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以冲突未来走向,以色列会动手吗?中东局势螺旋恶化

伊朗在4月14日空袭以色列后,以色列并没有进行立即回击,截至目前以色列也还没有进行回击。

但以色列很大概率还是会有某种程度的回击,只不过是时间和方式有一些悬念。

4月14日,有报道称“内塔尼亚胡与拜登通话后取消回击伊朗”。

500

不过这个标题容易带来一些误导性,容易让人误以为,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了,以色列后面都不报复了。

但准确说是“取消立即回击伊朗”,而不是“取消回击伊朗”,这还是有很大区别。

事实上,14日,以色列战时内阁经过几小时讨论,尽管内阁成员赞成对伊朗展开反击,但未就何时以及如何反击达成一致。

500

现在以色列内部的争议在于,要以何种方式去回击伊朗。

根据以色列媒体报道,以色列内阁的极右翼成员对内塔尼亚胡迟迟没有反击感到不满,他们现在集体对后者施压,要求对伊朗采取回应:“不是普通的报复行动,而是重大行动。”

所以,没有立即对伊朗回击,只是以色列内部对如何回击有分歧,但对进行回击没分歧。

内塔尼亚胡为首的一派不想要事情闹太大,想要普通报复,而极右翼是想要扩大升级进行重大行动。

当前以色列已经极右翼化,被伊朗这样打了一巴掌,很难忍下来。

果不其然,4月15日,据 Axios 报道,以色列国防部长加兰特电话告诉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以色列“别无选择,只能回应”伊朗的导弹袭击。

以色列国防军发言人丹尼尔·哈加里宣布:以军计划对伊朗发动“攻防兼备”的行动。

可能有人会说,美国和以色列不是说99%拦截了吗?不是说以色列“赢了”吗?

但这其实只是以色列方面宣传需要,也是拜登为了“说服”以色列,去给以色列一个台阶下。

据报道,拜登在通话中对内塔尼亚胡表示,美国政府的评估显示,伊朗发射的导弹和无人机没有击中以色列“有价值的目标”,以色列、美国和该地区其他国家的“联合防御”让伊朗“遭到失败”。

拜登对内塔尼亚胡说:“你赢了,接受这场胜利。”

拜登随后告诉内塔尼亚胡,美国不会参与任何针对伊朗的反击行动,也不会支持此类行动。

内塔尼亚胡则回应说,他理解美方的立场。

很显然拜登这番“以色列赢了”的说辞,更像是在安抚以色列,避免以色列做出过激反应,把美国拖下水。

从战略层面来说,当拜登说出“美国不支持任何针对伊朗的反击行动”时,其实以色列已经输了,美国也输了。

因为大家都知道,以色列跟美国是共轭父子,有着极其特殊的关系,甚至超过英国。

结果,现在以色列被伊朗扇了一个大耳光,美国虽然是帮忙拦截了导弹,但却没有第一时间去给以色列站台,反而在劝以色列冷静。

这其实已经让全世界人们,都看清楚,美国不想被拖入中东战争泥潭的急切,这其实是可以让人们看清美国当前的虚实。

要搁20年前,美国会这么怂吗?

20年前要是伊朗敢这么空袭以色列,美国早就几艘航母派上去空袭伊朗了。

结果,现在美国不但不敢自己上去空袭伊朗,连以色列都要去极力安抚,生怕以色列做出过激反应,把美国拖下水。

这是非常胆怯的表现。

所以,网络上流传的所谓“三赢”说法,并不靠谱。

单从成本消耗来说,以色列就亏大了。

以色列军方前财务顾问都说了,这次为拦截伊朗导弹和无人机袭击,以军一夜的防御成本约为10-13亿美元,一枚以军“箭”式防空系统拦截导弹,就高达350万美元。一枚“大卫弹弓”防空系统的拦截导弹,价值100万美元。

