绩效主义,在今天已经变得无情。他们有精英倦怠,反对阶级固化,希望普通人能有个机会,黄循财的接班回应了这种心理需求。

今天的一切与59年前相比,已是天翻地覆,由贫民窟林立的第三世界,变为今天的世界顶级都市。如果前三代领导人带领新加坡实现了超越,那么今天黄循财面对的,是如何处理“扁平化”。

书店中

批评绩效主义和资本主义的书籍涌现

图:劳拉申

500

内部扁平化,体现在中产阶级对李光耀式精英主义的祛魅,认清了绩效主义陷阱,对福利、机会平等、共享成果的需求日益增强。

种族融和常常成为博物馆的主题

图:劳拉申

500

这也体现在它伴随经济放缓而下降的人口、老龄化及微妙的人口比例上。华人占比75%,马来人14%,印度人9%曾是种族黄金比例,但出生率下降给这种人口结构带来新挑战;

作为公民只占60%的移民国家,要平衡人数只占微弱优势的公民和数量庞大的40%外国人,如何在这个全球富豪俱乐部国家,让本地多数普通人安居乐业。

新加坡富人排行榜

制图:环行星球

500

外部扁平化,是新加坡与外部世界间的逐渐“对齐”。它与中国的经济社会差距正在缩小,在往来便利上,与香港对齐,以首个对华免签的发达国家身份,加入一众对华免签的发展中国家之列,向中国开放。

字节跳动公司总部在新加坡

首席执行官是新加坡人

图:Shutterstock

500

作为严重依赖外部关系的小国,它也十分容易受到外部环境冲击。2022年的俄乌冲突就给新加坡带来60%的能源价格上涨,食品通胀持续至今。

它的外部困境,从60年前的冷战阵营之间,变成今天的中美之间。

在今年5月出版的《经济学人》杂志上,新加坡被视为21世纪20年代的维也纳:军事上,它同时允许中美军队来访;科技上,它是亚洲硅谷,遍布美国科技公司,却也给中资企业以便利,充当中国企业在海外的代言人。

把握时代脉搏,体察世界局势,并适时自我更新迭代,这个才成立不到60年的古希腊城邦式现代国家,正在用自己的方式摸索出独具特色的发展之道,给更多大国以治理启示。

站务

  • 观网评论4月爆款文章↓

    4月初,美国财长耶伦访华,一时间“中国产能过剩论”被炒作起来,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陈经从“三个美国女人”的独特角度,阐释了中国产能包括新能源产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还对美国政......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