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恐袭上百人惨死,“伊斯兰国”宣称负责,它是个什么组织?

500

莫斯科恐袭现场

3月22日,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近郊的一座音乐厅内,当人们正如痴如迷地欣赏美妙的音乐时,3名身穿迷彩服的人突然出现,朝着人群开枪,投掷手榴弹和燃烧弹。音乐厅霎时成为人间地狱,很多人中弹倒地。截至目前,已经有超过140人死亡。事发当天,“伊斯兰国”便宣称对此事负责。ISIS这一恐怖组织再次出现在人们面前。

一、“伊斯兰国”的起源

“伊斯兰国”(ISIS)来源于基地组织。1999年,一个名叫阿布·穆萨卜·扎卡维的约旦人想要推翻政府,于是建立了“统一与圣战组织”,该组织就是“伊斯兰国”的源头。

第二年,扎卡维与本·拉登会面。

500

扎卡维

当时扎卡维并未加入基地组织,但是后者却慷慨地资助了“统一与圣战组织”。阿富汗战争时期,扎卡维领导的组织同基地组织一样,也遭到美军重创,不得不转移到伊拉克境内。

不过,基地组织也希望他们这样做,因为这不仅可以打通通往伊拉克的道路,也可以提升基地组织在该国的影响力。

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战后,伊拉克政局混乱,社会动荡不安,并滋生大量的恐怖组织。其中,扎卡维的“统一与圣战组织”最凶残。

2003年8月19日,联合国驻巴格达发生爆炸,造成24人死亡。几天后,扎卡维的岳父亚辛又袭击了纳杰夫的一座什叶派清真寺,造成85人死亡,200多人受伤。

500

联合国驻巴格达发生爆炸

这两起恐怖袭击性质极为恶劣,“统一与圣战组织”的名号开始为世人所知。扎卡维也逐渐成为伊拉克恐怖组织中的领袖级人物。

而那时基地组织却在美国的打击下处境艰难,急需补充新的力量,而扎卡维也需要基地组织的招牌和认可。因此,扎卡维和本·拉登走到了一起。扎卡维宣誓效忠基地组织,本·拉登则任命他为伊拉克基地组织首领。

于是,“统一与圣战组织”成了基地组织在伊拉克的分支。后来,扎卡维招兵买马,大肆扩充该组织的实力。伊拉克基地组织吸引了大量的“圣战”团体和个人前来加入。本·拉登则给予他们大量资金并派炸弹专家前去支援。

由于自身实力不断强大,伊拉克基地组织有恃无恐地制造恐袭。据统计,仅2006年,该组织便共发动了6000余起恐袭事件,不仅给战后重建,也给伊拉克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

500

伊拉克基地组织

二、“伊斯兰国”与基地组织的分离

2006年6月,扎卡维在一次美军发动的空袭中被打死。四个月后,伊拉克基地组织与其他激进组织、部落武装联合,宣布成立“伊拉克伊斯兰国”(ISI)。ISI施行恐怖袭击,行事残暴,甚至对平民进行无差别攻击。

很快,在美军、伊拉克政府军的联合打击下,ISI遭受重创,被迫转入地下。不过在这段时间中,ISI也完成了伊拉克化的过程。此时ISI招募的大多是伊拉克人,甚至连领导层也是这样。

新领袖巴格达迪就是伊拉克人,与基地总部没什么联系,他自然对该组织不怎么敬重。后来事情的发展也印证了这点。

2011年8月,巴格达迪派人进入叙利亚建立新的“圣战”组织。这群人中有一个名叫约拉尼的,后来建立了努斯拉阵线。这也是个恐怖组织,早期得到过ISI的大力支持。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努斯拉阵线日益表现出独立倾向。

500

巴格达迪

巴格达迪可不愿意让其自立,他此时也需要人手呢,于是干脆对外宣称努斯拉阵线是ISI的分支,是ISI的一部分。没过多久,他又宣布成立“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ISIS)。

这下,努斯拉阵线不愿意了,双方矛盾不断升级,最后演变为武装冲突。就这样,两个极端组织之间开始了“互掐”。

这时,基地组织领导人扎瓦希里站出来调停。实际上,扎瓦希里支持的是努斯拉阵线,他并不愿意看到ISIS做大做强,而是希望他的基地组织能继续保持老大的地位。

扎瓦希里宣布努斯拉阵线是基地组织在叙利亚的分支,是基地组织的一部分。他还要求ISIS退回伊拉克。巴格达迪十分气愤,强硬地拒绝了这个裁决。既然谈不成,那就打吧。

2014年初,ISIS在叙利亚发动代尔祖尔和拉卡战役,将努斯拉阵线赶出拉卡地区。接下来,ISIS 又暗杀了基地组织派出的调停人阿布·哈立德·苏里。

500

ISIS的暴行

这时的基地组织实力下降得很厉害,也没有很好的办法对付ISIS,只得将其开除出组织。从此,ISIS与基地组织公开决裂,分道扬镳。

三、遭受打击与卷土重来

2014年,ISIS 与伊拉克政府军交战,很快就占领伊拉克多个地区。这年6月,巴格达迪自称“哈里发”,宣称自己是整个穆斯林世界的权威,并号召全世界的穆斯林支持并效忠他。

