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宣科研成果与泄密资敌的差别

近日来,国防科大论文指出NASA软件计算公式错误的消息引起大哗,很多人愤怒指责泄密、通敌,也有人认为这是无聊炫技或者为了冲晋级昏了头,当然也有人认为是展示遥遥领先、震慑敌人甚至故意误导敌人。

都不是。

科研有科研的世界,既不受阴谋论影响,也不是为了炫技。

这与科学无国界有关。科学还真是无国界的。中国在崛起途中,借鉴了很多西方公开的科技成果,这肯定不是西方有意泄密、帮助中国超越自己。科学就是科学。

这不等于敞开一切。与国家安全有关的研究要保密,国防科大估计不经保密审查就可以公开发表的论文不多。机构也有保守商业或者学术机密的需求,谁都不会为了发论文而把成功先机让给竞争对手。

但在基础科学的层面,共享成果与方法,这是全世界通行的做法,也是“自古以来”。近来正好另外有一个例子,似乎毫无争议,但潜在意义或许比国防科大的高超“改作业”更大,这就是清华大学的“太极”光芯片。

https://www.tsinghua.edu.cn/info/1175/110690.htm

不管高超如何重要,芯片、AI才是当前中美科技竞争的核心战场,其影响可谓上至星辰大海、下至鸡毛蒜皮。“太极”光芯片的成果在美国《科学》杂志上发表,引起全世界的重视。《科学》上没有无聊水文,芯片与AI又是前沿科技中的核心阵地,重视是应该的。

中国和美国都在争夺的前沿,中国肯定没有理由帮美国捷足先登,但清华论文引来的是一片叫好。

国防科大的论文还是在中国的《空气动力学学报》上发表的,实际上没有明确提到NASA、Vulcan-CFD,涉及的计算公式是高超的基础学术研究,但Volcan-CFD有实际应用,这正好是美国高超研究和设计的基础软件。因此,国防科大对NASA公式“改作业”是间接的合理推断,要说最终达到的客观效果也可以,但远远不是直接的,而且这个“最终”很遥远,沿途有无数条件。美国高超失败目前也确实以低级错误为主,很多时候还没有到热防护失败的层次,尽管特朗普时代负责研发的助理国防部长格里芬(本人是火箭和高超专家,PhD,马斯克曾邀请他担任SpaceX的总师,他没去)就公开承认美国热防护技术不行。

但把这等同于帮助敌人研究打击中国的武器,那是想象力太丰富,自己被阴谋论绕进去了。鲁迅说过,“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胳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 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国人的想象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鲁迅说的是男女之事,但一些人在保密、资敌方面,想象力有一拼。如果什么都往泄密上扯,《空气动力学学报》这样的学术期刊根本就不应该存在。

这没必要。

清华“太极”芯片才是正确的心态。

站务

  • 观网评论4月爆款文章↓

    4月初,美国财长耶伦访华,一时间“中国产能过剩论”被炒作起来,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陈经从“三个美国女人”的独特角度,阐释了中国产能包括新能源产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还对美国政......

全部专栏