而伊朗发动袭击的成本,不及以色列防御成本的十分之一。

如果说这是以色列“赢麻了”,那我建议伊朗多来几次这样的空袭,让以色列多赢几次。

单单这个成本交换比,伊朗就赚了。

至于所谓99%的拦截比例也很虚,因为单单我看到的几个视频,就漏了好几个,并不像是被99%拦截的样子,除非导弹击中地面,算做地面拦截。

500

而且伊朗称向以色列发射的高超音速导弹均击中目标,这应该也是伊朗首次在实战中验证了高超音速导弹,美国确实拦截不了高超音速导弹。

伊朗这次袭击,是伊朗有史以来首次对以色列本土进行空袭,这属于从0到1的突破,这对伊朗来说,才是有重大意义。

既然这次实现对以色列本土进行袭击,那么以后以色列再去炸死伊朗一些重要人物时,伊朗都可以如法炮制的去对以色列本土进行袭击。

这已经打破了一些规矩。

500

所以,在我看来,以色列很难不对伊朗袭击进行回击,假如以色列不回击,那以色列以后再中东也不用混了,更别想着去靠这种境外搞恐怖袭击,来杀死伊朗一些重要人物。

虽然经过几次中东战争,阿拉伯世界已经被打断了脊梁骨,但以色列总体上还是面临群敌环伺的地缘局面,以色列能在这样的环境下立足,靠的是过去几十年的一股疯劲。

要是以色列不回击,那其他国家也都看清以色列虚实,那会让以色列地缘环境急剧恶化。

而且,当前以色列不单单是极右翼在支持对伊朗回击,就连反对派甘茨也支持对伊朗回击,甚至态度更激进。

这个甘茨往往被认为是中左翼,但这个甘茨也是大鹰派。

甘茨之所以被认为中左翼,只是因为他对待加沙的态度,是跟美国民主党一致,都是试图用温水煮青蛙,来长期瓦解对方抵抗意志。

所以前段时间,甘茨才刚擅自访美,惹得内塔尼亚胡大怒。

但这不代表甘茨这个中左翼是鸽派。

比如,这次伊朗袭击过程中,甘茨就马上提议,要在伊朗袭击进行中,立即对伊朗发动反击。

但此举遭到内塔尼亚胡在内的其他内阁成员反对,他们也不是反对反击,而是认为当以色列空军专注于拦截伊朗来袭导弹与无人机时,同时开展对伊朗袭击的反击行动的压力很大。

在14日的战时内阁安全会议结束后,甘茨发表声明说,面对伊朗的威胁,以色列将建立一个地区联盟,以适合的方式和时间向伊朗索要代价。

500

所以,现在以色列的战时内阁里,极右翼和中左翼都是疯狂支持对伊朗反击的。

内塔尼亚胡本身也算是鹰派了,结果跟他们比起来都显得温和,被人当作刹车片,但内塔尼亚胡这个刹车片现在都快报废了。

3月31日,内塔尼亚胡刚做了全麻手术,结果4月1日以色列就空袭了伊朗大使馆。

很难说这之间是不是有某种联系。

即使美国强压下来,不让以色列对伊朗进行回击,那么以色列极右翼也有可能独走。

现在以色列的战时内阁基本不存在鸽派,都是一群极端的抽象人,内塔尼亚胡在这种极端氛围里,才会被说成是内构。

以色列之所以会形成这种极端扭曲的政治生态,跟其长期扭曲的政治土壤有很大关系。

以色列对内宣传,结合犹太教义,长期给以色列民众洗脑,让以色列民众认为自己是上帝选民,是天然高人一等。

《以色列时报》在2022年7月发表过一篇文章,可以从中看到以色列内部这种扭曲的意识形态。

这篇文章标题就写着《不喜欢某些种族是种族主义,视犹太人平等是反犹太主义》

500

这篇文章里甚至说“当一个人说犹太人和其他人一样时,你就是一个偏执狂。你不需要看不起犹太人才能成为反犹主义者。”