ISIS不仅扩张迅速,而且行为专横。他们到处搞爆炸袭击,暗杀政治对手,统治残暴,干涉百姓生活自由,使得民众极为愤怒。法国《查理周刊》事件、斯里兰卡连环爆炸案、代尔祖尔大屠杀等恶性事件背后都有ISIS的影子。

由于ISIS倒行逆施,挑战人类文明底线,因此也受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和制裁。2014年9月,美、英、法等组建了一支国际联盟来打击ISIS。

同ISIS作战的军队还有叙利亚、伊拉克的政府军以及库尔德人武装。在多支力量的打击下,ISIS最终全面崩溃。

2019年3月,幼发拉底河东岸小镇镇巴古兹被“叙利亚民主军”攻下,标志着ISIS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所有领土丧失殆尽,ISIS政权正式覆灭。当年10月,巴格达迪也被美军击毙,ISIS似乎彻底消失。

500

美军对ISIS进行轰炸

然而,事情却没那么简单,“伊斯兰国”形虽灭,影犹在。彻底铲除极端主义的战争远未结束,ISIS的崩溃并不等于该恐怖组织灭亡。自2021年初以来,“伊斯兰国”似有卷土重来之势。

不仅伊拉克境内的恐袭活动此起彼伏,全球各地恐怖主义活动也再次出现反弹。原来ISIS采用了新的“圣战”模式。他们不断提升自身的技术力量,为躲避安检,他们正在想法提高炸弹的隐匿技术。再如,他们千方百计寻找核材料,企图使用放射性物质袭击平民。在宣传方面,他们频繁使用脸书、推特等新媒体传播极端思想。

ISIS还对其战术进行了大幅度调整。他们采用了新的战术形式,如游击战、单兵作战、藏兵于民、夫妻合谋等,使反恐变得更加艰难。

而比这更为可怕的是,ISIS思想意识、组织、成员的外溢以及回流。

500

伊拉克恐袭现场

四、恐怖主义的外溢与回流

“伊斯兰国”虽然在叙利亚和伊拉克遭受重大失败,但由于其在世界上拥有大量分支机构,而且擅长蛊惑和欺骗,使得ISIS的影响从中东迅速外溢至世界多国。其中,尤以阿富汗、利比亚、尼日利亚等国受害最深。

2021年11月17日,“伊斯兰国”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连续发动两起爆炸袭击,导致1人死亡,6人受伤。尼日利亚、巴基斯坦等国也先后发生过ISIS制造的爆恐袭击。

500

喀布尔爆炸现场

“伊斯兰国”的外溢,也往往与其成员的回流密切相关。据统计,“伊斯兰国”在鼎盛时期约有4万名来自100多个国家的外籍“圣战”分子。当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ISIS政权被摧毁后,这些人员又“回流”到自己的母国中去。

在原籍国,这些极端人员往往又会受到ISIS总部的遥控,到处渗透,积极发展组织成员。他们吸引了众多对社会有不满情绪,且宗教思想狂热的人员。这种现象在中亚、南亚尤为突出。

ISIS的外溢与回流造成的威胁最为严重的国家是俄罗斯。来自俄罗斯的猛烈打击是ISIS走向失败和覆灭的关键因素之一,因此也导致后来ISIS残部对俄罗斯的仇恨和报复。2015年10月,一架俄罗斯客机在从埃及飞往圣彼得堡的航行中发生爆炸,机上224人全部遇难,其中大部分是俄罗斯公民。事后ISIS宣布对此事负责。

500

爆炸坠落的客机

2023年9月5日,俄罗斯驻喀布尔大使馆遭到恐怖袭击,造成俄罗斯使馆二等秘书和一名警卫死亡。经调查,此事件也与ISIS有关。

ISIS一直不断地寻找机会报复俄罗斯。今年3月22日发生的莫斯科恐袭案,绝对不是简单的孤立的袭击,而是有预谋的报复。虽然这次恐袭可能还有幕后主使,但是“伊斯兰国”的报复心理是绝对存在的。

文史君说

莫斯科恐袭案表明“伊斯兰国”虽然在中东遭到严重打击,但并没有完全被清除。ISIS的外溢和人员的回流,更需要整个世界的高度警惕。更为重要的是,各大国不应该为了自身的眼前利益去扶持、资助那些具有反人类的极端组织。

参考文献

郭强:《“基地”组织与“伊斯兰国”:从合作到竞争》,《国际研究参考》2015年第12期。

王世达:《“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的前世今生》,《国际研究参考》2021年第9期。

丁工:《“伊斯兰国”形虽灭、影犹在》,《军事文摘》2022年第1期。

廖成梅等:《俄罗斯面临的“伊斯兰国”威胁及应对措施》,《江南社会学院学报》2017年第4期。

李捷、雍通:《外国恐怖主义战斗人员转移与回流对中亚和俄罗斯的威胁》,《国际安全研究》2018年第1期。

(作者:浩然文史·石头)

点击「浩然文史」阅读原文

站务

  • 观网评论4月爆款文章↓

    4月初,美国财长耶伦访华,一时间“中国产能过剩论”被炒作起来,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陈经从“三个美国女人”的独特角度,阐释了中国产能包括新能源产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还对美国政......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