我之前也分析过,犹太人基于教义长期形成这种“唯我独尊”的观念,这实际上就是种族主义。

以色列建国后,因为外部这种群敌环伺的环境,加深了以色列这种扭曲的整体意识形态。

所以,以色列政府才会这样灭绝人性去公然在全世界面前,对加沙民众搞直播式种族灭绝。

这样一个扭曲氛围,自然形成了这样一个抽象人扎堆的以色列内阁。

我很早就分析过,以色列极右翼一直试图把美国拖下水。

当前以色列军方基本被极右翼把持。

以色列悍然空袭伊朗大使馆的事情,很可能就是以色列极右翼独走搞出来的事情,目的就是为了扩大地区冲突,来把美国拖下水。

以色列有名的记者罗南·伯格曼发表在以色列《新消息报》的文章,也提到类似的观点。

他提到,以色列在袭击伊朗驻大马士革领事馆之前并没有通知美国,这次袭击正是为了让美国卷入与伊朗的战争,以期以色列通过升级战争摆脱目前的困境。

500

其实以色列极右翼,就是想让美国去打伊朗,毕竟以色列自己本身是没有真正进攻伊朗的能力。

所以,当拜登明确告诉内塔尼亚胡,美国不支持对伊朗进行回击时,以色列极右翼才会显得如此坐蜡。

从以色列极右翼角度来分析,既然以色列极右翼炸伊朗大使馆,是想拖美国下水。

那么现在拜登政府明确告知,不支持对伊朗进行回击时,以色列极右翼要么选择偃旗息鼓,要么选择进一步扩大事端。

而已经疯狂的以色列极右翼,还是更有可能去做一些极端的举动。

我们不要用理性人的思维,去分析这些疯子的思维,那样的话,很容易得出一些错误判断。

以色列要是理性的话,就不会这样公然在全世界面前搞直播式大屠杀。

此外,以色列极右翼可能还有另外一个选择,就是等特朗普上来。

特朗普在4月14日,还怒批拜登对伊朗态度软弱。

特朗普在宾州一场造势活动上说:“祈求上帝保佑以色列人民,他们正遭受攻击,那是因为我们展现出极大的软弱。”

特朗普的支持者里,很多是福音派新教徒,他们是基于宗教因素狂热支持以色列,所以特朗普自然就比民主党更狂热支持以色列。

基于对以色列支持的需要,共和党自然会选择更加敌视伊朗。

2015年奥巴马和伊朗达成伊核协议,这直接导致当时美国和以色列关系陷入冰点,当时内塔尼亚胡是猛烈抨击奥巴马政府。

2017年,特朗普上来后,美国和以色列的关系才迅速回暖。

特朗普先是撕毁伊核协议,然后还在2018年把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这是前所未有的举动。

所以,内塔尼亚胡后面还把戈兰高地一块新定居点用特朗普名字命名。

特朗普去年11月发布的竞选广告,直接说“如果让美国人流一滴血,我们会让你流一加仑血。”

这个竞选广告就是专门针对伊朗,特朗普在广告里表示“有31名美国人在以色列丧生”“伊朗帮助策划哈马斯袭击行动”,并指责美国现任总统拜登把“(美国)纳税人数十亿的钱给了伊朗”。

然后特朗普对“美国的敌人”放狠话说,“一旦他“回到白宫”,他将确保“美国敌人”知道,如果他们“让美国人流一滴血,我们会让你流一加仑血”。”

可能有人会说特朗普只是竞选前打打嘴炮放狠话,但要注意,特朗普是一个比较注重兑现竞选承诺的人。

而且为了迎合福音派新教徒对伊朗的敌视,特朗普一直以来都不加掩饰的展现对伊朗的敌意,所以才会在2020年初悍然炸死伊朗将军苏莱曼尼。

如果当前是特朗普在任上,估计就不是拜登这样说“不支持对伊朗进行回击”,可能早就跟伊朗打起来了。

所以,特朗普当选的话,美国被以色列极右翼拖下水的概率会大大增加。

我是星话大白,欢迎点赞支持。

站务

  • 观网评论4月爆款文章↓

    4月初,美国财长耶伦访华,一时间“中国产能过剩论”被炒作起来,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陈经从“三个美国女人”的独特角度,阐释了中国产能包括新能源产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还对美国政......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